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十七节 没有没用的学问
    “这就好,卿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随时可来找我,或者直接找父皇倾诉……”刘德很体贴的道。

    “殿下厚爱,小臣铭感五内……”赵胡稽首拜道:“小臣此来,是想向殿下告辞的……小臣的祖父大人日前传来家书,说是身体已经渐渐衰老,预感大限将至,命小臣即刻回国!”

    刘德一听,眼中却闪现过一丝杀机。

    “老狐狸!”刘德在心中骂了一句。

    别人不知道,刘德却是很清楚,南越王赵佗最终一直活到建元年间,足足活了一百多岁,以至于在赵佗死时,他年纪最小的儿子都早死了二十几年了,所以,王位才传给赵胡。

    这就说明赵佗现在急急忙忙的要把赵胡召回国内,根本就是见到风声不对,又起了二心。

    刘德就记得很清楚,吴王刘濞叛乱,三越都出兵混杂在吴王濞叛军之中打了次酱油,不过等吴王濞一战败,第一个跳出来反水的也是三越的军队,吴王刘濞甚至就是被闽越人所杀。

    这赵佗毫无疑问,现在应该跟吴王濞勾搭了起来了!

    “真是个反复小人!”不知为何,刘德心里将赵佗跟后世4v岛上的岩里政男联系了起来。

    赵佗的权力继承自任嚣,岩里政男,继承的是蒋公子的地位。

    两人都相同的反复小人。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岩里政男给给自己找了个矮子爹,而赵佗没爹可找。

    这么一想,刘德心里就有些火气了。

    “平定吴楚之乱后,想个办法让这赵佗早死早超生吧!”但却只能在心里想想,南越国远离中原,就算是天子,也有鞭长莫及的顾虑。

    好在赵胡的谦顺让刘德心里多少舒服了一些。

    只要赵佗一蹬腿,以赵胡现在的心态,徐徐渗透,多则二十年,少则十年,南越还是能回来的。

    如此一想,刘德的眉头才多少舒展开来,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卿此去归国,路途遥远,一路之上还请多多保重!”

    刘德回过头,对王道吩咐道:“去取五百金来,给南越王子作为盘缠!”

    刘德握住赵胡的手,深情的道:“区区薄礼,卿万勿推辞!卿在中国的家族亲人,我也会时常派人去看望照顾的!”

    “殿下厚遇,小臣感激不尽!”赵胡听了,立即就是感动的叩首。

    赵佗老家在真定,其祖坟至今受到汉家天子的保护,当年为了笼络南越,刘德祖父甚至还给赵佗的从弟封官,现在,赵佗同族的亲人大部分都是生活在长安,赵胡在长安的日子里,也常常跟这些亲人走动,来往,因此多少有些感情。

    刘德拍拍他的肩膀,扶起他问道:“卿何时归国?可定下日子了?”

    “回禀殿下,小臣业已收拾好行李,三日后动身归国!”赵胡低着头答道。

    “卿此去,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有相见之日……”刘德想了想,从自己身后的书架之上找出一卷竹简,递给赵胡,嘱咐他道:“这本《论语》卿带着回国,就算是身处南越蛮荒之地,卿也不可忘了学习!”

    “诺!”赵胡非常感动的点点头,拿着那卷论语,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他早就想要一卷完整的论语了,可惜,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刘德送他这卷论语,比送他五百金更让他高兴。

    因此,感动之下,赵胡脱口而出,郑重的道:“殿下,小臣保证,会有相见之时的,等小臣回国之后,若有幸蒙祖父不弃,天子恩德,立为越王,小臣必定来朝长安,届时,再与殿下不醉不休!”

    “善!”刘德抚掌赞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就等着卿再来长安了!”

    只要赵胡做了南越王后来长安朝觐,那么,南越国的问题就算是解决了!

    届时的南越,就将脱离如今的割据独立状态,成为一个类似之前长沙王吴苪一般的汉室异姓诸侯王。

    过个三五十年之后,南越国就会变得跟如今的齐楚赵一样,成为汉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赵胡点点头,也很高兴的道:“小臣必不敢忘今日对殿下的承诺!”

    他的思维与想法,跟他的祖父完全不同,来到长安,深入中原,见识了中国的强大跟富庶之后,他心里的那点子割据跟独立的想法,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而且,如今的事实是,汉家天子都不需要动手,吴王刘濞强盛的吴国,就足够碾平南越、闽越、东瓯三国了。

    更何况在长安这两年来,他被儒家里里外外的洗了脑,如今满脑子都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效忠天子……

    所以,朝觐长安,是他如今心里真实的愿望。

    看着赵胡恭顺的模样,刘德心里也是很爽的。

    连带着,刘德对儒家也多了许多好感!

    “谁说儒家没用的,儒家在给蛮夷洗脑这方面还是很有用的嘛……”刘德想着,刘德就记得很清楚,七年之后,儒家将再立新功,他们居然策反了匈奴的五个部落的首领,让这五个部落在他们的首领带领下,归顺汉室,内迁到长城脚下。

    而正是这五个匈奴部落,为汉家天子带来了大量优秀的**跟牧马人,从此之后,汉家的马场就开始兴盛,短短十年时间,汉室的养马场规模扩大了五倍,马匹数量增加了七倍。

    所以说,这世界上没有没用的学问,只有把学问用错了地方的统治者。

    想到这里,刘德就觉得要趁热打铁,于是,对赵胡邀请道:“明日田叔将在长安开讲黄老学之道,卿可愿与我一同前去旁听?”

    考虑到赵胡可能不知道田叔是谁,刘德于是就补充介绍道:“田叔乃是闻名天下的忠义大臣,高皇帝时被任命为汉中太守,先帝之时也备受尊重,是当世之长者!”

    “既是长者授课,小臣愿陪殿下前去旁听……”赵胡乖巧的答应道。

    虽然讲的是黄老学,但倘若是天下都有名的长者讲课,那么,借着这个机会去见识一下中国英才,回国之后好像其他兄弟姐妹吹牛逼,也是不错的!

    “善!”刘德笑了一声,道:“明日一早,我便派人去接卿!”

    …………………………………………

    昨天晚上从网吧回来后,跟老婆吵了一架,所以没有更新,抱歉~

    其实也没别的原因,就是老婆嫌我没早去充宽带费,搞的半夜三更要出门~

    我脾气也比较大就回了一句嘴,然后,她就不理我了………………

    我勒个去~~~~~

    今天哄了一天才哄好~~~~

    话说,女人的心眼真是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