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六节 李广难封(1)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晁错听了刘德的话,拱手拜道:“臣会去甘泉请罪!”

    刘德一听,心里笑了,知道晁错这是在提醒他——我的靠山可是很硬的!

    对于晁错的话,刘德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后忽然道:“十几天前,开封候陛见天,晁内史知道吗?”

    “嗯?”晁错心里咯噔一下,脸色立刻就有些不怎么好看了。

    开封候陶青的御史大夫官职,是他在天面前力荐才拿下来的。

    否则,长安彻侯多如牛马,当时,眼巴巴的望着御史大夫的空缺,想在自己身上配个紫绶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哪里轮得到能力跟家世都在彻侯里垫底的陶青?

    陶青做了御史大夫之后,一直以来也表现的比较驯服,对于晁错提出的所有意见和政策都是全力主持,不敢推脱。

    但政坛上的事情,谁能真的全部掌握?

    自从踏入仕途以来,晁错见过太多的背叛的事情。

    晁错很清楚,刘德既然敢告诉他陶青背着他陛见天,就一定有这个事情,而且,陶青肯定没说他什么好话。

    但,无论如何,陶青都是他现在最得力的帮手和臂助,晁错很清楚,不管陶青曾经做过什么事情,此时,他都必须维护好团结。

    否则,事情还没干,自己人先窝里斗了!

    这其的轻重,晁错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于是,他笑道:“开封候身为御史大夫,辅佐天,协助丞相治理天下,陛见天,不过是寻常事情罢了!”

    刘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道:“前两日我还听说大行王恢跟开封候陶青一起弹劾我呢!”

    这句话出口,晁错的神色终于变得难看至极。

    假如说先前陶青背着他搞小花样,还可以原谅,因为这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可以通过种种手段化解,最多是他晁错吃点亏,让点权力,做出妥协。

    那个团队里没有派系呢?

    就连偏远的乡下农村,宗族内部不也分成好几派?

    但现在当晁错听到陶青还背着他拉帮结派,这就是要另立门户了!

    属于敌我矛盾!

    晁错倘若还能按捺得住,他就不是晁错了!

    只是当着刘德的面,晁错勉强按捺心里的杀机,道:“御史大夫行事孟浪也非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殿下万勿放在心里……”

    刘德听着,呵呵一笑,他的目的已然达到了。

    只等刘德出了内史衙门的大门,晁错跟陶青的蜜月期就将结束了。

    没有人能忍受一个二五仔的背叛,更别说是晁错!

    而没有了晁错的支持,反而要受到晁错的打压和攻击,陶青的御史大夫的位,肯定不能继续了,甚至就是他的封爵能不能保存都未必!

    现在朝堂里盯着御史大夫位的人可不少!

    譬如桃候刘舍,人家父接替,给老刘家三代天当狗一样使唤,图的可不就是名位吗?

    又譬如楚相冯唐,人家在郡国轮换了十几年,等的也就是一个朝廷卿或者三公出缺的时机!

    论跟皇室的亲密程度,陶青不如刘舍。

    论资历,陶青不如冯唐。

    一旦晁错表露出对陶青的疏远,朝廷里那些不甘寂寞的彻侯贵族,元老大臣,立刻就会像闻到鲜血味道的鲨鱼一般,扑上来将陶青给撕碎!

    笑完之后,刘德就道:“今日我来拜会晁内史,本是想跟晁内史请教一下剑道,顺道探讨一下晁内史在第二轮考举前给士们讲讲申韩之学,现在看来,此事还是暂且押后吧……”

    “臣死罪……”晁错听了刘德的话,心里面肠都悔青了,心里哀怨道:“要是迟两日再凿就好了……可惜啊……”

    且不说在几千士面前讲学给他能增加多少名望,更不说若是能从那些士里挖掘出几个可造之材,作为培养,以为弟,将来继续他晁错的道路,将法家发扬光大了。

    单单就是刘德亲自拜访,本身就是一个大好的拉近关系的机会!

    晁错叹了口气,拜道:“臣马上派人修补好高庙的外墙,再不敢有所逾越!”

    刘德没有表态,只是站起身来道淡淡的道:“晁内史还是想想怎么去跟父皇交代吧……”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然后就起身离开。

    晁错连忙拜道:“恭送殿下……”

    毕竟,晁错刚刚才凿了刘邦高庙的墙壁,身为刘邦的皇曾孙,刘德要是能有一个好脸色那才真是奇怪了!

    等刘德走了,晁错的脸色立即就变得涨红起来,啪的一下,将一个放置在他案几前的花瓶给打的粉碎。

    这即是恼怒陶青竟然背叛他,更是对错失大好机会的追悔。

    对于法家来说,他们的政治抱负能否实现的关键,从来都在君王一人身上。

    这也使得几乎所有法家出身的臣,都或多或少的沾染上一切唯上的毛病。

    而刘德已经被天明确的当着他面表露出立储之意,无论如何,刘德,晁错都必须要巴结!

    甚至刘德打了晁错左脸,假如把右脸伸过去就能讨好刘德的话,那么晁错也并不介意再将右脸凑过去……

    刘德没走多远,就听到了某个东西碎掉的声音。

    他呵呵一笑,径直走出了内史衙门。

    门口,南军的将士们依然保持着全副武装的战斗姿态。

    刘德见了,点点头,挥挥手道:“解除命令,各自归队!”

    “诺!”王启年应了一声,然后,一挥手,于是,士兵们立刻放下手里的武器,然后各自回归原本的位置。

    “回宫!”刘德心情愉悦的对王道吩咐了一声

    “诺!”王道点点头,就驾着马车转弯了。

    …………………………………………

    回到未央宫,刘德立刻就知道了一件事情。

    汉室的上郡太守,曾历任渔阳、代郡等边关大将,后世有着极大名声的悲情将军,李广回长安述职了,连刘德这里都被送了一张拜帖,其上说是李广将会在明日前来拜见刘德。

    “李太守现在在何处?”刘德拿着拜帖问着接待了来送拜帖之人的汲黯。

    汲黯低头答道:“殿下,李太守现在正在长乐宫给太后问安!”

    “知道了……”刘德点点头道:“你下去忙吧……”

    “诺!”

    刘德拿着拜帖,玩味的笑了笑:“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啊……”

    ……………………………………

    啊~~~~今天还是在发存稿,好悲剧的说,更悲剧的是,今天收藏也慢了,整整一天才涨了400~悲催~满地打滚,嗯,等下再怎么样也必须要写了,存稿几乎被消耗殆尽了~可我吃了药,头有些晕啊,肿么破?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