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58章【众怒!】
    大礼堂。

    回去座位,张烨就找到了坐在他旁边的北大数学科学院潘院长,把之前的演讲稿子还给他,“您再找人吧,这活儿我可来不了。”

    潘院长疑惑,“怎么了?”

    张烨道:“上面又要求加东西。”

    听了几句,潘院长才明白,“这时候换人也赶不上了啊,那可不行,必须得你上,小张老师,你可不能掉链子啊,这样,稿子的事你要是不想自己写,我给你找人,把校领导要求的东西加上,然后你照着念就行了。”潘杨本身也不太喜欢这一套,对他而言,学术就是学术,非要加上政-治-色-彩弄出一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东西,总是有点变味的,可身在教育圈,身为北大的一员,又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所以在这个大染缸里,只能找一个相对的平衡。

    经过十分钟的劝说,张烨也不置可否,按说潘院长刚给他破格提拔的副教授,他应该给这个面子,可是本心来讲,张烨真对这帮日-本-人没有好印象,他不想做的事,别人很难逼他做。

    潘院长道:“就这么定了啊,别说了,马上开始了。”

    张烨无奈道:“潘院长。”

    潘院长指指那边的老外们,笑道:“各国的数学家们也都等着听你的报告和演讲呢,大家都很期待。”

    台上,主持人已经就绪了。礼堂也基本上坐满了百分之八十的人,该来的都来了,就差日-本代表团的人了。

    “人呢?”

    “怎么还不来?”

    “都中午了啊,这不是到时间了吗?”

    “那些代表团的车队,一个小时之前不就进学校了么,按说早来了啊,怎么现在还看不见人?都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啊。”

    “都饿了,赶紧开完会还等着吃饭呢。”

    “是啊,我都过来一个多小时了,早饭都没吃。”

    学生们都有点无精打采,没什么精神,见到主持人上场的时候会场还安静了半天,结果正主迟迟不来后,偌大的礼堂内也噪音成群,议论正不断响起,就算是北大的老师们也都有点坐不住了,频频回头望向楼上空空如也的代表团座位席,有人奇怪,有人蹙眉,不明白什么状况。

    十分钟……

    半小时……

    主持人可能接到了消息,拿着话筒对大家说道:“大家稍安勿躁,请安静一些,代表团马上就到了。”

    来现场早都架起摄像机镜头的媒体人员们已经有打哈欠的了。

    那一些国外的数学家都不太高兴。

    法国数学家低头看表。

    英国数学家微微轻摇头。

    那个日-本数学家则不在这里,估计是去跟代表团的人会和了。

    潘院长和数学系的一些老师赶紧跟外国数学家们赔礼道歉,让他们再稍等一下。对北大的学生老师们,他们可以不用说什么,因为这是他们北大自己的活动,但是这些国外数学家来说,这些人都是嘉宾,是客人,已经让嘉宾们等了两个小时了,这实在不太像话,肯定要陪个礼。

    那边的苏娜很烦,“这些日-本-人怎么这么不守时?不但让我们等,还让各个国家的数学家们等着?”

    另一个中文系年轻的老师道:“这么大架子啊!”

    常凯歌看看他们,“行了,都少说两句。”

    闫教授也皱眉道:“这么多媒体都在,小苏,小王,注意你们的态度,乱说什么,代表团那边肯定是在准备。”

    苏娜和好几个年轻教师却都不这么认为,准备?准备什么啊,从他们进入学校到现在,都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就算是睡个小觉再起来化妆再洗脸甚至洗个澡吹个头发,时间也绰绰有余啊,就让我们北大上千人跟这里傻坐着傻等着?连一句原因都没有?苏娜他们认为,这帮日-本代表团的人,很可能是因为之前被北大学生们拦了车,所以这是在故意把他们晾在一边,是成心看不起他们!

    忽然,一个德国数学家很不愉快地说了句谁也听不懂的德语,而后站了起来,自行离场了。

    翻译忙道:“沃纳教授说他下午还有急事,要先走了。”

    辛雅也是面上无光,她虽然不是北大的人,却是共和国数学界的一员啊,作为东道主却让贵宾等了这么久,她面子上也不好看,顿时和潘院长一起起身送着那德国数学家出了礼堂,很抱歉。

    德国人走后。

    辛雅抱怨道:“潘院长,怎么回事?北大说要召开这次交流会,需要些重量级的嘉宾,我这才牵线搭桥联系来的人,陈教授他们也在里面说了话,可现在等了这么久还不开始,我怎么和这些外国数学家解释?”

    潘院长立即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问问。”他压着火打了一个电话,“喂,人现在在哪儿……你说谁啊,代表团的人……什么叫不知道,你们不是负责接待的么……你马上给我问清楚!”

    挂了电话。

    约莫几分钟,那边回了线。

    等来的答复还是那句话,代表团的人快进场了,刚刚好像一直在接受一个封闭采访,而且期间,代表团的一些人提出肚子饿了,刚下飞机什么也没吃,于是居然还集体吃了一顿饭,是北大第一食堂做的,五六十个人的菜,直接送到了给代表团单独预留的休息厅,末了还有咖啡水果。

    可是当辛雅和潘院长回去以后,还是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日-本代表团的人,连陪同他们的北大校领导和白毅等人也迟迟不来!

    礼堂越来越噪杂。

    各种消息漫天飞舞。

    “到底来不来了啊?”

    “我刚听说的,他们接受采访呢。”

    “什么?这个时候接受采访?我们这么多学生老师都在等着他们,他们会后再录采访不行吗?为什么偏偏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

    “何止采访啊,他们还吃饭呢。”

    “不会吧?”

    “怎么不会啊,我刚听食堂的人说的。”

    “我也听说了,第一食堂刚才本来开门了,不过临时接到代表团要用餐的消息,立即不对外开放了,把门关上,好几个北大老师想进去吃个饭,都没吃上,听说是专门给代表团做饭呢,还给专门送了过去,这个待遇连校领导都没有啊,谱儿太大了,这简直是目中无人了!”

    “我们饿着,他们吃着?”

    “草,这次来的小-日-本都什么人啊!”

    “白毅老师他们不是陪同着呢么,他们也能答应?为什么不先让代表团的人过来礼堂啊!吃饭什么时候不行?就你们饿?我们还饿呢!”

    “白毅?呵呵,白老师之前那件事上的态度,你们还没看见吗?他就在日-本待过,老婆还是日-本-人,是东京大学的,一直是对日亲善理论的拥护者,还发表过相关论文呢,你指望他?”

    “那也太不公平了啊,外宾是人,我们学生就不是人了?况且这里还有其他外宾呢啊,那些外国数学家,也让人家傻等着?”

    “看,又走了一个!”

    前排。

    一个韩-国数学家也等不了了,跟其他人告了个辞,自己出去吃饭了。潘院长和几个北大数学系的老师又是亲自送着他出去,还给叫了车子,叫了一个会韩-语的老师随行,算是补救吧。

    那英国数学家看向张烨,“张。”

    张烨回望过去。

    英国数学家认真道:“要不是为了听你的演讲,我也早回去了。”

    张烨一听,也是连忙用英语道:“抱歉了,人应该快到了,再稍等一下。”

    连带张烨也很不好意思了,自然,心里也对那帮日-本-人火冒三丈了起来,如果说那些代表团的人两个多小时前只是让张烨不喜欢,那么现在,他们真是把张烨给惹怒了!这件事上,代表团的人对他们北大和共和国的不尊重,是写在了骨子里的,这么重要的场合,这么多人的等待,换来的却是对方在悠闲的吃饭?闫教授等人,校领导等人,口口声声说这次的交流活动有多么多么重要,但现在看来,似乎只有他们北大方面这么认为,人家日-本代表团的人却并不觉得多重要,完全不觉得重视!

    又是十分多钟过去了!

    转眼一看表,都已经下午一点四十了!

    原定的欢迎会,居然整整延迟了两个小时三十分钟!别说就在这里无所事事地坐着两个多小时了,就算是在电影院里让你津津有味地看一场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影片结束后你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个懒腰,也得觉得坐累了啊,更别说什么都没的干就那么呆呆坐着了,大家什么状态和心情可想而知!

    “诶!”

    “人来了!”

    “靠!”

    “终于来了!”

    楼上,陆续有人影落座了。

    日-本代表团的几个为首的负责人略有些倨傲地坐在了最前面,白毅和几个北大方面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全程陪同,笑呵呵地等他们坐好,有几个人就坐在旁边了,白毅因为可能有演讲,才转身下了楼,过来后就对主持人打手势。(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