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七节 李广的誓言
    翌日,刘德特地留在宫中,等着李广上门。

    前世之时,刘德从来没有见过李广,因而,对于李广,刘德是有着十足的好奇心的。

    他想看看,李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隅中之时,王道就领着一位穿着武将服的将军,走进了殿中。

    “臣骁骑都尉李广拜见殿下……”李广的声音非常洪亮,整个人的体格也很壮实,矗立着就像一个铁塔。

    据说,当年李广以良家子身份投军,带着陇西李氏的族人,在匈奴阵中杀了三进三出,阵斩了一位匈奴贵族大当户,因而,李广后来出生的长子取名当户,以纪念他的那个功绩。

    “卿平身吧……”刘德起身,打量了一下李广。

    毫无疑问,李广的体格已经属于重量级的武将了,他身高目测大概一米八五往上,体重至少九十公斤,留着长长的髯须,一张方脸显得特别有精神。

    当年,刘德的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御驾亲征,在进军的途中见到了李广,就赞道:“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何足道哉!”

    刘德走到李广的身边,抬起头,望着这个铁塔般的将军,问道:“李都尉此来,可有事情?”

    刘德现在还不太想跟李广牵扯过深,更不想与之有太过紧密的联系。

    见到李广本人,满足了他自己的好奇心就足够了。

    原因嘛……

    现在的李广,就是一个自负甚高,桀骜不驯的将军。

    李广才气无双,没人能否认这一点。

    他年少成名,二十多岁就做了汉室的武骑常侍,还得到了太宗孝文皇帝的看重和栽培,委以陇西都尉之职。

    以此时的社会背景来说,能在二十多岁就出任一郡都尉执掌一郡军权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更何况是陇西这种重兵集结,面对匈奴作战的第一线边郡都尉!

    但是,天才总是有着种种毛病和缺陷的。

    譬如此时的李广……

    以刘德前世听说过的许多事情和故事来看,现在的他,根本就驾驭不了李广。

    “末将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来拜见一下殿下……”李广低着头,恭敬的答道:“另外就是末将听说殿下搞了个考举……”

    “嗯?”刘德笑道:“将军有何见解?”

    “末将觉得,殿下的考举之中没有为末将这等武人设置一个武考,颇为不公……”李广低着头,大着胆子的道。

    站在李广的立场上来说,一个没有给武人留下位置的考举,确实是有些歧视武人了。

    但这话说出口后,李广也觉得有些不妥了,语气太生硬了,没给殿下留什么台阶和面子……

    只是,他向来自负惯了,因此也觉得不以为意。

    刘德笑了笑,也没在乎李广的语气里有什么问题。

    他是皇子,是要做储君的人,怎么可能去计较这些小问题,何况,李广说的对!刘德觉得文武就像一个人的两只脚,无论崇文偃武,还尚武抑文,都是不好的。

    “将军的建议,我知道了,下次再行考举,定会设置武举……”刘德点点头道。

    其实,此时的汉家天子,对于自己的枪杆子的重视程度,是远超其他之后任何朝代的。

    在此时,汉家基本在关中和边郡建立起了完善的预备役制度,基本所有的成年男子每年都会接受一段时间的军事训练,在上谷等匈奴入侵的重灾区,基本上就是军民一体,一旦匈奴入侵,几乎人人都能上阵。

    前世作为一个诸侯王,刘德自己也曾经参与和指挥过封国百姓进行军事训练的事情。

    对此,他还是有发言权的。

    事实上,因为自建国以来,汉室就承受着匈奴的强大军事压力,为了能在有朝一日,匈奴人大举入侵时,能保证战胜,而不至于再发生白登之围那样的悲剧,自刘邦起,汉室上至天子,下至诸侯王,就奉行了‘士非教不得征’的国策。

    简单的来说,在汉代想要当个大头兵,吃军粮,第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是接受过三年以上军事训练,表现合格的成年男子。

    像汉家的南北两军,就全部是从良家子里筛选出来的优秀兵员。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才保证了汉家军队的战斗力,始终能保持一个相当高的水准。

    是以,史书上说:历代皆以弱亡,独汉以强亡。

    这是制度造就的成果。

    李广听刘德答应下来,立刻就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的道:“多谢殿下……多谢殿下……”

    刘德挥了挥手道:“卿若无事,就先回去吧……”

    “诺……”李广低头拜道,也知道自己方才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妥。

    “李都尉……”等李广的脚走出殿门,刘德忽然叫住他,道:“听我一句劝,以后少喝点酒,自古名将没有酗酒之人,当年先帝,可是曾期许将军能功封万户侯的,不可因喝酒误事啊!”

    李广的脸顿时红的厉害,尴尬的低头拜道:“诺,末将谨记殿下教诲!”

    “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等李广走了刘德叹息一声。

    谁能想到,李广这个在青史留名的名将竟是个瘾君子呢?

    前世之时,刘德听说李广酗酒,无日不饮,还常常喝得烂醉如泥时,还有些不相信,但他方才接近李广时,却在他身上闻到了浓烈的酒味,毫无疑问,前世的传言是真的……

    他连来拜见刘德,身上都带着酒味,就别说平时了!

    李广究竟是否能戒酒呢?

    刘德想了想,摇了摇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酗酒这个毛病一旦染上,想要戒断,真是无比艰难!

    作为一个曾经的老烟枪,戒过几次烟的刘德很清楚,戒烟戒酒,没有强制的外力,都是一句空话。

    但刘德不知道,当李广走出他的宫殿时,心中却是极为惶恐的。

    “连深宫之中的殿下都知道我酗酒了吗?”李广越想越后怕。

    酗酒,无疑是他最大的一个毛病,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没将其放在心上,对李广来说,不喝酒能算个男人嘛?

    然而,比起喝酒,还有一件事情,对李广的诱、惑力更大。

    那就是打仗!

    “看来我得戒酒了……”李广心中想着。

    现在,李广最怕的就是刘德跑去告诉天子,他是个瘾君子,然后,天子就不再放心让他统领大军,镇守陇西,而是换一个人,譬如……程不识……

    没有仗打,就是泡在酒坛子里,那又有什么意思了。

    “马上戒酒!”李广在心里发誓道:“决不能让程不识占了我的位子……”

    ……………………………………

    抱歉,晚了这么久,咳咳,么有存稿了~所以要码字,而这一章特别难写~

    嗯,李广确实是个瘾君子,这个史记里记得很清楚~当然,稍稍的美化了一下-0-

    等下还有一章~继续去写,今天写3章,存一章先~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