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10章【把考生难哭了!】
    微博上。

    很多明星也来凑热闹了。

    一个三线女歌手追评道:“唉,现在的高考语文题已经这么难了吗?我当年的高考卷子要是这个,我估计连大学也考不上啊!”

    陈光:“张导又犯众怒了啊!”

    姚建才:“呵呵,小张这是作死的节奏,我看他从山上下来以后怎么办,京城的考生大军绝对淹死他!”

    范文丽:“噗,这些题把我逗乐了!”

    董杉杉:“张烨的思维,永远跟正常人不一样啊。”

    陈光:“其实也不赖张烨,谁让今年京城高考改革呢,高招办找到他,就是让张烨顶住压力出难题的,否则找他干什么?好在试卷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是一个难度,你做不出来,别人可能也做不出来,还是一个水平线,最后拼得就是个人水平,倒是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大家都一样。”

    话是这么说。

    理儿也是这个理儿。

    但考生们可不这么想啊,大多数人已经对张烨恨得牙痒痒了,一个个跟网上嗷嗷叫,还有人喊着要成立一个“讨伐张烨小分队”。

    “好主意!”

    “算我一个!”

    “麻痹,我也加入!”

    “誓要跟打脸张斗争到底!”

    “打脸张太坑人了!”

    “等哥们儿考完数学的!等哥们儿考完的!必须跟张烨刺刀见红啊!我晚上也不玩游戏不放松了,我刷屏一晚上黑他!”

    “勇士们,算上我!”

    很多人斗志昂扬!

    不过更多人则没心思想这些了,他们更关心下午的数学试卷。

    “语文都这样了,数学会怎么样?”

    “不敢想象啊!”

    “数学卷子,张烨可是第一出题人!”

    “天啊,让我去死吧!”

    “高考太恐怖了!”

    这时,网上一家媒体做出了分析:“语文考完,京城考生一片哀嚎,语文试题已经太难了,而且是超越了历史记载的难度,但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没准数学题可能不会太难了呢?有没有这个可能呢?总不能语文历史之最,数学也是历史之最吧?那高招办到底准备让咱们京城的考生拿多少分啊?400分就算高分了吗?大家分数都低,录取分数线也会大幅下滑,莫不成400分就能上清华北大?不可能啊!”

    接着,也有好多老师和业内人士做出了他们的分析和判断。

    不少都是权威。

    一业内人道:“目测京城考生语文平均分数不太可能超过75分,甚至更低,要知道,去年京城考高的语文分数,平均可是过百的,103分,如果数学难度再加,一本录取分数线可能真要缩水到400多分了!这不太现实。”

    一全国试卷的出题人道:“今年京城数学卷子的难度,可能会比较适中,中等偏上。”

    专家从各个方面多个角度分析得头头是道。

    考生一听,也全振奋了。

    “对啊!”

    “分析的有道理!”

    “数学应该不会比语文难!”

    “说的在理!”

    “太好了,这下放心了!”

    “冲啊,还有最后一科!”

    ……

    下午。

    开考时间临近,这是今年高考的最后一个科目——数学。

    考生们经过了上午语文试卷的当头棒喝,很多人已经被打懵了,尤其是在昨天经历了英语和文综理综试卷的低难度下,这个试卷难度的反差就更加凸显了,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难度。有的考生甚至一个中午都没回过神来,就匆匆又在家长的陪伴下赶来了考场。

    惊魂未定!

    怒气冲冲!

    考生们是,家长们也是。

    “儿子,最后一科了。”

    “我知道,妈。”

    “语文已经考过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眼光要放在后面的考试上,数学一定多拿分,把语文分数弥补回来。”

    “好!”

    “有信心吗?”

    “有!”

    “真是我的好儿子,去吧!”

    旁边,另一个家长也在嘱咐孩子。

    “女儿,我刚才上网看了,好多专家已经分析过了,数学卷子不可能太难的,你不用担心了!”

    “啊?真的吗?”

    “真的,专家说的还能有假?他们说数学难度可能只是中等偏上一点!”

    “太棒了!”

    周围不少家长和考生听到了,也凑来问。

    “真的不难吗?”

    “对,媒体也是这么分析的,不信你们上网看。”

    “呼,吓死我了啊!”

    “不难就好!害我刚才腿肚子直哆嗦!”

    “那必须得在数学上多拿点分数啊!把语文分数补回来!”

    “对!”

    “哇,网上还真这么分析的呀!好多专家!”

    “我看看我看看!”

    “哈哈,这下放心了!”

    “我说也是啊,语文都这么难了,数学不可能了!”

    快开考了,考生们都进了考场,很多看了网上专家和媒体的分析过后,也恢复了不少信心,拿起笔,兴冲冲地做好一切答题准备了!

    可偏偏,当数学试卷下来的一刻,所有考生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一道道试题,一张脸早已是目瞪口呆!

    有人倒抽冷气!

    有人捂脸嚎叫!

    有人脸色发白!

    还有人摸着试卷的手都是一哆嗦!

    ……

    第三题:

    设复数z满足z(2-3i)=6+4i(其中i为虚数单位),则z的模为_____

    ……

    第九题:

    盒子中有大小相同的3只小球,1只黑球,若从中随机地摸出两只球,两只球颜色不同的概率是_____

    ……

    第十三题:

    某棉纺厂为了了解一批棉花的质量,从中随机抽取了100根棉花纤维的长度(棉花纤维的长度是棉花质量的重要指标),所得数据都在区间[5,40]中,其频率分布直方图如图所示,(图略)则其抽样的100根中,有_____根在棉花纤维的长度小于20mm。

    ……

    第十五题:

    有语文、数学两学科,成绩评定为‘优秀’‘合格’‘不合格’三种。若A同学每科成绩不低于B同学,且至少有一科成绩比B高,则称‘A同学比B同学成绩好’。现在若干同学,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比另一个成绩好,且没有任意两个人语文成绩一样,数学成绩也一样的。问:满足条件的最多有多少学生?

    ……

    这是什么题啊?

    这他妈都是什么题啊喂?

    别说解题了!光是看到这些题目,已经有一多半的考生们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有数学尖子生满头是汗,拼了命地想解题,有的数学差生已经“缴枪”了,已经放弃了!

    我草你-大-爷-啊!

    谁他妈说数学题不难的?

    谁他妈说数学题是中等偏上的?

    你们丫自己过来看看!这你妈是中等偏上吗?这你妈是不太难吗?很多考生这一刻才知道,他们被媒体和那些说的头头是道的专家业内人士给坑了!数学试卷根本不是他们预测的那样!而且这你妈比语文卷子还要难上一倍有余啊!语文题他们最起码还能看得懂题目内容,还能读得懂题目问的是什么,可数学卷子里的有些题目,他们瞪大眼睛足足盯了半天念了十几遍,愣是他妈没看懂题目!

    这个地球的人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题目的来历,它们的来历只有张烨一个人知道,这些题五花八门,都是出自张烨那个世界各年各省的高考试卷,有14年京城高考数学卷的,有09年全国数学试卷的,还有号称史上最难的10年江苏高考数学卷子的,都被张烨挑挑拣拣地拿了过来,集中在了一起扔到了这个世界今年的京城高考数学卷上,难度之大,已经超越想象!

    这倒不是张烨故意刁难考生,这厮也是奉命行事,高招办的要求就是要多难有多难,改革的决心前所未有之大,张烨也无所谓,高招办要多难的题,那他就给多难的,他的工作就是出题,其他的他就不管了。

    交卷铃声响。

    数学考试结束!

    这一刹那,全国各地一年一度的高考也落下了帷幕!

    ……

    津市。

    某考点。

    “孙女,孙女!”

    “奶奶,我考完啦!”

    “考的理想吗?”

    “还可以,就最后一道大题没来得及写。”

    “好,回家,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

    北河省。

    “终于解脱了!哈哈哈!”

    “回家我要大睡三天三夜啊!”

    “我要打游戏!连玩三天!肯定爽死!”

    “噢!解放了!”

    ……

    江南省。

    “今天考题难度不高啊!”

    “是啊,比去年低一些!”

    “我算了算,分数肯定够一本线了!大学,我来了!”

    “我也是,数学很容易!”

    ……

    全国考生们在这一刻都解脱了,很多人都是嘻嘻哈哈着出考场的,就算有一些人没考好或者考的稍微不太理想,也都无所谓了,反正尘埃落定,也全一身轻松地找回各家各找各妈。

    但是,有一个地方不一样!

    这个地方跟其他所有省市的考生们都不一样!

    是京城!

    高考结束了,最后一科考完了,很多考点外面,除了一直守候和焦急等待的家长们,还有很多媒体记者也都来了,有些记者还开着采访车,估计是打算做一期专题节目或者上晚上的新闻。

    “啊,出来了!”

    “快,摄像!”

    “来了来了!考完了!”

    家长和记者都挤在了门口。

    然而,他们意想之中的考生大军并没有一个人兴冲冲地跑出来,是的,一个人都没有,所有人都默默地慢步往外走,气氛那叫一个沉闷,一个个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又好像刚让人揍了一顿似的。

    家长们急眼了。

    “怎么了这是?”

    “小叶,咋了?咋了?”

    “洲洲,怎么不说话啊?”

    “考得怎么样啊娃娃!你倒是言语一声啊!”

    忽地,一个走在最前面的瘦瘦弱弱的男孩儿听见了家长的问话后,居然嗷地一声哭了,“……太他妈难了啊!”

    他这一哭,后面好几个女考生也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有个女孩儿一边哭还一边嚷嚷了一声,“张烨!我跟你势不两立!势不两立!呜呜呜呜!”

    家长们错愕!

    记者们也惊呆了!

    我草啊!今年的京城高考到底是一份什么数学卷子啊,怎么居然还几个考生都哭了啊!这到底是有多难啊喂!

    与此同时。

    京城的其他考场也都是类似的画面在上演!

    有很多考生在从考场中走出来的时候就满眼泪花,边哭着,边把今年高考命题组的祖祖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如果说语文考试让他们一片哀嚎的话,那么数学考试对他们来说,就是全军覆没了,能看到有几个平时数学成绩在班里非常不错的尖子生,也是哭着从考场出来的,在学校这么多年从来都没说过脏话的几个尖子生,居然也一出来就开始跳脚大骂,“别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出的卷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