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15章【世界十大数学猜想之一!】
    十几个国家在赛区外的大院子里分出了各自国家的交流区域,每个国家的展台都有很多写字板架子啊之类的,还有翻译,有展示区,展示一些各国在数学界领域的建树和成就,彩头和交流题目也在展台里。

    “加油!”

    “赢他们!”

    “这回别输了!”

    “孩子别哭,让你们的老师找回场子!”

    共和国的游客给他们加油,还有一些外国游客也给他们自己国家的随行数学家们加油打气,场面又热闹了。

    彩头出来。

    英国的交流展台摆出了一个份赞助金的支票,或者是说奖学金也一样,五万英镑,着实不低了,然后他们展台的一个红头发的工作人员将题板翻开,大家一看题目,老百姓自然是不太明白的,看都看不懂,但是其他国家数学界的人或那些来参赛的青少年选手们都看得清楚,知道跟往年一样,英国人没有给出什么太难的题目,虽然也不简单吧,但肯定是有人能答上来的。

    共和国展台这边,是领队汪一鸣和副领队辛雅等人主持的,韩何年跟一些数学界的老前辈也在,因为是主场,是东道主,展台规模也比较大,来的人很多,好一些数学界的权威今天都到场了,有的人进到了展台区域,有的人则没有,而是在院子里看其他国家的题目。

    共和国的彩头是一幅水墨画,好像是清代一个著名画家的手笔,笔墨苍劲中又透着一些细腻,画儿上是一只雄鹰,很威猛,栩栩如生。这幅画的价值应该也低不了,少说也得百万上下的。至于题目,这次共和国给的比较难,毕竟是主办方,要是题目出的太容易,难免有些没面子,总不能太快被人答上来。题目是共和国数学界一位数学大师的新课题延伸出来的几何图,经过辛雅韩何年等人的商讨研究,最后定了这么一道题,很是花了一些心思的。

    日-本代表队……

    韩-国代表队……

    彩头和题目一个个地展示出来。

    “哇。”

    “棒子的彩头不错啊。”

    “是啊,挺贵的啊。”

    “德国的也不错。”

    “小-日-本的有点寒颤啊,这一看就不值钱。”

    题目看不懂,但东西贵贱游客们还是知道的,都在外围对着里面指指点点,他们位于平台偏上的地方,虽然进不去交流区里面,有人拉着封锁线呢,只允许相关人员或媒体人士进场,但是交流区和赛区是在下面几个台阶的平台上,从上往下看,也看得很真切,视线没有障碍。

    吴则卿也在会场里面,和几个同样是高校的领导干部说着话。

    韩何年也才是看到吴则卿来了,一愣之下显然是没想到,就过去打了个招呼,“吴校长,你怎么来了?”

    吴则卿微笑,“碰巧。”

    南大的数学系主任摸着胡子笑呵呵道:“韩老师,你胆子可够大的,听说跟微薄上和吴校长求爱了?”

    旁边几个数学界的人都和颜悦色地笑,韩何年虽然是新人,但底子却很好,很有前景,很多数学界的老人也都比较看好他。

    韩何年见被人提起,也是尴尬不已,“咳咳。”

    那系主任道:“我们吴大校长可不好追啊,你加油,要是真能追上吴校长,你可就给咱们数学界长脸了啊。”

    韩何年干笑道:“好,我努力。”说着,注意了一下吴则卿的表情,今天的她格外美艳,一身旗袍非常端庄。

    吴则卿还是那么温和地笑着,“还是先努力数学大赛的交流活动吧,我看已经开始了吧?”

    大家就知道吴则卿不爱听这些,也就没敢再多说,有些玩笑不能瞎开。

    提起大赛,数学界的几个人都面色一凝,“小韩,这次交流,你去答题?”

    韩何年点点头,“我先去,不行的话还有辛教授和汪教授。”

    一个数学前辈道:“老美的那个题,一定得拿下来,这次咱们是主办方,结果孩子们只拿了个第三的成绩,你们这边得努努力。”顿了下,“去年老美的题就不太讲究,成心的,根本就没有一点要交流的意思,但今年应该会好些吧,估计不会再拿什么世界数学难题了。”

    韩何年道:“我明白。”

    忽然,老美的彩头最后一个亮相了。

    可刚看到那东西的时候,好多人都微微一愕。

    几个金色头发的美国数学家拿出一小盒子来,打开,摆在了展台奖品栏上,里面赫然是一块翠绿色的翡翠扳指,还挂着碎儿,看扳指上的包浆,绝对是个老物件,是个老翡翠,得上百个年头了的样子,好像是清代的,那个时候的翡翠种水都不太好,可能当时也不太讲究这个,不像现在似的动辄就玻璃种满绿啊冰种祖母绿啊的,但是其价值,绝对不会比现在那些好翠便宜,因为是老物件了!

    人群里有行家。

    “翡翠扳指?”

    “这碎儿,是宫里的啊!”

    “这是当年宫里出去的扳指?”

    “肯定是,这包浆得有上百年了!”

    这个世界的很多历史都没有变化,当年八国联军进京城烧杀抢夺的历史也在,这枚宫里或是皇家的翡翠扳指,很可能就是那时候被抢走的,不知怎么到了美国数学界的手里,这次被拿了出来当奖品。一般来说,每次的数学大赛交流活动,也是一个对各国家文化的一个展示,大部分都会拿一些自己国家的文化特产出来,谁也没料老美代表队伍来共和国参加国际大赛,居然拿了以前从共和国抢走的一件东西做彩,甚至还是在颐和园这种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

    好多游客们都不干了!

    “我靠!”

    “老美故意的!”

    “麻痹!这是蹬鼻子上脸啊他们!”

    其他国家的游客和数学家们有人则不太明白共和国的人为什么群情激奋,一个个迷惑地眨着眼。

    辛雅也被气乐了,“好个老美!”

    不怎么爱说话的领队汪一鸣也沉沉脸,“这是挑衅?”

    一数学界的老前辈压着火道:“拱火啊!老美这题必须解开!咱们自己的东西,自己拿回来!”

    韩何年阴着脸道:“放心吧!”

    这一下,共和国的数学家们都斗志极高!

    共和国的媒体记者们登时将镜头对准,咔嚓咔嚓照相拍摄,记者们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吴则卿也看到了那枚老翡翠扳指,不知在想什么。

    张烨同样被老美的举动给惹得一乐,怒极反笑,不过又注意到了老吴的眼神,忽而心中一动。

    翡翠扳指?

    老吴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啊?

    张烨摸了摸手腕上老吴给自己的定情物,若有所思。

    那边,在万众瞩目之下,老美的几个数学家们翻开了他们今年给出的题目,当题目掀开的一刻,现场好多咒骂声都憋不住地响了起来!

    “成心吧!”

    “又是这题?”

    “他们还没完了?去年就是这个啊!”

    “很去年一样的题?”

    共和国的数学家们都目色难看,其他国家数学界的人也蹙眉的蹙眉,摇头的摇头,美-国数学界太目中无人了。

    游客们开始还没明白这题目一出大家怎么反应这么大,直到后面那些之前负责外围数学游戏的大学生志愿者一说,他们才懂!

    这是戴尔猜想!

    一道世界数学难题!

    一道困扰了数学界几十年都无法解开的问题!

    这个猜想最早是由美-国-人在几十年前提出来的,世界无数个数学家们前赴后继计算分解了几十年也没有解开,这数学猜想从最开始的不被关注,到后来被全世界瞩目,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个世界难题,就连旁边看热闹的游客们虽然看题目没看出什么,但一听“戴尔猜想”这几个字,也都一瞬间恍然大悟,这可是近代数学界的十大世界数学难题啊,没人解得开!

    老美把它拿出来了?

    去年拿了一次,今年又来?

    这根本就是没有交流的意图啊,美-国数学界这次来带队比赛的人,可能压根就不重视这项活动,这是在敷衍,直接把他们国家曾经一个数学家提出来的猜想拿出来了,这是在走过场,准备大赛交流结束后就赶紧回国了,一点也没把其他国家的数学家们放在眼里,很自傲。

    辛雅恼道:“要是都拿这种世界难题出来,那还交流什么!”

    一游客愤愤喊道:“解开它!给老美点颜色看看!”

    “对,解开!这老美欺人太甚!”一老头也扯着嗓子来了一句。

    可是闻言后,共和国的那些数学家们则全哭笑不得,解开戴尔猜想?我们他妈要是能解开!我们还在这儿站着干嘛啊!我们早拿世界级别的数学奖项了!还用等到这种交流活动再解?这是个难住了全世界数学界的猜想啊!

    老美不讲究!

    汪一鸣辛雅他们都知道,那宫里的翡翠扳指拿不回来了,可他们又说不出来什么,毕竟戴尔猜想确实是老美的一个数学家提出来的,他们拿出来在交流活动上展示,也不可能挑出理来!

    一英国数学家摇头,“美-国-人太不绅士。”

    一个法国女数学家道:“出这种题目,没有意义。”

    谁都清楚这是无解的,各国数学家们全都把目光从美-国-人的题目上移开了,看向其他国家的交流题目。

    唯有一个人例外,是张烨。

    张烨盯住那个所谓的“戴尔猜想”看了半天,这个世界戴尔猜想的四个字名字,他并没有听过,但是这个猜想的内容,却让张烨看得一愣,咦,怎么有点眼熟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