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百节 网
    在河边等了大概一刻钟,张旭就带着一位身穿南军制服的校尉回来了。

    “末将王启年拜见殿下!”那南军校尉一见到刘德,立即就拜下来叩首道:“未知殿下唤末将前来有何吩咐?”

    他将胸膛高高挺起,尽量让自己显得特别有气势,特别有信心,特别有魄力。

    这王启年在张旭出示了天子节跟虎符后,简直就被吓尿了!

    就是寻常之时,一位皇子想要召见他这种南军里的小罗喽,一句话,一个宦官,他就得屁颠屁颠的滚过去。

    但,刘德竟然动用了虎符跟天子节这种大杀器传召,让王启年立即就知道有重大的事情即将发生了。

    按照汉律,虎符可以调动所有的军队听从命令,而天子节更是象征着天子的神圣地位,这两者加在一起,所产生的化学作用,甚至能让如今的中尉周亚夫也俯首听命!

    这即是危机,也是机遇!

    王启年深深的明白,这趟差事他要干好了,升官进爵,根本不在话下!

    刘德听了王启年的名字,也忍不住笑了一声:“将军好名字!”

    他有些忍不住想起了后世他混迹过的一个论坛,王启年,这不是跟林深河、赵慢熊一样的万年龙套吗?

    费了好大力气,刘德才忍住没问这王启年认不认识一个叫林深河或者赵慢熊一样的家伙。

    刘德挥了挥手,让王道领着赵胡走到远处的一颗柳树下去。

    他才转过身来,对王启年道:“传召将军前来,确实有事劳烦……”

    “请殿下下令!”王启年立即就拍着胸膛表决心:“末将就是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善!”刘德抚掌赞了一声,这种时候,王启年的表态很重要,这说明这个南军的校尉已经宣布站到他这边了。

    军队的高层,刘德现在没办法插手,也不可能插手。

    但是,像这种校尉级别的军官,刘德觉得他笼络几个还是没问题的。

    像当年高皇帝刘邦的太子刘盈那种平庸之人,手底下都有着几个将军,几十个校尉效忠。

    虽然时移势迁,现在不比开国之初,皇子直接插手军队的事情越来越变得犯忌讳了,然而,笼络个把没多少兵力的校尉,也不会让便宜老爹心里不舒服。

    毕竟,这汉家的江山,是马上得来的,这汉家历代的天子,都是见过阵战,上过战场的。

    就连号称以文治国,不动刀兵的太宗孝文皇帝,也曾御驾亲征,平定过济北王的叛乱,更曾亲披锐甲,统御三军,准备对匈奴开战。

    刘德的便宜老爹自己做太子时,也笼络过一批将军。

    毫不夸张的说,汉家的储君,不知兵,是个大忌讳。

    特别是在如今的形势下,北方匈奴虎视眈眈,东方诸侯怀有异心,手里没兵,更没接触过军队的储君,是不会让人放心的。

    刘德前世被封为河间王的封王诏书之中就有一句‘士不教不得征,王其戒之’。

    连封王的儿子都被强调和告诫要知兵,懂的军事,储君的要求就更高了。

    前世刘荣的宜春苑之中,便宜老爹就特地塞了三百名边军,希望刘荣跟那些从长城退下来的老兵有所交流,后来刘彻的羽林卫的前身,就是其的太子卫队。

    “将军现在能调动多少人?”刘德问道。

    “末将麾下有三队满员卫士,人人皆愿为殿下效死!”王启年禀报道。

    刘德点了点头,前世做了十七年河间王,对于汉家军队的编制,刘德一点都不陌生。

    基本上,汉室的军队不管是南军还是北军,仰或者边军、郡兵,都是按照部-曲-屯-队-什-伍来编组的。

    像是南军这种宫门禁军,编制相对北军和其他军队,规模会小一些。

    像这王启年的校尉官衔,在郡兵里,就是一部的最高长官,辖下有着一支完整的能征战的军队,但在南军里,校尉却只是个小喽啰了,别说是部,就是曲也掌握不了,最多一屯兵。

    但,这一屯兵的编制却又比郡兵的屯大,基本上,一屯兵能有满员的三到四队卫兵,差不多是三百多到四百人之间。

    而且这些都是精锐!

    一旦发生战争,需要拉着南军上阵,这一屯兵稍微扩张一下,就是一个满编的曲甚至部。

    这种禁军的结构设计,保证了汉家天子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立即就能获得一支庞大的有战斗力的军队来为其征战。

    后来刘彻更是将这一设计发扬光大,他所编练的羽林卫、期门军、虎贲、射声等军队,都是平时少而精,最多一个也就七百人的规模,但是一旦开战,以这些精锐做底子,再征召犯人、郡兵,立刻就扩充出一支数万人的大军,而且因为有一个骨干支撑,拉出去的战斗力也很不错。

    汉家禁军的这种设计,在刘德看来,已经跟后世的苏联的看不见的师制度相似了。

    可惜的是,这种军队的设计随着西汉的灭亡而消亡,导致之后两千年,汉人王朝的禁军成了花架子,废物的代名词。

    因此,王启年手下三队满员的卫兵,基本人人都是战兵,都是职业的经过严格训练和筛选的军人,有着这三队卫兵,足够碾压两三千人的乌合之众了。

    “留下一队人看守宫门,其他人都调到公车署,听我命令行事!”刘德吩咐道:“记住,不可暴露行藏,最好让一队士兵警戒,另一队人马乔装便衣打扮……”

    “诺!”王启年聪明的没问为什么,立即就领命而去。

    等王启年走了,刘德又对张旭吩咐道:“去,持我令符,拜会廷尉张欧张公,请他调动廷尉的差役秘密到公车署附近待命……”

    “诺!”张旭点头称是,拿了刘德令符就朝廷尉衙门而去。

    刘德又将王道叫过来吩咐:“你去禀报父皇,就说有乱臣贼子意欲兴风作浪,我怀疑有关东诸侯的细作混迹其中,请父皇示下!”这就是明摆着的要栽赃了,只要把那些水军抓起来,严刑之下,刘德就不信得不到他需要的口供。

    廷尉张欧是个老好人,严刑逼供这种事情,他是做不来的……

    嗯,这种事情交给张汤去办,刘德就很放心了!

    于是,刘德又命一个宦官,立即去招张汤过来。

    但是,这样还差一篇有攻击性和侵略性的一封奏疏。

    于是刘德又派一个宦官去传召汲黯。

    这一条条的命令发布下去,一张刘德编织起来的大网就悄然张开,只等着那个在暗中捣乱的家伙跳出来,落入网里,刘德保证,肯定打死他!

    ………………………………

    额,重新写了这一章0-0

    呼呼,我感觉还不错~~~~~~

    嗯,难道是我今天没吃药,自我感觉萌萌哒?

    求点票票,今天票票有些少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