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章 复活
    薤上露,何时曦,露曦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耳中忽然传来低沉的挽歌合唱之声,放眼望去整个世界一片素白。

    头戴孝布,身披丝麻的卫士,持着长戟静立在两旁。

    到处都是抽泣声。

    呜呜呜,几千上万人同时啜泣,哀伤的气氛不需要酝酿,自行带动着所有人一起进入悲伤的情绪之中。巨大的宫殿内外,没有人不在哭泣。

    刘德跪在冰冷的条砖地板上,眼泪啪答啪答,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

    但他不是因为悲伤而哭泣,他是因为激动而流泪。

    “想不到,我竟然能活第三世!”低沉的叹息掩盖在无数的啜泣声之中,在这无人注意的角落,刘德的嘴角溢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在两千一百多年后的二十一世纪庸庸碌碌的活了二十七年,这是第一世;

    穿越两千一百多年时光,来到这公元前的西汉王朝,成为了史书上有名的汉景帝第三子刘德,这是第二世;

    死而复活,重回穿越之初,这应该算是第三世了。

    “事不过三,我应该没那么好命,有第四条命可挥霍的了!”刘德心里想着,眼睛的余光不经意的暼到了跪在他前方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单薄的身子骨,仿佛风一吹就能吹走,略显低沉沙哑的哭腔,说明他确实很悲伤。

    刘德微微叹息了一声。

    那就是那个前世坑了他一辈子的兄长皇长子刘荣……

    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刘德嘴角一阵抽动,默默然的低下头去了。

    今年是史书上所谓的汉景帝前元二年,当然了,现在是没人敢这么说的,甚至连皇家的史家都不敢这么记载在纸面上。

    所谓景帝纪元前元、中元、后元,都是等了便宜老爹驾崩之后才进行划分的。

    一般来说,人们是以天干地支来纪年。

    刚好是丙戊年。

    丙戊年夏四月,太皇太后薄氏薨,国丧。

    前世刘德就是此时穿越附体的,但是,当时的他完全没有做好穿越的准备,穿越前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市井平民,身份的骤然变化,让他无从适应,以至于在葬礼上,闹出了不少礼仪笑话,更被有心人批为‘不孝’。

    这可是个极为严厉的政治指责!

    汉室自诩以孝治天下,对于孝道极力推崇。当此之世,一个出名的孝子不仅仅会被地方表彰,邻里尊重,更有机会出仕为官。

    在庙堂之上,天子更是以身作则。

    以故的太宗孝文皇帝,刘德的爷爷刘恒,更是孝道方面的楷模。

    因而,在此时,孝不仅仅是个人道德问题,更关系到政治正确与否的大是大非之上。

    前世,刘德被人抓住在葬礼上的礼仪举止问题,扣上一个‘不孝’‘不敬’的大帽子,而他却很难进行辩解。

    一步错就是步步错。

    之后他苦苦挣扎十几年,可惜最终还是没能逃脱一杯毒酒的结局。

    想着这些,刘德叹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都感觉有些脸红耳燥了——前世的他,真是给穿越者丢脸了!

    “要来了……”回忆着前世的记忆,刘德用袖子遮住头部,嘴里吐出一句话。

    话音未落,前方穿来一阵骚动。

    几个侍女扶着一位全身孝服,已然昏厥过去的女子悄悄的退出灵堂。

    周围有人轻声议论:“皇后昏厥了!”

    “可不是嘛……”

    “老太太这一去,皇后的日子可就难过啦……”

    “噤声……噤声……”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刘德就悄悄的起身,弓着身子,尽量不惊动任何人,慢慢的靠着边角踱着小步,向前方靠拢。

    即使刘德已经很低调了,但他的行动,还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一时间,无数的目光聚焦到了刘德的身上。

    当此国丧之际,别说是皇子了,就是一个小黄门都不敢轻易动弹一二。

    刘德没有在乎那些人的眼光,在前世的最后几年的生命中,刘德常常会回想着他今日遇到的种种事情以及之后的种种选择。

    他发现自己所处的境遇与地位非常尴尬,即算没有被人扣上‘不孝’的罪名,他的处境也依然不会改变。

    谁叫他是刘荣的亲弟弟,天然的刘荣政治遗产继承人?

    当刘荣被废黩自杀之后,他就像黑暗中的火把,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拿到放大镜下仔细观察、解读。

    即使他学刘胜天天喝酒吃肉玩女人,或者刘端那样自暴自弃,也没用。

    那样不过是把刀子递给刘彻,连罪名都不需要搜集,就可以取他性命了。

    谁叫他是刘荣的弟弟,而且在夺嫡之战中为刘荣出谋划策,险些就真把刘荣的太子位置稳固了下来!

    这仇恨结的太大了,根本无法化解!

    至于今生重活之后,再帮刘荣去夺太子位?

    “呵呵……”刘德嘴角轻轻笑了笑。

    前世他在被人扣了‘不孝’的帽子后,尽力挣扎,为了求得一个安稳的日子,他费尽心思为刘荣出谋划策。

    可惜,朽木不可雕也,烂泥扶不上墙。

    前世,刘荣做了两年太子。

    刘德就给他这个太子哥哥擦了两年屁股。

    这还不止。

    除了这个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哥哥之外,刘德还得帮着他的那帮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省心的舅舅们擦屁股,更要为他那个口无遮拦的便宜老妈四处灭火。

    可是,费尽心思做出的种种努力,最后还是被他那个便宜老妈一句:‘老狗’给打的粉碎。

    然后刘荣的太子被废,便宜老妈进了冷宫,刘德也被赶回了封国。

    皇帝老爹死后七年,元光元年,一杯毒酒送了刘德上路。

    这就是刘德的前世。

    重活一回,刘德再也不愿意过那样的生活了。

    至于提前下注现在还叫刘彘的刘彻。

    想了想刘彻母亲的嘴脸,他舅舅的德行,刘德嗤之以鼻。

    更何况……

    “可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这种事情干过一回就够恶心的了!”刘德心里对自己说:“这一世……我要做皇帝!”

    想着前世的低三下四,挣扎求活的岁月。

    刘德的意志就更加坚定起来。

    皇帝,至高无上。

    只要坐上那个位置,就意味着……

    “朕即国家……”

    短短四个字,让刘德胸膛里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

    若有机会,谁能拒绝皇位的**?

    ………………………………………………

    起点的排版真渣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