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一十一节 汇报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刘德进了殿,就看到便宜老爹全副武装,穿着甲胄,拿着木剑,在殿跟晁错比试着武艺。

    汉人尚武,上至天,下至黎庶,人人争相习武强身。

    在此时,一个士孤身跋涉几千里,游览全国的例并不罕见,后来的太史令司马迁为了写《史记》,周游全国,考查了几乎了所有著名战役与事件发生的地方,逐一询问乡间长者对于那些事情的记忆,就是司马相如这种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能深入西南群山峻岭。

    这在后世那群靠脑补就脑补出天下形势的人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足不出户,就知天下大势?

    “呵呵……”刘德在心里吐槽道:“就是后世的键盘政治家,也不敢这样说呀……”

    一边吐槽着,一边乖乖的站在一边看着便宜老爹跟晁错两人砰砰砰的打来打去。

    大概过了一刻钟,便宜老爹有些吃不消了,丢下手里的木剑,道:“哎,朕年纪大了,使不动剑了,要是十年前,朕就是让爱卿一只手都行!”

    咳咳……

    这就是吹牛逼了……

    在刘德的记忆里,便宜老爹的武艺也就是个皇帝的新衣的水平。

    但晁错作为臣,怎么敢有异样,只能违心的道:“就是现在,臣也远不如陛下啊……”

    然后,晁错就转身对刘德行礼:“臣错拜见殿下……”态度比起最初好了不知道多少,至少,没把刘德当成路人了。

    对于法家大臣来说,见风使舵,是必修功课,如今刘德的势头,不是瞎都能看出来!

    所以,晁错的转变,也不稀奇了。

    天刘启见了刘德,脸上露出笑容,道:“刘德,你来与晁错比试比试,让朕看看,你的武艺是否有所进步?”

    刘德连忙乖巧的点头道:“谨遵父命!”

    这老刘家的皇帝们,从太宗孝皇帝开始,心里头就憋着一个将军的。

    当年,济北王刚刚举起反旗,太宗孝皇帝立即就御驾亲征,带着十几万大军扫平了那个反叛的诸侯王,算是圆了他的梦,也向天下证明了,他才是高皇帝真正的好儿,继承的都是高皇帝最优良的基因,能能武!

    但便宜老爹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形势的发展,也使得汉家天不太可能再统兵到处征讨。

    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宫里面COS将军,靠来满足一下。

    刘德虽然是个穿越者,但其实,心里面也藏着一个提兵百万单于庭,勒马两河问罗马的幻想。

    但有了前世经历后,他也明白了自己的斤两。

    可以,但真要把付诸实际,那就是脑残了!

    但作为男人,特别是汉家的皇,没有一身好武艺怎么行?

    因此,前后两世,刘德都有着锻炼和学习剑道,虽然水平不咋的,但,有这么一个机会秀一下自己的实力,刘德还是很喜欢的。

    于是,刘德在宦官们的帮忙下穿上甲胄,拿起木剑,走到殿,对晁错鞠躬道:“小刘德谨请教错公!”

    晁错也连忙回礼:“臣不敢!”

    做陪练这种事情,晁错算是业余娴熟了。

    因此,一比试起来,刘德就发现了,晁错总是会在恰当的时候收力,适当的时候后退,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至少在表面上,他是跟刘德斗的‘不相伯仲’,而且不是局内人,根本感觉不到!

    “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刘德感觉,就算凭着这手功夫,晁错哪怕扔到后世,也能在天朝混的风生水起。

    这种对上位者的奉承能力和尺度的把握能力,可不是随便能修炼出来的!

    通过跟晁错比剑,刘德更察觉到,晁错在有意修补跟他之间的关系,所以,表演的非常卖力。

    让便宜老爹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嗯,跟他的武艺一样‘出色’的是他的鉴赏能力。

    基本上,刘德便宜老爹对武技的鉴赏和评判能力跟后世的伪球迷差不多……

    只是因为他是天,所以,从没有人敢揭穿他的真面目。

    于是,他就一直以为自己很牛掰!

    刘德跟晁错比了大概一刻钟,刘德就觉得累了,毕竟穿着几十斤的甲胄在五月跟人斗剑,本身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情。

    于是他放下木剑,拱手道:“错公高艺,小甘拜下风!”

    晁错连忙顿首道:“不敢,殿下技艺已然十分高超,只是缺乏练习,倘多加练习,臣就要输的极为凄惨了!”

    “信你的才有鬼了……”刘德在心里吐槽道,要知道晁错可是曾经在早朝上打的窦婴窦鼻青脸肿的高手。但在表面上,刘德却是非常热情的道:“那以后小就会常常找错公请教了!”

    晁错一愣,他哪里听不出刘德话里的特意示好?喜道:“殿下若来,臣必扫榻以待!”

    刘德也道“固所愿尔!”

    但刘德却并非是真心要跟晁错修补关系,他只是想借机跟晁错透露一些晁错所不知道的事情。

    譬如他养的狗有了自己的意志……

    然而,在一旁的天却是很高兴的。

    刘德能跟晁错谈的如此投机,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他心里的一些担忧。

    毕竟,朝廷内外都风传说什么刘德跟晁错不和。

    现在看来,空穴来风嘛!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儿跟心腹大臣,各自在某些事情上瞒了他一手……

    刘德脱下甲胄,这才发现,身上都已经汗水浸透。好在周围的宦官很机灵,立刻就拿了一条毛巾过来为他擦拭汗水。

    “刘德,你的考举听说已经考完第一场了,情况怎么样?”趁着宦官给刘德擦拭身上的汗水的机会,天刘启问道。

    “回父皇,一切顺利,儿臣这次来拜见父皇就是来向父皇禀报此事的……”于是刘德立刻将他这个考举第一场的成绩捡了重要的汇报。

    当天刘启听到一个小小的考举,竟然顺便把士们的学派跟籍贯都摸了一个底,脸上露出笑容赞赏道:“做的不错!”

    “那些士的身份资料你放在哪里了?一定要好好保管!”天刘启叮嘱道:“另外叫人给朕也抄录一份来,还有,刘德你做的白纸很不错,特别是那个更衣所用的纸,太后很喜欢,你多造一点,送去长乐宫,明白吗?”

    “诺!”刘德连忙答应下来。

    所谓的更衣,可不是什么换衣服,而是后世的C……

    在白纸制造进入正轨之后,刘德就特地去了此作坊里,把最好最柔软的那一批挑了出来,拿回宫里,作为卫生纸使用,所以比之后世的卫生纸自然是各种不足,但比起现在厕所所用的厕筹,那就先进了不是一个两个时代了!

    于是,刘德就果断将这些白纸拿去拍马屁了。

    ……………………………………………………

    等下12点后再更第三章,继续闭关码字去~~~~~~~

    嗯,今天有点颓废,居然没写多少~擦,估计存稿今天增长为零这我去~嗯,下次再也不去论坛灌水了。。。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