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一节 过继(2)
    听了窦太后的问话,刘德一点都不意外。

    等了这么久,薄皇后也是到了动手的时候了。

    皇后无子,过继一子,在汉室是有先例可循的,当年惠帝的皇后张宣平无子,于是,吕后杀了惠帝的一个宠妃,然后将其子过继给宣平皇后。

    只是那个可怜的孩子脑子有问题,居然在没有掌握一丝一毫权柄的时候,放出话来说:我现在年纪还小,不能搞事,等我大了,一定复仇!(我未壮,壮即有变。)

    于是吕后听说后马上将之软禁,接着幽杀。

    那个可怜的家伙,甚至连在历史上留名的机会都没有……

    不管怎么说,有了这个先例在前,勉强也能找到法理依据了。

    刘德想了想,低头答道:“皇后仁德,孙儿自然愿意……”

    窦太后听了,不置可否的道:“这就好,只要粟妃再点头,哀家就把宗正叫来,让皇帝玉成此事!”

    刘德一听,心里一愣,叫道:“苦也!”

    便宜老妈粟姬的脾气谁不知道啊,真顶起牛来,粟姬是油盐不进的!

    更何况,刘德的那帮舅舅们,也没一个省心的!

    只是,刘德自己也知道,窦太后能把话说到这一步,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当年,章武候窦广国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跟窦太后相认,姐弟俩还没来得及叙旧呢,朝廷里的大臣们就蜂拥而至了,先是仔细考察了窦广国的为人和秉性,然后又是叫来一堆黄老派的长者,日夜监督和督促窦广国读书识字,直到将她弟弟的棱角给磨平,这才罢手。

    先帝在时,本来想立章武候窦广国为丞相。

    但,此事也是被她叫停的。

    于是,先帝这才迫不得已,在矮子里选个高的,匆忙册封申屠嘉为故安候,然后再任命为丞相。

    怕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怕被人认为是吕后第二?

    汉家宫廷虽然没有什么**不得干政的律文,但实际上,吕后之后对于后族的防范,一直很深,为了避讳,这些年,窦太后很少干涉朝政,一直就宅在这长乐宫中,足不出户。

    特别是当刘德看到连刘嫖在此时都保持沉默,他就知道,这已经是窦太后所能接受的极限了,再前进,就要踩地雷了。

    刘德连忙叩首道:“孙儿谨奉懿旨!”

    看到气氛有些沉闷,刘德立刻明智的转移话题,笑着奏道:“皇祖母大人,孙儿最近从一本古籍之中得了一个按摩养眼的方子,可能对皇祖母大人的眼疾有所帮助……”

    “母后,刘德能有这份孝心,真是难得!”刘嫖也马上帮腔:“不如让他来试试?”

    窦太后听说刘德找到了一个能对她的眼疾有所帮助的办法,心里也是很动心的,听刘嫖这么一说,立刻就顺驴下坡,道:“既是这样,那刘德你就来试试?”

    “孙儿遵命!”刘德立即爬起来,走到窦太后身边,对她道:“请皇祖母大人平躺下来……”

    窦太后将头轻轻靠在塌上,然后,她就感觉到刘德两只手,轻轻的放到了她的太阳穴的两侧,轻轻的按摩起来,左一下,右一下,很有节奏,刘德一边按摩着,还一边在嘴里碎碎念着:“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窦太后必须要承认的一点是,刘德按摩技术还真不错,力道适中,很是舒服,被刘德这么一按摩,只过一会,窦太后就感觉太阳穴附近变得舒服了起来。

    刘德按了一会太阳穴,就换了个地方,按摩起窦太后的两眼中间和眼帘下方,嘴中照旧是念念有词的念叨着:“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九二三四……”

    窦太后听着,也琢磨了过来了,刘德嘴里念叨的估计就是这按摩手法的口诀了。

    如此这般,过了大概一刻钟,刘德停下手来,问道:“皇祖母,可舒服了一些?”

    窦太后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立刻就欣喜的道:“刘德你从那本古籍上看到的方子?”

    “哀家今天,居然能看到光了……”是的,此刻,窦太后原本浑浊,不能视物的双眼,居然感觉到了光线的存在,更能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了!

    这么多年了,窦太后第一次看到了复明的希望,她如何能不激动?

    刘嫖连忙拉住有些太过激动的老母亲,道:“母后稍安勿躁,既然这法子有用,以后就让刘德一日三时,进宫来给母后按摩好了……”

    刘德立刻就拍着胸脯道:“既然孙儿搜罗的法子能对皇祖母的眼疾有些许帮助,孙儿自然愿意一日三时来给皇祖母按摩……”

    窦太后却激动的问着:“刘德你快告诉哀家,你是在那本书上看到的?”

    过去十几年,为了治疗眼疾窦太后什么法子都试过了。

    甚至有段时间还曾求助于巫师。

    但不管是医家的方子还是巫师的法术,都对她的眼疾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

    这些年,窦太后吃过的方子起码上百副,请来的巫师也少说三四十人了,但统统都是无用功。

    刘德的按摩疗法,令她的眼睛的视力虽然只是稍稍有所好转,但于她而言,却不啻是一根救命稻草!

    刘德却是心里苦笑一声:“这可怎么办呢?”

    他所用的法子,不过是后世小学生每日中午必做的眼保健操而已,说实话,对于视力的帮助作用有限,更多的是起到一个保护眼睛和舒缓眼部血管、神经的作用。

    刘德本就没指望过这法子能对窦太后的眼疾有效……

    现在窦太后感觉到了希望。

    显然,刘德倘若不马上表态献上那本书,窦太后立刻就要翻脸了!

    再怎么无奈,刘德也只能拜道:“皇祖母容禀,那是孙儿在石渠阁的一卷古籍上偶尔看到的法子,孙儿直觉觉得可能对皇祖母的眼疾有所帮助,于是就记了下来,孙儿回去后,马上就去石渠阁,帮皇祖母找出那本古籍……”

    嗯,只能再造一回假了……

    刘德有种感觉,自己要成为史上第一个伪造文物的人了。

    不过,这样一来,似乎倒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

    等下还有一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