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917章【国术协会出面了!】
    事情闹得太大了!

    主办方的人也被惊动了!

    共和国国术协会副会长、华山派现任掌门人、国术界五位宗师之一的陈喜带着大队人马匆匆跑来,人群里有崆峒派的副门主,有铁砂掌一脉的一位掌教,有少林派的高僧,还有武当派的高人,众人无一例外都是现今国术界声名赫赫之辈,也都是各个门派的中坚力量甚至是顶尖战力。周家拳的周天鹏宗师却没有看到踪影,想必是也在闭关,为明天的天山大会备战!

    这群人火急火燎赶到饭店门口的时候,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刘一掌双手卡主了一位周家拳的弟子,他哥哥刘一掌正在那里一个劲儿地往周家拳弟子身上锤!

    何霸道和一个崆峒派弟子翻滚在地上,你一拳我一脚!

    李全能和严辉纠结了四五个人,每人正举着一根不知从哪儿卸下来的桌子腿,对着两个大派弟子穷追猛打,一阵乱敲!

    “杀啊!”

    “师兄救我!”

    “挺住!挺住啊!”

    “干这帮散修!”

    “灭他们满门!”

    最值得一说的还是张烨和那昆仑道士的打斗。

    张烨板砖一扬,“看我华山剑法!”

    华山派掌门陈喜当即晕倒!

    昆仑道士飞闪,“吃我一招铁砂掌!”蹲下一脚横扫而去!

    铁砂掌上一代的大师兄脚下一晃!

    “我打你下路!”板砖拍向对方脑袋!

    “我功你左路!”昆仑道士一拳朝右路打去!

    张烨:“我吐你一脸!”

    道士:“我草你大爷!”

    张烨:“我草你姥姥!”

    道士:“你有病啊?”

    张烨:“你有药啊?”

    道士:“你要多少?”

    张烨:“你有多少?”

    道士:“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张烨:“你有多少我吃多少!”

    道士:“你有病啊!”

    张烨:“你有药啊!”

    招式没打几下,俩人最后倒是骂了一个昏天黑地,外带还对着吐痰的!

    看得主办方和国术界的那些泰山北斗和江湖门派的负责人险些吐出一口老血!今天这天山大会邀请来的,都他妈是些什么人啊!?

    那道士的师叔是昆仑派的掌门,他也在人群里,此刻眼神望天,假装没看见——他丢不起这个人。

    陈喜怒吼:“住手!都给我住手!”

    现场的人早都打红眼了,嗷嗷地喊打喊杀,哪里还听得见别人的话?

    少林寺的那位高僧也是目露愕然,看着乱斗中几位鼻青脸肿的师弟。大声道:“戒骄师弟?戒躁师弟?你们怎么也动手了?”

    正跟一个小派高手厮杀在一起的和尚喊道:“小派欺人太甚!”

    少林高僧喝道:“赶紧给我回来!别打了!”

    另一位战斗中的少林僧人还怒意满满,操着一口地道的河南话道:“师兄你憋管!今天俺必须****个龟孙儿!”

    他们师兄:“……”

    一向戒嗔戒怒的少林僧人都破口大骂了!

    陈喜惊呆道:“这,这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啊!”

    “怎么都打起来了?”

    “哎呦喂!这可如何是好?”

    “国术大会举办多年,从没有出过这种事啊!”

    “坏了坏了!”

    “难道是出了人命才打起来的?”

    “定然是了!”

    这时。周家拳的周老四终于冲出重围,流着鼻血一瘸一拐地走出来了,“师兄!二师兄啊!”

    周老二愕然,“四师弟?快说出什么事了啊?”

    周老四都快哭了,也不知道是疼得还是气的。“他们几个散修,嫌我们那坛女儿红卖的贵!”

    陈喜错愕道:“然后呢?”

    周老二面色大变,“然后你们杀人了?”

    周老四吐血,“然后就打起来了啊!”

    少林高僧叱道:“那也不能杀人啊!”

    “我们杀什么人啊!”周老四喊道。

    少林高僧一愣,“没死人?”

    周老四叫屈道:“没有啊!”

    一个小派的掌门人也道:“那怎么会打成这样?”

    周老四擦了擦鼻血道:“我他妈也纳闷呢啊!我就说了两句话啊,我说没钱就别喝酒,结果就都打起来了啊!一个个还喊着要灭满门!”

    崆峒派一副门主呆道:“就为了一坛酒?堂堂天山国术大会,你们几百人就打成了这个操-行?”

    陈喜:“……”

    少林高僧:“……”

    昆仑掌门:“……”

    众人对视一眼,都觉得面上无光!

    陈喜沉了沉气,丹田一运。“给我住手!”

    有些人听到了,看过来后微微一愣,见得自家门派的掌门或师父师叔都来了,也赶紧收手。

    有些散修却还在打!

    陈喜眼皮一垂,忽然之间抬起脚,也没看多么用力,就那么往地下一跺脚,然后就听砰的一声响动,整个地面好像都颤了一颤,当他抬起脚的时候。水泥地上已经深深地印下了一个鞋印,非常清晰!

    暗劲!

    这就是暗劲!

    一百个国术高手里也没几个能练得出来的!

    “住手!”陈喜在喊。

    这一次,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手了!

    陈喜并没有听周老四的一面之词,而是直接叫来了自己华山派的众多弟子。听他们唧唧喳喳地叙述着当时的情况,不过,华山派也是一支大派,也加入了刚刚对小派和散修的战斗中,话里话外自然不会向着散修的人!

    小派和散修的人面露怒色,但碍于宗师的威严。却没敢说什么。

    可是,人群里有人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这一刻,那个墨镜青年再一次“挺身而出”。

    张烨搬了一把凳子,直接站上去。喊道:“兄弟们,姐妹们,父老们,乡亲们。他们大派要颠倒是非,咱们能忍吗?”

    一旦有人带头,刚刚并肩作战的所有人也都一哄而起。

    “不能!”

    “不能!”

    “不能!”

    “不能!”

    有男有女,几百个嗓门高举双手大喊着!

    张烨喝道:“刚刚是谁要坑咱们的血汗钱!”

    “周家拳!”

    “周家拳!”

    “周家拳!”

    张烨再喝,“刚刚是谁先动手的?”

    “崆峒派!”

    “崆峒派!”

    “崆峒派!”

    张烨大喊道:“咱们被坑了钱。还要被名门大派围攻,这口气咱们能咽下吗?”

    “决不能!”

    “决不能!”

    “决不能!”

    小派和散修的人多,气势也一下子起来了!

    主办方那边的人群里,一听这话,也顿时有几个小派的掌门和门主露出怒色,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向了自家弟子的方向,站了过去。

    一个小派掌门压着火气道:“是崆峒派先动手的?”

    崆峒派的副门主呃了一声,“这个……”看向自己的弟子。

    崆峒派的几个弟子都快疯了!

    “师傅,真没有啊!”

    “不是我们啊!”

    “师兄就是拉了那人一把!”

    拉了?那也算动手了啊!

    陈喜蹙起眉头。看了崆峒派的人一眼。

    崆峒派那个当事人的师兄都快跪了,“我,我就是劝架啊!”

    这时,站在高处的那个墨镜青年又喊上了,“两千块钱一坛的女儿红?你们是金子酿的啊?”

    严辉大喊:“你们是金子酿的啊?”

    刘一拳吼道:“你们是金子酿的啊?”

    某小派师妹:“你们是金子酿的啊?”

    张烨高呼:“交出打人凶手!”

    “交出打人凶手!”

    “交出打人凶手!”

    众人齐喊!

    张烨再呼:“交出酿酒凶手!”

    “交出酿酒凶手!”

    “交出酿酒凶手!”

    众人再喊!

    张烨三呼:“赔偿我们的损失!赔偿我们的医药费!否则誓不罢休!”

    “誓不罢休!”

    “誓不罢休!”

    “誓不罢休!”

    众人越喊声儿越大!

    国术协会的高层一下子头疼了,如果是一个两个还好说,这一下几百人一起闹事,他们也吃不住了,虽然占据高层位置和地位的人,大都是大门大派的。可小门小派也有无数高手能人啊,国术协会的基层人员全是他们填充的啊,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国术协会可能真就乱套了!

    几位国术协会的高层都有些气急。“这叫什么事儿啊!以前的国术大会也没有过这种情况啊!今年是怎么了啊?”

    辰辰耳朵尖,听见了他们这一句的抱怨,她心里呵呵一声,以前没事那是因为张烨没来,张烨要是来了,你们早就出事了!

    周老四却怒道:“你们还要赔偿?”

    崆峒派那几位挂了彩的弟子也道:“你们恶人先告状!”

    这件事不好处理了。双方似乎都各有说辞,可明显是散修和小派那边的阵势更大啊!

    终于,国术协会这边派出来了一位谈判的,是国术协会的一位管事,也是大派代表中的一员,隶属华山派,他的师兄正是陈喜。

    这人叫范文。

    华山派范文上前一步,“这件事,双方都有责任,一个巴掌拍不响,此时到此为止,大家各让一步,都给国术协会一个面子!”

    张烨道:“不行!”

    “不行!”

    “不行!”

    “不行!”

    众人已经是盲目跟从了!

    范文眼皮跳了跳,看向他们,“两千块的女儿红是有些贵了,这样,我做个主,今天所有人的饭钱就免了,被砸坏的东西也由我们国术协会先行垫付,不需要大家赔偿了,这样行吗?”

    张烨:“不行!”

    “不行!”

    “不行!”

    “不行!”

    范文无语,大声道:“那你们想要什么赔偿?”

    张烨吼道:“让打人者道歉!赔偿我们的医药费!每个人十万!这是铁的要求!少一分钱也不行!少一分钱我们也不干!”

    “不干!”

    “不干!”

    “不干!”

    “不干!”

    十万?

    少一分都不行??

    大派的一些人都气疯了!

    “放屁!”

    “无耻!”

    华山派的范文也是怒极,“你们狮子大开口啊!这是根本没有想谈的意思啊!每人十万?扯淡!每人赔你们一千就不错了!”

    张烨突然一挥手,“……成交!”

    范文愣住了!

    啥?

    成交?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张烨从凳子上跳下来,“大家都散了吧!”

    散修和小派的人一瞬间一哄而散!

    留下一群大派的人和国术协会的高层眼珠子都瞪直了!

    不是少一分也不行吗?

    不是少一分也不干吗?

    我草你大-爷啊!

    你他妈那铁的要求呢??

    【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呀,搜索“尝谕”就出来了,现在人太少啦,急得我都不行啦,我二舅终于相信我是有读者的了,可我三舅又不信了!气人啊!快让我三舅看看!】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