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927章【太极拳真的失传了?】
    这个插曲一出,现场一度尴尬极了!虽然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可是你也太听人劝了啊,你不是为了散修和小派的荣誉而战吗?你不是死也要上吗?你不是绝不屈服于大派的淫威之下吗?你妹!你的决心到底体现在哪儿啊?怎么别人客气一句你就回去了啊!你,你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啊!

    张烨老神在在地走回来,完全没当回事儿似的。

    刘一掌擦汗道:“陈兄弟,你,你怎么回来了?”

    闻言,张烨反而一脸惊愕,“不是你们劝我回来的吗?”

    刘一掌:“……”

    刘一拳:“……”

    李全能:“……”

    严辉:“……”

    我们是劝你了啊!

    可谁也没想到你真这么痛快就回来了啊!

    然而张烨这么说,他们也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因为他们确实在后面喊着让张烨回来的!

    好吧!

    你赢了!

    八卦门的人也面面相觑。

    宋娇汗道:“这个陈真,怎么好像有点无耻呀?”

    徐凡也瞠目结舌,“你把好像去了,就是有点无耻!”

    赵云龙说道:“你把好像和有点都去了,就是无耻!”

    吕玉虎无语道:“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人眼熟了啊?”

    人群围在那里,他们连“陈真”都看不清楚,自然更看不见辰辰那个小不点儿了。

    那边比武区域的华山派范文已经都准备好了,此刻眉毛都气黑了,“陈真,你到底比不比?你什么意思啊?”

    大派的人也怒了!

    尤其是华山派的弟子们,觉得自己的师门长辈被耍了,一个个都气得双眼通红。

    连宗师陈喜听到这边的声音后,都蹙眉看了一眼,目光在张烨的脸上一扫而过。

    “无耻!”

    “怕了就说怕了!”

    “姓陈的,我看你就是不敢应战!”

    “你就是打不过范师叔!你找什么理由啊!”

    “有本事你出来!”

    “对,有本事你出来打啊!”

    “陈真,我就问你一句,你敢不敢和范师叔过招!”

    “我师父都说让你一只手了,你还不敢出战?”

    “出来啊!”

    “出来啊!”

    “你本事出来啊!”

    华山派那边嗷嗷直叫!

    张烨却不动如山,脸不红心不跳,根本不搭理他们,反而笑孜孜地跟身边的刘一拳聊起了天,“你看第三比武区那边,很精彩啊。”

    刘一拳道:“啊。”

    张烨道:“那人什么门派的?”

    刘一拳呃道:“练形意拳的吧。”

    华山派这时又出来了一个弟子,“不敢跟我师叔一战?陈真,那你敢不敢跟我比试比试!这样就不算以大欺小了吧?”

    “二师兄!”

    “二师兄,上!”

    “灭了他!”

    “对,灭他!”

    “这陈真太气人了啊!”

    严辉怕他吃亏,赶紧低声提醒道:“这是华山派的二师兄,这一代弟子中出类拔萃的高手,比周家拳周老四的功夫还要高出一大筹,你要小心啊!”

    结果,张烨还在和刘一拳大大咧咧地聊天,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顺便还对严辉道:“咦,严兄弟,你练的是什么拳?”

    严辉:“……”

    周围人:“……”

    聊到最后,连刘一拳严辉这俩非当事人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然而张烨还是那么淡然自若,这让刘一拳刘一掌和周围的不少散修小派人士佩服的五体投地!陈真兄弟这脸皮,真是太他妈厚了啊!这也是一种本事啊,一般人真来不了!

    华山派的人嗓子都喊哑了!

    范文已经气得回去了!

    华山派这一代的二师兄也是满面怒火!

    可是张烨依旧纹丝不动,无论对方怎么叫阵,他都没出去。比什么武啊,刚才跟周老四那一场也是张烨想在实战下试一试自己的身手,在观看了这么多比武后,他对自己的实力也多少有了一个了解,对国术界的整体水平和高手划分也认识的更深刻了,哪儿还有必要再去比武?他又不是为了打架来的!噢,你们喊两嗓子我就得出去跟你们比试?你们当我傻-逼啊?知道哥们儿身价多少吗?哥们儿随便出个场录个访谈节目都得是上百万的出场费,你们给得起吗?

    张烨这厮压根就不是什么武林中人,这货纯粹就是打入敌人内部来捣乱的,国术界的规矩啊、荣誉啊、尊严啊,他一概没有,所以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丢人的了!

    大派都看不下去了。

    “别理他了!”

    “算什么好汉啊!”

    “他就是国术界之耻!”

    “竟然不敢迎战?”

    “气死了!我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啊!”

    “国术交流大会怎么邀请这种人参加了?”

    “这么多届大会了,还从没有过不接受挑战的人呢!他是第一个啊!”

    大派不少人都一脸鄙视,好像和张烨一起身为国术界的一员,他们都觉得浑身不舒服似的,一个个义愤填膺,替华山派叫屈!

    华山派掌门陈喜开口了,“都静静。”

    这下,大派和华山派的人才不吭声了,抬眼一看,原来场上的所有比试都已经结束了,而且再也没有人出来挑战了!

    众人心中一凛,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一瞬间,全场鸦雀无声,顾不得声讨“陈真”了。

    陈喜站起来,“还有没有要比试的了?”

    没人回答。

    陈喜问道:“最后问一次,还有没有了?”

    还是无人应答。

    陈喜这才一点头,挥了下手示意,十个国术协会的裁判都纷纷退下去落座在旁边一侧,然后上来了不少国术协会的工作人员清理现场,将一些武器摆回原位,张烨不知从哪儿找来的那块板砖被一个女工作人员拿在手里看了看,犹豫了半天,四下望了半天,最后还是随手丢在了地上。

    大会第二轮项目结束。

    刘一拳望向台上。

    张烨抬头。

    辰辰板起脸。

    周家拳的人攥紧拳头。

    八卦门的人也望向擂台的方向。

    “来了!”

    “该办正事了!”

    “你们说会怎么打?”

    “不知道啊!”

    “宗师之战,这可精彩了!”

    “是啊,百年不遇的一战啊!”

    “今年的国术交流大会肯定是史无前例的,也必然会流芳百世,咱们作为见证者之一,真应该感到荣幸!”

    “真激动啊!”

    “看这场恩怨到底怎么解决吧!”

    “支持周家拳,饶宗师这次确实太过分了,这是公然挑衅国术界,破了规矩啊,国术协会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周家拳的现任门主周天鹏终于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片清明,似乎养精蓄锐了很久,宛若一把锋利的宝剑一下子离开了剑桥,他起身大步走向擂台,忽然原地一个跺脚,整个人已经一跃而起,直接凭空跳上了高约一米三四的擂台,而且一点也不狼狈,反而将整个木制的擂台震得猛然一颤,砰的一声响,擂台表面的灰尘在阳光下都翻腾了起来!

    “好功夫!”

    “漂亮!”

    “周宗师功力大增啊!”

    “不愧是一代宗师!”

    普通的一个起落,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就能看出不寻常了,所谓内行看门道,华山派的范文此刻就有些吃惊,在他看来,比起几年前见到周宗师的时候,周天鹏又老了几岁,然而武功却并没有退步,反而还有所增进。到了宗师这一层次,已经是国术领域的最高水平了,虽然宗师之间也分强弱,像他们华山派的掌门人陈喜,也是他的师兄,就是五位宗师里相对来说武功比较差的,而饶爱敏则是五位宗师中武功比较高的,周天鹏在几年前,按说应该是介于他们两人之间的一个层次,比他师兄强一点,比饶爱敏差一些,可是,这都是几年前的事了,几年后的今天,宗师之间到底谁强谁弱谁也说不准,而且到了宗师的那个层次,几个宗师武功到底如何,也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判断的了,他们也根本没有水平去判断,只能凭感觉!

    比如今天周天鹏宗师的亮相,很多人就明显能感觉到,周宗师的武功绝对比几年前要高深了许多。

    陈喜应该也是,内家拳,都是厚积薄发的。

    就是不知道饶爱敏有没有退步了,这些年根本没有人见过饶爱敏,没人知道她在哪儿,在做什么,这半年来对周家拳武馆的出手,也都是大炮打蚊子,周家拳的弟子显然见不到饶爱敏使出全力,他们根本没那个机会,所以饶爱敏如今的武功状态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谜,连周天鹏和陈喜两位宗师都不清楚!

    一片安静!

    周天鹏登上擂台,这一次跟他最开始上台时不一样,整个人的气势就不一样,这回他甚至根本没有用话筒,直接用嗓子大声说了出来,然而却字字洪亮,在场几百人无论在哪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周天鹏说道:“各位国术界的朋友,前面的环节都走完了,下面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要处理一些我和某人的私人恩怨!”

    “没有不好意思的!”

    “周宗师,您就说吧!”

    “对,大家都做见证!”

    崆峒派、华山派、铁砂掌等门派的人都很捧场!

    周天鹏点头道:“好,那周某人就在这里先谢谢各位了,事情的起因大家都应该已经有所耳闻,饶爱敏身为一代宗师,却以大欺小,欺压我周家拳弟子,踢毁我武馆若干,给我周家拳带来了严重损失,经济上的损失不提,这个没什么,但是对我周家拳的侮辱和伤害,是我没有办法容忍的!”

    下面顿时一片喊声。

    华山派:“支持周老爷子!”

    崆峒派:“支持周宗师!”

    昆仑派:“支持周副会长!”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八卦门的人欺人太甚了!”

    “周宗师宽厚,之前不跟你们计较,你们还没完没了了?全国各地踢馆周家拳?是可忍孰不可忍!”

    “太可耻了!”

    很多大派人士愤怒地看向八卦门的方向。

    八卦门的人也恼了。

    吕玉虎喝道:“我师姐的妹妹和妹夫那笔账,你们难道忘了?”

    华山派范文坦然道:“那是正常比武,生死各论。”

    宋娇怒道:“放你-妈-的屁!周老贼的儿子作恶多端,以武欺人,我大师姐的妹妹是和周老贼的儿子立下生死斗,周老贼见他儿子即将命陨当场,这才突然出手,救下他儿子,将我师姐的妹妹和妹夫打伤,我问你们,是谁以大欺小?我问你们,是谁不守规矩?这笔帐怎么算?”

    华山派二师兄哼道:“谁能作证?”

    崆峒派一位副门主嗤之以鼻道:“一派胡言,信口雌黄!”

    昆仑派的掌门人道:“周宗师为人宽厚,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无非是一些江湖传言,当不得真,即使周宗师真的出手打伤过那两人,也是正常的比武切磋,一年后人死了,怎么能怪到周宗师头上?”

    赵云龙怒道:“昆仑掌门,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暗劲是什么你不知道?暗劲入体,五脏六腑俱损!”

    铁砂掌一脉的孙大师连连摇头,“证据呢?证据?口口声声周老贼周老贼的,你有没有教养?”

    其实当年的事没有几个人可以说清楚,传言满天飞,但真相是什么大家只能靠猜测,他们只知道周天鹏的儿子确实是人品不怎么样,周天鹏也确实和饶爱敏的妹妹与妹夫交过手,具体细节就不知道了。

    八卦门的人和一帮大派人士对吵起来!

    小派和散修们则没有插嘴,都在低声窃窃私语。

    “周宗师那儿子,确实……”

    “嘿,别提了。”

    “这事儿我看**不离十,真就是八卦门说的那样。”

    “听说当时有人在场看到了,不过后来也没人再提了。”

    “嘘,小点声儿,别让人听见。”

    “这话咱们说说就行了,毕竟那是一代宗师。”

    “大派这回怎么心这么齐?”

    “谁知道他们私下里怎么交涉的!”

    “咱们就看热闹吧,别吭声了。”

    “嗯,也不是咱们能管的。”

    “神仙打架啊!”

    另一边,两方还在对骂!

    大派:“饶爱敏就是国术界的一颗毒瘤!”

    八卦门:“周老贼卑鄙无耻!”

    大派:“以大欺小打伤周家拳无数弟子,谁无耻?有本事直接找周宗师讨说法啊,凭什么伤及周家拳门下弟子?”

    八卦门:“我大师姐这半年来给周天鹏下过无数次战书,周天鹏心虚不敢接!连门都不敢出,怎么找他讨说法?当年周天鹏打伤我师姐的妹妹妹夫,我大师姐上周家拳讨说法,周天鹏见势不妙,还拉起华山派掌门一起围攻我师姐,两个联手才将我师姐打败,你们还有脸说什么啊?”

    大派:“那是饶爱敏没事找事,他妹妹妹夫的事根本就和周宗师没有任何关系,她来找茬儿,本身就是她理亏,无缘无故打上门,联手陈宗师又怎么了?恶贼打上门,还不许别人反抗啊?”

    八卦门:“放屁!”

    周家拳:“当年的事,是她妹夫和妹妹技不如人,还写下生死斗,生死自负,有什么好说的!”

    八卦门的人气得直发抖!

    大派人多势众,上百人一人一句话,都能把他们给淹了,黑的也能被他们给说成白的,而且看这架势,好像大派的人提前都商量好了一般!

    那边。

    辰辰也在发抖!

    大派和周家拳的弟子旁若无人地说着辰辰死去的父母,甚至有人竟恶语相向,还有周家拳的人喊着“比武输了活该”的话!

    张烨听得脸色沉了下来,手一低,握住了辰辰的小手,发现一片冰凉,一只小拳头攥得死死的。

    突然,华山派掌门站出来了。

    宗师陈喜走上了擂台,看向下面,大声说道:“我说两句!”

    大派的人这才把指着八卦门弟子的手收回来,看过去,等着在场的另一位宗师说话,陈喜今天代表的也是国术协会,这次大会的主办人和负责人是他!

    只听陈喜说道:“今年的国术大会提前召开,本身也是要处理周家拳与饶爱敏之间的恩怨,作为一个旁观者,事情我也基本上都了解清楚了,在这里,我想先给大家说一件事,一百多年前的太极拳,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说过。”

    太极拳?

    张烨眯起眼睛。

    台下的众人都是一愣。

    “我听过!”

    “当然听过啊!”

    “我听我师父说过一次!”

    “是啊,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内家拳!”

    “可惜已经失传百年了!”

    陈喜看着大家道:“当年仅有的一些历史资料记载,太极拳于清朝年间出入武林,将内家拳推向巅峰,一些大派的人对这个名字都不会陌生,很多师门长辈都经历过那个年代,口口相传下来了许多关于太极拳的传说,不过,就是这个带着传奇色彩的内家拳术,如今已经失传上百年之久,这等国术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再也没能延续下来,是我等之痛,更是国术界之痛!”

    华山派范文叹气,“唉,可惜了!”

    昆仑派副掌门也微微唏嘘,“当年的一代太极宗师,何其辉煌?可如今,竟然连这门国术都没有流传下来!”

    刘一拳兴奋道:“太极拳啊!”

    李全能叹息,“我也听过,遗憾啊!”

    张烨看了他们俩一眼,没说话。

    听到太极拳,周家拳的弟子们也有些目露向往!

    太极,这在一般人耳朵里,可能并不是一个拳术,甚至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太极拳是什么,可是在国术界,太极拳可谓是如雷贯耳,真正的一些高手和门派的老人,都知道太极拳当年的传奇和辉煌,也深知这门国术的厉害,曾经有人无数次想靠着一些记载和当年亲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后人的口述复原太极拳,哪怕是复原一两成也是好的,然而却并没有人可以做到,因为这并不是一套形式上的拳术,并不是学学招式就可以照搬的外家拳,而是一套内家拳,着力点,呼吸的方法,运气的路数,都是不一样的,根本没办法通过一些不确定的散碎招式复原它,所以到了后来,很多人也都放弃了,太极拳就这么被作为了一个国术界历史上的传说,代代相传,国术界人士只能听闻太极拳的辉煌,却惋惜再也无法看到这门拳术重现世间!

    周天鹏也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唉。”

    陈喜说道:“如今,时代不一样了,国术界也走入了一个新的篇章,我们有我们的新规矩,我们有我们的新规则,凡是破坏规则的人,都是国术协会所不能容忍的,门派斗争?以武欺人?这都是国术界明令禁止的事情!我们不能再让太极拳的悲剧重演,不能再让上百年那为数不多的武学再从我们手里失传了!否则,我们就是国术界的罪人,我们就是民族的罪人!”

    一番话,让无数人愤然!

    “对!”

    “陈宗师说的对!”

    “保护武学遗产!”

    “这是民族的传承!”

    “太极拳已经失传了,不能再让周家拳也失传了啊!”

    “饶爱敏这么干,是赶尽杀绝啊!”

    “比起周家拳弟子们受的伤,国术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饶爱敏这是要把周家拳几十年的传承断掉!这比断子绝孙还要狠毒啊!”

    “太过分了!”

    “无法容忍!”

    “必须严惩这种行为!”

    “声讨饶爱敏!”

    “把饶爱敏赶出国术界!”

    “不能让她再嚣张下去了!”

    “对,不能让周家拳变成第二个太极拳!”

    “大家联合起来!废掉饶爱敏的武功!”

    “废掉饶爱敏!”

    众口烁烁!

    周家拳就不说了,无数大派人士都跟着一起呐喊!

    最后,就连有一些承了周天鹏之前那补助款人情的几个小派和一小撮散修,闻言之后,也不知不觉跟着随波逐流地喊了起来!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支持周宗师!”

    “把饶爱敏赶出去!”

    “江湖不需要这种宗师!”

    “对,国术界不需要这种宗师,大家团结起来,声讨饶贼!”

    “声讨饶贼!”

    【先来个6000字的大章!求月票!】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