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856章【太精彩了!】
    微博上。

    相声界很多人还在骂张烨和姚建才,尤其以相声界的某几个老艺术家和唐大章的相声社为首,这波人骂的最多。

    一个老相声演员:“相声界永远不会承认他的!”

    喜欢张烨姚建才相声的人也跟他们骂了起来。

    突然间,有人叫了一声。

    “啊,录音!”

    “什么录音?”

    “咋了?”

    “有人发录音了!京城电视台春晚彩排的!”

    “还真是啊!我靠,是张老师姚老师的相声!”

    “哎呦,是哪位英雄发的啊?”

    “太给力了!我先去听了!”

    “给个链接啊!在哪儿呢?”

    “哈哈哈,我也看到了,再听呢!”

    ……

    彩排现场的人却并不知情。

    相声还在继续。

    张烨淡淡道:“所以说啊,人家那相声治百病,尤其对前列腺患者有特殊疗效。”

    姚建才:“嗨。”

    张烨:“不过想去现场听的朋友们得留神一下,凡是唐老师的相声专场一般都跟门口立一个牌子,写着一行红字:非游泳协会成员谨慎入内。”

    姚建才嘿道:“我才知道,听相声还得先学游泳!”

    张烨认真点头道:“对,这行门槛高着呢,听相声也有门槛,这是一门危险性很高的艺术。”有些段子,张烨是用记忆搜索胶囊回忆的,有些段子,则是他临场自己现编的,现改的。

    台下人笑抽!

    “哈哈哈哈哈!”

    姚建才摇头道:“你这嘴啊,太缺德了。”

    张烨道:“不过人家名气也高啊。”

    姚建才嗨道:“就这水平还能有什么名气?”

    张烨:“有,上次就有一个听相声听康复的前列腺患者,那大姐给唐老师送去了一个锦旗。”

    姚建才:“大姐?女的哪儿有这病啊嘿!”

    张烨:“没有吗?”

    姚建才:“女的没这病。”

    张烨:“反正送了唐老师一面锦旗。”

    姚建才:“什么锦旗?”

    张烨:“上面写了四个大字——妙-手-淫-心!”

    下面笑翻!

    姚建才赶紧拦住,“那是妙手仁心!”

    张烨长长哦了一声,“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对不起啊,我学问有限,反正我就是羡慕人家啊。”

    姚建才:“是啊?”

    张烨:“说相声真挣钱。”

    姚建才:“是吗?”

    张烨向往道:“而且这个行业也好,特别团结!”

    相声界团结?

    下面人一听,全都起哄起来!

    “咿!”

    “咿!”

    “咿!”

    虽然是彩排,但现场的工作人员和审查组春晚节目组的人都很给面子,也听得很起兴,话到嘴边上自然而然就喊出来了,然后都哈哈大笑!

    ……

    外界。

    唐大章家。

    唐大章这几天正在排练节目,弄得非常忙,家里也是天天不少人进进出出的,全都在为春晚的节目做着最后的冲刺。

    这时,一个相声界同行打来电话。

    “老唐!”

    “呵呵,老孙啊。”

    “你快上网!”

    “我正带着徒弟排练呢啊,怎么了?”

    “张烨在京城春晚的相声被曝光了!”

    “啊?”

    “这孙子又在骂人了!”

    “什么??”

    唐大章挂了电话后,旁边他的徒弟和一些同行也听到了,一个个都面沉似水,也都上网去找了,他们想看看张烨在京城春晚上到底会说什么,骂人?春晚那种直播节目,他还敢骂人?

    怎么可能!

    另一边。

    好几个相声界老前辈的家中也都想起了电话铃声。

    “许,许大师,张烨搞事了!”

    “他怎么了?”

    “您快上网看啊!”

    ……

    现场。

    姚建才笑了,“嘿。”

    张烨:“这个行业也心善,天天出门做好事!”

    姚建才:“做什么好事?”

    张烨一扬手,“比如前年,地-震那次,相声界就去捐款了,几个相声老艺术家带着徒弟徒孙稀稀拉拉一百多人跑去红十字会了,为首一个老艺术家说了:我们说相声虽然来钱快,来钱容易,但条件也有限,比不上人家上百亿上千亿资产的大老板。”

    姚建才点头,“这倒是实话。”

    张烨:“让我们捐个三亿五亿的,我们也拿不出来。”

    姚建才摇手:“不用那么多,心意到了就行。”

    张烨:“对,三五块的是个心意,跟人家比不上。”

    姚建才嗯了一声:“没错,也不用比。”

    张烨:“来,拿着,这是我那三块,然后后面一个老艺术家跟上:‘还有我,这是我那三块’,一个个争前恐后。”

    姚建才傻眼:“真捐三块啊?”

    又到相声界了!

    又开始骂相声界了!

    台下不少人都精神一振,尤其以小吕大飞侯哥他们最抖擞,笑声也最大!

    张烨手上虚抓了一把:“捐完钱以后,这帮人一人拿了人家十几根蜡烛,点上,在手里托着,谁过来都跟人家一攒拳头,喊一声‘坚强’。”

    姚建才:“嚯,捐三块钱点人家十几根蜡烛?而且一人怎么拿十几根啊?”

    张烨奇怪地看看他,“不是都点上啊,就点一根,剩下十根蜡烛塞兜里带走。”

    姚建才:“啊?还带拿的呢?那他们这趟还赚钱了啊!”

    笑声一片接着一片!

    这时,有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找总导演常晓亮想说一下主舞台那边一个节目的安排事项。

    “常导,那边……”

    还没说,常晓亮就打断了,看都没看他,一抬手道:“有事等等再说,看完这个!”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

    那人一呃,也站在那里跟着听。

    张烨:“不一会儿,一帮农民工朋友来了,一个人捐了一千。”

    姚建才:“嚯,这么多?”

    张烨:“相声界的人对人家一攥拳头:‘坚强’!”

    姚建才:“嗨。”

    张烨:“接着,一个班主任带着一帮小学生来了,一人捐五千!”

    姚建才:“小学生都捐五千?”

    张烨:“相声界的人举着蜡烛站在他们两边:‘坚强’!”

    姚建才翻白眼,“用不着他们说。”

    张烨:“到最后,来了一帮女的,是歌厅特种服务职业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捯饬的那叫一个漂亮啊。”

    姚建才:“这什么职业呀这!”

    张烨:“她们一人捐五万!”

    姚建才哎呦道:“捐这么多?”

    张烨:“可是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却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人家当时就说了:‘拿回去,你们的钱不干净’!”

    台下人都瞪大眼听着,不知道什么梗。

    张烨紧接着便说:“结果相声界的老艺术家都急了,脸红脖子粗地跟人家喊上了:‘怎么不干净啊!那都是我们的血汗钱’!”

    这话一出,下面一时间笑疯了!

    “噗!”

    “血汗钱?”

    “哈哈哈哈!”

    “哎呦!岔气了!岔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

    姚建才托的也好,“噢,合着他们把大头儿都捐那边了啊!”三分逗七分捧,这句相声界的老话儿其实要表达的并不是说捧哏演员比逗哏演员重要,也不是说捧哏演员比逗哏演员技术活儿难,而是说看一个梗能不能达到最佳效果,捧哏演员的这一“托”,占据了很大比例,托的越好,这个梗发挥的效果也会越大!

    众人闻声,更是笑出了泪花!

    那边有几个根本没在观众席看节目,却可以听到节目的正在工作中的京城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甚至捂着肚子都笑得起不来了,手里的工作也都放下了,全看向了这边的舞台,听张烨骂人。

    董杉杉和那男主持人也都笑得满脸开花!

    下面有打牌儿的人,他们的节目还有五分钟。

    张烨其实一直都看着倒计时呢,他会随时根据时间调整段子,“所以,后来我也去学说相声了。”

    姚建才笑道:“你也说相声了?”

    张烨郁闷道:“可是我一来,才发现相声太不好说了,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了,你就踏踏实实在台上俩人说吧,根本干不过别人。”

    姚建才奇怪道:“为什么啊?”

    张烨:“人家都有新花样,有的相声演员,请了一帮说大鼓书的女的站台上给他们伴奏,配乐。”

    姚建才:“啊?还有这种相声呐?”

    大鼓书?

    女的?

    众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不是唐大章春晚的相声么!

    张烨:“那一个个女的啊,都穿着旗袍。”他手上比了比自己腋下的地方,“旗袍那个开气儿啊,都开到胳肢窝了!”

    姚建才惊道:“好家伙,那不是批了俩门帘子就出来了吗?”

    张烨啧了一声,纳闷地指了指,“也不知道为什么啊,两边儿的票卖的特别好!”

    “哈哈哈!”

    “咿!”

    “咿!!”

    众人再次大笑起哄!

    姚建才咂嘴道:“嘿,这也不知道是看大鼓的还是看大腿的!”

    “啊哟!”

    “哈哈哈哈!”

    有人都笑累了,却根本停不下来!

    张烨叹了一口气,说:“后来我一个朋友告诉我,你这样不行,你要想红,要想成名,你就得上央视春晚!上了春晚,你一夜就红了!”

    央视春晚?

    胡飞愕然!

    姚建才:“这个倒是。”

    张烨:“他路子野,认识央视春晚的导演,把我给介绍了过去,导演一看我,说这边都已经安排满了啊,没你的位置啊,你先跟着忙活忙活吧,做卫生,送盒饭,来,给我溜狗去!你看,还得给他溜狗,多缺德呀!”

    姚建才:“这算剧务啊。”

    张烨:“天天给他溜狗去,就这破狗,走一步一停,走一步一停,我给领钟表店去了,我说师傅你看看这个走一步一停,怎么回事?师傅说不要紧的,擦擦油泥就好了。”

    姚建才:“嗨!是擦油泥的事儿么!”

    张烨:“修好了,导演乐坏了,呵,这狗这么长时间没人弄好,你弄好了,你是我的心腹,你就留在这吧。”

    姚建才:“那敢情好了。”

    张烨:“天天等着,哪个活儿我能来啊,哪个活儿我能来。嘿,春晚现场有一个四百人合说的相声,我能来。”

    姚建才:“什么?四百人?”

    这摆明是讽刺唐大章要上春晚的相声啊!

    一时间,底下人看得更来劲了!

    小吕拍着大腿大笑!

    大飞连连喊道:“太精彩了这!太精彩了!哈哈哈哈!”

    张烨说道:“就是四百人。”

    姚建才摇头,“不可能,没有这种相声啊。”

    张烨瞥瞥他,“怎么没有?一个人说的叫什么?”

    姚建才:“单口相声啊。”

    张烨:“两个人呢?”

    姚建才:“对口相声。”

    张烨:“三个人?”

    姚建才:“群口相声啊。”

    张烨说道:“所以啊,四百人合说的叫什么?”

    姚建才问:“叫什么?”

    张烨回答道:“叫春晚的相声!”

    姚建才:“是啊?”

    张烨:“只有央视春晚才有这种节目。”

    姚建才:“嗨。”

    春晚的相声??

    众人嘴都笑僵了,哎呦喂,这是把央视春晚也给一起黑了啊!

    张烨道:“四百人大群口相声,全国各地的说相声的都聚在那儿,搭的台,这边是假山,这边是山涧,这边是游泳池,先上一直升飞机,先扔下一百个说相声的来,都背着降落伞,站好了冲观众挥手,这边水里边钻出一百个来,最后拿一洋车拉上一逗哏的来,上来说一句话‘观众朋友们,咱们又见面啦’!”

    这不是唐大章的口头语吗?

    胡飞苦笑连连,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只是知道,得罪谁也千万别得罪张烨这小子,这货那张嘴简直太黑了!

    张烨:“节目正式开始,大伙都站齐了,这逗哏的说‘我说一句话,你们得给我翻过来啊,给大家拜年我很高兴’,大伙一块儿说‘我很高兴给大家拜年’!一鞠躬,相声说完了。”

    姚建才愕然:“这就说完了?”

    张烨激动地拍大腿,“我说这节目行啊,这缺心眼都能来啊!”

    姚建才嘿道:“是啊。”

    “哈哈哈!”

    “缺心眼都能来?噗!”

    “笑死我了!”

    张烨兴奋道:“我来吧,我来这个吧。导演说现在不行啊,这四百人都有来历,谁不干了你替他,知道吗?我天天盯着,等着,谁不来了我就来。现场忙着呢,好几千个观众坐那儿,天天盒饭我给送,有一天现场彩排,有一大姐生孩子,你说这事闹得,把我恨的呀,你都快生了你回家去啊,这好几千人跟这儿呢。”

    姚建才:“就是啊。”

    张烨:“我打电话叫车,把她扛车上去,回来都拾掇完了,都是我的事,结果那天机会来了。”

    姚建才:“什么机会?”

    张烨:“四百人这相声,飞机上不是扔下来一百个说相声的吗?有一人降落伞坏了!”

    姚建才吓一跳:“哎呦!”

    张烨:“啪!万幸啊!”

    姚建才:“没事儿?”

    张烨:“……死了!”

    姚建才晕倒:“摔死叫万幸啊?”

    又是一大片的爆笑声!

    张烨急忙道:“我瞧的真儿真儿的,扭头找导演去了,我来吧,这个我来吧!结果导演来了一句,你来晚了,把他推下那人已经替他了!”

    姚建才嚯道:“这也太残酷了啊!”

    张烨:“还让人活吗你们啊,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我呀,我找我朋友诉苦去了,这不行啊,我到现在天天除了干活就是干活,生孩子也是我负责,这些都我管,没我机会啊!结果我朋友说:你啊,就是脸皮太薄,想要成名,想要上春晚,你就先得学厚脸皮,你得不要脸你知道吗?”

    姚建才:“啊?”

    上春晚?

    不要脸?

    “咿!!”

    又是咿声四起!四周还伴随着狂笑声!

    台长一边笑一边捂脑门,“这小张!”

    一副台长也在旁边笑抽了,央视春晚内幕重重,这都是出了名的,张烨这话正好儿戳中了他的笑点!

    只听台上的张烨思考道:“不要脸怎么学啊?我一寻思,咦,现场生孩子那大姐行啊。嘿,好几千人看着她生孩子,这脸皮够厚吧?”

    姚建才一怔之下也笑了,“嗳对,她脸皮厚。”

    张烨一攥拳,“对,找她去!我打听好了直奔医院,一到医院她坐那儿正捂着脸哭呢,哎呀,呜呜,好几千人啊,春节晚会那么些人看着我生孩子啊!”

    姚建才笑道:“嗨,人家也知道害臊啊。”

    张烨微笑道:“我赶紧劝她啊,我说不要紧的,这不算什么,那年申奥成功在**广场上,有人当着两万多人生孩子呢!”

    姚建才乐道:“是啊。”

    张烨:“结果那大姐一听,哭的更厉害了:‘哎呀,那也是我’!”

    姚建才傻眼,“啊?都是她啊!”

    “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到!

    恰恰好结束!

    张烨姚建才笑着鞠躬!

    登时,潮水般的掌声和笑声一下子将现场吞没了!

    “好!”

    “说得好!”

    “哈哈哈哈!”

    “太棒了!”

    “哎呦差点给我笑死啊!”

    “骂得好!”

    台长笑着摇头,也不知道该不该给他鼓掌了。

    常晓亮站起来拍手!

    侯哥侯弟小吕他们更是尖叫一片!

    这相声,听的人简直没有一点空闲的时间,全程都是笑点啊!

    张烨退场。

    主舞台那边响起音乐歌舞,语言类节目的舞台也暂时闲置了。

    几人擦肩而过时,那男主持人当即问道:“张老师,姚老师,这相声叫什么名字啊?”

    张烨笑笑,“《我要上春晚》!”

    那男主持人马上竖起大拇指,“我是真服了!”

    “好名字!”董杉杉一听也是笑了,同样给了张烨一个大拇指,“你这段相声要是播出了,非得气死几个相声界的人!”

    张烨眨眼,“那我这算为民除害吗?”

    姚建才一推他,笑道:“除害什么呀你!在大家眼里,你小子才是祸害呢!”

    节目完了。

    所有人却都意犹未尽!

    虽然京城电视台的人都明知道这是一个彩排,春晚当天他们也不可能把这种相声搬上直播,可这却不妨碍大家送去最热烈的掌声啊,这掌声是送给相声这门精湛艺术的,也是对张烨和姚建才两位老师最大的尊重!

    太精彩了!

    真的太精彩了!

    这门艺术,被张烨给玩儿活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