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879章【笑疯了!】
    网上实时评论。

    “哇,还不错!”

    “什么不错?”

    “张烨的相声啊?”

    “你们真看啊?不是没意思吗?”

    “刚开场,还是以前的味道!全程笑点啊!”

    “真的吗?靠,我去看看!”

    “快看吧,我也差点被那帮黑子给骗了!谁说不好看的啊?”

    “还是熟悉的张烨,就看他们下面怎么说了!”

    相声界的一些人则嗤之以鼻。

    有个唐大章的徒弟评论道:“晚会相声,行话讲是难在那一‘番儿’上的,是看艺术性和整体性的,不是看一两个包袱抖的好不好,就算你全程都是包袱和笑料,整体上没有个让人沉淀反思的东西,也叫失败!”

    有相声演员回复,“是啊,所以晚会相声不好说啊!”

    另一个当初张烨骂过的许大师的徒弟道:“张烨现在就是在卖他那点小聪明呢,真到了考验相声艺术的时候,他就不行了,不信就往下看吧,散碎包袱拼出来的相声作品,只会越来越散,没有一个表现的主题。”

    专业人士看的还是很准的,以前张烨相声的主题其实就是骂人,或以骂相声界为线路,或反驳反三俗话题为脉络,虽然相声界的人不爱听,可说实话,这种作品还是成立的,起码是线路清楚,是一部完整的作品,可如果光是用东一个西一个包袱拼凑起来的东西,那可不能叫做相声,更何况是要求更高的晚会相声了?

    ……

    京城春晚现场。

    相声还在继续。

    姚建才:“一万分我就得十分?那我也太次了啊!你这是夸我吗你?”

    张烨:“我的意思是,这不是还有提高的余地嘛。”

    姚建才:“你赶紧歇歇吧,这大过年的你就开始踩呼我,上台之前人家报幕可说了,咱们这相声叫《一切都好》,你这怎么越说越远啊?”

    张烨左右看看,“谁一切都好?”

    姚建才:“咱们啊!观众啊!”

    张烨哼了一声,“那是你们一切都好,我一切都不好!”

    观众乐了,张老师咋了?

    姚建才关心道:“哟,大过年的怎么了这是?你一直不都挺好的吗?”

    张烨一比划,“您看您各位今天捧我啊,其实我以前不行。”

    姚建才:“嗨,这不是谁都有不行的时候么。”

    张烨:“说相声做主持人之前,我连个稳定工作都没有。”

    姚建才:“是吗?”

    张烨娓娓道来:“那会儿刚大学毕业,出去找工作。”

    姚建才:“都一样。”

    张烨:“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我要当一名足球运动员。”

    姚建才看看他,“可以啊。”

    张烨:“我当时就去报名了,结果那球队教练看见我这叫一个喜欢啊,他说我比去年的世界足球先生帕昂强了一万四千多倍!”

    姚建才惊讶道:“嚯,那是天才啊!”

    张烨:“然后他说,只是有两样东西妨碍了我的发展。”

    姚建才奇怪道:“哪两样?”

    张烨:“左腿跟右腿。”

    观众听到这里,都笑疯了!

    “哈哈哈哈!”

    “左腿跟右腿?”

    “哎呦我去!”

    “这梗太你妈逗了!”

    “张烨怎么想的啊哈哈哈哈!”

    姚建才吐血,“嗨,那就说你不是干这个的料!”

    张烨气道:“我也恨啊,一看踢足球是没戏了,我还是去私企应聘吧,我投了一份简历,去面试了,那个考官正眼都不看我,说‘给你一分钟时间让我记住你’。”

    姚建才笑道:“对,好多面试都这么说。”

    张烨:“我一想可以啊,我走过去,抡圆了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然后我转身就跑!”

    姚建才吓了一跳,“嚯,那是真记住你了!”

    大嘴巴子??

    现场观众已然前仰后合!

    张烨:“结果我面试通过了,我前脚刚出公司,后脚电话就来了,那人说‘请你务必现在马上来公司一趟’。”

    姚建才:“嗨。”

    张烨:“我想了半天,没敢去!”

    姚建才笑道:“就不应该去。”

    观众:“哈哈哈哈哈!”

    张烨气闷道:“我恨啊,进了路边的厕所,我洗了把脸,对着镜子里的我说‘张烨啊,你要坚强啊,这么一点困难打不倒你,加油,坚持’!”

    姚建才点头,“不能灰心。”

    张烨:“给自己打气以后,我心情略微平复了许多,从厕所出来,我眼看着由打对面厕所门里,走出来一个男的。”

    说到这里,张烨惊恐地一回头。

    姚建才愕然,“啊?你跟女厕所呆半天啊?”

    有的观众都笑出了眼泪!

    “哈哈哈哈!”

    “咿!!”

    “哎呦笑死了!”

    那边京城春晚的几个主持人也都快笑岔气了!

    董杉杉捂着嘴一个劲儿乐!

    张烨忙道:“我赶紧跑啊!”

    姚建才:“是得跑。”

    张烨:“厕所里出来一帮大老娘们追我,为首那个还喊‘逮住他,就他,跟女厕所里瞎叨叨,吓得我都不敢出来’!”

    姚建才乐了:“你是够倒霉的。”

    张烨晦气道:“我一想这么下去不行啊,我得工作啊,我得赚钱啊,想赚钱怎么办?你得先花钱。”

    姚建才摇头:“嘿,送礼啊?”

    张烨:“花了不少钱,我终于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国企员工,就在北京上班。”

    姚建才:“是啊?”

    张烨高兴道:“我们这个工作好啊,天天不用干活,就我送礼的那个科长还经常带着我们出去吃饭去,就七八个人啊,每次都是一大桌子菜。”

    姚建才:“什么菜啊?”

    张烨:“有,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酱肉香肠什锦酥盘儿熏鸡白脸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莱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鸭腰儿烩鸭条儿清拌腰丝儿黄心管儿炯白鳝炯黄鳝豆鼓鲍鱼锅烧鲤鱼烀烂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卤煮寒鸦儿麻辣油卷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儿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

    这一大段传统《报菜名》的贯口,把所有观众都听傻了!

    电视机前看节目的相声演员们也是面面相觑,倒吸了一口冷气!

    贯口很多人都会说,尤其《报菜名》,这对他们相声演员来讲属于基本功,很多捧哏的演员都能来上一段,然而他们之所以震惊,是因为张烨说的这种他们真他妈说不了啊,张烨的语速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从头到尾一口气,就是他在《好声音》做主持人说广告词那时的惊人语速!

    没人模仿的了!

    这么说贯口,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

    唐大章也心中一沉,没料到张烨竟然把传统相声贯口给巧妙地融合到了节目里,还把他在《好声音》时震惊了全国人民的语速给搭配上了!

    现场掌声雷动!

    啪啪啪!

    “好!”

    “说得好!”

    “太牛了!”

    “这速度,是他妈要起飞啊!”

    观众也都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太快了啊!这速度是其他相声演员说贯口时的三倍甚至四倍啊!

    这贯口太吓人了啊!

    台上的张烨说完了。

    姚建才惊道:“干嘛要这么多菜?这得花多少钱啊?”

    张烨一甩手,“公款!”

    姚建才恍然,“嗨!”

    听到这里,很多相声演员再次一怔,这是在讽刺公款吃喝?

    姚建才:“现在国家正打击这个呢!还顶风作案呢?”

    张烨道:“不但吃饭啊,我们科长还经常带我们旅游呢,上海,桂林,苏州,哪儿都去。”

    姚建才:“你们也是钱烧的。”

    张烨看向老姚,“不过在旅游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些不文明的现象。”

    姚建才问:“什么现象?”

    张烨:“一些纪念碑,景点牌子,竟然有人在上面写字,什么到此一游啊,什么XX我爱你啊,还有人刻名字上去的,什么姚建才啊……”

    姚建才赶紧拦住,“没我!我可不干这事!”

    观众笑喷:“哈哈哈哈!”

    张烨:“就是举个例子嘛。”

    姚建才道:“是有这种不文明现象!”

    张烨:“我这人正义感多强啊,一看这个我就生气啊,气得我不行不行的,我必须得说说他们!太不像话了!”

    姚建才大点其头,“对,是得说说他们!”

    张烨一沉吟,拿起桌子上的扇子当笔,虚空写着,“这位同志,我要批评你!你怎么能在这里乱写乱画呢?你还有没有一点素质?你还有没有一点公德心?你爸是怎么教你的?你妈是怎么教你的?你爷爷是怎么教你的?你奶奶是怎么教你的?你姑姥姥是怎么教你的?你八姨奶奶是怎么教你的?”

    姚建才都懵了。

    观众们早笑得花枝乱颤!

    “我不行了!”

    “哈哈哈哈哈!”

    “哎呦眼泪都出来了!”

    张烨解气道:“反正啊,我在墙上洋洋洒洒骂了他一千多个字!太气人了!”

    姚建才瞪眼道:“一千多字?”

    张烨:“那是啊,他们太不文明了!”

    姚建才气道:“人家写一个‘到此一游’顶多也就四个字,你写一千多字?你这比他还不文明啊你!”

    张烨翻白眼:“我怎么不文明了?我们科长看到后还表扬我了,他说小张你做的很好,看见这种不文明行为,就要坚决批评指正!”

    观众:“哈哈哈哈!”

    姚建才晕道:“你这什么科长啊,早晚得出事!”

    张烨忽然一咂嘴,道:“还很让你给说着了,这不是没过几天就出事了么。”

    姚建才:“怎么回事?”

    张烨:“那天出国旅游……不对,我们叫出国考察,就在加-勒-比那边碰见海-盗了。”

    姚建才吓一跳,“嚯!”

    张烨:“海盗上船就把枪掏出来了,要五百万!”

    姚建才:“那怎么办啊?”

    张烨:“还是我们科长身经百战,他直接找到海盗的首领说‘要五百万可以,但你要给我开一张一个亿的发票’!”

    姚建才:“啊?”

    张烨:“海盗都哭了,还是你们赚钱狠呐!”

    姚建才:“嗨!”

    现场已经被笑声一次一次淹没了!

    “哈哈哈!”

    “开张一个亿发票?哎呦!”

    “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里,相声界的人已经沉默了。

    刚刚还在微博上质疑的那几个相声演员,这时候也都没有了动静。

    观众一个个都打鸡血了似的兴奋!

    托关系送礼?

    讽刺公款吃喝?

    反讽旅游不文明现象?

    直言公款报销猫腻?

    这都是相声最基本的针砭时弊的手段啊!这是一种很高级的艺术表现手法啊!

    到了现在很多人才知道,张烨今天的相声脉络,原来是拿他演绎的工作经历来串联的,用一个个搞笑的包袱,来讽刺当今社会上的一些不-良现象!再加上那没有人模仿的了的惊人贯口……

    谁他妈说张烨不会说晚会相声的?

    谁他妈说张烨说不了传统类作品的??

    扯你姥-姥-的-蛋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