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622章【被小学老师们数落!】
    网上,被那道小学算术题坑了的网友们都一**地声讨张烨。

    网下,京城实验二小二年级教师办公区里,张烨也在被男男女女的小学老师们围住,你一句我一句。

    “辰辰太淘气了。”

    “是啊,我执教这么多年,真没见过这么皮的孩子。”

    “张老师,您对孩子太疏于管理了。”

    “我安排的课程考试,辰辰就没有一次及格过。”

    “上一回体育课,她还跟一个小男生打架呢,我们知道后赶紧赶了过去,还以为辰辰被欺负了,于是劈头盖脸地骂了那小男生,最后我们一问才知道,辰辰什么事也没有,反而是一推之下把那个男孩子给推趴下了,胳膊上磕了一个大包出来,人家孩子家长都找到学校来兴师问罪了,后来人家家长一看是个小女孩推的他孩子,可能觉得脸上挂不住有些丢人,才没再追究。”

    “一班不好教啊,辰辰老带着几个跟她玩得好的小同学捣乱,张老师,你这回去必须得说说她呀!”

    “就算不是您的亲女儿,您也得帮着她家长教育她,毕竟您也是一名人民教师啊。”

    二年级的老师们一片埋怨之声。

    张烨只能不断道:“得嘞,我回去肯定说她……对……您说得对……哎呦,您多担待……我回去说她……是是是……成成成!”

    这熊孩子!

    真不让人省心!

    老师们相继告状,张烨才知道辰辰原来还惹出了这么多的事,已经俨然是京城实验二小的一霸了,让老师怨声载道!

    不过,好在几个老师都知道张烨的身份,又是文学大师又是国际数学家的,肯定多少是得给张烨留面子的,也不可能说得太狠,当然,也有两个女老师一直是嘻嘻哈哈地在“批评”张烨疏于管教,实际上她俩对辰辰并没有什么偏见,反而还很喜欢这个长得比任何一个小孩儿都要漂亮的小“瓷娃娃”,而且辰辰在她们的课上也没有什么捣乱的表现,但是她俩还是插科打诨地开玩笑似的数落了张烨两句,纯粹是因为机会难得啊!这么一个二线大腕儿,这么一个社会上的名人,落在他们这帮老师手里了,要是不逮住机会说几句,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啊!

    这边正说呢。

    外头,一阵细微的歌声传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正是那首《但愿人长久》,但唱法却十分古怪,嗓音是个女的,可声线十分沙哑,嗓子摩擦很大,一般女人真唱不出来这种音调,让人听着感觉很是奇特。

    歌声越来越近。

    一音乐老师摊手,“锣嗓子来了。”

    一美术老师揉揉耳朵,“真不好听啊。”

    “这个小罗啊,怎么天天老唱。”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师道:“要是唱的好听也行了,可这唱的叫什么啊。”

    一班班主任赵梅笑道:“我觉得还可以吧,就是罗老师的嗓音不太好听罢了。”

    旁边一个女老师嗯道:“罗老师小时候变声期肯定没保护好嗓子,这才弄成现在这种男同志一样的嗓门。”

    张烨却好奇道:“这位罗老师是?”

    赵梅听张烨问,就说道:“是罗羽罗老师,是我们学校的一个体育老师,因为罗老师很爱唱歌,走到哪里都得哼哼几嗓子,嗓门又粗,大家就给罗老师起了个外号叫锣嗓子,也就叫她罗大嗓的。”

    锣嗓子?

    体育老师?

    张烨点了下头,耳朵却竖了起来,认真听着那越来越飘近的歌声,没有乐器,没有伴奏,只是清唱,可是听到张烨心里却升起了一股不一样的滋味,他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评价这个“锣嗓子”的歌声了,总之,很奇妙。

    呼地,歌声停了。

    办公区的门被人从外面拉开,罗羽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张烨抬头看她,这是一个体型有些健壮的女人,身高一米六左右,体重也有一百六十斤的样子,可能还要更重,脸型普通,说不上漂亮,但也不算太难看,用一个张烨那个世界的形容词来评价她,那也就是“女汉子”了,而且可能是那种女汉子中的女汉子,挺震人的。

    赵梅道:“罗老师下课了?”

    罗羽说话的声音也很沙哑,“是啊,咦。”看到了张烨,她问道:“这是新来的老师?还是谁的家长?”

    赵梅介绍道:“这是张烨,辰辰的家属。”

    罗羽一听,眉毛就横起来了,“你就是饶辰辰的家长啊!”她对着张烨就道:“你孩子也太不听话了,每次上体育课都往那里一坐,让跑步也不好好跑,教她学校早操动作她也不好好学,还有上次,居然在我体育课上打架!还把人家一个男同学给推了一个大马趴!力气倒是真大!最后闹得我被校领导叫了过去,被臭骂了一顿!”

    张烨心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孩子啊,辰辰她大姨打小儿就教她八卦掌,教她基本动作,每天都让她扎马步,就算现在小家伙的身体条件还没法学习八卦掌的精髓,可那点底子和基本功也不是一般同龄人比得了的,张烨估计别说一个男同学了,就是再多来一个,辰辰这熊孩子也能对付!

    张烨态度放得很低,说:“您说的是,我肯定说她!”

    罗羽还不完,斥责道:“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也真是!平时在家就惯着孩子,不舍得打不舍得骂,这才导致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难教,越来越不听老师的话……”她唧唧咕咕地说了一大堆。

    数学老师李嘉兴拦了一句,“罗老师,差不多就行了,人家家长也不容易,孩子的教育问题是个国家级的重大课题,也会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左右的。”

    罗羽不爱听了,“孩子有问题,那就是家长的责任,还赖什么社会环境?而且饶辰辰是一般的淘气吗?别说跟同学处理好关系了,就是对老师,她也从来都不知道尊敬,经常能蹦出一句两句话来把人气得半死!”她又转头向了张烨,“请家长也请了好多次了,上几次来的是个大姐,这回来的是你,怎么请来请去的也不管用啊?你们到底想不想把孩子培养好?就这么怠慢?”

    又数落了半晌。

    罗羽说完了,大口大口喝了一保温杯的水,这才坐回了她自己的办公桌,不搭理辰辰的家长了。

    张烨也是郁闷的不行,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数落过呀,今儿个先是一帮老师唧唧喳喳,又是来了个体育老师劈头盖脸,偏生,张烨还不好还嘴,因为辰辰确实不听话惹了事,唉,脸都丢光了啊。

    赵梅赶紧过来圆一句,“张老师,罗老师也是为了孩子好,说话重了点,你可别往心里去,罗老师人挺好的,对孩子很上心。”

    张烨道:“我知道,那什么,那没事我先走了啊赵老师,我去门口抽根烟,等一会儿就接辰辰下学,这些天辰辰监护人不在,出差办事了,我暂时看她一阵子,期间有事的话您就联系我。”

    “好,那我送送你。”赵梅道。

    张烨忙道:“别别,您留步留步。”

    李嘉兴立即道:“张老师您慢走,慢走。”他也想送张烨,不过却被张烨反复拦住了,死活不让。

    其他几个二年级的老师也笑着跟张烨挥手。

    等张烨的身影消失在了办公区后,罗羽很纳闷地看着他们,“您大家这是干嘛?什么张老师?对他那么客气干什么?还送他?”

    美术老师无语道:“你可真够能根儿的,你不认识他啊?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就噼里啪啦一阵批?”

    音乐老师笑道:“还是小罗胆儿大。”

    罗羽愣道:“他谁啊?”

    李嘉兴瞥瞥她,“张烨你不认识啊?”

    罗羽神经大条道:“什么张烨李烨?不认识啊。”

    赵梅哭笑不得,“你刚刚进门之前唱的那首《但愿人长久》,不就是张烨根据他的一首词牌写的词曲吗?”

    这话一出来,罗羽当时就错愕地瞪圆了眼珠子,呆了一秒钟后腾地一下便从椅子上坐起来了,“啊?他是张烨??”

    李嘉兴道:“那还能有错啊。”

    罗羽几乎晕倒过去,“他,他戴着墨镜我没认出来啊我!我靠!他作词作曲的两首歌我天天唱啊!”

    李嘉兴踩呼道:“你快得了吧,你说你一个教体育的干点什么不好,天天唱什么歌啊,刚才跟办公室里的时候张烨老师就听见你唱歌了,你那破锣嗓子,让人家原作者听了估计心里都得郁闷死了!”

    语文老师乐道:“你来之前我们也批评了张烨老师半天,但我们都是点到而止啊,就是说一句意思意思罢了,你可倒好,真指着人家张烨老师的鼻子数落啊!人家可是北大副教授。”

    罗羽叫道:“我,我真不知道是他啊!他怎么是辰辰的家属啊?哎呦喂,我听传言说张烨的脾气特别不好,你们说,我是不是惹大祸了?”

    “是的。”

    “对。”

    “嗯。”

    “没错。”

    “你摊上大事了!”

    众老师们幸灾乐祸地打趣道。

    罗羽吐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