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十九节 水军
    “北阙可真是美丽!”赵胡坐在刘德的马车里,打量着马车之外的景象。无疑,车外的繁华,让他的眼睛都有些花了。

    尽管已不是第一次来到北阙,但是,每次来到这里,赵胡都很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

    宽大的街道甚至足够能让八辆马车并行通过,干净而整洁的街道上看不到一点杂物,道路两旁栽种着许多的花草树木,两侧的屋舍奢华中有着雅致。

    与北阙相比,这世间的其他一切任何城市与地方,简直丑陋的像是野人的村落。

    刘德听了,只是笑笑,北阙附近的闾里,生活和居住的是汉室最有权势的家族,食邑不到三千户的彻侯甚至都没资格在此占据一寸之地。

    简而言之,北阙在汉室的地位,就相当于后世天朝的**广场,米帝的曼哈顿市区,这种地方,要是还不漂亮,那就只能说明汉室的国势已经衰落得连个门脸工程都维护不好了。

    “殿下!”忽然,一位骑士骑着马,从前方来到刘德的马车之前,拦下马车,禀报道:“殿下,小人受剧先生之名前来禀报……”

    “卿且稍带,我去去就回……”刘德对赵胡笑了一声,然后走下马车。

    在下车的瞬间,刘德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这骑士,刘德记得,是跟随剧孟来长安的十三太保之一,名叫张旭。

    “跟我来……”刘德对那骑士招招手,带着他走到街道旁边的一颗柳树之下,问道:“说吧,发现了什么?”

    刘德既然敢在长安公车署让田叔开讲,自然也不会白痴到认为没有人会去捣乱。

    刘德向来就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的兄弟们、便宜老爹后、宫的妃嫔们。

    在皇位面前,在未来的荣华富贵面前,刘德觉得,只要有点野心的,估计都会跳出来跟他作对了。

    因此,刘德早就预备了多套方案,来应对可能发生的事情。

    剧孟受命负责其中一套预备方案,也是最重要的一套预备方案——潜伏。

    早在七天前,剧孟的五个手下,就已经悄然化妆,潜伏到了长安的各个学派的士子之中,打听消息,记录和反馈各学派士子对考举的态度,最重要的是:找出可能的捣乱者。

    刘德很清楚,如今在长安的数千士子,既是他底定大势,腾飞而起的底蕴,也能一脚将他踢进万丈深渊!

    旁的不说,倘若有人收买一批水军,在这些士子中间拼命的黑他,编织他的黑材料,三人成虎,刘德名声就要臭大街。

    更进一步,散播谣言,跳动士子们的情绪,酿成一场风波,甚至怂恿一批人扣阙,那刘德就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就是后世的大天朝,即使是九大长老级别的,倘若遇到一场针对其的**,那也是必须鞠躬下台!

    作为一个穿越者,刘德太清楚这些水军的招数了!

    所以一开始,刘德就分别对剧孟、张汤、汲黯布置了不同的任务。

    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特殊情况。

    而剧孟的人居然不顾暴露的风险和刘德没有发生最可怕的事情,不得私自与他接触的命令,前来直接找到刘德汇报,这说明,真有什么人要对他下黑脚了。

    因此,刘德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糟糕了。

    “殿下,小人等潜伏在士子之中,今日早上,随着士子们一起来到公车署之外,发现有些人心怀鬼胎,甚至有人在串联和怂恿关东的士子,因此,小人不得不来向殿下说明这情况!”张旭禀告道。

    “知道了……”刘德虽然心里很恼火,也有些急,但脸上却依然必须保持着云淡风轻的表情,他问道:“你们记下那些人的样貌跟姓名了吗?”

    对付水军,刘德实在是太有经验了,后世互联网上一大堆拿钱发帖的货色。

    甚至有官媒自己就是水军。

    对付水军,抓起来永远是最有效也最简单的办法!

    “回殿下,露头的那些人小人等已经基本记住了!”张旭点点头邀功道:“只等殿下您的一声令下,小人等就能通知南军抓人了!”

    “南军?竟然有禁军在场!”刘德惊讶了一声,现场居然有禁军在,这倒是省却了他掏出便宜老爹给他的天子节调动禁军的手续了。

    只是,那批南军能靠得住吗?

    要抓人,尤其是在这么多士子里抓人,显然事先有过商量跟计划跟临场应变是两码事。

    事前商量过,安排了步骤之后,抓人就不会惊动太多人,而临场应变,却可能会让所有人都知道。

    能不能悄悄的把水军们抓起来,这直接关系到了今天讲学的成功,甚至是之后考举的成败。

    “先别急着抓人!”刘德考虑了一下,吩咐道:“不要打草惊蛇了……”

    刘德从怀中掏出便宜老爹给他的天子节跟虎符,交到张旭手里,吩咐道:“你去将南军在公车署附近的最高长官叫来,我有事吩咐!”

    张旭见了天子节跟虎符,立即就郑重的跪下来,接受虎符跟天子节:“小人谨受命,节在人在,节亡人亡!”

    当此之时,在大多数人眼中,天子节的地位无比神圣,代表着汉家天子的神圣。

    将天子节与虎符交托于张旭之手后,刘德就转身,回到马车上,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对赵胡笑呵呵的道:“卿且先稍等一会,我还有些杂事需要处理一下!”

    “殿下请随意……”赵胡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多少猜到了一些,知道可能发生了大事,因此十分知趣的道:“小臣在此看看风景也不错!”

    刘德于是吩咐王道,驾着马车来渭河边的一处河滩边,让赵胡好好的欣赏欣赏这北阙的风景,同时等待着南军的将领前来。

    “有人想跟我玩阴的啊……”刘德看着清澈的渭河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幸亏我早有准备,否则就要不知道怎么死了……”

    其实刘德心里也清楚,倘若他不搞这个考举,那么就不会给人留下一个这么大的可以攻击他的漏洞了。

    但穿越了一次,又重生了一次,倘若不能作出些成绩、改变的话,那怎么对得住这宝贵的第三世?

    “今生……我必君临天下!”刘德握着拳头在心里道:“挡我者死!”

    不管是那个在后面搞鬼,刘德发誓,只要揪出来,就往死里踩。

    不杀几个人,不用几个人头做垫脚石,怎么震慑住那群蠢蠢欲动的兄弟?

    ……………………

    总算到家了……抱歉啊,~~~~~~我跟老婆现在在外地开了个小店,讨点生活费~嗯,所以一般都是下午跟晚上有空码字,然后,今天有个客户兼朋友过生日,就去陪他咯~~~~~~

    请谅解下~~~~~

    嗯,先更一节~~~

    下一章我要修改一下~~~~~~感觉没考虑好,可能要推翻重写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