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零五节 天子的决断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http://www.58xs.com/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刘安?”天刘启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机。

    听到刘安这个名字,他就有些相信刘德了。

    当年,刘安的老爹淮南王厉王刘长饿死在囚车之,一时间天下物议纷纷,民间更传出了‘一尺布,尚可缝,兄弟两人,不相容’的民谣,为了防止事态扩大,更为了脸面,当年先帝才采纳了袁盎的意见,将淮南国一分为三。分别封刘长的三个幼为王。

    老大刘安承袭了淮南王的名号与封国,老二刘勃当了衡山王,老三刘赐为庐江王。

    对于这三兄弟,汉家朝廷从来都没放松过管束。

    可是,长久以来,刘安在淮南都很不安分,寿春(淮南国都城)汉家朝廷安插的监督大臣,每每都有传报刘安训练士卒,加强战备,积蓄粮草的报告。甚至还有人传言说,刘安扬言要为父报仇……

    但天刘启心里却很清楚淮南王动不得!

    如今的汉家天下,有两个诸侯王,就算谋反被抓起来,也杀不得,最多只能软禁。

    刘安正是其一个。

    另一个城阳王刘喜。

    刘安不能轻易动,是因为他老爹死的太惨,而刘喜不能动是因为他老爹对社稷有再造之功——刘喜之父就是城阳景王刘章,在平定诸吕之时,曾发挥了关键作用,更亲手手刃了吕产。

    因而,晁错虽然极力鼓吹削藩,但城阳王跟淮南王从来就不在他的削藩名单之上。

    于是一直以来,所有淮南国传来的消息和报告,全部被他压了下去,甚至连丞相都不知道这些事情,淮南王刘安在世人眼,现在还是个乖顺谦恭的贤王。

    刘德不扯吴楚,也没说胶西、淄川等,直接指名道姓,说是刘安,这就让天刘启在心里就相信了五成。

    天刘启站起身来,方才陶青、王恢跟他说的话,此时全部被他抛之脑后了。

    因为他很清楚,假如某个心怀叵测的诸侯王在长安有了内应,那会导致什么事情发生!

    再坚固的堡垒,也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内奸,永远都是任何统治者最痛恨的敌人!

    这么一来,他就不由自主想了起来,去年跟前年,刘安都曾朝长安,而且都曾在长安逗留了不短的时间,特别是去年,刘安在长安逗留了两个月之久,期间跟无数的贵族外戚见过面,大把大把的钱财撒了出去。

    单单就是他这个天心知肚明的就有四个宦官收受过刘安的贿赂……

    当时他也没往心里去,因为这是汉家的传统了,就是他的胞弟刘武来长安,也照样对宫廷宦官、外戚大臣出手非常大方。

    但此刻,他却不得不将这些事情跟刘德的话联系在一起。

    “真是好贼啊……”刘启心里杀气腾腾:“竟然敢勾结藩臣,吃里扒外!”

    对于刘安,天并不恼火,因为现在背地里想着谋反的诸侯不止刘安一个,只要刘安不真的竖起反旗,他也懒得理会!

    但勾连藩臣,图谋不轨的臣,那就是就算千刀万剐,也是必须的了!

    “是谁跟刘安勾连?”天刘启看着刘德难掩心里的怒火低沉着咆哮道:“刘德,你告诉朕,他的名字,朕保证,他活不到明天!”

    “儿臣不敢说……”刘德弓着身弯腰拜道。

    他当然不敢真的就指名道姓说是田家兄弟了。

    还需要等一等……

    刘德在低头的时候,也在心里祈祷着:“别让我失望,快点动手啊,田蚡……杀伐果断向来是你的特长啊……”

    田蚡的手段,就算是敌人的刘德,在前世也是佩服的。

    特别是田蚡陷害窦婴,杀灌夫的那一套组合拳,简直亮瞎了刘德的眼睛。

    其下手之果决狠辣,就算是后世的政治家也不过如此了!

    “朕让你说!”天刘启此时却只觉得自己的胸膛里全是怒火:“他是谁?!”

    “父皇……”刘德唯唯诺诺的做出犹豫不决的模样尽量拖延着时间:“儿臣……”

    就在此时,殿外传来了王道的声音:“殿下……殿下……大事不好了……”

    刘德这才一块大石落下心头:“田蚡,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在他知道幕后主使者是田蚡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再怀疑他挖的坑,田蚡不会跳进去了。

    实在是他太清楚田蚡的性格和为人了!

    前世他跟田家兄弟的恩怨连绵十几年,一直到死,都从未间断,期间相互斗法几十次,早就摸清楚田蚡兄弟的行事风格了。

    田蚡的性格,让他不可能稳坐钓鱼台,他肯定会有动作。

    而且田蚡的胆大的出奇!

    屡屡做出让人膛目结舌的夸张举动。

    譬如前世,田蚡为了弄死窦婴,居然放火烧了石渠阁存放着皇室诏令的一个房间……

    敢放火烧皇宫的人,怎么可能没胆去灭口?

    但刘德表面上还是装作镇定的开口问道:“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

    王道在门外几乎是用着哭腔禀报道:“回禀殿下,方才张市令派人进宫回禀说,那些被关在廷尉大牢的几个人犯被人下毒了……”

    “啊……怎么会这样?”刘德立刻就露出一个慌张的神色道:“张汤是怎么搞的?堂堂廷尉大牢关押的犯人,居然会被人下毒!”

    但心里面,刘德却对田蚡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是杀伐果断啊,不愧是前世能玩死窦婴的枭雄!”

    只可惜胆有些小,没有给所有的士下毒。

    毫无疑问,被下毒的人,肯定都是有可能接触过田蚡本人的人。

    这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只要顺着这条线去查,总有蛛丝马迹会被人抓到,田蚡怎么样也跑不掉了!

    若是刘德来办此事的话,肯定会给所有的人都下毒,起码能混淆视线。

    而且,刘德觉得下毒这种事情太低级了!

    嗯,在虾或者螃蟹里面掺杂点富含维生素c的水果啊蔬菜就高级许多了。

    天刘启一听这个事情,立刻就怒不可谒,杀人灭口!!!!!!而且是在廷尉大牢里杀人灭口,这是**裸的挑战汉家天的权威!!!!

    刘德转过身,带着极度失望跟伤心的表情跪下来道:“父皇,如今人证已经没有了,儿臣就真的不敢说那人的名字了……”

    天刘启看着刘德,看到刘德脸上的失望跟伤心的神色,他心里难免一软。

    “刘德还是年轻啊!”天在心里感慨了一声:“太嫩了……”

    但这样也正好符合刘德的年纪不是?

    天刘启觉得,现在正是一个完美的教育儿的时机。

    于是他道:“慌什么?那贼跑不了!”

    在廷尉大牢里下毒的人,怎么跑得了?

    若让此人跑了,那他这个天也就不用做了!

    他直接问道:“你告诉朕,先前那些士说,是谁指使的?”

    此刻的刘启没那么多耐心去跟那个贼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是……田胜、田蚡兄弟……”刘德带着哭腔道。

    天刘启一听,也愣了。

    居然是外戚!!!!!!!!!!

    他胸的怒火更加旺盛!

    外戚勾结诸侯,更是该死!该死!该死!

    但……

    这事情却不能查下去了……

    甚至不能让人知道有过此事……

    否则,一旦大白于天下,势必朝野震动,天下物议纷纷,更会给关东诸侯多一个反对长安的理由——连外戚都反了,我们还要忍吗?

    但,此事不处理,天刘启就只觉得胸膛里有根刺,难受的要命!

    “来人,传朕旨意,外戚田氏跋扈无理,屡犯国法,朕屡教之而不改,其令自裁!”踱了几步之后,天刘启终于下定决心,做出了判决,作为天,他想赐死两个外戚,那真是极为简单的事情,一个宦官就够了,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刘启却多留了一个心眼,他接着道:“命尉周亚夫监刑,并命廷尉张欧辅佐,查抄田氏产业!”

    周亚夫、张欧都是他信得过的臣,有这两人配合,就肯定能从田家兄弟的家里搜出足够的证据。

    而倘周亚夫、张欧没有找到田蚡兄弟的罪证。

    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刘德骗他!

    倘若是那样的话,那么……

    不是他信不过刘德,而是身为天,他谁都信不过!

    想当年,他跟刘揖的感情有多好?

    某段时间,他跟刘揖甚至是出则同车,入则同塌,但一朝刘揖有了当太的机会,对他的各种明枪暗箭还少吗?

    “天,天,孤家寡人……”想到这里,天刘启也不由得有些落寞了。

    自做了天之后,他确实孤单的太久了……

    ……………………………………

    当夜,尉周亚夫忽然从城外军营入城,带兵包围了长安城里的田氏兄弟的宅院,强迫田蚡兄弟饮下毒酒,然后,本来在休假的廷尉张欧也在天旨意下恢复办公,带人查抄了田家的产业。

    此事就像是一颗石落入湖,荡漾出一丝涟漪后,就消失不见了——对于长安城的贵族来说,天下诏让两个外戚自裁,这不过是小事,甚至都没几个人关注。

    除了王娡姐妹在宫里哭哭啼啼了好半天,发现连天都没派人来解释安慰之后,就知道惹了**烦了,悻悻然的闭嘴不敢再谈这事情。

    一两天后,长安的贵族们就将田家兄弟遗忘了。

    贵族们向来如此,当年薄昭被逼自杀,到今天,还有谁记得那个当年威风八面的车骑将军?

    更别说田蚡兄弟这种连个千石官职都没有的小虾米了!

    而刘德的考举,却在天下瞩目之,到了关键时刻,要开考了!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