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三节 题目与交易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出了芝房,看着天色还早,刘德就坐上马车,来到了石渠阁。

    “进去通报太史令,就说皇刘德拜见……”刘德对石渠阁门口的两个在打扫卫生的宦官吩咐了一声。

    没多久,一个三十多岁的年男就走出石渠阁,出来迎接刘德。

    “臣司马谈拜见殿下!”司马谈的体格非常健硕,甚至比起一些刘德见过的武人还要高大,刘德目测了一下,感觉司马谈身高起码有一米八,体重应该在75公斤以上,这在此时,已经算的上是‘伟岸丈夫’,就是在军队里也属于猛士级别了。

    想了一想,刘德也就释然了。

    司马谈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就离家出发,周游天下。

    按照后来司马迁的说法是‘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闚疑,浮于沅、湘;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孔之遗风,乡射邹、峄;戹困鄱、薛、彭城,过梁、楚以归。’

    而没有一个好的体格,想要跑这么多地方,显然是不可能的!

    “卿快快请起……”刘德脸上堆出笑容道:“我听说太史令家学甚为渊源,自周以来世代典史,因而有些疑惑想要请教!”

    “不敢……殿下若有疑问,臣当尽心竭力而已……”司马谈站起身来,拱手道:“殿下请移步石渠阁内详谈……”

    刘德笑了笑,点点头,道:“如此劳烦卿家了!”

    他又问道:“前次我来石渠阁,见有一幼童报书走于石桥之下,未知那是……?”

    “那是臣的犬迁……”司马谈低头答道:“犬向来调皮,不知是否曾惊扰到殿下……”

    刘德摇了摇头,道:“没有的事情,卿不要担心,我只是觉得那幼童颇为伶俐,心向喜之……”

    却没想到,他这样说,比其他说法更让司马谈心惊肉跳。

    嗯,汉家朝廷有龙阳之好的贵族从来就不在少数,基友们光明正大的出入宫闱,甚至谈论彼此的爱好,也不避嫌。

    而且,大部分的人同时攻受兼备……

    而这些贵族最喜娈童……

    看到司马谈紧张的样,刘德也尴尬的燥红了脸,连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卿不要误会了……”

    但他这么一说,司马谈更加防备了起来。

    刘德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实在是老刘家出的奇葩比较多,没办法让司马谈相信他刘德不喜欢那一口。

    像是后来刘彻跟韩嫣的故事,那是传的沸沸扬扬,天下皆知,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

    刘德没办法,只能回到正题,道:“此次前来,主要是想请教太史令,有关章算术的一些问题……”

    章算术,毫无疑问是此时所有高级官员都有涉猎和研究的一本书。

    已故的汉室名相张苍甚至亲自为章算术进行了增补,使之变得更加贴近最新的数学成就。

    故而,章算术,算的上是现在流传度最广的书籍之一。

    刘德也不是前世那个刚刚穿越的莽撞家伙了,自然也不会傻到以为能靠着一点后世学来的微末知识在古人面前显摆。

    那样的话,他会死的非常惨!

    很简单的一个例,就是此时的章算术明确记载了方程式的解法跟正负数。

    特别是张苍当年为了将数**用到实际的施政当,在章算术里专门增补一章‘均输’的章节,讲的就是用衰分术来分配百姓的徭役与赋税,使之尽可能的合理分配百姓的负担。

    其甚至有着一整套严密的比例分配模型。

    前世的时候,身为一国君主,刘德当然就不可避免的接触和学习过章算术,虽然成就和心得并不怎么样,但,最起码,是了解了一些基本概念和事实,不至于会像个小白一样。

    而当今之世,论到对章算术的了解和研究,太史令司马谈,应该算是其的佼佼者了。

    术业有专攻,想要出两道贴合当前实际情况的数学难题,找司马谈,总是没错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作为史官,司马谈的嘴巴是非常严的,不可能有泄题的危险!

    见到刘德说到正事,司马谈也严肃了起来,放下心里的那点担忧——其实他也想明白了,假如刘德真对他儿有什么想法,他根本阻止不了……

    因此,也只能强迫自己相信刘德的说辞。

    司马谈带着刘德走进石渠阁之,他先将刘德请到主位坐下,然后,从堆积如山的竹简之找出了两卷竹简,放到刘德面前,恭敬的道:“殿下,这是新老两卷《章算术》……”

    “这一卷是从秦宫史阁之找出来的《章算术》……”司马谈将一卷竹简推到刘德面前。

    “这是张丞相所增补和修缮后的《章算术》……”他将另一卷拿起来,问道:“殿下想知道什么呢?”

    刘德笑了笑,按下那两卷竹简,道:“其实我今日前来,主要目的并非是讨教这两卷《章算术》之间的不同,主要是想请太史令为我设计两道难题,作为考举之用,难度嘛……最好是比之《章算术》上记载的习题稍微复杂一点的……”

    直接从章算术里选题,那无疑就是脑残了,因为,有点化和知识的人,基本也看过章算术,就算没看过,起码也听人说起过,特别是刘德摆明了下轮考算术,这章算术,立刻就是士们研究的重点对象,其上的许多难题,肯定会被人翻来覆去的研究。

    这也是刘德为何要找司马谈帮忙的缘故——没有司马谈帮忙,这题目还真的很难出。

    司马谈一听,却是立即就喜上眉梢了。

    考举的事情,即使是他天天宅在石渠阁也听说过了。

    在司马谈的立场上,他当然是支持的,甚至觉得,这是汉家的德政,能惠及天下士。

    而在这样的德政,他能贡献一点力气,让他也感觉到了有些成就感。

    于是,他伏首道:“臣敢不从命?殿下请稍待片刻……”

    半个时辰后,司马谈就捧着一个竹简出现在刘德面前,拜道:“臣已经拟好题目了,请殿下过目……”

    刘德接过竹简一看,一时间,也被上面的题目难住了。

    在穿越前,他虽然上过一个野鸡大学,但数学什么的,其实是体育老师教的……而且早就还回去了……

    咳咳,如今的话,大概数学水平也就在初一年级的样,可能摆一道小学年级的题目在他面前,也未必能做出来……

    “这两个题目连我都一时半会解不出来,想必难倒大部分的人也是足够了!”刘德心里想着:“加上我的杀手锏,肯定是能淘汰掉成以上的士了!”

    至于剩下的通过第二轮的士们,刘德觉得就算他没选,这些人有着第二轮通过的名头和荣誉,想要找个官当还是很轻松的!

    特别是,这种数学成绩不差的士,正是卿各衙门极为眼热和抢手的人才!

    刘德甚至觉得可能现在某些衙门就盯着他的考举了,只等结果一宣布,就要上来抢人了。

    刘德辛辛苦苦才能得到十五个名额。

    但卿衙门的大佬们,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十上百个空缺出来!

    最关键的一点是,当这些人通过第二轮考举,举荐的障碍就消失了!

    能通过一位皇设下的淘汰了成以上士的考试的人,能没才华吗?

    “或许这才是大多数人如此对考举如此热情的原因!”刘德忽然想道:“只要通过第二轮,他们就能自动获得被举荐的资格……”

    这么一想,刘德也明白了,那些给他鼓吹造势的彻侯们的打的什么主意了,还不就是想让刘德高抬贵手,给他们的嗣开个绿灯,也不求能最终混到刘德身边,能通过第二轮,他们就有的是办法给他们的嗣的仕途铺路了。

    假如没来司马谈这边,刘德估计是想不到这一节的。

    对此,刘德也只能感慨一声:“能混在政坛上的,果然没一个会吃亏的……”

    显然易见,彻侯们的面,还是要给的。

    因此,不然,别人为啥支持你?

    “回去好还得整理一下最近发声为我站场的人的名单了……”偏偏这个事情还只能悄悄的做,甚至不能让汲黯他们知道,只能让王道去负责,否则,刘德的形象就要崩溃了……

    ……………………

    ⊙﹏⊙b汗好像有两个112,主要是刚刚那章其实跟第一个112是合在一起的。。。我想当然的就112了~

    不过好像无伤大雅~~~~~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