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78章【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
    当天。

    北大的潘院长好几次把电话打到了张烨母亲那里,老妈最后实在顶不住了,还是让潘院长联系到了张烨。

    张烨接着老妈的手机。

    “潘院长,我真有事呢。”

    “天大的事你也得给我过来!”

    “都已经弃奖了,我过去也没用了啊。”

    “记者都堵上门了,还有国外的记者!”

    “那您帮我应付应付。”

    “你这个正主儿不出现谁应付的了啊?所有人都等着你露面呢!你赶紧给我过来!现在你弃奖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奥普基金会那边也发了话,现在我们也没人催你去领奖了,你想领也领不了了,让你过来是应对一下媒体,把事情说清楚,总要有始有终啊,你一句话不说一个脸儿都不露算怎么回事啊?让人家国外媒体看了,还以为咱们共和国的教授都这么不讲道理呢!”

    “那……行吧。”

    “记者招待会马上召开,你马上来。”

    “得嘞,我知道了。”

    “必须到场啊!”

    “我明白,不会让您难做的。”

    放下电话,张烨跟老爸老妈知会了一声,就换了身衣服出门了,潘院长说的对,自从昨天出了这件事以后,自始至终张烨都没在公众场合出现过,更没有表过什么态,现在大局已经,奖弃了,约翰斯被撤了,奥普基金会遭受了重大打击,张烨也在世界数学界满是非议,于情于理张烨也该露一面的,不能让北大和潘院长他们承担这份压力,反正这种事张烨也早习以为常了。

    ……

    北大。

    晚上七点。

    张烨把车子开到的时候,一个小型的记者招待会已经在北大一个小厅里召开了,张烨是被北大的人从后门引进里头的,一过去就看到了小会场下面坐满了媒体记者,摄像机照相机摆了一屋子。还有**个金头发红头发的外国记者最为显眼,大家一个劲儿地对着台上的潘院长和北大一个副校长发问。

    张烨一出现,会场内的气氛才变!

    “张教授!”

    “张烨来了!”

    “张老师,你弃奖的原因是因为奥普基金会的轻视吗?”

    “张教授。你知道这次弃奖事件在国际数学领域引起了多大的震动吗?您怎么看国外学者对您的批评声?”

    记者们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

    北大一工作人员立即维持秩序,“一个一个说,一个一个说!”

    潘院长瞥了张烨一眼。

    北大的那副校长也一脸责怪地看看张烨,事发之后。他们还都是第一次见到张烨本人,对于张烨弃奖的事情,说不计较肯定是假的,北大方面有谁不希望张烨能拿下这份荣誉和奖项啊,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切已成定局,他们还能怎么办?只盼着真等戴尔猜想被证实解开后国际奖项再来的时候,张烨能别像这次一般冲动了,嗯,但话又说回来。有了这次的事情,以后还有几个国际奖项敢颁给张烨这货啊!这货办事儿简直太不靠谱,太操-蛋了!

    张烨登台,挨着北大副校长坐到了主席台,相比于北大这边的闷闷不乐,张烨这当事人的表情反而比他们轻松多了,偶尔竟还有笑容,让北大那副校长和潘院长恨得牙痒痒。

    只听张烨上来便回答道:“各位记者朋友好,我这次弃奖的原因,完全是因为个人原因。请大家不要胡乱猜测了。”

    听了这话,北大副校长和潘院长才是微微点头,表情好看了一些,他们知道。张烨之所以如今这么说,是有各方面考虑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仇报了,气也出了,再揪着签证那点事儿不放也实在没意思。更没气度,于是此刻才干脆不提这茬,若是事情都了了还咄咄逼人的话,对张烨的非议肯定会更大,那样的话可能就真的断了张烨以后获其他国际奖项的可能了,张烨显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可越是明白张烨怎么想的,潘院长他们就越是气闷,谁说张烨傻的?这货明明一点也不傻,明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可偏偏,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做出来的事情却从里到外地透着一股子不讲道理,有时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张烨继续回答问题:“至于国际数学界对我的批评声,我今天也没上网,我倒是还不太清楚,不过我得说明一点,弃奖的事是我个人的决定,大家有什么事有什么话都可以冲我来,就不要为难我北大的同事和领导了。”

    问题不断抛来。

    一个……

    十个……

    二十个……

    张烨知无不答,大都是打官腔。

    直到一个小时后,北大副校长看看表,才打断了记者们的提问,宣布道:“时候不早了,该问的大家也都问了,记者招待会就到这里吧!”

    张烨和北大的人起身要走。

    副校长顺利出去了,潘院长也走出去一半,然而刚要往外走的张烨却没那么顺利,直接被下面那群冲上来的记者给包围在了中间!

    京城晨报的记者:“你再说两句啊张老师!”

    张烨无奈道:“好吧,那我再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一外国记者:“张,听说共和国国内的数学工作者,也有人对你的弃奖行为不满,你是怎么看待自己国家的数学同行对你的评价的?”

    京华时报的女记者:“张教授,现在有人赞你,也有不少人骂你,对你争议很大,我想知道的不是别人对你的看法,因为这些言论在哪里都能看到,我特别想知道的是,您是怎么看待你自己的?如果立一块碑流传后世,让您自己写下您的功绩或成就亦或者是忏悔与自评,您会怎么写自己?”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张烨看看她,笑道:“那这块碑,我什么都不会写。”

    “什么也不写?”

    “为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张烨一脸坦然,徐徐开口道:“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说完,张烨转身走了,再没有说一句话。

    潘院长听后一愣。

    副校长闻言也是脚步猛然一停,微怔地看了张烨一眼。

    在场的记者们也都神情一震!

    张烨的这句话,这个地球上的人还从没有听过,但是这话在张烨当初的世界却非常有名,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自有后人评说”或是“留予后人评说”,字里行间的意思,是几十年几百年后,后人会给出一个公正的评价的,然而张烨说的却不是这个,他抛给记者的不是“自有”和“留与”,他说的是“任由后人评说”——他根本不在乎后人对他怎么评价,是褒也好,是贬也罢,任由后人怎么说怎么评张烨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一个:问心无愧!

    至于其他?

    随你们去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