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四节 高庙事变(1)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翌日,刘彻乘车来到内史衙门的官衙外。

    下了马车,刘德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于是他对王道吩咐道:“去问问那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怒不可谒的道:“简直就是胡闹,太不像话了,父皇不在长安,这些胥吏蠹官就不把汉家的制度放在眼里了吗?”

    在王道看来,自家的这位殿下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暴怒了。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殿下如此动怒?连平时一贯保持的涵养跟风度都不顾了呢?

    王道顺着刘德的视线看过去,立刻也被吓尿了。

    原来的内史衙门是紧挨着汉太祖高皇帝刘邦的高庙的,故此,内史衙门的大门向来是朝东开的,而未央宫在内史衙门的北面,这样一来,每当内史的官僚们想要出门办事,就要绕一个大圈……

    因而,自先帝之时开始,内史衙门就一直在闹腾着要另选官邸。

    只是,未央宫宫墙下的地方就这么大,那些交通便捷、出入通畅的风水宝地早被丞相啊尉啊御史大夫这些衙门给霸占了……

    所以,此事就一直拖着没有解决。

    但是,此刻,也不知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悄悄的凿穿了内史衙门北侧的围墙,在哪里打开了一条通道,直接通向未央宫。

    如此方便是方便了,但关键是——那条通道不可避免的毫无疑问的顺带凿穿了高皇帝刘邦的高庙的墙壁……

    作为宦官,王道对这些事情更是尤其敏感的。

    高庙是什么地方?

    供奉着太祖高皇帝灵位之所,天下诸侯每次入朝长安,必定去祭拜的地方!

    高庙别说是像现在这样被人在外围的墙壁上凿出了一个口了,便是高庙旁边栽种的树木被人折下一根枝条,都是毫无疑问的亵渎大罪,上纲上线一点的话,直接定位谋逆、忤逆、大不敬,族诛之!

    于是王道立即就领命道:“诺,奴婢这就过去查问!”

    这些天,随着刘德地位的提高,身为刘德亲随心腹宦官的王道,在宫廷里地位也自然水涨船高,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被人欺负跟使唤的小黄门了,现在,就是宫廷一般的谒者、侍从见了他,也会尊称一声‘王公’,就连他那个在少府服役的哥哥也沾了他的光,一月之内连升三级,如今竟然做到了某曹主事的司马。

    故而,王道也渐渐的有了些官气,也懂的耍威风了。

    看着王道远去的身影,刘德却是低下头来,叹了一声:“老丞相,我这算是救了你一命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救你第二次……”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坑,一个晁错挖好了,等着丞相申屠嘉跳进来的坑。

    前世之时,刘德对此也是印象深刻。

    整个事件的经过就是晁错故意卖了个破绽让丞相申屠嘉知道他挖开了高庙外围的墙壁。

    于是,知道此事后的申屠嘉兴致勃勃的以为抓到了晁错的把柄,想要毕其功于一役。

    但,这个坑太深了……

    毫无疑问的,昨日晁错入宫不仅仅是陪便宜老爹练武,更大原因就是禀报此事。

    刘德不清楚便宜老爹是否真的下定决心要赶走老丞相,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最起码他已经默许了晁错的行动。

    之后发生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丞相申屠嘉打雁不成反被雁啄,急怒交加之下,吐血而亡。

    刘德也是看到内史衙门的墙壁被人凿开了一口,才想了此事的经过。

    没多久,王道就回来禀报道:“殿下,内史的衙役说是内史晁错下令凿穿的墙壁……您看……”

    “哼!”刘德鼻里冷哼一声,杀气腾腾的道:“晁内史熟读经典,善治律法,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定是下面的小吏背着晁内史做的,等到被我发现,就推到晁内史身上,想要蒙混过关,那有那么容易?”

    “亵渎高庙,有如杀我!”刘德高声大喊一声,义愤填膺。

    刘德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对随行的卫士下令:“将士们,随我前进,捉拿逆贼!”

    身为太祖高皇帝的曾孙,汉家天的次,刘德这样做,无论怎样都没人敢说二话。

    就算是后世,倘若有不开眼的跑到别人家祠堂里,凿穿祠堂的墙壁,一旦被那家人发现,恐怕也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更何况此时?

    “诺!”随行的南军都尉王启年点头,也抽出兵器道:“亵渎高庙,必是逆贼,末将从令!”

    于是,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精锐禁军,立即就展开战斗队形。

    一时间长戟如林,弓上铉,前排的卫士,更是立刻树起盾牌。

    “风!”持着盾牌的卫士们首先向前,十几面盾牌猛然震动地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这样的大场面,立即就震动了整个内史衙门上上下下。

    面对杀气腾腾的禁军,内史衙门里的许多胆小的官僚,都吓得瘫软在地,甚至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实际上,倘若刘德借着亵渎高庙,忍无可忍的借口,就算把内史衙门上上下下杀个干净,也没人敢说他什么不是。

    毕竟,你都侮辱人家祖先了,人家杀你全家也不过分!

    然而,刘德却也不过是做做样,吓唬吓唬人而已。

    因此,他约束着禁军,只让其保持战斗队形,步步迫近内史衙门的外围。

    对刘德来说,这样做有两个好处。

    第一,逼迫晁错出来谈判,并且交个替罪羊,将此事抹掉。

    第二,就是刷声望了。

    没多久,晁错就慌慌张张的出来了,他先是看了一眼杀气腾腾的禁军们,然后再看了一眼刘德,嘴角露出苦笑,拱手喊道:“殿下,这是何故?”

    刘德露出一个我也不想的神情,嘴上严肃的道:“晁内史,你究竟是怎么约束你的属官的?竟然连高庙的外墙都敢随意凿开,我不得不如此,今天,内史衙门必须给出一个交代出来!否则,我就要血洗内史衙门!”

    晁错心叫一声苦也!

    遇上刘德,他真没办法。

    毕竟,身为皇,他看到有人凿开了自己家祖先灵位供奉之地的墙壁,那要能忍住,就不是人了,传出去要被人骂死!

    但,让他丢个替罪羊出来,这种事情晁错也是办不到的。

    否则,今后谁还跟他混呢?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