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九节 送温暖
    明天就是考举的第二轮了。

    主父偃拿着从朋友那里好不容易借来的一卷《九章算术》,一个字一个字的反反复复的诵读和研究着。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看了一会书之后,主父偃就不得不走到屋子中间,拿起水瓢,舀了一瓢清水淋在自己身上,借此消暑。

    “钱不多了啊……”主父偃掏出兜里剩下的几十个铜钱,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蓟城启程的时候,他身上还有着三千多钱的积蓄。

    然而,在长安这短短十几天,就将那三千多钱,花的差不多了!

    好在,这些钱花的值!

    即使考不上考举,只要能考过第二轮,有了这个资历,以后的路就宽敞许多了。

    这几天,主父偃就听说了,有好几个来自河东郡的士子,已经得到了他们家中的家书,这些士子的家族长辈,在信里面都是要求他们一定要考过考举的第二轮,河东郡守已经放话了,所有河东籍的士子,只要能考过第二轮,倘若最后没被录用,回到河东后,直接可以被举荐!

    这就是一个信号了!

    虽然目前为止,只有河东郡计划如此做。

    但只要智商正常一点的,都能想到,很快,全国的郡县甚至诸侯国都要跟风了!

    原因,主父偃也能猜到。

    当年先帝在位时期,为了给朝廷补充更多新鲜血液,曾经下诏给地方郡县强制规定了举荐人数,达不到标准的郡县主官,就会影响其政绩的考核——每年的十月,地方郡县都要上计中央,将过去的一年辖区内的人口、户数、田亩、盗贼、刑罚以及赋税收入上报朝廷,称为上计,上功称最,下功是殿,评为‘最’加官进爵,拿了个‘殿’的,不止要被责罚,甚至还可能丢掉乌纱帽。

    事关乌纱帽,谁敢松懈?

    特别是汉家历代天子对于考核官员之事极为重视,常常都是天子亲自主持,丞相辅佐,九卿百官共同审议。

    但是,举荐人才这种事情,不是地方官随随便便找个阿猫阿狗就能凑数的。

    当此之时,举荐者必须首先在地方上拥有极大的名声,起码要全郡上下都有威望,其次,本身还得是个知识分子……

    这样的人,一郡之中,能出几个?

    符合条件的,早被举荐了,不符合条件的,都在拼命刷声望。

    如此一来,不知道多少郡县的郡守,本来按照政绩,妥妥的能混个‘最’,但就因为举荐上丢了分,于是落到了次一等上面,跟加官进爵说再见了,更有一些倒霉蛋,本来政绩应该是合格的,但因为举荐上面不给力,结果给贬到了‘殿’上,然后被各级上司叫去骂个狗血淋头,运气不好的,直接丢了乌纱帽,赶回老家种田去了。

    现在已经是五月末,临近六月了,距离新年也就四个月时间。

    显而易见,又到了各地郡县准备上计的时候。

    但,同样很显然的是,许多郡县注定要完不成规定的举荐任务了。

    这个时候,考举就像一跟救命稻草出现在了各地地方官的视线中。

    更妙的是,对于地方来说,紧跟中央政策变化,无论怎样,都不算错!

    主父偃知道,河东郡只是因为离长安近,所以第一个做出反应,等考举的事情继续扩散下去,接下来的两个月,只要脑子不是太呆板的地方官就都会跟进。

    故而,想清楚了这一点之后,几乎所有在长安的士子都沸腾了起来!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天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考举?

    就算有,谁又知道下一次在什么时候举行?

    况且,官场上论资排辈现象很普遍,早两年被举荐,总比蹉跎几年后再被举荐有前途!

    因此,等身上稍微有了些凉意后,主父偃立刻再次坐到案几前,捧着书,继续研读着。

    “主父先生可在家?”刚坐下来,门外就传来了陌生的声音。

    主父偃连忙穿上被他脱下来的衣服,整理一下衣容,就道:“尊客稍等片刻,某马上来开门!”

    等他把门打开,就见到了几个似乎有些熟悉的面孔。

    主父偃想了想,貌似前几天就是这些人跑来他家门外恭贺他通过第一轮,结果他一时太过欣喜,竟然撒了两百多钱的赏钱,害的他这两日连荤腥都不敢吃了……

    想着这事,主父偃的脸就稍微有些抽搐,还好,他修养还行,问道:“诸位所来,有何贵干?”

    “我等奉刘德殿下之命,来给先生送些消暑之物……”领头的一个男子满脸堆着笑容,让两个手下将一包大概几斤的东西放在主父偃脚下,拱手道:“还请先生清点一下,这是五斤绿豆……”

    还没等主父偃反应过来,那男子就拿着一个竹简,递到主父偃面前,道:“若是无误,请先生在此竹简之上写下大名,也好方便我等交差!”

    不得不承认,此时的游侠儿们可能杀人犯法,欺凌弱小之类的事情干的比他们的后辈古惑仔们还要出色,但有一点,后世的古惑仔拍马也赶不上他们的游侠前辈——重诺守信!

    当世的游侠,绝大部分将誓言看的比生命还重要,将名誉看的比金钱更高贵。

    主父偃傻傻的拿着笔在竹简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那男子看了之后,就拱手道:“近来长安天气炎热,还望先生多加保重,注意降温……若有什么事情,可来东市找俺,报上俺赵庄的名字就可以了……”

    在赵庄眼里,这些在长安的士子,现在就是他的衣食父母啊,哪里不尽心尽力?

    更何况,身为一个游侠,其实本身还是很有些仰慕文人士子的心思的。

    再一个就是发财立品,当官立德,如今他跟了一个好大佬,眼看着又洗白的机会,将来甚至就是成为朝廷鹰犬也不是不可能,自然,也就下意识的开始维护自己的个人形象了。

    赵庄接过主父偃递来的竹简,再拱手道:“我等事已办妥,就不打扰先生读书温习,在此谨祝先生明日考举旗开得胜,迎娶一位贵族小姐!”

    现在的长安城里,已经有关内侯甚至彻侯放话了,最终能被录取的人,他们要招之为女婿。

    这无异于是一针强力刺激,让几乎所有的寒门士子,包括主父偃在内,都激动了起来。

    谁不想娶一位娇滴滴的贵族小姐?

    别的不说,到时候光是嫁妆,就足够将一个原本的赤贫之家,立刻变成富裕之户!

    望着赵庄远去的背影,拿着那包小小的绿豆,主父偃的心里感觉暖暖的。

    “别的不论,但是能想到我等士子酷暑难耐,光是这分仁心,就足以证明刘德殿下乃是明主啊!”主父偃心中想着,当今之世,文人们最推崇的是两种主君。

    一种是给他们官做,让他们施展抱负的,另外一种就是重视他们,能不惜屈尊降贵,为他们弯腰的。

    后者更比前者受到文人推崇。

    田叔当年,未为赵官,却甘愿陪同赵王张敖一同下狱的原因就是:张敖重视他……

    这一日,长安城里寄居的无数寒门士子,都感受到了刘德的温暖,许多人甚至就此就决定效忠刘德,誓死不渝了。

    ……………………………………

    10.1上架了,多存稿才是王道~可我却存不起来啊,悲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