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14章【张烨的愤青之魂!】
    林间。

    小平台上。

    “听说还是老师呢?”

    “好像是北大的老师?现在的老师啊,素质啊!”

    “北大呀?堕落了啊!”

    “唉,幸亏老外听不懂中文啊。”

    “爸,这人真不害羞,我都替他脸红啦。”

    “要是用计算器,我也行啊!”

    “别管他了,咦,好像比赛要结束了。”

    甭管是数学界的人也好,还是游客也罢,都对着张烨指指点点了起来,见比赛快完了,结果要公布了,他们这才收回了目光,关注到了赛场的方向,很多人都等着这次国际大赛的排名呢,关乎国家荣誉啊。

    张烨是到手的新手机没有了,还弄了一身骚,招来了一堆鄙视,他是吐血的心都有了,气得狠狠瞪了那女大学生志愿者一眼。

    女志愿者一看,吐吐舌头,给张烨做了个鬼脸,好像意思在说她不怕吓,她还是认为张烨拿计算器作弊了。

    张烨一瞅更是气闷,差点上去咬人,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算了,哥们儿今天谈了女朋友,心情好,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哼。不得不承认,吴则卿在张烨心里的位置很重,老吴往那里一站,就算一句话都不说也是能压的住张烨的,老吴在场,张烨还真不好意思瞎嚷嚷。

    事儿过去了,围观的也不再说了。

    只是辛雅走过吴则卿身旁的时候,低声忽然跟她说了句,“吴姐,我怎么感觉你这朋友不太靠谱呀。”

    吴则卿微笑不语,也不理她,走去了张烨那边,“怎么还做上数学题了?你不是文科生吗?”

    “我……嗨,别提了。”张烨兀自翻白眼。

    人群都围到了赛场外,已经有人陆续出来了。

    一身端庄旗袍的吴则卿侧头看过去,道:“走吧。过去看看。”

    张烨没动窝,“你去吧老吴,我不过去了,人太多。还是跟外面清闲,正好我得找个厕所抽根烟。”

    吴则卿温和的批评道:“这里不让抽烟,忍一忍。”

    张烨无奈,“好吧,我听你的。”

    吴则卿笑笑。“那我先过去了,这种国际大赛,既然来了,我不去也不合适,你自己瞎溜达吧,回头我找你。”

    “好,忙你的。”张烨道。

    老吴一走,张烨就在外围找了块崎岖的大石,上面还有一些游客扔在那里的易拉罐和汉堡包的包装纸,张烨捡起来扔掉。自己坐下,然后便隔着冲冲人群寻找到了老吴的身影,一眯眼睛,美滋滋地盯着老吴美丽雍容的背影看了起来,根本连眼睛都不眨似的,怎么看怎么喜欢,怎么看也看不腻,得而复失的新手机这一刻在他心里也无足轻重了,什么能跟老吴比呀?

    ……

    十点不到。

    矮坡下的大赛区,各国的青少年选手走出到大院子里。里面人大都十几岁,有的甚至可能不到十岁,都是各国的数学天才,各国的领队和带队老师也神色各异地走出来。赤橙黄绿青蓝紫,什么肤色的都有。

    共和国团队的几个小选手神色低落,队伍里有一个应该是在里面岁数最大的女孩儿,眼圈红红的,在流眼泪。

    外围游客见状,都心中一凉。

    “输了?”

    “第几名啊?”

    “小姑娘快别哭了。你们都是好样的!”

    “对,都是好样的,快擦擦眼泪,看得阿姨都心疼了!”

    这里是他们的主场,游客大都是共和国的人,见得如此,都一个个在外头喊了起来,给孩子们加油鼓气!

    一个共和国的中年数学家走进赛场的院子,沉着脸道:“第几?”

    那女孩儿叫黄玲玲,在共和国队伍里年龄最大,十七岁,是几个孩子的队长,她抹了抹眼泪,咬牙道:“第三名,我,我失误了。”

    后面一个十二岁的小队员拉了拉黄玲玲,他叫黄磊磊,是黄玲玲的亲弟弟,“姐姐,不怪你,你别哭了。”

    “是啊。”

    “队长,不怪你。”

    其他小队员也出声安慰。

    这次的领队老师汪一鸣和观察员北大数学系的韩何年也出来了。

    汪一鸣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也没言声。

    韩何年却脸色不好看,一出来就板着脸对黄玲玲道:“那道题,之前就训练过类似的题目了,怎么还错?”

    其他共和国的数学家们也是一片叹息。

    黄玲玲抹眼泪。

    其他小队员也有点不知所措,他们都觉得自己辜负了老师的信任,辜负了全国人民的期望,心情很低落。以前最辉煌的时候,共和国在青少年国际数学大赛上,连拿过三届冠军的,但是去年因为一个小差错,错失了冠军,没想到今年不但没拿到第一,连第二都没有保住。

    副领队辛雅也进场了,她心情也不太好,努力了一年,选人,训练,备赛,结果成绩却越来越差,让她也面上无光,“明年再来吧!”

    黄玲玲红着眼眶道:“老师,对不起。”

    这次比赛成绩排名出来了。

    第一是老美。

    第二是英国。

    第三才是共和国。

    看到这里,好多来颐和园游玩的游客们都是没什么看热闹的心思了,纷纷准备离去,不过那边宣布完各国参赛成绩后,又宣布了国际数学大赛的下一个环节,众人一听,又是停下了脚步回来了。

    还没完?

    还有比对?

    原来这个国际大赛比赛环节虽然结束了,但是按照每年比赛的惯例,青少年选手们比赛过后,还有一个集体的交流活动,选手可以参加,领队老师等人可以参加,甚至围观的人都可以参加进来,这属于是一个赛后的国际数学交流活动,大家语言上虽然不通,但是在数学领域却是相通的,是能用数字交流的。

    这个活动便是各国可以拿出一些彩头,出一些题目,跟刚才外围游客们参与的数学答题差不多的性质,无论谁在规定范围内答对了对方国家的题目,便可以得到该国家给出的彩头。

    彩头一般都是一些各国特色的东西,诸如共和国,每年的彩头基本都是国画啊,文房四宝啊,都是老物件或准大师级的作品,诸如西方某些国家,也有大师手笔的油画曾经做过彩头,当然,那幅名画最后没有人拿到,因为题目太难了,不是解不开题目,毕竟在场有那么多国际知名的数学家呢,但是有些题目比较复杂,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这也是那次彩头之所以那么大的原因,甚至往年有些国家的彩头直接是助学奖金,多了的话能有几万十几万美元,要看题目的难易度了。当然,纯粹抱着交流交友目的的国家也是有的,比如英国的数学界相对就比较绅士,每年都会给出一些不错的彩头,但该国给出的数学题目却不是特别难,很讲究。

    总之,各国有各国的风格吧。

    这次交流,也是各国数学界的一次交流碰撞,如果看的不重,倒是无所谓的事情,聊聊天,交流交流经验,可以很和睦,但是如果看得重,或者国与国之间关系不太好,非要拼出个胜负来,那样的话,每年的这个赛后交流环节还确实是挺抢人眼球的,每年也都会有各国数学家针锋相对斗个你死我活的情况出现,只不过这种事情一般都不太会上媒体,新闻大都不会报。

    交流活动开始。

    规定结束时间:下午五点。

    ——整个一天下来,才算是一次完整的国际青少年数学大赛。

    有比赛,那就有输赢,好多共和国的游客们想着还能有报仇的机会,又都留下来看这次的交流会了。

    “这次彩头是什么?”

    “不知道啊,还挺期待的。”

    “把老美的赢下来!”

    “对,狠狠虐他们一把!看把我们孩子都给弄哭了!”

    “孩子们这回输了,但大人总该赢了吧?”

    共和国在国际数学界虽然贡献不算突出,但谁都知道共和国人聪明,个人数学水平还是很高的,比如辛雅,比如领队汪一鸣,还有在场的十几个共和国的数学家,都是一等一的数学大师,大家自然也期待了起来。

    同样关注这边的人里面,也包括人群最外面的张烨,只不过他关注的并不是比赛,而是那几个代表共和国参赛的孩子,听着周围游客们你一嘴我一嘴的聊东聊西,张烨才第一次知道这些孩子为了这次国际大赛到底花费了多少心血和努力,几乎连学业都耽误了,连青春都葬送了,却是为了荣誉站在了这里,看着队长黄玲玲无人问津地和队友们在角落里抹眼泪,他心里就极度的不舒服,这帮数学界的人包括那个老吴那个闺蜜辛雅,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孩子们已经尽力了,输就输了,怎么了?你们安慰孩子们一句能死啊?一个个板着个臭脸,今儿个要不是老吴在这儿哥们儿给老吴面子,哥们儿早上去骂你们丫的了!什么玩意儿啊!

    还有这帮老外也是!

    麻痹,欺负我们国家的孩子?

    这一瞬间,张烨的愤青之魂骤然附体,熊熊燃烧,扫向赛场里的一群人,这货现在看谁都不顺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