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05章【《夫忆妻》!】
    笔落。

    字成。

    这首诗刚出了一句,还暂时看不出来什么,大家最先入眼的就是张烨的字,当看到张烨看似松散却笔锋潇洒的几个毛笔字时,好多看热闹的年轻女老师都哇了一声,几个真正懂行懂书法的老师教授们也是面色一愕,匆忙走进了几个身位离近了看个仔细,随即又是一愣!

    “这字……”

    “这书法太高明了!”

    “一般业余书法爱好者可写不出来这种字啊!”

    “这是行楷吗?这种风格的行楷,我怎么以前没见过啊,感觉跟常规的行书有点像,但又不太一样。”

    “字太漂亮了!”

    “没想到张烨还能写得一手这么好的书法啊!”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张老师的书法也有这么高境界!”

    众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廖齐眉毛一扬,也是相当意外。

    几个清华的老师们对视了一眼。

    只有苏娜表情不变,以前有一次书法协会成立周年举办了一个聚餐会,外带一个书法大师和吴则卿过生日,苏娜和很多书法协会的人就早都见识过张烨的书**力了,苏娜觉得张烨写得最好的那一篇字就是《木兰诗》了,张烨行书上的所有特点和风格,在那篇字里展现的淋漓尽致,一般人别说写成这样了,就是照着踏板临摹也写不出张烨那种书法的风骨,这种行书,可以说是张烨独一份的,暂时没人模仿的了!

    这个世界上的人自然不知道,张烨的字实际上是模仿了他那个地球上大名鼎鼎的书圣王羲之的字体,虽然张烨书法技能经验书还没吃够,可能火候上还欠缺了不少,但就算有个王羲之书法一两成的模样,也足够震住这个世界的人了,书圣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可不是王羲之自封的,那是历史给予的肯定!

    “绝了啊!”

    “这字看得真是赏心悦目!”

    “要是比书法的话,廖教授完败啊。”

    “是啊,不过这回题目比的还是诗词。”

    很多人都赞不绝口,对张烨的书法惊艳过后,众人也慢慢开始关注起张烨写的诗,想看看张烨在“夫妻”这种他不擅长的题目之下能发挥到什么样子。

    苏娜挤进来。

    潘院长凑上去。

    诗文如下:

    《夫忆妻》

    枯眼望遥山隔水。

    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

    笔下难成和韵诗。

    迷路阻人离别久。

    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

    夫忆妻兮父忆儿。

    落笔后,张烨还留了一个自己的款儿。

    最后确认了一眼,张烨满意地点点头,放下毛笔,溜达着往人群外挤了出去,又回到烤箱那边吃上了,这回吃的是烤香菇。

    留下一众人连连叫好!

    “好诗!”

    “全诗都围绕着一个‘忆’字,把丈夫对妻子的思念和感情,描写的太有一种凄凉的美感了!”

    “牛!”

    “原以为廖老师的诗已经登峰造极了,没想到张老师果然还是张老师,名不虚传!一点也不比廖老师的诗差啊!而且要知道,张烨可还没有结婚呢,‘夫妻’这个题目本身就不是他所擅长的领域,要是考虑到这一点,再考虑到是即兴创作这一点,更能说明张烨的功力了!”

    “张教授还是那么有文采啊。”

    “写得好!”

    “这首诗跟他的书法一样,真是惊艳!”

    “张老师干得漂亮呀!”

    “哈哈!”

    潘院长重重点头,觉得很不错。

    苏娜远远对张烨竖了一个大拇指。

    女老师组这边的大多数人也嘻嘻哈哈地称赞起来,果然,张烨没有让她们失望啊,关键时刻真不掉链子!

    一个女老师笑呵呵道:“最后一轮,我们赢了吧?”

    语文组的马奇蹙眉道:“怎么是你们赢了?廖老师的作品也很好啊,至少在文字上,我觉得廖老师的用词更考究一点。”

    一清华的男老师点头笑道:“我也觉得廖老师的诗更好,更漂亮。”

    苏娜不同意,“肯定是张老师的诗高一筹,这个不用问的!”

    一女教授看向男老师组的几个人道:“嚯,你们男同胞是不是输不起了啊?”

    “怎么输不起了啊?本来廖老师写的就不错啊,谁赢谁输,这个还真的不好分,毕竟艺术没有高下啊,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男老师组有人说道。

    有一个资历比较高的老教授评价道:“这倒是实话,两首诗我看都各有千秋,各有各的优点,非要说哪一首比另一首高明,也没法这么说,要不然我看就交给裁判吧,看三个裁判投票,哪一首票数多哪一首就赢。”

    “行!”

    “看裁判吧。”

    “同意。”

    “肯定张烨赢。”

    “肯定是廖老师赢!”

    众人都看向三个裁判,等待结果。

    廖齐自己也很在乎这个结果,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表现得比较随意的。

    可跟廖齐以及几个清华老师相比,张烨就没那么在乎了,写完了诗完成了任务,他就撂挑子不管了,该吃吃该喝喝。

    这时,第一个年轻的裁判说话了,“在我看来啊,还是张烨老师的《夫忆妻》更好一些,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这首诗的意境。”

    女老师组登时笑起来。

    “对嘛!”

    “说得好!”

    结果,下一个裁判说话了,只听李蕊道:“我不太同意,两首诗的意境其实都差不多,都很好,不过相较而言的话,显然是廖老师的这首诗更点题,主题更明确,我们刚才出的题目是‘夫妻’,廖老师的诗里也最大限度地展现了这一点,有夫,有妻,有请,可是张烨老师的诗,更多是写的丈夫这边的心态,只表达了‘夫妻’二人中的其中一个方面和心理状态,诗肯定是好诗,但对于这个题目而言,肯定是廖老师赢了。”

    很多人一听,也都觉得有道理。

    “也是。”

    “嗯,主题的话还是廖老师的完整。”

    “是啊,廖老师其他的诗不说,今天这一首是真不错。”

    李蕊投给了廖齐一票。

    张烨和廖齐现在是一比一打平,就看最后一个裁判了。

    最后一个裁判是个岁数比较大的老教授了,他走到那边又仔细看了看已经被挂起来的张烨和廖齐的两首诗,不多时苦笑着一回头,“我是分不出来高下的,看着都很好,要不然平手吧,我这票弃权了。”

    “平手?”

    “汗!”

    “那算谁赢了啊?”

    “就是谁也没赢谁也没输呗。”

    “那还得加赛一场吗?”

    “平手就平手吧。”

    “唉,差一点啊,嘻嘻,我之前还等着男老师组集体跳广场舞呢!”

    结果是平局,这个结果很多人其实也接受的了,反正就是个游戏,只要没判定他们输没惩罚就行了。

    廖齐也没意见,能跟张烨在诗词较量上打一个平局,是他完全能够接受的,此刻他和他们几个清华的老师也早轻看了张烨一眼,果然,就像廖齐和少数一些人以为的那样,张烨并没有大家传说的那么神,非要说的话,只能说张烨算是个很优秀的文学工作者,大师?他可算不上!廖齐一首诗都能和他不相上下,张烨还说什么大师不大师的?也就这个水平的!

    马奇捧道:“我看廖老师的境界又有飞跃啊,以后这是要走这条路了?”

    廖齐笑着摇摇手,道:“我啊,还是踏踏实实教我的书吧,写诗写词就是我的一个爱好,不是主业。”

    李蕊也微笑道:“业余爱好都能写的这么好,您让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啊?”

    几个清华的老师们也纷纷吹捧。

    那边,苏娜则走到了张烨后面,“还吃呢?”

    张烨嗯了一声,“这几天用脑过度,也不知怎么就这么饿,消耗太大了。”他可不只是出题累着了,早上的时候还用记忆搜索胶囊速学呢。

    苏娜努努嘴,“那边定了,平局。”

    张烨笑笑,“听见了,平就平吧。”

    “你今天这首诗确实不错,不过跟你以前的诗比,我觉得你没完全发挥出来。”苏娜无可奈何道:“你平时好胜心也挺强的啊,现在可好,一点也不好胜了,你写这诗的时候我看你连脑子都没有动过吧,随随便便就抬笔写了,你要是认真一点,怎么可能赢不了廖齐老师?这不是你的真实水平啊。”

    我赢不了他?

    我随随便便写的?

    张烨笑而不语,没言声。

    旁边,也有几个北大的女老师道:“唉,张老师你今天轻敌了啊,廖老师摆明了有备而来,你还不好好发挥,以你的名声,平手都算咱们输了,到时候要是传出去,廖老师在诗词水平上跟你不相上下?廖老师肯定大出风头,到时候别人还以为咱们北大不如他们清华呢。”

    忽然间,山下走上来一个人。

    ——是语文命题组的组长于凡!

    于凡之前在忙对接,姗姗来迟,一过来就怔了怔,笑道:“怎么了?又比赛呢?今年谁赢了?怎么分组的?”

    李蕊笑道:“今年平手了。”

    于凡眨眼,“还能平手?”

    马奇说道:“最后一道题,两边打平了。”

    大致给于组长介绍了一下情况。

    于组长很感兴趣,上前去,“我看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