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零一节 挑拨
    时至隅中,原本的宽敞的公车署官邸,此时已经是拥挤不堪。

    来自各地,操着不同口音的一两千名士子,将这个官邸内外围的水泄不通。

    因为还没看到今日开讲的主角田叔,也没见到皇室来人。

    因此,士子们现在是放的很开的,三三两两的以籍贯、学派甚至是出身为基础,各自聚拢在一起谈论跟探讨着今日的讲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群稍微密集的地方,就开始出现了一两个不河蟹的声音。

    “诸君……”林景费劲了心思,终于凑到了一个主要以关东商人子弟为基础的人群之中后,找了个机会得到了发言权,他将这些士子们都召集过来,用着很沉痛的语调问道:“这次考举鄙人觉得,不过是权贵的盛宴而已……诸君请看,那边的公侯子弟,一个个都是欢笑颜开,显然,这次别说是我等商贾子弟了……就是长安本地的名望之家的子弟,也多半没什么戏!”

    他这话一出,顿时就在这些商人的子弟之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汉家天子重农抑商,视商人为低贱的群体。

    文化界、思想界,从来不分派系、学派,对商人一片喊打喊杀。

    诸子百家之中,就没有一个学派是对商人这个群体由好感的!

    这几百年洗脑下来,不单单是天下人都觉得商人是个低贱的群体,就是他们这些商贾子弟,读书明理之后,也难免有了自卑的心理,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商贾出身。

    所以,这次考举的消息传出去后,在长安的士子群体中人数最多的就是关东和关中商贾的弟子。

    同时,这个群体也是对考举最热衷和最热情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倘若没有这个考举,那么他们想做官,基本没可能!

    但是来了长安后,他们却发现,现实跟他们大多数人的设想不一样。

    这次的考举总共就十来个名额,可在长安的士子加起来,却有数千人。

    数千人竞争十来个名额,等于数百人里才会出现一个幸运儿,而且他们的竞争对手甚至还包括了汉室的开国功臣之后、三辅的望族子弟。

    大部分人一看到这个情况,自己心里就已经畏缩了起来,甚至有人都打算放弃了,只将这次长安之行当成自己人生中的一次旅游。

    如今,林景这一番话,算是将大部分商人子弟原本藏在心里的真心话给说了出来,立时就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一时间,商人弟子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是啊,是啊,我早知道了,这次考举跟我们没关系……”有人立刻就跳出来附和。

    “我们怎么争得过那些彻侯家的公子?勋贵家的子侄?”马上又有人火上浇油:“我看啊,这次考举的名额,恐怕早就给那些贵族勋臣瓜分的一干二净了!所谓的考举,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这汉家是将我等士子当猴耍呢!”

    “噤声!噤声!这等话若被人听了去,小心惹上麻烦……”有人‘好心’在旁边提醒着。

    “怕什么!”那人大义凛然的驳斥:“先帝之时,已经下诏废除了‘诽谤’‘诅上’等罪名,如今的汉律条文里,根本就没有因言治罪的条例,你我在乡间之时,不也见到过吗?一般的农夫干活干的不痛快了,受到委屈了,张口埋怨两句天子,旁边就算是有官吏,不也没人去抓吗?”

    林景听着这些话,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些说这些话的人,自然是被他这两日用金钱或者其他利益收买到的人。

    这些话,也是经过他跟他的主上商议过,特别安排的。

    通过这些人的嘴巴,现在,大部分的商人子弟,应该都知道了汉律已经没有了‘诽谤’‘诅上’‘非议’等罪名了,这样,就可以跳动这些人的情绪,让他们不再有顾忌。

    当然,林景不是法家出身,也没研究过汉律,不大清楚汉律之中是否是真的不会因言治罪,但先帝时期下诏废除诽谤、妖言、诅上等罪那是很多人都听说过的。

    林景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个事情,才会像现在这样的肆无忌惮,甚至无所畏惧。

    在他想来,就算是事情发了,有人要治他的罪,但是,拿什么律法来治罪呢?

    如今的廷尉可是张欧!

    这位张廷尉可是天下有名的铮铮铁骨大臣,自任廷尉以来,多次封驳了天子不合理的诏书,坚持以汉律为基础来治刑!

    有这么一个廷尉在朝廷,林景觉得,事情闹大了,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想到这里,林景就再次道:“这位兄台说的极为正确!如今的汉律,提倡的是畅所欲言,天下臣民,对于朝政尽可以议论,我等商贾子弟,虽然出身卑微,但也是读书明理之人,忧心天下,议论朝政,本是我等的职责,有些人,做了一些事情,难道还怕人说吗?依我之见,若等到考举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等若是发现不公,就去扣阙,把官司打到圣天子面前,圣天子若是也不管,我们就去长陵!去霸陵!去哭灵!”

    这等激进惹火的话一出,顿时就引起许多热血青年热血上头,胸膛之中更是滂湃了起来。

    是啊!

    既然世道不公,我们为何要做懦夫呢?

    我们这些商人的子弟,难道就是天生要被人欺负、欺压、凌辱的吗?

    我们那点就不如那些豪门子弟、贵族子侄了?

    不行!不行!

    “我们要正义,我们要公道!”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顿时,无数的手臂举了起来:“正义、公道!”

    与此同时,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群体之中,只不过措辞稍稍改变了一些。

    譬如在小地主阶级出生的士子群体中,有人用的是‘名额早被贵族子弟圈占’这个借口来跳动士子们的情绪,而贵族的群体中,那些人就利用落魄贵族子弟对那些现在还保存着风光的贵族的妒忌之心。

    总而言之,他们的目标是相同的,那就是尽力让士子们觉得考举的名额已经被其他人瓜分了,他们被人戏弄了,所以,一定要报复,要让那些戏耍他们的人付出代价。

    甚至有人都喊出了‘九世之仇尤可复,何况当年之怨?’这个口号。

    立刻,就让许多人的心里都开始认同了。

    当今之世,托董仲舒、胡毋生不遗余力的宣传的福,基本上,民间已经悄然流行起了大复仇理论,讲究的就是复仇有礼,报仇有德,谁动我手指头,我砍他全家!

    渐渐的,公车署之中的气氛开始诡异了起来。

    …………………………………………

    抱歉,这么晚才更~~~~~~~~

    额,今天南宁这边天气突变~我跟老婆开的店有些东西晒在外面,~嗯,收拾了半天,到晚上**点才回来~~~~~~~所以耽搁了码字~请见谅~~~~

    嗯~~~~老婆大人已经批准放我假了~~~反正,中秋之后也到淡季了,所以就特许我在10.1之前可以不去店里帮忙,安心在家码字咯~~~~~~

    明天开始有半个月全职码字的时间了~撒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