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八节 改革的计划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进入五月下旬,长安的天气越来越热,白天的时候,太阳晒的人都不敢出门,也只有到了晚上,才稍稍好了一些。

    鉴于天气实在太过炎热,卿衙门的头头们都找了个借口跑去了甘泉宫,说是给天请安,其实是避暑。

    但刘德却不能去甘泉避暑,享受温泉的滋润。

    天气这么热,他必须要留在长安。

    “绿豆买了多少了?”刘德问王道。

    天气这么热,留在长安的士们,倘若家境好的,自然有的是地方消暑,像彻侯家族,长安城外一般都有着庄园,庄园之什么山林、水池,应有尽有。

    有钱人家,也可以大把的金钱撒下去,自然能找到好地方消暑。

    但那些家境一般,只能借住在长安一些民居甚至贫民窟里的士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这么热的天气,万一暑挂掉两个,就不太好了。

    在这个时代,能消暑的东西真不多!

    唯一的好消息是绿豆已经在国大地上生根发芽了,在关也有着栽种,因此,刘德就让王道去市场上尽量多买一些绿豆回来,准备拿去分发给在长安生活困难,消暑不便的士们。

    王道苦着脸道:“市面上的绿豆很少,奴婢已经竭尽所能,但还是只买到了几百斤……”说着他就跪下来道:“奴婢办事不力,请殿下责罚……”

    “起来吧……”刘德淡淡的道:“此事怪不得你……”

    绿豆虽然在战国时期就已经传入国,并且在关有了栽种的记录。《吕氏春秋》也记载过绿豆的栽培技术。

    但是,当此之时,连小麦都是异端,不被关人接受,绿豆这种舶来物,更是异端的异端,而且比起大豆,绿豆在产量上也有着劣势,错非,在绿豆传入国后,就被人发现,其有消暑的功效,估计,早被关人民淘汰了。

    即使如此,它的栽种面积都不会很大,一般也就只有小地主阶级或者有钱人家才会栽种一些小面积的绿豆,作为每年夏天的消暑汤,故此,市面上很少能见到有绿豆出售。

    “你拿着我的令符,去少府拿三千斤绿豆回来罢……”刘德无奈的道。

    现在,假如不是万不得已,刘德已经不愿再去挖少府的墙脚了。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如今,他的身份地位,跟开始都已经完全不同了,少府等于就是他将来的钱袋了,他还想着将来登基后,对少府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使其尽可能的不那么容易被人挖墙脚。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倘若他自己都不断的挖少府的墙脚,又怎么要求别人不去挖?

    所以,假如不是实在没办法,刘德不愿意去少府打秋风了。

    “诺!”王道一听,顿时就高兴了起来,去少府?这不就是给他跟他哥哥相聚的机会吗?立刻就兴高采烈的拿着刘德的令符去了少府。

    至于少府会不会也没有这么多绿豆?

    刘德从不担心这个问题。

    因为少府跟民间的商人,农民是两个概念。

    少府就相当于是汉家天自己的超大规模国有企业,这个机构它的办事目标从来不考虑盈利,更不会去思考有没有用。

    这个机构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服务汉家天。

    因此,少府储备的物资,多如牛毛,基本上,只有国大地上有的,它都必然储备了一定的数量,以备天不时之需。

    毫不夸张的说,汉室的少府,在某种程度上,承担着后世天朝国企的一些职责。

    譬如,汉家军队的武器,都是少府制造的。

    秦代的直道与长城的维护和修缮,也是少府在负责。

    关的河流与渠道,也是少府在负责维护和开凿。

    汉家的宫殿与历代天陵寝,也是少府修建和维护的。

    而这些事情,每一件,都是毫无疑问的亏本买卖,每年少府开支的大头都是在这些上面。

    正因为如此,尽管少府都成了一个监管黑洞,被皇亲国戚们不断的打秋风,挖墙脚,历代天却都能容忍。

    不过,刘德却觉得,少府的改革,已经势在必行了!

    尽管目前来看,少府这个机构对国家社稷的贡献依然利大于弊,但,这么一个庞大的机构,这几十年的纵容和默许,已经使得少府的职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了,各种挖空国家墙脚,贪污舞弊,简直都快蔚然成风了。

    正如后世天朝改革铁道部一般。

    功劳肯定有,贡献也肯定有,但功是功,过是过,再不改革,就要出大问题。

    “等我做了天,就将少府一分为三……”刘德想着:“军械制造与武器研发**成一个部门,工程建设与皇室事务**成一个部门,再将租税、官田收益**成一个部门……”

    这样做的好处,当然就是提高了效率,减少了浪费,还能给一大批加官进爵,让许多一辈都是个八百石的官员,一下就成了千石级别。

    但坏处嘛……

    自然也是有的。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要断了许多贵族和外戚的财路,难免有人要跳脚。

    而且少府本身也会抗拒改革。

    所以,就算刘德成了天,想改革少府,需要魄力和胆气,更需要智慧和谋略。

    像傻一样上来就说要拆分掉它?

    那外戚们岂能善罢甘休?

    就是馆陶估计也会去找窦太后哭诉了。

    想着这些事情,刘德就道:“治大国如烹小鲜,谨记,谨记!”

    他的野心很大,他的抱负同样也很大。

    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后世所看到的那些血淋淋的例。

    譬如杨广……

    ………………………………………………

    下午的时候,王道就领着几十个人赶着十几辆马车,运着绿豆回来了。

    刘德见了,立即吩咐王道叫来剧孟,让剧孟带着他的手下,去将所有的绿豆,按人头数,平均分配给在长安有困难的士们。

    这种事情,剧孟来做最是合适。

    他在雒阳当了那么久的游侠头头,最是擅长感染人心。

    看着剧孟领着手下们忙碌。

    刘德笑了起来:“可惜,我不能亲自去挨家挨户的慰问啊……”

    在后世的时候,每次看新闻联播,刘德都会很羡慕那些被深入基层慰问的大佬们所慰问的对象,当然,后来他知道了,所有被慰问的对象都是被挑选出来的……

    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屁民们看了新闻后,被感动的一愣一愣的……

    ;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