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73章【又出大事了!】
    菜市口。

    刚下车准备上楼,老妈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儿子!你拿国际数学奖了?”老妈很激动。

    张烨对着手机道:“您怎么知道的?”

    老妈道:“新闻上都说了啊,谁还不知道啊!什么时候领奖啊?”

    张烨笑呵呵道:“过几天呢,您那边玩的怎么样?”

    老妈说:“这不是刚到天津么,早知道有这么大的事,我和你爸就不出门了啊,听说你是华人里第一个拿到那什么奥普什么奖的?”

    张烨一嗯,“您跟我爸就好好带孩子玩吧,这边也没什么事,护照机票什么的都有人帮着张罗。”

    按下门铃。

    过了片刻,门开。

    张烨一吸鼻子,全是炖肉的味道,“嚯,太香了啊。”

    “炖排骨呢。”吴则卿微笑,“饿了?”

    张烨食指大动,“本来不饿,一闻着就饿了。”

    关上门,吴则卿问了句,“那边怎么样?程序都走完了?”

    “能有什么程序啊,就是都来恭喜我一下,中科院那边都来人了,弄得我还挺受宠若惊的。”张烨看看老吴,道:“就是奥普基金会那边的人有点招我烦,哥们儿也没招谁没惹谁,那孙子倒好,上来先敲打了我一通,什么我资历不够啊,拿到这个奖是侥幸啊,是他们特事特办开了恩啊,那意思就是告诉我他们的奖项门槛很高,让我感恩戴德,呵,都给我听乐了!”

    老吴问,“那你怎么说的?”

    张烨撇嘴,“那我还能有好话给他啊?”

    “也是。”老吴笑了笑。

    “后来我臊了他两句就回来了。”张烨道。

    忽然,北大潘院长的电话打了过来。

    张烨奇怪地接起来,“潘院长,不是刚分手吗?怎么了?找我有事?”

    潘院长纳闷道:“你是不是把奥普基金会的人得罪了?”

    “没有啊。”张烨心中明镜似的,嘴上却装不知道。

    “那就奇了。”潘院长道:“那约翰斯好像跟你谈完话以后就黑着一张脸,看上去好像有点情绪,连后面的记者采访都给推了,你那脾气谁不知道啊?经常得罪人,我不放心,所以打个电话问问,这次的获奖,你可给咱们国家、咱们北大和咱们数学界争了脸,这奖项的分量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在数学界的国际奖项中绝对能排到前六名,你可别给弄砸了啊。”

    挂了线,张烨对着老吴扬了扬手机,“看看,这点破事儿啊。”一坐下,道:“不管他们了,我得先吃饭,饿了。”

    “等着吧。”

    “辛苦了老吴。”

    饭菜上齐,相当丰盛。

    张烨一边和老吴看电视新闻,一边大快朵颐。

    对于张烨荣获奥普数学奖的事,各省市卫视频道都有报导,甚至在京城电视台的新闻频道上,对此事竟然做了一个长达十分钟的专题栏,十分钟时间看似很短,可要知道,一个新闻时段本身就没多久的,午间新闻晚间新闻,真正的内容也就是那么短短的半个小时都不到,拿出十分钟来留给一个独立新闻,明显是极其重视了。

    一开始,京城卫视的新闻专题先详细介绍了一下奥普数学奖的来历和命名,以及历史上荣获奖项的名单,名单上的每一个人,无不都是世界上赫赫有名或曾经赫赫有名的数学家,作为第一个荣获该奖项的共和国国籍的华人,张烨无疑是相当显眼的。

    专题中段,是对业内人士的采访。

    潘院长啊,一名中科院搞数学研究的院士啊,都接受了采访,看镜头的背景其实就是北大那边,应该是京城电视台的记者刚一采访完就把第一手消息发回去了,然后赶上的午间新闻。

    专题的最后,是街头采访。

    京城电视台的记者在街边对老百姓展开访问。

    记者:“请问你对张烨教授荣获奥普数学界有什么看法?”

    被采访的是一个青年,闻言,他精神大振,“太给力了!我心情现在还激动着呢!”

    画面一变,又是一个被采访的人,这是个年轻的女大学生,只听她道:“我就是数学系的学生,今年大二,真没想到咱们共和国也会有数学家有朝一日能拿到奥普数学奖,张老师就是我的偶像,我以后要以张老师为目标,把数学这门学科发扬光大,跟张老师一样,为咱们国家争光!”

    一中年人:“我第一感觉就是太厉害了!张烨名不虚传!”

    又一个被采访者:“我刚知道消息的时候也感觉很震惊,不过我一想,戴尔猜想都被张老师给解开了,拿一个奥普数学奖也不是什么太意外的事情了!恭喜张老师,又创造了一个历史啊!”

    一个高三学生:“我明年高考,以前还没想好考什么学校报什么专业,但今天知道张烨老师拿到了奥普数学奖后,我突然决定了,我想考北大,我想进数学系!张烨老师太牛了啊!”

    各个电视台都差不多,争先恐后地报导着这个大新闻。

    然而,唯独有一个地方例外,一个最应该在这个时候报导的最有权威的电视频道,今天却掉链子了——是央视一套!

    央视一套也不是没报,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自然不会看不见,也不可能一个字都不提,可是,最终的新闻播报也仅仅就是提那么几个字而已了,央视一套的午间新闻上,说白了就出了一个几秒钟的简报,主持人一句话就把张烨获奖交代了出来,然后便没有下文了,别说采访了,连个现场图片和插图都没有,这一幅轻描淡写的样子,简单得让无数人都大跌眼镜。

    张烨却并不意外,他知道,这是央视一套对他雪藏与封-杀的升级,现在开始,央视一套已经不仅仅是要在工作上雪藏张烨不给他交派任何事情了,连新闻上的封-杀也要开始了,下手极狠!

    张烨心中冷笑,已经懒得搭理他们了,他自问没有对不起央视一套的地方,他几个月没休息,没日没夜地做节目,甚至在《好声音》录制期间他几乎就没回过家,愣是在单位里吃住,就为了节省一点时间出来留给新节目,力出了,节目火了,结果却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江乃熊和江源他们几个央视一套的领导太贪心了,张烨这才忍不住出手反击,他有错吗?他问心无愧。

    你们姑且折腾吧!

    咱们啊,有算总账的时候!

    ……

    转日。

    张烨的好多朋友都打来电话道贺。

    “小张,恭喜了啊。”

    “谢谢了胡哥。”

    “看着你一天比一天英姿飒爽,我这个当哥哥的也替你高兴啊!”

    胡飞、姚建才、董杉杉、哈齐齐等等,大家都送来了问候,最值得一提的还有章远棋的经纪人方卫红,竟然托人送来了一个花篮到了张烨家,上面写着什么贺词祝词之类的,弄得还挺正式的。

    弄得张烨赶紧回了个电话。

    “方姐,花篮收到了。”张烨道。

    方卫红笑道:“收到就行,恭喜了。”

    张烨道:“呵呵,多谢了,就是太正式了,我还是第一次收这东西。”

    “正式点也是应该的,你这可不是什么虚奖,而是实打实的学术奖项,还是国际上数一数二的数学奖,又是首开国人先例的奖项,为国争光,当然得正式一些的道贺了,打个电话就太没诚意了,呵呵,而且你也不用谢我,这花篮是章姐嘱咐我置办的,上面的贺词都是她口述的。”方卫红说道。

    张烨意外道:“哟,那我可太荣幸了,得嘞,替我谢谢章姐。”

    张烨获奖的新闻炒得更热了!

    《奥普数学奖不再是西方人的“后花园”了!》

    《“多面手”张烨首登世界舞台!》

    《奥普数学奖——国人仰望了五十年的奖项!》

    网上、报纸、电视台都争相报导,民众们的祝贺声也是铺天盖地,因为是为国争光,因为是国际奖项,所以这一次也没人站出来跟张烨唱反调了,连他那些仇家也什么话都没说。

    可这时候,一个插曲却发生了!

    因为领奖时间没有多久了,事情还算是比较急的,张烨昨天就已经把护照交给了北大那边的校办工作人员,由于张烨没有经纪人和团队,这种事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这次是北大校办那边拨出来的人手负责跟奥普基金会那边沟通的,本计划是不需要张烨出什么力的,最多到大使馆露一面就行了,可偏偏,张烨和北大校办的人在办签证的时候碰了钉子,被大使馆那边当时就给驳回去了!

    ——拒签!

    理由是手续不全,和奥普基金会接洽的证明文件也不对!

    北大校办的人有点懵,赶紧跟潘院长沟通了一下。

    潘院长也愣了愣,“手续不全?不会啊!”

    校办的人道:“是啊,都是按照程序来的,和奥普基金会的手续也走过了啊,那边已经发来了邀请文件,约翰斯应该跟大使馆沟通过了啊?怎么会办不下来?而且直接就拒签了?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拒签后再申请的话,时间上可能就耽误了啊,别再赶不上张教授去美国领奖!”

    潘院长忙道:“张教授呢?”

    校办那人苦笑:“张教授现在就在我旁边呢。”

    “我再去问问,估计是哪里没沟通到位。”潘院长挂了电话,就立即去跟约翰斯联系了,后来又给大使馆那边打了好几个电话。

    张烨则眯着眼睛在外面抽烟,他不知道这个地球上的签证规矩,也不插话。

    不久后,潘院长的电话打了回来,北大校办的人出来叫张烨,又一次进了大使馆,再次沟通,折腾了足足一个上午还是没弄下来,最后被大使馆那边的工作人员要求重新让奥普基金会发来一份手续文件,还要跑几个单位和部门盖章,提的那一大堆要求,好多要求北大校办的几个人连听都没太听懂,他们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办这种签证了,北大校方人员和一些学者教授也会经常去国外办公出差,可签证都非常好办啊,走一下流程就可以了,从来没有像张烨签证这般难办,况且张烨还不是单单出公差那么简单啊,他可是美国那边邀请他的,办个签证没道理这么麻烦啊!?

    好吧!

    奥普基金会的文件有缺漏,那我们不走这个程序了,我们走北大自己的工作签证,总行了吧?

    于是,校办的人立即打电话回去,紧急起草了一份北大方面派遣张烨出差美国调研的文件,签字盖章,让人赶紧送过来,然而得到的结果居然是一样的,依然不行,理由是什么一周之内不能做二次不同性质的签证申请!

    北大的人这才感觉事情不对劲。

    张烨就更清楚了,这肯定是约翰斯个人甚至是奥普基金会的人在那边使绊子,这种形式手段张烨见得多了,不是美国人的手腕,而是一股扑面而来的共和国风格,想想约翰斯有一个华人妻子,更说的一嘴流利的汉语,张烨也就不奇怪了。

    北大的人急了,一周后再申请?黄花菜都凉了啊!人家都已经颁奖完了申请管什么用?奥普数学奖是必须要本人到场的!

    大使馆的人油盐不进,怎么说都不行,校办的人赶紧跟约翰斯联系,希望他能帮忙协调一下。

    “喂,约翰斯先生,我们这边遇到了麻烦。”校办的人把事情一说。

    约翰斯故作惊讶道:“有这回事吗?不会吧?”

    校办的人道:“现在张烨老师的签字办不下来,我们都在大使馆这边等着呢,您看您能不能出面一下?”

    约翰斯说道:“可能基金会那边没和大使馆沟通好吧,可能中间出了一点问题,不过我现在有点急事,在外地呢。”

    “啊?”校办的人道:“在外地?”

    约翰斯道:“我今天肯定回不去,明天你们再联系我吧。”

    张烨猜对了,这件事确实是约翰斯下的绊子,此刻的约翰斯正在京城某家酒店的商务套间里,旁边就是他的华人妻子和两个他美国的朋友,四个人正在房间里用餐,牛排红酒一应俱全。

    听约翰斯说他人在外地,他旁边的华人妻子微微一笑。

    “哈哈,喝酒。”一金头发的美国人道。

    那华人女子嘘了一声,笑着示意他们小点声。

    昨天在北大的时候,约翰斯作为奥普基金会的官方人员却被张烨给顶了回去,这让约翰斯一直耿耿于怀,回来后就和妻子朋友们抱怨了起来,骂张烨不懂规矩,小人得志。他妻子听后也非常生气,于是就给他出了这么一个主意,约翰斯当时就给大使馆的朋友打了电话,又给基金会那边的人联系了一下,于是乎,今天在大使馆才出现了这么一幕,约翰斯就是想找回面子,吓一吓张烨。

    奥普数学奖的分量有多重,约翰斯当然知道,从这两天共和国媒体的新闻上看,他更知道共和国和北大对这次张烨获奖的重视,约翰斯今天传达出来的信号就是要告诉张烨,他是奥普基金会的理事,也是这次的联系人,一应行程都掌握在他的手里,他要是不想让张烨拿到签证,张烨甚至连美国都去不了,更别提领奖了。国际数学界的众多奖项,因为都不是一家办的,所以每个奖项基本都有每个奖项的规矩,比如有的数学奖明确规定只颁发给四十岁以下的青年数学家,还比如奥普数学奖的规定,如果本人不到颁奖现场,这个奖项是会做弃权处理的——当然,奥普数学奖几十年的历史了,还没有过弃奖的先例。

    一个这么重要的国际数学奖,一个你们国内这么重视的奖项,眼看都要拿到手了,却出了这种变故,我就不信你不着急!

    约翰斯想着,无论到时候张烨是求到他头上也好,还是气得到处跳脚也罢,他肯定是都能出一口恶气了,也算压住了张烨的气焰,让他以后绝对不敢再跟自己面前那么说话,目的就达到了!至于真的不给张烨批签证?就让他去不了美国?这显然不会的,约翰斯也不敢,他顶多是吓唬吓唬张烨罢了,可没胆子真的不让张烨去领奖,那样的话,问题可就大了,约翰斯不傻,不可能那么干!

    电话那边。

    他的两个美国朋友已经挤眉弄眼地催促起来,有一个人还给约翰斯倒满了酒,示意他赶紧用餐。

    约翰斯拿着电话笑了笑,点头回应。

    北大校办的人着急着慌道:“您要是赶不过来,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声也行啊,不行就让奥普基金会那边再跟大使馆沟通一番,手续什么的肯定不是问题,马上就到颁奖的日子了,我们怕赶不上啊!”

    约翰斯搂着华人妻子的肩膀,笑眯眯地婉拒道:“这种事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人家大使馆的人也不认识我啊,还是等我回去再说吧,嗯,明天或者后天,你让张烨来找我一下,我给你们联系。”

    刚才还明天呢!

    这一转眼,又变成明天或后天了?

    北大校办的几个人急得团团转,这件事要是办砸了,事情的后果和责任他们可承担不起啊,那可是共和国人历史第一次获得奥普数学奖啊!

    然而,在一旁的张烨却是离得近,早都将电话的内容听得真真切切,他没像北大校办的几人那般着急或生气,表情很平静,走过去一步就伸出了手,“电话给我。”

    校办那人一怔,下意识递给张烨。

    张烨接过来,对着手机道:“约翰斯先生,也别明后天了,既然我的签证被拒签了,那我也就知道了你和奥普基金会的态度和诚意,既然这样,那么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可能不了解我,但从现在开始你会慢慢了解到的,我现在也正式通知你,这一届的奥普数学奖,我他妈不去了,你们丫爱找谁找谁吧!”

    “什么?你说什么?”那边的约翰斯脸色大变,忙道:“你等等,你等等!”

    在约翰斯的错愕声中,张烨已经悠然地挂了电话,扔给了同样是一脸目瞪口呆的北大校办工作人员。

    张烨笑道:“大家今天都辛苦了,走了。”

    校办一青年惊呆道:“张教授,你,你疯了?”

    “弃奖?您要弃奖!?”

    “我靠!张教授你别闹!你真的别闹!”

    “张教授你别吓我们啊!哎呦喂您别走啊您!”

    张烨已然出了门,开车走了。

    剩下北大校办的几个人,全慌了神!

    出大事了!

    这回真出大事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