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09章【《我愿化身石桥五百年》!】
    别墅里。

    吴则卿把花放桌子上。

    张烨上去,“我帮您摆吧,放哪儿?”

    吴则卿道:“不用,咱俩先吃饭,一会儿找个花瓶,装不下的话就只能这么摆着了,放院子里也行。”

    张烨眨眼道:“还是您受欢迎。”

    “都是朋友和以前老同事送的。”她道。

    张烨问道:“呃,他们都追您呢?”

    吴则卿把牛奶端过来,淡然道:“那我不知道。”

    得啦,傻子都看得出来,您还不知道?

    张烨一看,就开始踩呼上他们了,“您说这老外的节日有什么好过的啊,这个风气很不好呀。”

    “坐下吃吧。”吴则卿笑笑,“西方节,大姐也不过。”

    张烨轻一拍桌子,“对吧,什么巧克力啊玫瑰花啊,完全是不良风气,应该坚决予以抵制呀,您看去年那个感恩节,嚯,好多共和国的人都折腾得不得了,还有一些公众人物也到处发微博,感恩这个感恩那个的,你说这图个什么啊?老美那感恩节是怎么来的?是当初印第安人帮过他们,老美为了感谢印第安人才设立的这个节日,咱们国家跟着感恩个屁啊!完全是没头没脑的!”

    吴则卿笑了,“你还挺激动。”

    “不是我踩呼他们啊,真不是我踩呼啊吴姐。”张烨其实就是踩呼,“这些风气呀,太让人看不下去了!”

    吴则卿微微点头,“倒是不该提倡。”

    一顿早饭,张烨从头说到尾,把这帮人鄙视了一个透心凉,这还不算完,最后还得踩几脚踩进泥巴里!

    饭后,又有快递送到了。

    吴则卿签收后一拿出来,是一幅书法,写了一首诗。

    你是凡间美嫦娥。

    是歌似舞更是心。

    我乘风浪你掌舵。

    最美不是流云过。

    爱意浓时不用多。

    张烨一看就懂了,“藏头诗啊?”

    头字连在一起,你是我最爱?呸!下-流!简直太下-流了!张烨心里狠狠呸了一口,直接给他定性了!

    吴则卿淡笑着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把宣纸收了起来,放在了一边。

    张烨再次踩呼道:“这是书法协会的人?字还凑合,但是这诗的水平……很一般呀,就是讨个巧,没什么技术含量。”

    滴滴,吴则卿手机短信响了,老吴拿起来看看。

    张烨偷偷也扫了一眸子,没看清楚,但排版上看,好像又是一首诗,看来谁都知道吴则卿喜欢书法和诗歌了,这是投其所好啊,想在情人节里表达一下心意,盼着抱得美人归呢!

    老吴把手机递过去,“这诗什么意思?没看懂。”

    “嗳,我帮您看看。”张烨心说这是自己老本行啊,自然没二话,拿来一瞅,他道:“又是藏头诗,这个藏得比较深。”

    吴则卿问,“藏字?”

    张烨嗯了一声,拿来就说道:

    “日长夜短愁几许——月。”

    “高处无口几人来——亮。”

    “一人游弋芳草地——代。”

    “十士脚长披蓑衣——表。”

    “天鹅展翅鸟已飞——我。”

    “白勺烹酒无意义——的。”

    “空余一钩三点雨——心。”

    连起来,月亮代表我的心。

    这种藏字的诗,不是正经的文学,有时候为了凑在一起也比较牵强,字拼的没那么清晰,漏洞百出,也难怪吴则卿猛一看没看懂。这种诗在张烨那个世界倒是挺多的,所以他一看就知道。

    吴则卿笑笑,“你对这个倒是也挺懂的?”

    张烨嗨道:“谈不上懂,谈不上,这种诗都是小门小道儿,上不了台面的,我也没仔细研究过,但肯定比他们懂的多点。”他又踩呼上老吴的追求者了,哥们儿都没敢下手呢,你们倒是一个个露骨表白了?

    无-耻!

    你们还有人性吗你们!

    张烨很生气,也很着急,看老吴那淡定的样子,估计每年都会收到这些东西吧,估计追她的人绝不小于十个吧,这估计还是往少了说的,老吴又都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没孩子,按理说她家里人应该也会催促吧?老吴应该也会有点着急吧?这种情况最危险啊!别是她哪根筋一松,听了谁的甜言蜜语就跟着跑了啊,那张烨哭的心都有了,所以他才着急的很!

    老吴去找花瓶。

    张烨跟着她摆弄花,并试探道:“吴姐,这么多追您的人,您没看的上的?”

    吴则卿道:“人家可不是追我,都是朋友,搏个乐呵。”

    “您……没打算成家呢?”张烨大着胆子问了声。

    吴则卿看看他,“问这干嘛?”

    张烨讪笑,“嗨,就是好奇,好奇。”

    她随意道:“当然得成家了,不过还没碰见合适的,呵呵,怎么?你有合适的想给大姐介绍?”

    “咳,不是。”张烨道。

    她道:“行了,花儿弄好了。”

    张烨道:“……嗯。”

    她前面走,“走,上楼看看你新发的章节,我还挺期待的。”

    “成。”张烨跟上,“您看完要是还想看,我就接着写,今天争取再写六章。”

    楼上。

    老吴闺房。

    吴则卿进来后开了电脑,坐下,开始联网,张烨则在一旁拉了把椅子坐下,心里还在不断天人交战着。

    老吴先登陆了微薄,“今天还真热闹。”

    张烨一看也是,网上全都是告白的,有情侣求婚的,有暗恋表白的,甚至还有明星晒幸福秀恩爱的,绯闻也是不断,至少有两个公众人物已经被记者拍到了情人节和神秘女子或神秘男子约会。吴则卿的微博上也一样很热闹,虽然只不过老吴并不是公众人物,所以没什么粉丝关注,这才不太显眼,但张烨却关注啊,看到她微博上好几个人在那里用藏头诗表白,他就来气!

    一个微博认证是北大某高数老师韩何年,竟然也玩儿起了文,不知从哪里抄来的一首诗,在微博上@了吴则卿。

    我倚窗前思红颜。

    喜雨漫洒串珠帘。

    欢舞翩翩飘倩影。

    你笑嫣然似花仙。

    头字连一起,我喜欢你。

    这些,老百姓当然是不在意的,大家都关注明星去了,但是吴则卿的朋友同事和北大的学生们,则是一个个都围观了上来。

    一女学生惊呼,“哇!韩老师表白了!”

    一北大物理系的副教授也笑着送上祝福,“祝小韩抱得美人归,加油。”

    张烨的同事,中文系的苏娜也来凑热闹了,“嘻嘻,韩老师勇气可嘉,给你点赞,吴校长听说要调动了,你加油哦。”

    北大学生们也喊什么的都有。

    “啊,吴校长是我的!”

    “噗,楼上你节操掉了,胆子真大啊!”

    “呜呜,我也喜欢吴校长啊,等我毕业工作了,吴校长要是还没嫁人,我必须得展开追求,汗,虽然知道吴校长肯定看不上我啦!”

    “泪!吴校长是我女神啊!”

    “我也暗恋吴校长三年啦!”

    “吴校长,我也爱您!”

    “你们得了吧,咱们这岁数,不可能啦。”

    “是啊,说实话还是高数的韩何年老师跟吴校长搭配一点,起码年级上差不多,韩老师也挺帅的。”

    “没想到韩老师一个教高数的,文采竟然这么好!藏头诗呀!”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吧!”

    有男学生嗷嗷吃醋,也有人祝福起哄。

    “吴校长太受欢迎了!”

    “是啊,你们看,好多人告白啊!”

    有一个微博认证是国家作协的中年人,也跟吴则卿在微博上“传情”了,这人还挺有名的,是个搞文学研究工作的,应该是跟吴则卿认识,工作上可能有过交集,刚离了婚,带着个孩子。

    他发诗给吴则卿:

    树儿睁开眼。

    小子屋下眠。

    良心缺一点。

    日落残兔边。

    又是藏字,几句话分别代表四个字——相见恨晚。

    这作协的中年人还是比较含蓄的,也是,这么大岁数了,让他喊个情情爱爱的肉麻话他估计也说不出来,所以在诗里也体现出来了,只是个简单的暗示,但爱慕的意思也不言而喻。

    这几首诗一出,其他有些人可能也着急了,一看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微薄告白,那些人也纷纷坐不住,都来了。因为老吴的圈子就在这里,她搞过宣传,搞过教育,在北大也是负责中文系的,还是书法协会的人,认识的人接触的人当然也大部分是这个圈子的,这些人别的不行,弄点诗还是没问题的。

    诗文漫天!

    一线情缘牵白头。

    ****思念排忧愁。

    不要怪我痴情种。

    见你常在梦境中。

    如果你我本有缘。

    隔山离水一线牵。

    三月桃花正旺盛。

    秋后果实最香甜。

    照旧的藏头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一个接一个,一波接一波,和吴则卿表白的人太多了,好像起哄一样,好像较上了劲,都要看谁比谁强,都要看谁能得佳人青睐。

    “今天是怎么了?”

    “哇哦,都追吴校长啊?”

    “不知道吴校长会选谁呀!”

    “期待。”

    “我也太感兴趣了。”

    “吴姐,挑一个吧,嘻嘻,你也老大不小了。”

    围观的学生们和老吴的朋友们都持续关注着。

    ……

    家里。

    吴则卿笑着摇摇头。

    张烨在她旁边盯着她微薄也看完了,这叫一个气啊,心里烦躁得不得了,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吴姐。”

    “嗯?”她侧侧头。

    张烨支支吾吾,“那什么,我吧,您……”

    吴则卿温和道:“有话就说,怎么了?”

    张烨猛一咬后槽牙,想着自己要是再不开口,可能真就一辈子也没机会了,降低五倍难度的色子啊,赐予我力量吧!张烨深吸了一口气,也不躲躲闪闪了,看着吴则卿的眼睛道:“您别搭理他们,您当我女朋友吧!”

    靠!

    终于说了啊!

    这话说完,张烨反而是不紧张了,一脸认真的样子。

    吴则卿却笑了,“你啊,跟他们一样,瞎起什么哄。”

    张烨脸红脖子粗道:“嘿,什么叫起哄啊,我很严肃的吴姐。”

    吴则卿微笑,“没看出来。”

    张烨豁出去了,“您就说答应不答应吧。“

    “你喜欢我?”她瞅瞅张烨的眼睛。

    张烨丝毫没有犹豫,“对。”

    吴则卿平和道:“大姐马上就离任了,这次要去南方,工作肯定不轻省,一年也不见得能回来一次。”

    张烨马上道:“不在乎见不见的着,而且我也能去找你,飞机来回也没多长时间,再说了,你就算一年不回来,五年不回来,我也等得了,距离不是问题,吴姐,我真的挺认真的。”

    她问,“为什么喜欢我?”

    张烨道:“没为什么,就是喜欢。”

    她再问,“……有多喜欢?”

    想到了吴则卿的温柔体贴,想到了她对自己的尊重和无条件的支持,这么好的女朋友,真的是八辈子也难找啊,为什么喜欢她,这还用问吗?脑海中闪过那些老吴追求者作诗表白的画面,张烨的脸色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喜欢?

    有多喜欢你?

    张烨看着他,轻声说了一首这个世界还没有的禅:

    “我愿化成一座做石桥。”

    “经受五百年的风吹。”

    “五百年的日晒。”

    “五百年的雨打。”

    “只求……你从桥上走过。”

    有多喜欢?大概就是这么喜欢吧!

    这首张烨那个世界大名鼎鼎的《石桥禅》一出,吴则卿的眼神立刻出现了变化,愣住了!

    五百年风吹?

    五百年日晒?

    五百年……雨打?

    跟那些追求老吴的人发来的藏头诗比起来,张烨的这首《石桥禅》,显然比他们高了无数个档次,那已然不是在一个级别上了,不但内容和文学性上不是一个层次的,连含以上和力度上,也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没有任何甜言蜜语!

    没有什么承诺誓言!

    但这首禅里的感情,却是比任何言语上的表白,都要来的惊人!五百年的苦难,只求一个走过?

    吴则卿闭上眼,又睁眼,“你认真的?”

    张烨道:“没有比今天更认真的时候了!”

    大约沉默了几秒钟,吴则卿嗯了一声,“好。”

    “好?”张烨一愕,“什么意思?”

    吴则卿微笑,“你不是要跟大姐谈恋爱吗?我说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