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十二节 密谋(4000字大章!)
    刘德跟陈阿娇一直玩到满身大汗,实在没力气闹腾了,这才罢手。

    “刘德表兄,阿娇要去洗澡了……”陈阿娇躺在地上咯咯的笑着,然后就站起来,叫来几个侍女,扶着她去前面的温泉。

    “表兄也去洗澡去……”刘德闻了闻身上,也是满身的汗臭味。于是也站起来,跟在陈阿娇后面,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温泉所在。

    甘泉山顾名思义,山上有着许多口终年喷涌的泉眼。

    而甘泉山特殊的地质构造使得这些泉眼中的大部分喷涌出来的泉水都饱含着大量的二氧化碳,这些含有二氧化碳的泉水在地底深处经过地下热源的加热之后,膨胀起来,当它们最终喷涌而出来时,其水温常常远超外界温度,因而在甘泉宫,一年四季都可泡温泉。

    特别是在这炎热的夏季,若是泡上一个舒舒服服的温泉澡,不止能让人神清气爽,更能消除疲劳,因此汉家天子每年夏天都会来甘泉宫避暑,甚至连大臣们也会跟着来凑个热闹,蹭个温泉泡泡。

    刘德脱去身上的衣物,泡在滚烫的泉水里,让热气与蒸气洗涤掉身上的疲劳。

    在一墙之隔的另外一个温泉中,陈阿娇咯咯的嬉笑声跟玩闹时掀起的水花声不时的传到刘德的耳中,让他感觉颇为温暖。

    嗯,其实,那个男人能拒绝一个粉嫩嫩的可爱小萝莉在自己跟前撒娇呢?

    刘德刚泡了不到一刻钟温泉,就有一个宦官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走到泉水边跪下来禀报道:“殿下,陛下命您立即回宫……”

    “什么事情?”刘德从温泉中站起来,接过两旁侍女递来的毛巾,将之裹在身上,问道。

    “回殿下,故汉中郡守,田叔田公老大人入宫求见陛下、太后还有殿下,故此陛下命您立即回宫!”那宦官答道。

    “哦……”刘德立即对左右侍女吩咐道:“给我换衣服,再让人准备回长安的车马……”

    田叔,刘德是知道的,也是他前世印象深刻的一个老头。

    前世,刘荣自杀之后,刘武再次起了想争储的念头,结果被袁盎所破坏,一怒之下,刘武重金找了几十个杀手,将袁盎和跟着袁盎一起搅合了他储君美梦的几个大臣统统刺杀了。

    此事震惊朝野,便宜老爹为了谨慎起见,派遣使者持天子节,起复了原本退休在家颐养天年的老臣田叔,任命田叔为全权使者,前往梁国调查和处理刘武刺杀大臣一案。

    事实证明,便宜老爹的选择非常正确,田叔到了梁国后迅速的查明了真相,确认梁王刘武就是主使者,但是,田叔并未莽撞的将此事公开,而是悄悄的回了长安,向便宜老爹禀明一切,并且认为刘武虽然死罪,但却不能惩处,而且还只能悄悄处置。

    原因自然是,假如公开了刘武就是刺杀大臣的幕后主使。

    那么是杀还是不杀?

    杀了,太后必然伤心,而且,汉家自立国以来,还没有哥哥杀弟弟的先例,就算是先帝对待谋反的淮南王刘长,也是以仁心相待,即算是这样,后来刘长死了,民间都有‘一尺布,尚可缝,兄弟俩,不能容’的民谣传出,使先帝蒙上了污点。

    不杀,那就等于宣布汉法不如亲情,立即就会导致现行的法律基础崩溃。

    此事之后,便宜老爹对田叔老成谋国的行事方法大为赞赏,十分优待,因此即使田叔当时已经快八十岁,还是任命其为鲁国丞相,让其前往鲁国辅佐和匡正鲁王刘余。

    正是田叔担任鲁相的那几年,让刘德对其记忆非常深刻。

    原因嘛,刘德的弟弟刘余虽然性格在十几个兄弟里是仅次于刘阏和刘发的好脾气。

    但有一点,刘余生平最爱的就是打猎,不论刮风下雨,只要有空,他必定骑马外出围猎,就是现在在便宜老爹的眼皮子低下,他也常常闹出纵马踩坏农夫庄稼的事情来,因此吃了不少挂落。

    错非他有口吃的毛病,让人怜悯,以他闯下的那些祸事,肯定是会被便宜老爹骂个半死的。

    但是,田叔做了鲁相后,刘余竟然再也没出去打过猎了,就是来长安,兄弟相见了,其他人邀请他去上林苑围猎,他也说‘丞相在,不敢猎’。

    后来田叔病逝,刘余命人为田叔建祠纪念。

    能管得刘余心服口服,改掉了便宜老爹都改不掉的臭毛病,从此成了一个温文君子,这位田叔的手段,自然非是常人可比。

    在刘德的记忆里,这位高皇帝时期就已名满天下的老臣,最擅长的就是:因材施教。

    这位田叔,在外人眼里,可能许多人都以为他是个执拗的古板老头,但刘德却知道,这就是个人精,活了七十多年的人精,对人心的把握非常老道。

    古板、执拗,只是他的伪装。

    实际上,那是一只修炼到家的老狐狸。

    现在,这只老狐狸忽然跑来长安,还点名要见刘德。

    这就让刘德心里有些发毛了。

    不过,田叔即来,一件一直堵在刘德心里的事情,却是有了解决的机会了。

    “或许,可以让田叔去做申屠嘉的工作,以田叔的威望和名声,若是去给申屠嘉提意见,申屠嘉或许能听得进去……”刘德在心里想道。

    当今之世,也只有田叔这样受到天下尊重,被认为是忠义化身的人说的话,能让申屠嘉认真的思考和采纳。

    而且也只有田叔这样老辣的老臣,才能想到一个让申屠嘉即不失面子,又能全身而退的办法。

    否则,以申屠嘉的脾气,就算明知道自己必死,倘若没了面子,多半也会选择死。

    ………………………………………………………………

    长安城东,王氏庄园。

    庄园的主人王信最近心情很不好,因而庄园中的奴仆与侍女,这些天都是战战兢兢,唯恐什么地方没做好惹火了主人,被拖出去打个半死。

    而今天,王信的心情就更糟了!

    因为名满天下的名臣田叔竟然入宫了,不止入宫了,更点名要见刘德!

    一旦田叔见了刘德,更决定效忠刘德,那,这个影响就太大了!

    几乎能跟当年高皇帝之时,商山四皓效忠惠帝刘盈一比了!

    “二位贤弟,请务必想出一个办法来!”王信非常焦虑的对着坐在他两侧的两个男子说道:“两位阿姐在宫里都快急的发疯了!”

    “田蚡,平日里你的主意最多,心思也最活泛,你快想想,现在有什么办法,让那个刘德的势头止下来!”王信此时也顾不得以前跟田蚡之间的矛盾了,现在,对他来说,对他的家族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让宫里的两个姐姐高兴起来,尤其是,得让自己的外甥能有机会登顶。

    若是让刘德真的当上了太子,以刘德目前表现出来的势头和心智,想要扳倒真是太难了!

    汉室至今为止,还没有太子在被立储之后倒台的前例。

    就算是高皇帝时期,高皇帝刘邦不喜欢惠帝刘盈,非常疼爱赵王刘如意,可却没办法废掉刘盈。

    就算是太宗孝文皇帝,一朝立了太子,后来想改立梁王刘揖,也是没办法。

    为什么?

    因为汉家太子一旦确立,按照传统,立即就会开府建牙。

    以当今天子为例,他在当太子时,太子、宫中内内外外就有大大小小的官吏数百人,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朝廷,而且立为太子后,立即就有大义名分加身,公侯贵戚,南北两军的大大小小的校尉,会有许多人对太子效忠。

    等到了那个时候,除非太子本人脑袋被驴踢了,做出了令君臣离心,万民唾弃的事情,否则,就算是天子,轻易也废不掉一个已经被立为储君的太子。

    君不见,当年高皇帝刘邦想废太子。

    结果,从御史大夫周昌一直到跑去修道,不问朝政的留候张良都是全力反对。甚至有人以死相谏!

    而以目前刘德表现出来的心智跟所做出来的事情来看,假如他要是做了太子,几乎等于是将他们王家的荣华富贵梦生生的切断。

    等到太子登基,他们家族就要被打回原形了!

    先帝在位时,慎夫人家族如日中天,现在呢?

    先帝驾崩还不到两年,慎家就灰溜溜的滚回老家了!

    已经享受过权力和荣华富贵的王信,怎么也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家身上!

    “这刘德确实是要对付了!”田胜也在一边道:“前些时日,因为刘武的缘故,我们兄弟没怎么顾得上他,可谁成想,刘武的事情都还没完,这刘德的威胁就超过刘武了!”前些日子梁王刘武弄出来的声势吓坏了王娡姐妹,也吓坏了王信跟田氏兄弟。

    毕竟,比起刘德来,刘武上位的危害更大。

    “先是献了推恩策,讨了丞相跟朝廷里一帮老臣的欢心,本以为内史晁错会打压他,可谁成想,晁错一门心思只想削藩,根本不想跟宫廷有什么纠葛……”田胜恶狠狠的道:“然后又搞了这个考举来收买人心,现在,长安城里的公侯都说他的好话,要是等田叔也宣布效忠于他,这天下人指不定还认为他就肯定是储君了……”

    田胜虽然读的书少,也没什么文化,但是,身在长安,商山四皓的典故还是听说过的。

    当年,商山四皓陪着刘盈在高皇帝面前露了个脸,高皇帝立即就放弃了废太子的事情,因为连这种老人都效忠太子了,说明,这朝野上下的臣子和军队的将校肯定也是效忠太子的……

    必须要想个办法,在天子真正下决心立储之前,让刘德的名声有污点,最好是让刘德从此不得翻身!

    “大兄,你倒是说话啊!”田胜见田蚡一直不说话,心里立即就急了,催促道:“兄弟诸人中,就大兄你的主意最多,想法最好,要是你都想不出个主意的话,那我田王两家就真的没指望了!”

    “嚷什么嚷?”田蚡终于开口道,但他却没提刘德的事情,只是训斥道:“让我好好想想,这种事情,不好好想清楚,想个万全的主意出来,随便用个法子就行的吗?”

    “可是你再这么拖延下去,等那个刘德的考举举行了,收拢到人才,那就羽翼丰满,再难遏制了!”王信也焦急的的道。

    “等下……你说考举?”田蚡忽然站起来,问道。

    他在屋里转了几圈,然后,走到王信身边问道:“兄长家里能调动多少钱货?”

    田蚡没等王信回答,就自顾自的言道:“我家现在能拿出一千五百金,田胜那里能凑出一千多金……兄长若是能再凑个两三千金,我就能有法子让刘德吃个大瘪!”

    “甚至能就此让其人心尽丧!”田蚡的眼中闪现出一些特殊的色彩,本来丑陋的脸上,更是像个恶鬼一般狰狞。

    “咬咬牙还是能凑出来的!”王信听到要他拿出两千多三千金,顿时心里都有些绞痛,可是,为了将来的荣华富贵,他跺跺脚,决定还是必须拿出这笔钱,但关键是,田蚡必须得拿出一个让他信服的理由!

    “好,兄长请听我道来!”田蚡点点头。

    “计将安出?”王信立即问道。

    “我们这样……”田蚡压低了声音,说了起来,随着他的描述,田胜跟王信两人的眼睛也渐渐亮了起来。

    “果然不愧是两位阿姐最为看重的兄弟,田蚡,你这脑子可真好使!”听完田蚡的描述,王信立即一拍大腿赞道。

    这时候,忽然,嘎吱一声,门口传来了声息。

    “谁在门外?”田胜立即就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将别在腰间的一把匕首抽了出来,拿在手上。他走到门口,猛的将门拉开,然后,他就见到了一个瑟瑟发抖的侍女,端着一个茶盘,站在门边。

    那侍女见了田胜的脸色和样子,吓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奴婢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是吗?”田胜冷笑一声,就将这侍女拖进房里,然后捂住她的嘴巴,一匕首狠狠的捅进这侍女的胸膛:“竟敢偷听,真是不知死活!”

    过了一些,这侍女渐渐的没了声息,田胜才将之松开,对王信道:“兄长,麻烦你将这贱婢处理了!”

    汉律之中有杀人者死的规定,就算是一个奴婢,就算有原因和理由被主人杀了,要是被人知道,也是很麻烦的。

    因而,长安的贵族若是杀了下人,一般都是悄悄的处理,报个暴病而死什么的。

    但这侍女却不能如此,要隐瞒消息,只能让其人间蒸发了!

    ………………………………

    唔任务完成!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ing,马上8000收藏了0-0

    另外推荐2本书,一本是朋友写的《唐铭》嗯,以前他好像是写都市的,能投奔历史应该鼓励,现在历史类太萎靡了!

    我记得三年前,我大历史还是制霸起点的一大分类啊!

    现在怎么这样了~~~~~~~~~~~

    另外一本则是我掏书掏到的。

    《重生大玩家》

    作者我不认识,也没接触过,但是写的相当nice,就是现在数据比较惨,我担心作者坚持不下去tj了,那就是个损失啊,因此特推之~嗯,喜欢游戏产业类小说的可以去看看,这个作者写的东西别出心裁,爽感也不错!

    [bookid=3260799,bookname=《重生大玩家》][bookid=3238198,bookname=《唐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