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节 过继(1)
    华灯初上之时,刘德就乘着马车,来到了窦太后的永寿殿。

    便宜老爹不在长安,这长安最大的就是窦太后了。

    明天的考举,就必须来给窦太后报备一声,同时听取窦太后的意见。

    否则,万一到时候刘德不小心把她老人家喜欢的某个士子刷下去了,那还了得?

    为此,刘德特意还去请了馆陶母子一同陪同他去给窦太后问安。

    “刘德表兄,永寿殿比阿娇家里凉快多了……”一进永寿殿陈阿娇就开始吐槽她家了。

    刘德听了笑道:“明年,表兄保证不让阿娇再这么热了,肯定让阿娇表妹凉凉爽爽的过完夏天!”

    “好呀!”陈阿娇也不管刘德是否能做到,拍着手掌高高兴兴的道:“还是表兄最疼阿娇了……”

    刘嫖一听刘德的话,知道自己这个侄子大概是有主意,连忙问道:“这长安太热了,过两日连我都要去甘泉了,刘德你若有降暑的良方,不妨说出来!”

    刘德呵呵一笑道:“今年是没办法啦,等到冬天,我让人储一些冰块,存夏天再用……这样就不怕夏天的酷暑了!”

    “冬天的冰块能存到夏天?”刘嫖感觉自己跟不上刘德的思路了。

    刘德点点头道:“是的,姑姑大概不知道吧,只要有一个阴凉的地窖,就可以将冬天的冰块存到夏天了!”

    论起享受,作为穿越者,刘德比谁都懂!

    前世他的河间王宫中不仅仅有着许多地窖专门储存冰块,就连温室大棚都搞了几个,他甚至还在王宫里开辟一个专门养殖螃蟹、甲鱼等美食的水池。

    靠着这些东西,刘德还曾笼络到了不少人,只不过,在国家的力量面前,他那点势力,连个蹦跶的机会都没!

    进了殿中,陈阿娇就像来到了自己家一般,蹦蹦跳跳的用着软糯懦的声音喊着:“皇祖母,皇祖母,阿娇来看您来了……”

    听到陈阿娇的声音,窦太后立即就从后殿中走了出来。

    “阿娇……阿娇……”窦太后的眼睛的视力到了晚上,更是已经连人影都看不到了,因此,只能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摸索着摸到陈阿娇身边,然后亲昵的在陈阿娇粉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哀家的宝贝阿娇,可都有三天没来看哀家了……”

    然后,她就有些恼怒的道:“刘嫖,哀家不是吩咐过你,要常常带阿娇进宫来看哀家的吗?”

    刘嫖立即就笑嘻嘻的走上前去,扶住老母亲的手,委屈的撒娇道:“母后,您又不是不知道,每年长安城到了这个时节,天气都热的很,您当女儿不想进宫来尽孝心?实在是天气热的连马都不敢上路!”

    “也是……”窦太后一听这解释,马上就接受了,道:“皇帝都去甘泉宫避暑了……”

    窦太后拉着刘嫖的手,又问道:“今年长安的天气特别热吗?”

    “是呢!”刘嫖扶着窦太后坐下来,亲切的道:“母后您是不知道啊,中午的时候,我放了个鸡蛋在家中院子里的地上,一刻钟就熟了……”

    “这么热啊……”窦太后叹了口气,吩咐左右伺候的宦官:“明日你们拿哀家的令符去少府,让少府给在长安的外戚贵族和元老大臣都送些消暑的东西去,绿豆、茶叶、荷叶、薄荷,每样都要送点,另外,章武候跟南皮候那边,多送一点,再一个别忘了给朝中大臣也送一份过去……”

    “诺!”左右宦官点头应命。

    刘德这时才走上前来,跪下来拜道:“孙儿给皇祖母问安!”

    “刘德也来了啊……来啊,快给殿下准备坐位……”窦太后笑道:“正好,你们都在,就陪哀家吃个便饭吧……”

    窦太后摸着陈阿娇粉嫩嫩的小脸道:“今天晚上,阿娇想吃什么呢?”

    “我要吃牛肉!”陈阿娇挥舞着小手高兴的道。

    汉家禁止一切形式的宰杀耕牛,一经发现,就是大罪,甚至可能论死。因而,民间想吃到牛肉,基本很难,一般只有病死或者老死的牛,在经过官府的准许后,才可以宰杀。但农民对耕牛的感情如同家人,一般老死耕牛都会埋葬。

    所以,在民间想吃到牛肉,基本是不可能!

    至于贵族,私自宰杀耕牛,倘若被廷尉知道,立刻就要被治罪!

    所以,即使是馆陶家里,也很少能吃到牛肉。

    但皇室向来违法乱纪,少府的皇庄里就养着许多专门用来食用的肉牛……

    是以,皇室基本上常常都能吃到牛肉。

    这就不得不说一下了,在汉代,猪肉是很少有人吃的,因为烹饪技术不过关,加之猪的饲养条件太脏,有着许多细菌,吃了以后容易染病,所以,除了平民,很少有贵族会吃猪肉。

    一般贵族的肉食主要以羊肉跟鸡鸭鹅等禽类肉为主。

    于是,有关系的贵族,常常会隔三差五的跑到宫里打秋风,蹭饭吃。

    刘德坐下来后,就道:“皇祖母,孙儿的考举明日就要考算术了,孙儿因此特来跟您老人家请教一下,请您帮孙儿把把关……”

    窦太后一听,心里满意的点点头,笑道:“哀家能有什么意见呢?刘德你就放手去做,哀家支持你!”

    其他不论,在这种大事上,刘德知道要来跟她说一声,请示一下她的意见,这就代表着尊重。

    刘德一听,立即就知道自己的这步棋走对了。

    对窦太后来说,自眼睛失明之后,就极为看重别人对她的态度。

    前世刘彻的建元新政怎么被废黩的,刘德可记得清清楚楚。

    “其实,我这个老祖母还是挺好对付的,也挺好哄的!”刘德心里想着。

    当然,这是要做对比的。

    比起前代的吕后,后世的武后,满清的慈禧,窦太后自然是纯洁善良的小白兔了。

    但在中国漫长的历史河流中,能在史书上留下大名,并且曾深深影响着这个国家政治几十年的太后,那会简单?

    刘德自己也清楚,倘若没有陈阿娇在侧,刘嫖在一边说好话,他在窦太后这里,估计连混个脸熟的资格都没!

    “对了,前些时日,皇后来跟哀家说,她一直无子,心里十分不安……哀家瞧着也怪可怜的,心里也很怜悯,因此,想在皇帝十一子里给皇后选一子为嗣……皇后似乎是想让你过继……”窦太后忽然问道:“刘德你是怎么看的啊?”

    …………………………

    啊,写到雷区了,明天我还要好好查资料,最好能查到吕后下诏过继惠帝太子给宣平皇后的诏书-0-

    嗯,这两天太忙了,快到国庆了,店里我不能不去看顾一下,不然让老婆跟小舅子两个人忙,心里总是过意不去,也不好意思的~请大家体谅一二吧-0-

    上架后,保证每日更新不低于3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