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十三节 尴尬
    从甘泉宫到长安城之间,足足有一百多里的路程,即使是有着号称西元前最便捷的公路:秦直道,刘德也还是花了两个多时辰才回到长安城里。

    刚一回宫,立即就有宦官过来通知刘德:“殿下,陛下在石渠阁中会见田公,吩咐奴婢,殿下回来后就立即过去……”

    “嗯!”刘德点了点头。

    先回自己的宫里换了套衣服,然后才来到石渠阁。

    石渠阁是汉室宫廷中最别致的一处景观,它四面环水,一条人工开凿而出的巨型石渠环绕着它,坐在阁楼之中,终年都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因此,史家那帮文青最是迷恋石渠阁的这种环境,因此,从石渠阁建成的哪一天开始,汉家的史官们立即就将这里当成了他们的地盘。

    刘德来到石渠阁的时候,看到一个扎着总角的孩童,正费力的搬着一堆竹简从石渠阁前的石桥上走过去。

    那个孩子大概十一二岁的模样,长得也比较清秀,最重要的是,刘德发现他的穿着并非是宫中小宦官们常穿的青衣。

    刘德心念一动,立即对王道道:“去帮帮他……”

    “诺!”王道点点头,立即就过去帮忙。

    刘德当然不是忽然就圣母了,而是这个孩童的年纪是符合太史公司马迁现在的年纪的。

    自殷商以来,中国的史官就是世袭,父死子继,兄终弟及。

    刘德记得司马迁的家族,在周代的时候就是史官了,也正是有这个家族底蕴,司马迁后来才能写成《史记》,否则,换了当世其他任何人,可能都不具备那个知识面与史学基础来完成《史记》。

    刘德就记得非常清楚,前世的时候刘彻身边的大臣东方朔吹牛逼说他读了十万字的书,然后,听到他的这个牛逼的人大部分都是虎躯一震,满脸崇拜……

    而倘若那个孩子就是后来的司马迁,那么,刘德今天的善举,说不定等到他长大了,开始写史记的时候,就可能会记录在史记之中,成为刘德是千古明君的证据!

    看着王道帮忙将那那些竹简搬到桥对面的阁楼之中,刘德才重新命令马车前进。

    等到刘德进入石渠阁之中时,他老远的就听到了便宜老爹爽朗的笑声。

    听得出来,今天,便宜老爹的心情是非常的不错。

    ……………………………………………………

    “陛下登基以来,刷新政治,因修静默,勉人于农,率下以德,老臣虽然远在江湖之远,也是感受到了陛下的仁德,乡中老少,皆称赞陛下乃是少有的仁德天子……”石渠阁之中,已经年近七十的前朝老臣田叔侃侃而谈的说着。

    听着田叔的话,天子刘启的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

    实在是太受用了啊!

    换了其他任何大臣说这番话,天子刘启都会怀疑对方是在故意拍马屁,根本不可能如此开心。

    但田叔不同啊!

    这可是前朝名满天下的忠义大臣,先帝也要尊重的长者。

    而且他已经远离政治长达七八年了……

    他说的话,自然就不会是什么拍马屁了,而是实实在在的反应着民间声音的中正之话。

    当然了,嘴上天子还是谦虚一些的。

    “田公实在是太过缪赞了,朕德薄,不如先帝啊,还是许多地方需要田公您多加鞭策,多加指正,我汉家社稷也还要仰仗田公这等元老多多匡正,使上下同德,黎庶一心……”天子刘启摆摆手道,此时,他早就忘了,这田叔田公早年虽已忠义闻名天下,而且官声名望都很不错。

    但是,在高皇帝时期,田叔就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闻名天下的。

    先帝在位时,虽然多有直言劝谏,但,在劝谏之前,田叔都是先把先帝的马屁给拍足了的……

    因此,天子刘启这话刚刚说完,田叔就立即打蛇随棍上,拜道:“那老臣就斗胆直言了……”

    “陛下虽然以仁孝为本治天下,所行策略,多以民为本,但老臣这些年久在江湖,见识了一些百姓的疾苦,听说了一些黎庶的遭遇,因此冒死向陛下进言,我汉家虽然自高皇帝以来多以仁德宽恕对待百姓,先帝之时更是怜悯百姓的疾苦和遭遇先后废除了秦代的连坐之法与一些肉刑,可是肉刑废除之后,官吏却是以鞭笞代之,通常一笞就是五十,普通百姓,谁人承受得起?”田叔拜服在地,奏道:“且有时不过是小罪,地方官吏也动辄对百姓用刑,老臣在地方,常常见到因为受刑不过而死的小民,故此,老臣斗胆请陛下仔细考虑,减轻笞刑的刑罚……”

    “田公所言,朕知道了,朕听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僇而民不犯,这是圣人之治,朕德薄,不能及此,却也不敢以刑罚威逼天下,朕会命廷尉张欧会同丞相长史,商议田公之议,尽早拿出一个减轻笞刑责罚的章程出来……”天子听完田叔的话,心里对田叔的好感再次攀升,让他有种:只有这等忠贞老臣老能时刻心怀社稷天下,即使身处江湖之远,也心忧天下啊!

    天子刘启却不知,这也还是田叔的一个伎俩,劝谏天子时,田叔一般都会先选一个肯定能被接受的话题,让天子能宽心舒服的听他劝谏,等到天子觉得他是值得信任的臣子,同时也是一心为社稷天下着想的大臣时,他才会抛出那些敏感的容易惹恼天子的话题。

    “老臣还有一事上奏……”田叔郑重的拜道:“请陛下诛晁错以宁天下!”

    此话一出,顿时满室寂静,原本心情非常不错的天子的脸色立即就拉了下去。

    本来以为自己的祖父上道了的,正在一旁窃喜的两个田家的年轻人顿时就吓得屁滚尿流,连忙爬滚出来,拜道:“陛下息怒,死罪,死罪……”

    天子刘启也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回答了。

    甚至就连他的心里也有些动摇:连田叔这等元老重臣都对晁错喊打喊杀了,是不是晁错办的事情真的过火了?

    可他仔细一想,晁错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他同意的,他准许的,经过商议的。

    但是,像田叔这样的老臣的直言劝谏却必须给出一个回答,否则,传出去就显得他这个天子的气量跟胸襟太小了。

    可是,该怎么回答呢?

    正犯愁的时候,一个宦官进来通禀道:“陛下,殿下来了……”

    天子刘启顿时如释重负,趁机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道:“快让刘德进来拜见田公……”

    此时,天子刘启只觉得,刘德来的太是时候了!

    ……………………

    写了半天就写出这一章,晚上状态有些差啊~~~~~~~我去,十八张催更票飞了~~~~悲剧呀~~~~~~~

    嗯,拜托各位读者老爷下次别这样**我了,直接打赏我觉得就非常nice~~~嘿嘿~

    嗯,今天就这一更~我先去睡觉,好好调整一下,明天争取多写一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