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十六节 进击的文青(2)
    “大王,臣听说那位殿下在长安要开考举,以此来笼络人心,臣以为大王不妨也搞一个考举,那位殿下据说只招募十人,大王就招募一百人,如此,天下士子必然心向大王!”一位谋臣出列拜道。

    刘武看过去,那是他的文胆羊胜。

    羊胜是齐人,做的一手上好的诗赋,写出来的文章赏心悦目,文字优美,向来是他座上的上宾。

    只是羊胜的这个主意对刘武来说有些糟糕。

    他是谁?

    堂堂汉家天子的胞弟,太宗孝文皇帝的儿子,汉室的梁王,怎么能做出这种仗着财大气粗,欺压子侄的事情呢?

    传扬出去,岂不坏了他的名声,殊为不美!

    当然了,臣下也是一番好意,需要安抚。

    于是他拱手拜道:“卿所言甚善,只是寡人不想拾人牙慧,做那等抄袭之事,卿等大才,必能为寡人想出一策!”

    羊胜听了,跟他的好友公孙诡对视一眼,心里哀叹了一声:“我的大王,这是争储君之位,可不是您的文会,自古以来为了储君之位,那个不杀的血流成河?”

    只是转念一想,正因为这位大王为人正直,素来仁德,否则,他又怎会心甘情愿不惜一切为其驱策?

    “大王,臣有一策!”又有一位谋臣出列献策。

    羊胜回头一看,却是新近为刘武所喜得一位文人,庄忌。

    跟他羊胜一样来自于关东,只不过,这位庄忌来自于更加偏东的吴国会稽郡。

    这位写的诗赋也是极为好的,羊胜也看过几篇,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只是,比起他的文学素养来,这位庄忌的政治见解在羊胜看来简直就是幼稚!迂腐!

    都什么年代了,还死命的吹捧周代的事情!?

    自春秋之后,礼乐崩坏,这世道就是一群不要脸的人在相互比拼谁更不要脸。

    所谓的君子,在政治上就是被人欺负和凌虐的对象。

    只是,自家的大王就喜欢这道道,更爱及了庄忌的文学水平,常常手捧庄忌所写的诗赋,爱不释手。

    羊胜知道自家的这位大王,向来是将一个人的文学素养跟其政治水平,个人能力的挂钩的。

    也亏得他是汉家天子的胞弟,当朝太后的幼子,否则,就凭着这个眼光,也会被人玩死。

    但他偏偏是汉家天子的胞弟,太后的心肝,所以,至今没有那个笨蛋敢戏耍他,至少,所说的话,所献的计策,都是在水平线以内的。

    但是,自从梁王来了长安后,收罗的人才的水平就有些参参不齐了。

    譬如这庄忌,羊胜就觉得,他的思想太过理想化了。

    嗯,羊胜一直觉得,儒家的东西嘛,当个理想,做个牌坊就可以了,真要做事情,还得用法家的手段跟纵横家的机变。

    这位庄忌在梁王在长安所收罗的人才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一个了,最起码,多少懂得一些常识,并不会出现太多臆想和猜测的东西。

    “且看他怎么说吧……”羊胜在心里想着。

    就听着庄忌道:“大王,臣以为大王首先要固本,大王之本在于梁国……”

    “这还算有些见识……”羊胜听了,不由得对庄忌的感观发生了变化。

    可惜,庄忌的下一段话,让羊胜几乎都要发狂了。

    “如今,朝廷将欲削藩,关东诸侯多有异动,大王若能在诸侯叛汉之时,为社稷出力,那么,臣以为陛下必然会看到大王的好处,届时,狭不世之功,再来谋求储君之位,自然是马到功成,就算其他殿下有什么功业,难道还能比的上大王匡扶社稷,力保汉室的大功?”庄忌长身一拜道:“故此,臣以为,大王欲建功,当于马上,届时大王狭不世之功,众望所归于身,自然天子感激,天下归心,再有太后在一旁美言,大事可成矣!”

    羊胜听完,气得肺都快炸掉了。

    前些时候他是怎么跟大王献策的来着?

    ‘天子不立大王为皇太弟,大王不可太过轻易答应天子的要求,甚至,大王不妨养寇自重,以关东诸侯为质,迫天子不得不明诏立大王为储君……’

    当时,大王是答应的好好的。

    但,庄忌这话一出,羊胜就知道,自己白费那么多口水了。

    因为自己的这位大王别的都好,就是心性有如孩童,脑子里最多的东西,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千万不要听庄忌的!”心里面羊胜狂喊着,祈祷着,但理智告诉他,刘武会听从庄忌之话的概率是九成以上。

    当羊胜稍稍抬头看到刘武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和发自内心的喜悦时,羊胜知道,十成十,自家的主君是听进了庄忌的话,而且将之当成了真理!

    “卿所言,甚合寡人心意!”刘武喜悦的道:“卿真乃寡人子房也!若大事可成,寡人必重赏卿!”

    羊胜听了,整个人瞬间都瘫软在地。

    “大王啊大王,您怎么就这么的幼稚呢!?”

    刘武却是根本听不到羊胜心里的呐喊。

    他这一辈子,向来都是顺风顺水,小时候也没吃过苦,稍微年长一些的时候,父亲就做了天子,然后,还没成年,就被封为代王,之后转封为梁王,因为是最小的儿子,所以不管是先帝还是太后,从来都舍不得训斥他,更别说让他跟其他兄弟一般去接受一些类似忆苦思甜的教育了!从小他就是生活在蜜罐之中的……

    故此,他此刻听了庄忌的建议,顿时就觉得这个主意真不错!

    嗯,等寡人帮皇兄收拾了关东那帮造反的乱臣贼子,有了这泼天的大功,这皇太弟的位子,肯定就是寡人的了!

    汉家制度,向来是军功最高的嘛……

    到时候,就算皇兄不肯,那也得肯了!

    否则,这天下人的议论,大臣的非议,岂是天子能承受的了?

    有功不酬,以后谁还敢为汉家出力?

    可惜,刘武忘记了,当年为了扳倒诸吕,大臣们对齐王一系又是许诺又是拍着胸膛保证绝对不会忘记齐王的功劳。

    让齐王流血又流汗。

    可一朝大势底定,原先还把胸膛拍的震天响的大臣们立刻就翻脸不认人了……

    大臣们的节操都只有这么点,更别说天子的节操了……

    ………………………………………………

    任务完成,睡觉觉去了~

    大家晚安~~~~~~~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