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零三节 张汤的明悟
    昏暗的油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空气中弥漫着潮湿腐烂发霉的味道。

    林景挣扎着爬起来,看了看身下铺着的稻草秸秆。

    他叹了口气:“时运不济啊……”

    但却并不怎么害怕,也没什么恐惧之心。

    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廷尉大牢了!

    “廷尉张欧张公应该不会坐视不理!”他的心里想着,作为一个商人家庭出身的读书人,他很少接触高层,所知的信息大都是从旁人的议论和市井的传言中得来的。

    在他的印象里,当朝廷尉张欧简直就是良心这两个字的最佳注解。

    自上任以来,从来都是坚持轻刑薄罪的原则,但凡有案子上报到他的面前,能不判刑的,一定不判刑,倘若真的要依法从事,那他也会流着眼泪为犯人求情,张欧做了一年多廷尉了,但亲自下令处死的犯人不过十几人。

    因此,林景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将来担心。

    “先帝都已废除了一切因言入罪的律法了……一定没事的!”林景想着这个,心里就有了信心和底气:“我肯定可以平安无事!”

    …………………………

    与此同时,此时的廷尉官邸之中,灯火通明。

    现任汉室的廷尉张欧看着自己案前的公。

    “这位殿下的胆子真是大啊……”看着公上密密麻麻的人名和罪名,张欧感觉有些头疼。一次抓这么多有化的人,汉家自立国以来,这样的事情都是极少的。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公上罗列的全部罪名统统是假的,全部是用来掩人耳目的,真正的罪名,其实是……

    “那位殿下也不敢明说啊……”张欧叹了口气。

    国朝立国以来向来优待士人,但凡读书人犯法,向来都是按律降低一等处置的。

    譬如先帝之时,济北王谋反,先帝平定济北王叛乱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宣布赦免为济北王出谋划策的士和官吏。

    “本官今日身体不适,不能视事,此事就交给殿下派来的那位市令处理好了……”想了一会,张欧对一直跟在他旁边的一位属官吩咐道:“明日就是我廷尉衙门的休沐之日,从明日起,尔等属官统统休沐三日,明白吗?”

    汉家天子优待官吏,自高皇帝开始就一改前代的苛政,对官吏阶级可谓是照顾的十分周到,普通吏员每工作五天就准予一天的假期,称为休沐,除此之外,还有形形色色的各种假期。

    譬如干的好了,上司就会给与告,合法合理的享受带薪休假。

    生病了,还有赐告。

    父母去世了,有丧假。

    另外各级主官还享有灵活机动的给予下属各种短期假期的权力。

    而张欧现在决定动用的就是他的特殊权力,给廷尉衙门的中高级官吏放假。

    张欧是个老好人不假,但他能爬到廷尉的位子上,还做的很稳,那就不是老好人能解释的清楚的了。

    实际上,朝廷里就有人说过,九卿之中无好人。

    像这个事情,张欧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个烫手的山芋,一个不好就可能伤了自己。

    这种宫廷内部的事情,就交给宫廷内部自己去解决好了。

    张欧觉得犯不着搭上自己。

    那属官听了张欧的吩咐,也是如释重负的点头道:“诺!下官会通知所有同僚……”

    这件事情的忽然发生,也让他们这些廷尉的官僚很苦恼啊。

    真是被赶鸭子上架去处理这个案子,那么不管怎么处置,都会得罪人。

    还是张廷尉好,索性给廷尉衙门放假,你们这些皇亲国戚爱怎么闹怎么闹吧……

    于是,张汤的手里很快就拿到了廷尉衙门开具的公,授命他全权处置,同时,廷尉衙门的人还告诉他,从明日起,廷尉衙门所以属官与各司曹的长官统统休沐,三日后才会正常办公。

    廷尉衙门上上下下在此事上的高效,让张汤都有些吃惊。

    事实上,作为官场中人,张汤当然没有天真到以为市井中的传言就真的可信。

    特别是做了刘德殿下手下的市令,大小也是个官员了,因此接触和了解的东西也多了,那些曾经笼罩在一些人身上的光环也随之剥落。

    当掀开那曾神圣的光环后,张汤发现……

    原来xx是这样的货色啊!

    然后他就恍然大悟,民间奉如神明的一些所谓的名臣,其实也就是个普通人,一样的会小鸡肚肠,一样的会耍小手段,一样的贪慕虚荣,甚至有些人还不如普通人……

    此时的张汤已经有所明悟了。

    在他看来,所谓的名臣,一靠宣传,二靠成绩,三靠背景。

    譬如现在的廷尉张欧,他凭什么能做廷尉,难道真的是因为能力或者道德?

    靠的还不是当年在当今天子潜邸之时,给当今天子做参谋,当舍人,鞍前马后奔波十几年……

    没有这个背景,张欧根本坐不稳廷尉的位子!

    更别说能在民间有那么大的名声了!

    因此,张汤现在确信无疑,他所学的理论完全没错,要当官,施展自己的理念,就必须时刻紧跟上位者的脚步,上位者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这才是成功之道。

    “此事,我必须得办得漂漂亮亮!”张汤在心里想道:“让旁人无话可说!”

    自从剧孟跟汲黯加入之后,张汤心里就有了紧迫感了。

    剧孟是关东有名的游侠,手底下据说有着成千上万的小弟,就是在关中也有着一呼百应的能耐,这些天看着剧孟办事,通常一个招呼就摆平了直市里许多桀骜不驯,不肯听话的刺头,一个眼神就让一些官吏认为根本不可能解决的事情顺利解决,充分展示了游侠们强大的办事能力。

    而汲黯出身名门,汲家十几代人都是做官的,光是这个背景,就足够让张汤紧张了,更别说,汲黯的学水平跟理论水平,都不是张汤这种野路子出身,靠着几本残卷勉强混了个化人身份的张汤所能比拟的了。

    “那该怎么处置这些人犯,撬开他们的嘴,揪出藏在幕后的那个人?”张汤开始陷入了思考之中,无疑,这是他办这个案子需要解决的事情,不能把这三个问题解决了,这事情就不算办好!

    ………………………………………………

    嗯这几天更新确实不尽如意~~~~~~~~

    我会努力变得勤奋的~~~~~~

    嗯,这几天情节也确实有些水,但这个嘛,真没办法,一本书有**必然有低潮,适当的过度章节是需要的~否则一直写刘德巴拉巴拉,写着写着就崩掉了~~~~~

    嗯,但是情节我会加快推进。

    至于有人担心刘德要做十几年太子~

    我只想说,您想多了~

    我的大纲里,就没这个计划!!!!!!!!!!

    嗯,不剧透了~但我先前已经暗示过很多次了,看书仔细的筒子应该都看到那些暗示了~(去 读 读 .qududu.o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