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二节 父亲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还有一事,要禀报父皇!”刘德又道:“在本次考举的考试试卷,儿臣从诸多士的试卷里找出来三百二十一篇石渠阁之未收录,但有记载的先贤章,因此,儿臣想请父皇下令,调派一些知名大臣前去审查、鉴定!”

    这却算是考举之的意外之喜,连刘德都没料到的额外收获了。

    三千多号士,来自不同的学派,师从不同的老师,学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

    于是,交上来的试卷上就什么都有了。

    最终经过清点和统计与复核,刘德竟然发现有三百多篇章,是不存在于石渠阁藏书之,但有明记载的先贤典籍。

    这就乐坏刘德了!

    赶紧跑来跟便宜老爹邀功。

    一旁的晁错一听,问道:“可有申韩之说?”

    这也怪不得他如此心急了,秦末的战火,导致了各个学派传承几乎断绝。

    不单单儒家损失惨重。

    就连法家自己也是欲哭无泪。

    许多先贤的著作都只剩下了残章断篇……

    因而听到竟然发现了新的未被收录的章,自然就激动起来了。

    “有的!”刘德点头答道:“而且不止一两篇,商君书有三篇,李悝七篇,韩非四篇……”

    刘德还没说完,晁错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

    事实证明,在先贤典籍章这种诱、惑面前,很少有人能把持得住,晁错立即就对天拜道:“陛下,臣请求立即去殿下寝殿,查阅我法家先贤之章,以明真伪……”

    这可是存亡续绝的大事!

    一旦证实那些章是真的,那么,对于晁错而言,无论公德私望,都是有着巨大的益处,肯定能留名青史!

    就连天刘启也很高兴,他对晁错道:“卿别太心急,朕又没说不让卿去……”

    “只是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召集诸博士,共同鉴定!”天刘启笑着道。

    此事对于天而言,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别的不说,只要有一半章被证实是真的,或者被证明是真的,那么,对于他的治武功而言,也是一个极大的补益。

    天刘启看向刘德,满是欣慰的道:“这事情刘德你处理的不错,这个考举,朕没支持错你!”

    这等于他正式的认可了考举存在的合法性,同时也是要加强和完善考举的信号。

    而此话落在晁错耳朵里,却是等于天当面宣告了储君的人选。

    于是,晁错看向刘德眼神终于带了一丝敬畏。

    储君跟皇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君主,是效忠的对象,而后者,说得好听点叫大王,说得不好听一点,也就是个受朝廷管制和约束的土财主。

    “或许削藩之事底定之时,就是刘德立储之日!”晁错在心里叹道。

    但刘德进位储君,晁错发现,他竟然找不到一点反对的理由跟心思。

    论能力,这位殿下搞的考举有条不紊,几千人的考试,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岔,这就证明了这位殿下的组织能力!

    论手腕不管是拉拢齐王,还是在宫廷里交好馆陶长公主,讨好窦太后,都显示出这位殿下的心机。

    论人缘,这朝廷上上下下,竟没几个说刘德坏话的人,就算有,也没人敢质疑刘德的能力和道德,这本身就证明了,在朝廷里,有着一股力挺刘德的势力,如今随着考举一切顺利,这股势力更是加入了彻侯勋臣们,越发的强大了!

    仅以晁错自己所知,就有着十几位彻侯公开表态赞赏了刘德的行为,说他是‘谦谦君’有古代‘名士’的遗风,他不知道的就更多了!

    甚至就连田叔这种负天下盛望的名臣都站出来表示了肯定。

    大势已经形成,如今更得了天的认可,晁错不觉得,还能有什么意外能阻止刘德进位!

    而刘德一旦登上储君大位,就等于是他的君上了。

    身为法家大臣,服从君主、敬畏君主、尊崇君主,这是本能!

    刘德听了便宜老爹的肯定,大喜过望,拜道:“全赖父皇圣德,儿臣方能侥幸得一些微末之功,不敢当父皇如此夸耀……”

    “在朕面前,就别谦虚了……”天刘启哈哈一笑,道:“朕明日就要移驾甘泉,刘德,你留在长安,好生的准备下一轮的考举吧,记得,一定要办好!”

    刘德顿首领命道:“诺!谨遵父皇教诲!”

    天刘启笑了一声,补充道:“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来甘泉找朕!”

    前些日,田蚡兄弟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他派了周亚夫跟张欧去搜查田家兄弟的宅院,结果,发现了许多让他怒不可谒的东西。

    不单单证实了刘德所说的田氏兄弟在幕后操作士诽谤刘德的事情,更证实了这田家兄弟跟淮南王刘安有书信往来之事。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更惊悚的东西——几个写着薄皇后、刘德、刘荣名字的木偶……

    这是邪术!

    让所有统治者都无法忍受和容忍的邪术!

    于是,王家也倒霉了,王信被他赶出长安,赶回老家去,王氏姐妹也被他丢到一边去了,错非这是家丑,而且当此关头,他恨不得将王家人也一并杀了。

    而在恼怒王氏、田氏之余,刘启甚至对粟姬的印象都大为改观了。

    比起扎木偶,画泥人诅咒这种恐怖的事情,粟姬也不过是有点小脾气嘛,还算可以忍受。

    就连薄皇后,他也有些怜悯了。

    薄氏好像也没干什么事情,向来与世无争,可结果却平白无故的被人扎了小人……

    再念着当初力保他太地位稳固的恩情,于是,这两日天刘启破天荒的留在皇**里歇息,这让宫上下都大跌了眼界,于是,皇后的淑房殿再次热闹了起来……

    至于刘德……

    刘启看着自己的这个儿,越看越觉得跟自己真是像!

    再想着前几日他在窦太后那边跟窦太后聊家常时,听老母亲提起,说是刘德颇有些太宗孝皇帝年轻时候的风范,更说刘德小时候被太宗皇帝抱在怀时,曾经对馆陶说过:此类我,吾甚爱之的话

    想到这里,天刘启看着刘德的眼光就变得慈祥了起来,他拉起刘德的手,道:“随朕出去走走吧……”

    此刻的他,第一次像个父亲,而不是君王了。

    ……………………

    嗯,如约而来的第三更~~

    PS:今天查资料,意外的发现,原来诸百家一共有184个学派-0-

    嗯,但到汉代活下来的不多~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