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四节 丧心病狂的第五题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刘德在城东的一个校场附近找到了在那里指挥着衙役们维持着秩序的郎将郅都。

    郎将这个官职,在此时比较复杂。

    汉承秦制,基本继承了秦代大部分的政治设计和构架。

    整个国家的基本政治形态差不多就是山寨的秦代的设计,然后,历代汉家天,就在这些秦人的政治智慧结晶上不断的加些自己的理解和见解。

    郎将这个秦代仅次将军的武职,自然逃不脱汉家天的魔掌了。

    在此时,郎将的名目有许多个说法,但主要有三:五官及左右郎将,在汉代史上,称为‘三署’,主要是负责天的个人安保与皇室车骑及朝廷大臣的安全。

    而郅都现在担任的就是五官郎将一职。

    所谓的五官是指的那五个呢?议郎、侍郎、郎、外郎、散郎,因此,实际上,现在的郅都是官,而非武职,其职权是管理和约束朝廷的郎官们协助御史大夫整治吏治。

    但,刘德却知道,郅都这头便宜老爹的苍鹰,不仅仅是个酷吏,还是一位有着很强军事天赋的名将胚,前世郅都倘若不是被窦太后赐死的话,那么,在对匈奴战争,他能贡献的力量应该不比韩安国、李广、程不识差。

    所谓‘战克之将,国之爪牙’并非只是说说而已,雁门关下横尸累累的匈奴尸首,就是他功绩的最佳注释。

    “臣郅都恭迎殿下……”刘德的马车刚刚到,郅都就带着大大小小的属官出来迎接了。

    刘德走下马车,笑着扶起郅都道:“卿快快平身……”

    这头苍鹰对于贵族、地主恶霸来说,自然是恐怖的恶鬼,索命的无常。

    但对于刘德跟他的便宜老爹来说,这却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基本上,遇到棘手的问题,马上就会想到:不用担心,我还有郅都!

    而且刘德觉得,郅都被打进酷吏传之,真是冤枉他了,比之同在酷吏传的宁成、义纵、王温舒等后辈,郅都其实从来没有做过半点以权谋私,欺压平民的事情,他一生之都在跟权贵与恶霸做斗争,其在济南郡一边杀地主恶霸,一边组织民众修缮水利,开辟良田,贯彻朝廷轻徭薄赋的政策,使济南人口户数在之后十几年里不断增加,可谓功在社稷。

    就是刘德后来在河间国,遇到一些济南来的商旅人家,也常常能听到济南人对于郅都的怀念。

    “这次的考举,有劳卿家了……”刘德笑着拉着郅都的手亲切的道。

    “臣不敢当殿下缪赞!”郅都低着头道。

    “卿过谦了……”刘德摇摇头,看了看郅都平静的脸,笑道:“这次考举有卿坐镇,我就放心了!”

    有郅都在,基本上考举的秩序就不需要担心了。

    刘德抬头看了看渐渐高升的太阳,就对郅都道:“卿先忙,我还有事,就不与卿多叙了!”

    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跟郅都告别,刘德先去了趟长乐宫,给窦太后问安,顺便给她做了一套眼保健操。

    刘德自然不会放过这种跟窦太后拉近关系培养感情的机会,期间自然是想尽办法的说好话,争取赢得窦太后的感情。

    这样例行公事后,刘德就回到自己的寝宫。

    在宫殿前的院里,几口大鼎正在烈火的烹煮之下,散发出浓烈刺鼻的药味。

    “这里熬了多少?”刘德走过去对王道问道。

    “回殿下,已经熬了大概一千多斤,用木桶装了起来,这是第二批熬制的汤药!”王道恭敬的答道:“在考举开始前,奴婢能保证熬出三千斤的汤药,供给士与监考众人饮用!”

    “这就好!”刘德点点头,心里一块大石终于落地。

    今天的天气,比起前几日来说,恐怕会更热,到午左右,温度少说也能答道三十五度以上,如此炎热的天气,万一若是出现大面积的暑情况,对于刘德来说就不妙了。

    好在,身为穿越者,刘德怎么会不知道后世大吃货省出名的凉茶呢?

    王老吉、加多宝可是就差打出狗脑的两个品牌啊!

    而且大吃货省人民喜爱的凉茶配方也简单的很,就算刘德从没用心留意过,也大抵知道,凉茶里有金银花、甘草,刘德自己又脑补了两个清热解毒的药:菊花跟夏枯草加了进去。

    这样,一款西汉版的凉茶就问世了。

    跟后世的凉茶是否有差距跟区别,刘德不清楚,但,最起码有了这样一种清热解暑的茶饮,大面积暑的意外,就能降到最低了。

    “倒一碗来给我尝尝!”刘德吩咐道。

    没多久,一碗凉茶就端到了刘德面前,刘德看了看,卖相比较差,看上去有些药,而不是保健用的凉茶,捏着鼻尝了一口,味道也不怎样。

    “多放些甘草吧!”刘德只吃了一口就不吃了,将那碗凉茶倒掉,吩咐道。

    刘德能做到的也就这么些了,假如有人说这凉茶味道不好不喝,那他就活该暑!

    至于士不接受凉茶,拒绝饮用这种事情,刘德一点都不担心,事实上,凉茶可以说是古代国记载最古老的一种药制剂了,它曾经甚至是殷商王朝不传之密,是成汤天的神器。

    刘德与其说是发明,倒不如说是复活了这种避暑降温的药汤饮。

    “你们忙……”刘德挥挥手走进寝宫之,从他的榻上拿起一张被密封在竹筒之的纸张,拿出来看了看。

    这张纸上,记载的就是今天考举的五道算术题。

    刘德看着这纸上那最后的一道题目,心里想着:“有没有人能答出呢?”

    这确实有些难度啊!

    这道题目是这样的:今有百人答题,八十一人答对第一题,十一人答对第两题,八十五人答对第三题,七十人答对第四题,七十四人答对第五题。答对三题及以上者方为合格,问:合格者几人?

    “会不会太过丧心病狂了?”刘德心里想着,权衡着,这道题目,别说是现在的人了,便是后世的许多大学生都答不出来,最初刘德也不想用这道题目的。

    然而后来想了想,数学最吸引人的是什么?

    未解的难题啊!

    没有哥德巴赫猜想,后世西方的数学就不可能进步那么快。

    因而一咬牙,刘德就用上了这道他前世被自己的侄难倒的题目。

    没人答对没有关系,甚至可能没人答对的效果更好!

    士们都是要脸的!

    假如这次没有一个人能答出此题,那么对于他们无疑是个强刺激,能刺激许多人去研究和解读数学的奥秘,寻找数学的规律。

    ……………………………………

    明天晚上凌晨就上架了~好忐忑的说~~~~~~

    ;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