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七节 李广难封(2)
    回到未央宫,刘德立刻就知道了一件事情。

    陇西郡骁骑都尉,后世有着极大名声的悲情将军,李广回长安述职了,连刘德这里都被送了一张拜帖,其上说是李广将会在明日前来拜见刘德。

    “李都尉现在在何处?”刘德拿着拜帖问着接待了来送拜帖之人的汲黯。

    汲黯低头答道:“殿下,李都尉现在正在长乐宫给太后问安!”

    “知道了……”刘德点点头道:“你下去忙吧……”

    “诺!”

    刘德拿着拜帖,玩味的笑了笑:“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啊……”

    此时的李广还是名声不显的,最起码,他的名声被局限在一个比较小的圈子里,并未传颂全国。

    如今的李广的身上套着的也不是什么名将的光环,而是——猛将!

    当年,匈奴入侵萧关,烧毁中回宫,震动天下,也是在那时,李广带着族人从军,勇不可挡,痛击了匈奴人,斩获颇多,因此积功授为八百石武骑常侍。

    说起来就有些好笑了。

    李广算的上是现在汉家朝廷里为数不多的骑兵专家……

    咳咳……

    你没看错,确实是骑兵专家!

    李广的成名之战,靠的就是骑射……

    他现在的官职就是陇西郡的骁骑都尉……

    这是一个什么职位呢?

    这是先帝太宗孝文皇帝有感匈奴骑兵太厉害,而特地设置的一个官职,现在李广的麾下,也绝大部分都是骑兵。

    所以后世有人说,李广难封是因为他落伍了,跟不上时代发展了。

    这多少有些偏颇了。

    李广的祖上就是秦代的名将李信,李信最出名的就是御使骑兵,长驱直入,功灭燕国。

    李广自己也是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深谙骑兵之道。

    其后李广在上郡太守任上,捕获匈奴射雕者,就是明证!

    另外,导致骑兵作战发生革命性变化的马鞍和马镫,此时都已经出现了原始的版本,李广在上郡之时,就曾经多次有‘下马解鞍’的记载。

    那李广难封的真相是什么?

    作为过来人,刘德太清楚了!

    简单一点来说,李广难封,只是因为他得罪了皇帝老子。

    本来,明年平叛吴楚,李广有斩将夺旗的功劳,按制汉制,可能封个彻侯有些勉强,但食邑五百户左右的关内侯却是相当轻松的事情。

    但李广却接受了梁武刘武的将军印和赏赐……

    于是,便宜老爹就说,既然梁王赏了,我就不赏了。

    自然而然的,吴楚之乱这个造就了几十位彻侯堪称高皇帝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分封没李广的份了。

    这也就罢了!

    李广才气无双,勇猛无比,到那都能赚军功!

    可惜,之后十七年,汉匈大体上保持着和平,偶有摩擦和冲突,也都各自克制,始终没有发生什么战争,就是后来匈奴国内五个部落归顺汉室这种事情都没引发大战。

    然后,就是刘彻做了天子,开始建元新政了。

    按道理,以李广的资历和威名,怎么着都能混个彻侯了吧?

    但他到死都没混上……

    为什么呢?

    刘德前世就听说了一些事情,刘彻把李广给一脚踢出了骑兵部队,交给李广的部队不是弓弩兵就是步兵……

    让一个长期指挥骑兵的将军去率领步兵……

    假如这样李广还能玩得转,那就简直是开挂了!

    说实在的,李广在对匈奴战争中种种失败,其实是早就注定了的事情……

    谁叫李广在建元新政期间扮演了窦太后废政的急先锋呢?

    说点实在的,刘彻没杀李广,真是宅心仁厚!

    想着这些前世的事情,刘德就很清楚的知道了,李广是效忠窦太后的!

    想了想,刘德也释然了。

    连他这个皇子都在打着掌握军权的主意,千方百计的想弄一队军队,自己玩养成。

    身为太后,窦太后自然也懂的抓一些军权,培养一些嫡系,作为保险,以应付可能的危机。

    “那么明天李广来见我做什么?”刘德摸着下巴想着:“是给自己的子嗣开后门吗?”

    想了想,刘德感觉不太可能。

    且不说李广一个小小的骁骑都尉那来的胆子敢对一位皇子提要求,单单就是李广家族现在基本都是军人,就能排除这一点了。

    “可能就是想来见见我吧……”刘德想着。

    这倒是挺符合李广性格的。

    李广这个人啊,就是性格导致的悲剧。

    后世史上上就记载,李广治军以简单方便无纪律闻名。

    窥一斑而可知全豹。

    连带兵打仗都随心所欲,放任士卒,只以恩义笼络,可以想见,李广的江湖气是极重的。

    “算了,不想了,等明天见了李广就知道了……”刘德揉了揉太阳穴,索性懒得再去想此事,对现在的刘德来说,所谓的李广,其实也跟路人甲乙丙丁差不多。

    “王道,去把石穰叫来,让他给我按摩一下……”刘德吩咐着。

    最近,刘德有些喜欢上了中医的推拿之术,而石穰的推拿技术确实不错,刘德尝试过几次后,就喜欢上了这个保健活动。

    “嗯,得找个机会,让石穰教一教宫里的侍女了,男人按摩还是没意思……”刘德嘀咕着:“大保健,才好!”

    只是,他现在也就只能想想,不敢真的在自己宫里弄一群女人整日荒淫。

    成大事者,必须学会控制自己的**。

    但等他做了太子,就可以撕下这伪装了。

    对于汉室太子来说,啪啪啪,不断的啪啪啪,为社稷延后就是神圣的天职!

    没多久,石穰就到了。

    刘德躺到榻上,接受着石穰的按摩,一边闭着眼睛享受,一边问道:“前些时候,我跟卿所说的事情,卿可写信了?”

    “回殿下,臣已写信给老师,只是尚未收到回信……”石穰恭敬的答道:“不过以臣之见,老师定然会欣然前来的!”

    刘德点了点头道:“这就好……”

    刘德为了将仓公淳于意这个大牛钓来长安,可真是下血本了!

    不仅仅承诺负担其医学研究的全部费用和支持,更许诺拨款给他编纂一本药典……

    假如这样,淳于意还不马上来长安,那他就妄为名医,更会愧对他的老师以及祖师爷扁鹊!

    ………………………………………………

    额,前一张出现了严重的bug。

    我查资料才知道,特么现在李广还没出头呢~我去,所以度娘百科信不得啊~害的我重新修改了这一章,好在问题不大不影响以后的情节~

    嗯,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看汉书、史记吧,虽然文言文看的我头大,但起码比度娘百科靠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