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十八节 暗流
    翌日,长安城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活跃了起来,来自三辅之地,甚至关东关西的士子、贵族子弟甚至是商人的子嗣,都纷纷的骚动起来。

    刚刚天亮,未央宫北阙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忽然多起来的人流,让一直宅在皇宫之中的卫兵颇为紧张。

    “陛下可有事要在这北阙公布?”一个穿着南军都尉甲胄的武将,登上未央宫的城楼,探出头,看了看下面有些汹涌的人流,问了问周围的士兵。

    “王都尉,陛下并未有旨说要在这北阙公布什么事情……”负责记录和传递宫廷命令的一个军官回答道。

    “加强戒备!”这都尉立即下令。

    北阙是汉家天子最重要的政治活动场所之一,其地位仅次于高皇帝的高庙跟太宗皇帝的太庙。

    但凡天子驾崩、新君登基、大赦天下、宣布讨伐叛逆、发动战争等等军国大事的诏书,都是首先在北阙公布。

    除此之外,汉家天子还会在北阙接见来朝觐的诸侯,前来诉冤的百姓。

    譬如先帝时,缇萦救父的故事的发源地,就是在北阙,缇萦就是在这里敲响登闻鼓,向天子鸣冤。

    如今既然天子无旨说要在这里公布某事,那么,这些人十之**是来诉冤的。

    王都尉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心想:“这得多大的冤屈,竟然让如此多的人来北阙……看来有人要倒大霉了!”

    这样想着,他立即按照先帝规定的程序,命令左右:“你们下去一个人,问问,城楼下的诸位来我北阙要做什么?倘若是来敲击登闻鼓的,便告诉他们,只许一人靠近登闻鼓,登闻鼓一旦敲响,立即就会惊动天子,倘若不是什么重大的冤屈,登闻鼓不可轻响,否则就要治他们无故惊扰天驾之罪……”

    于是,就有一个军校拱手领命,然后,走下城楼。

    不多时,那军校就回来复命:“回禀都尉,城楼下的人并非是来鸣冤的,他们是去公车署听讲的!”

    “公车署?”王都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将提着的心放回原地,不是来鸣冤的就好。

    公车署就在北阙附近,跟这王都尉值班的北阙城楼也就两三百步的距离,每日他率领士兵巡逻,都要经过那里,因此,王都尉是知道公车署是个什么样的衙门的。

    那纯粹就是长安城里最冷清,最无所事事的一个地方。

    一般两三年那里都不见得会有什么热闹,平日里公车署就只有三两个奴仆在那里打扫一下卫士,清洗一下门庭。

    一般只有名动天下的大名士,接受天子征辟来到长安后,那里才会热闹起来。

    “难道说,我这几日在宫门之中没有外出,竟有什么大名士入朝了?”这王都尉猜测着,然后,他就对左右道:“召集一队卫士,与我前去维持秩序!”

    “诺!”左右的军官也是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在宫门之中,他们都快憋出毛病来了,能有这么个光明正大的外出放风,同时见识一下名满天下的大人物的机会,自然没人肯错过。

    很快,一队士兵受命集合了起来。

    王都尉领着手底下的军官们,带着那队士兵,大摇大摆的走下城楼,朝着公车署走去。

    还没走到公车署的门口,前方的道路就被堵住了。

    王都尉看了看,好家伙,大大小小上百辆马车将原本宽敞的道路给堵住了。

    因为公车署之旁就是御道,只有天子能走,所以,这些马车基本是一辆挨一辆,密密麻麻的停在一起的。

    王都尉见了这情景,立即下令:“来人,立即给我上前去让这些马车都给我停到该停的地方去!”

    马车堵道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万一要是那个不开眼的不小心把车停到旁边的御道上去,那就不止那个傻瓜要掉脑袋,就是他这都尉也讨不了好!

    一边带人指挥着马车的车主们讲马车赶到公车署旁边的几个小巷子里去,王都尉也抽空,问了几个马车上的人,这一问,他也被吓了一跳。

    竟然是名满天下的田叔要在公车署讲黄老学的学问,还会有一位殿下到场。

    田叔,自然是王都尉敬仰已久的人物。

    更别说,还会有一位皇子到场旁听!

    这种能接近皇室成员的好事,一年也就那么几个,王都尉立即就干劲十足,觉得浑身都是劲了!

    南军可不比北军,作为宫门卫队,实际上,南军就是一潭死水,想升官,只能靠熬资历。

    他这个都尉,或许在郡国是个高级军官,但在南军之中也不过是管着三百来号人,属于不上不下的那种。

    只有更进一步成为某个宫门的卫尉,那才会有些前途。

    可是,从都尉变成卫尉,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宫门卫尉,那起码也要熬上十年!

    但倘若能得到皇室成员的看重,那么,成为对方的亲信,那么,从都尉变卫尉,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更别说,要来的那位殿下,还是很有可能成为将来储君的刘德了!

    在王都尉的算盘里,只要他在刘德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留下一个好印象,那么,等刘德殿下变成了太子殿下,开府建牙,把他调过去,那立马就是潜邸武将,将来别说宫门卫尉了,就是当个中尉或者做个将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王都尉立即就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和气力,开始了他的表现之旅。

    甚至还下令从北阙之中又调来了一队百人的士兵来维持秩序。

    很快,原本熙熙攘攘,嘈杂不堪,没什么秩序的公车署附近就变得秩序井然,在全副武装的宫门禁军面前,没有人敢扎刺。

    而这井然的秩序,也让许多的士子对着王都尉有了好感。

    但是,也有一些人在心里对这王都尉恨的牙咬咬了。

    林景就是其中一个怨恨着王都尉的人。

    “真是狗拿耗子!”看着一下子就恢复了秩序的公车署,林景的脸上都涨的通红了。

    林景只是一个长安小商人的儿子,因为家里有些闲钱,所以读了点书,勉强算识字了,这次听说考举之后,他本也没抱什么想法,只是来凑热闹的。

    但前几天,有人找到他,许了重利,只要他能做出一些事情,那么不止有一笔丰厚的报酬,将来甚至能给他安排一个某县县尉或者某郡主薄的职位。

    在金钱跟官职的诱、惑之下,虽然这事情可能有些难度,但,林景最终还下了决心,富贵险中求嘛!

    本来,林景是计划趁着混乱,搞出一点事情的,让场面失去控制,最好,搅合了这次的讲学!可随着大批的卫兵的出现,他的打算落空了!

    跟林景一样,抱着相同目的而来的人,还有二三十个。

    这些人相互之间看了看,然后迅速的低下头,挤进附近的人群中。

    既然明着捣乱不行,那就只能藏起来,玩些阴的了!

    ……………………………………………………

    先维持个几天2更先~~~

    我先存点存稿,没有足够的存稿前,我再也不说要更多少了~~~

    嗯,今天已存2章噢耶!~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