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十五节 为政
    袁盎却摇摇头道:“即使如殿下所说,诸侯不可患,而匈奴若趁机而起,那又该如何是好?若匈奴趁机寇边,则吾等皆披发左衽也!”

    匈奴,就是汉室的噩梦。

    毫不夸张的说,此时的匈奴之实力丝毫不亚于后世的地球宪兵米帝,从长城以北,直至欧亚边界的几乎所有国度,此时都在匈奴人的马刀下瑟瑟发抖。

    袁盎等人反对削藩的最大理由就是一旦国内乱起,匈奴趁机入寇,那该怎么办?

    这确实是一个看起来无解的问题。

    只要智商正常一点的人都会想到,吴楚起兵,肯定会联络外援,匈奴自然是重中之重,到时候匈奴与诸侯里应外合,汉室社稷倾覆不过转瞬之间。

    只是……

    谁能想到向来无比贪婪,闻到血腥味就要凑过来分一杯羹的匈奴,在吴楚起兵之后一直都是按兵不动,甚至匹马未过长城呢?

    唯一合理且可能的解释只能是匈奴国内发生了大变,使之无暇再顾及其他地方,否则,吴楚起兵之时,就是匈奴骑兵入寇之日!

    但是这个理由能说吗?

    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要知道,就在去年,匈奴三万骑突入代地,烽火在甘泉宫都能看到!

    因而,在袁盎的意识中,一旦削藩导致内乱,匈奴就将趁虚而入,那他跟他的家族就都要披发左衽,跑去山里当野人了!

    刘德想了想,面不改色的道:“丝公勿惊,我有一策可退匈奴百万大军!”

    “计将安出?”袁盎也颇为好奇了,在他眼里刘德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就算在太宗孝文皇帝膝下耳闻目睹,勤奋苦练,也不太可能在这个年纪能想出多么好的计策来,特别是要对付的人还是庞大无比的恐怖匈奴!

    “请父皇遣使问匈奴单于安,只要使者能在出使的路上打探到一人之生死,小子就有足够把握,让匈奴绝不敢犯边!”刘德一脸严肃的道。这种牛逼吹的越大越好,反正匈奴是绝对不可能入侵的!

    “嗯,这样一来后世人怎么编排我今日的事情呢?”想想刘德都觉得很过瘾很爽!

    “敢问殿下却是何人?”袁盎却是有些吃惊的问道,从他对刘德多日的观察与这短短时间的交流来看,袁盎觉得刘德不可能在他面前放嘴炮说大话,因为那样的话,就只能证明刘德是个草包,不足与之谋!

    但是,到底是谁,他的生死竟能影响匈奴的举动?

    刘德看着袁盎,从他嘴里吐出了一个人名:“中行说!”

    这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

    但他却是第一个出现在史书上的汉奸,可谓天下第一奸。

    中行说本是汉人,因为家贫被卖进宫里,做了太监,后来被打发到了与匈奴和亲的队伍中去做了陪嫁的小厮,但他不愿意远走漠北,只是被人强行塞进了和亲的队伍中,临出发前,这个当时籍籍无名的小宦官发出了诅咒:必我行也,为汉患者!

    当时谁都没把这个小人物的牢骚与怨愤放在心里。

    可惜,中行说却真的是说得出做得到的狠人。

    他一到匈奴就主动向匈奴单于老上效忠,不单单如此,中行说竟然还教会了匈奴人理财做账收税,教会了他们清点人口、牲畜!

    这对于匈奴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飞跃式的发展!相当于本来匈奴只是星际争霸里面的虫族一本基地,中行说这么一弄,立刻升级成二本基地了。

    现在匈奴的国势能有如此强大,中行说当记首功。

    若中行说只是帮助匈奴进行改革,推行一些政治制度那也就罢了。

    偏偏中行说深恨汉室,他在匈奴以恶心汉家君臣为生平第一快事。

    譬如说,汉家天子写给匈奴单于的信椟长一尺一寸,开头第一句话是: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

    等中行说上位,他就把匈奴回复汉家的信椟改了,改成一尺二寸,抬头就是嚣张无比的: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

    每每汉使前往匈奴拜见单于,总会被中行说用着各种手段不断挑衅、激怒甚至侮辱。

    太宗孝文皇帝在世之时,匈奴总共大规模入侵了五次,其中3次是中行说挑拨的!

    此人一日不死,汉家一日难安!

    这是许多知道中行说存在的汉家大臣的共识。

    “殿下是觉得中行说老贼已死?”袁盎试探着问道。

    刘德微笑着摇头道:“小子又不是神仙,怎知老贼生死,无论老贼生或死,小子都有把握可令匈奴匹马不越长城!小子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说完这话,刘德就知道他未来在史书是个什么形象了。

    汉光武刘秀外号大魔导师,刘德呢?大预言家?

    “究竟是何策?”袁盎不禁好奇的问道。

    “现在还不能说,说出来就没用了……”刘德故作神秘的道:“总之,只要知晓中行说现在究竟是生是死,那小子才能说出下一步……”

    其实根本的原因是——他一时半会根本没想好用什么借口。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事实证明,匈奴人从今年开始就变成了乖宝宝了,接下来的十几年,匈奴骑兵偶然或有越过长城的举动,但大规模的入侵却是再也没发生过了。

    既然如此,刘德不管找什么借口,都可完美无缺的表现出他高瞻远瞩,富有远见的形象。

    这样一来,对于他竞争储君大位可是大有帮助的。

    至于什么刷声望刷的太过,引起便宜老爹怀疑和猜忌什么的。

    刘德耸了耸肩膀,他不刷足声望,就根本不可能坐到那个位子上,就算坐上去了,也会被踢下来。

    当一个人在沙漠中即将渴死之时,他发现了一片绿洲,但要抵达绿洲,需要通过毒虫的封锁。

    你说他是留在原地等死,还是冒着被毒虫咬死的危险去到那片绿洲?

    实际上自重生以来,有一句话,刘德始终铭记于心:谁可能是我的朋友,谁将是我的敌人,这是我要做皇帝首先要弄清楚的一件事情!

    经过前世十几年历练之后,刘德现在觉得,天朝太祖的许多话都是可以作为参考的。

    譬如说现在刘德觉得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

    在兄弟中他团结刘阏、刘端这样基本不会有危险的兄弟,挤压和打击刘荣、刘非的生存空间。

    宫廷里他千方百计的巴结、拉拢馆陶长公主、薄皇后以及天子的亲随宦官。

    ………………………………………………

    第二更,今天收藏涨的好慢啊~~~~~~~~~~墙脚画圈圈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