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824章【书法《沁园春雪》(中)】
    活动开始。

    因为台长亲临的原因,活动室来了很多领导,主持会场的工作人员也显得比较拘谨,笑着宣布规则道:“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大家上午好,瑞雪兆丰年,央视也迎来了今年的员工书法大赛,这次的奖品非常丰厚,第一名是笔记本电脑一台,第二名是手机一部,第三名是五百元的话费,请参赛选手们在几个桌案前留下您的墨宝。”

    众人却都没动。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看向了台长。

    “台长,您先来吧。”

    “是啊台长,您请您请。”

    “早知道台长也参赛,我都不参加了啊,我那字肯定没法跟台长的比,还是不现这个眼的好。”

    台长闻言,笑着客气了客气,“你们先来。”

    央视二套的总监笑呵呵道:“您不先写的话,别人估计也不敢写了。”

    台长见到真没有人上去,只好笑了一下,“好吧,那我就先献个丑了,我算是抛砖引玉吧,后面还得看你们的喽。”说着,台长走到其中离他最近的一个案台前面,先是很讲究地拿一块毛巾净了净手,随即抄起毛笔,沾了沾旁边已经研好的墨,略一定神,提笔已经落在了宣纸上。

    龙飞凤舞!

    竟是写得一手草书!

    很多人已经叫好上了。

    “好!”

    “厉害啊!”

    “好字,好字!”

    “还是台长功底深!”

    台里的人大都知道台长写字不错,央视电视塔楼上工作区的一个地方,还挂着台长的一幅字呢,都知道台长偏爱草书,所以众人也没有什么惊奇,一个劲儿地拍马屁。

    张烨见状也有些好奇,他知道,草书最难写,一般不是书法造诣颇深的人,往往是写不好草书的,所以他也挑着头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微微一怔,没说什么,又是默不作声地原路回去了。

    哈齐齐一看他,“怎么了张导?”

    “没什么。”张烨平静道。

    这草书有点上不了台面啊,不能说不好看吧,但也绝对谈不上什么好看,不过想想也是,人家就是个书法爱好者,写成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总不可能拿专业书法人士的标准去要求人家。

    字写完。

    很简单——宁静致远。

    众人鼓掌!

    台长放下笔,笑着摆摆手,“退步了,退步了。”

    江源笑道:“您这要是还叫退步了,那其他人的字就都没法看了。”

    徐一鹏壮着胆子道:“台长,我斗胆代表我们《翩翩起舞》栏目组,求您这副墨宝啊,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央视三套的一个负责人也抢道:“台长,送我们吧!”

    “台长!”

    好多人求这幅墨宝。

    台长笑了一声,看了几个人一眼后,还是一指徐一鹏,“既然是小徐先说的,就送给他吧。”

    那几人懊悔不已。

    徐一鹏和陈野等人则喜不自禁,“谢谢台长。”转头吩咐一个手下人,“到时候回去表好,挂在咱们办公区!”

    台长这个送字的举动,让闫天飞和十四频道的人表情有些异样。

    先说的所以先送?这倒也是个理由,不过是不是还有可能在表达另一个态度?不过不论怎么样,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台长和台里对于徐一鹏陈野和《翩翩起舞》栏目组是很厚爱的,这份厚爱大到了就算是个瞎子也看得出来的地步。

    不由得,江源看了眼闫天飞。

    有不少人也打量了一下张烨的脸色。

    张烨却一脸淡然的表情,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外面陆续还在来人,这时,央视十一套总监陈火和一个副总监到了,一看到门口附近的张烨,俩人脸色都不太好。准确来说,他们是整个央视最早和张烨接触的人了,当初那次相声小品大赛,张烨就是他们的参赛选手,结果好端端一个相声大赛各种意外频发,让张烨和姚建才两个人生生给搅黄了,要知道,央视的台长可是广电的党组成员啊,这可是其他电视台都不会有的待遇,也是央视在业内地位特殊的原因,可即便是这样,相声小品大赛也被广电强行下令停播了,当初闹出了多大的风波可想而知。所以对于张烨,陈火俩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在央视里,不喜欢张烨的人太多了!

    “下一个谁来?”

    “一起吧?”

    “那就各自写吧?”

    “呵呵,都别客气了,写吧!”

    案台一共有三个,众人便慢慢围上去,谦让着,不时有人上去留下笔墨,然后旁边的人赞赏几句,然后换下一个人。

    闫天飞去了,就写了一个字——勇!闫天飞是用楷书写的,字很大,上下占了一尺的宣纸,他的字和他的人一样,棱角分明,一笔一捺的拐弯儿也是相当生硬,却也别有一番风格。

    江源也去凑了个热闹,他写的好像是楷书,却又有点像行书,有几个笔画的用法还是草书的那种笔画风格,有点四不像,水平很差,旁边的徐一鹏陈野和好多人还在给江源吹捧,夸了半天。可在张烨看来却可笑得很,江源的字外行人看不出来也就罢了,他怎么会看不出好赖?

    在男友童富的鼓励下,他们十四频道的黄丹丹也上去了,黄丹丹的字出乎意料的还不错,她写了这个世界古代的一个大诗人的七言诗,字很娟秀,很柔美,让张烨看得眼前一亮。

    张左看向童富,“你女友的字这么好啊?”

    童富忙咳嗽道:“什么女友啊,都是朋友,朋友。”

    其实谁都知道他俩是恋人关系,不过可能办公室恋爱比较忌讳,所以他们也很少承认过。

    陆续的,大部分参赛的都写完了。

    “徐导。”

    “您也来吧?”

    “让我们学习学习!”

    只听《翩翩起舞》栏目组的人起哄了几声,收视率出炉迫在眉睫,他们信心无比,心情不错下话也多了起来,而且现在整个央视系统里,就属他们的栏目组收视率最高,投资最大,领导期待最多,他们自然也有骄傲的资本。其他那些收视率不好的栏目组,平时可不会这么张扬。

    徐一鹏笑笑,“那我就献丑了!”

    上前。

    提笔。

    落字。

    一动笔,写的竟然是《沁园春-梅》。

    沁园春并不是一个叫沁的园子里的春天,而是一个词牌名,就跟歌名什么的一样,在古代是个固定的词牌格式,别人往里面填词就行了。就和张烨当初在中秋诗会大赛上写的《水调歌头》一样,《沁园春》这个词牌在这个世界也有,也叫这个名字,这些既定的历史并没有什么改变。

    徐一鹏写的这首词当然不是他原创的,他也没这个本事,这首《沁园春-梅》,是这个地球古代的一位名声不算很大的词人写的,并不是很有名,所以看过的人也不多,跟张烨那个世界不同,这个世界《沁园春》这个词牌流传下来的名作不多,古代上百个词牌里面,《沁园春》是属于知名度最低的那一批,佳作寥寥,但凡不是专业研究这些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还有《沁园春》这么一个词牌。《沁园春-梅》,可能还是里面相对有名的一个,因为历史上有个典故提到过它一句。

    徐一鹏挥笔泼墨。

    旁边人不断叫好!

    “好字!”

    “徐导写的真好!”

    “好一个《沁园春-梅》!”

    词很长,徐一鹏全神贯注地写了很久,可能是领导都在的原因,可能是台长刚刚送字的举动让他比较振奋的原因,他也想表现一番,写的投入的时候脑门上隐隐有汗渗出来——当然,也是屋里暖气太热了。

    “字好,词也好啊!”

    “这首词我知道,不是很知名,但我却特别喜欢,要不是写词的人名声不显的话,这首词肯定要更有名一些!”

    “我也喜欢啊!”

    “这首词我还是第一次看,真好!”

    “能不好么,每次员工书法比赛,只要徐导参加的,都肯定能拿前三名啊!”

    写罢。

    徐一鹏对众人道:“见笑了。”

    大家也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

    就连黄丹丹也下意识地拍了手,就算她自认为自己的字不错,比起徐一鹏来自知还是差距很大的,尤其这首词选的也好。不过一想到对方是竞争对手,黄丹丹又赶紧放下手来,不给叫好了。

    张烨也一愣,很意外徐一鹏还有这么一手好字,可能他没怎么看全所有人的笔墨吧,但他刚刚看到的那些人里,徐一鹏的字应该是最好的一个。

    台长走了过去,低头观赏了半天,也重重点头,“好字!”

    徐一鹏谦虚道:“比不上您的。”

    台长摇头笑道:“比我强多了,前几年也看过你写字,你这书**底,在业余的书法爱好者里,应该是最好的那一批了!”

    江源加了一句,“跟专业的也不相上下了啊!”

    话里有话?

    专业的?

    有人看向了张烨。

    哈齐齐有点迟疑,悄悄对张烨问道:“张导,徐一鹏的字好像真不错啊,你……”她不懂书法,所以也不太了解。

    张左童富他们也不懂具体什么字是好什么字是差,听台长都对徐一鹏的字很是推崇,他们也有点没底气了。

    张烨听后笑了笑,“是不错。”

    小王啊道:“那您的字呢?跟他比怎么样?”

    跟他比?

    跟徐一鹏比?

    张烨没说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认为回答这个问题的本身,都让他感觉有点掉价儿!(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