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十八节 早朝(1)
    第二天,刘德还在梦乡之中时,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呼唤着:“殿下……殿下……”

    刘德猛然惊醒,抓住那人的肩膀,将之反扣在塌边。

    “你听到什么了吗?”刘德冷冷的问着。

    “殿下,奴婢什么都没有听到啊,殿下,奴婢只是来请您准备上朝的……”那个宦官流着眼泪,都被吓坏了。

    刘德看了他一眼,确认他没说谎,这才放开他,道:“以后记住,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离我太近,我常常做噩梦,在梦中酷爱杀人!”

    刘德有着太多的秘密不能让人知道。

    他很清楚,在睡梦中他的警惕性将会大大下降,万一不小心说漏了嘴,那就是个**烦。

    因此只能学习曹孟德了。

    “诺!”那宦官流着眼泪磕头道:“奴婢知道了!”

    刘德起床,在左右侍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问道:“王道呢?”

    “王侍郎在给殿下准备车马……”一个宦官答道。

    刘德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走到铜镜之前,看着镜子里的少年。

    一身玄色冕服恰到好处的遮住了他还有些单薄的身子,使之看上去还算挺拔,旒珠垂在眼前,看着颇有气势。

    刘德很自恋的挺起胸口,汉服华章,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美。

    “剑来!”刘德吩咐着。

    立即有宦官捧着一把剑过来,刘德接过,锵的一声将剑拔出来,刘德抚摸着寒光闪烁的剑刃,赞道:“好剑!”

    他知道,自己今天就是这把剑。

    谁反对,砍了他!

    谁捣蛋,灭了他!

    收剑入鞘,刘德一挥袖子,道:“走,上朝!”

    周围宦官侍女的脸上都是流露出欣喜交加的神色,虽然他们之中除了王道外,还没人能得到这位殿下的信赖,但仅仅靠着皇子刘德的下人这个名号,在宫廷里腰杆凭空就粗了三分,说话声音也高了些。

    如今主人的地位眼看又要向上蹭一点,他们这些奴婢自然也能跟着沾光。

    登上马车,刘德发现,自己的马车已经焕然一新了,不单里面的装饰,就连马车的车盖都被换了新的。

    “谁换的?”刘德对王道问道。

    “回殿下,是少府的人……”王道回答道。

    拍马屁的人哪里都有,可惜,这次他们的马屁拍在马腿上……

    “去,给我换回来!”刘德跳下马车。

    开什么玩笑,第一次上朝,就乘坐全新的马车前往,这让大臣们怎么看,天下百姓怎么看?

    当然,也可能不是拍马屁……

    刘德转瞬之间就又想到第二种可能。

    这还没当太子呢,就明枪暗箭都来了,要是坐上去,指不定还有什么花样在等着刘德……

    想到这里刘德就轻笑了一声:“这种低级的把戏还想在我面前玩?哼,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

    有着大天朝的表哥的前车之鉴,刘德天生就对此类的把戏具备了免疫。

    王道也不傻,他看到刘德跳下来,在宫廷中生存了三年之久的他立即就想到了此事的后果,背上顿时冷汗直冒,跪下来道:“奴婢万死!”

    “行了,以后长个心眼就是了……”刘德也不忍苛责这位忠奴,道:“赶紧的给我换回来就是了!”

    好在旧的马车库房里还有两辆,很快,王道就带着宦官们将马车换好。

    刘德登上去,摸了摸有些陈旧的车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戒骄戒奢,此先帝之遗德,尔等都谨记了,今后我的宫中,不许出现奢侈之物!”

    “王道,从今天开始,你就领着殿里的下人们在殿前挖个菜地,种些蔬果,知道了吗?”刘德吩咐着。

    “诺!”

    ………………………………………………

    乘着马车,沿着宫中的道路前行,一路之上,不时会有巡逻的军尉好奇的注释着刘德的马车。

    当刘德的马车出现在了宣室殿前宽广的平台前时,许多原本昏昏欲睡,等待着早朝礼仪开始的大臣与公侯,立刻就醒来了。

    他们的眼睛盯着出现在他们视线中的那辆皇子标示的马车。

    谁都知道,没有天子的许可,任何皇子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这里。

    而能出现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将来的储君。

    在无数视线的注视下,刘德跨下马车,走到地上,一只手拿着腰间的绶带,一只手握着佩剑的剑鞘,在宦官们的簇拥下,朝着前方而去,他走到最前面的丞相申屠嘉之前,行礼问好道:“丞相好!”

    申屠嘉看上去依然精神抖索,充满着战斗力,他对刘德点头道:“有劳殿下挂记,老臣一切都好!”

    他咧着嘴,嘿嘿的笑着:“还有许多乱臣贼子在等着老臣收拾呢!”

    在申屠嘉的左侧,晁错的脸抽动了一下,心里暗骂一声:“倚老卖老!”但偏偏却发作不得。

    刘德看着活力四射的申屠嘉,心中也是惋惜了一声,刘德很清楚的知道,假如申屠嘉再这么的跟晁错犟下去,那么他们两个迟早要倒下一个。

    毋庸置疑,在便宜老爹心里,肯定是向着晁错的。

    这战斗还没打,申屠嘉就输了。

    “我即改变了刘阏的命运,那我为何不能改变申屠嘉的命运呢?”刘德心里想着,转过身子,朝着九卿大臣们一一拱手道:“小子刘德奉父皇之命,旁听今日早朝议政,诸卿柱国肱骨之臣,还望毋因小子才疏学浅,德薄而吝于指教,若有错漏,但请指正,拜托了!”

    “不敢!”文武百官连忙道。

    刘德看向申屠嘉,他很清楚,想要改变这个老头子即将到来的命运,只有一个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可要怎么才能转移他的注意力呢?

    于是,刘德走过去,对申屠嘉道:“丞相可否借一步说话?”

    申屠嘉点点头,跟上刘德的脚步,两人走到一个僻静些的地方,刘德问道:“丞相尚能饭否?”

    申屠嘉起初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很快他就知道了,呵呵一笑道:“老臣尚能日食粟米一石,酒肉三斤!”

    “善!”刘德点点头道:“丞相老当益壮,小子就放心了,有一事,还望丞相不吝相助……”

    说着刘德就将自己的保护价政策简短的跟申屠嘉介绍了一遍,然后道:“以小子观之,此策于民有利,而害于粮商,彼辈势必不肯如此善罢甘休,定会起些风波,丞相可愿为我保驾护航?”

    申屠嘉本身就是农民出身,自然知道假如有了粮食的最高与最低价,对于农民来说,好处有多少。

    他咧嘴一笑:“殿下放心好了,那些魑魅魍魉,就交给老臣了!”

    作为一个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军人,申屠嘉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直来直往的较量。

    刘德安心的点点头,有了申屠嘉的支持,这件事情在朝议上通过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至于粮商们在朝廷的代言人?

    真以为官僚们拿了商人的好处就一定要帮商人说话?

    刘德确信,只要在朝议上形成了压倒性的声势,那些收受商人钱财的官僚会是第一个冲上去将那些不法粮商给抓起来的人。

    ……………………………………

    嗯,昨天身体太不舒服了,写的东西似乎有些难看,不过反正也是过渡章节,大家跳过就好了-00

    顺便说下啊,今天身体算是差不多好了,所以我决定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起码写个4更吧~

    so求票票~~~~~~

    ps:话说,三江有个投票?各位读者老爷们去投投看看,反正免费的不要钱,帮我点一下,嗯,貌似目前排名挺尴尬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