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479章【《我是学问家》!】
    短短一个开场,短短几句话,张烨和姚建才的表现就震住了所有人,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姚建才还好说,毕竟以前是专业的相声演员。

    可张烨呢?

    他可真是纯外行啊!

    相声这门艺术门槛是很低,有嘴就能说,可是想入门却非常难,没个几年十几年的功夫根本下不来。张烨是说过脱口秀,但脱口秀的基本形式只是找一个主题然后围绕这个主意闲聊淡扯,各种段子都能夹在里面,还能请嘉宾,还能用影像,还不用管连续性和逻辑性,只要围绕话题将段子拼凑在一块就行了,但相声不是啊,相声难也就难在这里,就两个人,两张肉嗓子,你只能通过语言将人物情景情节全部展现出来,不是随便东抓一个西凑一个搞笑段子的事儿!

    嗯。

    嘿。

    嗳。

    诶。

    这几个虚字的运用,就得练个几年!

    相声艺术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其他领域的东西!

    然而张烨展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正经八百的专业相声逗哏演员的素质,这怎么能不让人大跌眼镜?

    他什么时候学的?

    他真你妈会说相声啊??

    好多之前质疑张烨是外行来添乱的人,这下子全被噎住了,张烨用实际行动打了他们的脸!

    “老唐?这……”唐大章的师弟道。

    唐大章面无表情,“才开始而已,相声作品是个整体,一个开局说明不了什么,往下看着吧,肯定得出纰漏。”

    他师弟嗯道:“这倒是,作品的主题还没点出来呢。”

    ……

    台上。

    张烨可听不到他们的低声议论。

    姚建才道:“你就别说我了,介绍完了我,你也该介绍介绍自己了啊。”

    张烨得瑟道:“我还用介绍吗?我不是你们说相声的,你看我这气度。”拍拍自己的胸口,“看我这气质,应该就能知道了吧,我啊……”他忽然伸出手,很不雅地提了提自己的裤子,动作很大,“我是一个文学家!看出来了吧?”

    “哈哈哈!”

    有个女观众大笑着拍腿,“哎呦!”

    姚建才无语地盯着他,“我还真没看出来,文学家就这做派吗?你提什么裤子啊,而且这称呼也没有自己认的!”

    张烨笑道:“姚老师又对我批评指正了,我跟姚老师相处啊,他就是我的老师,我平时有点什么不明白的事儿也愿意跟姚老师请教。”

    姚建才道:“您捧了。”

    张烨:“你们可能不知道,姚老师这人特别时尚,好多高科技的东西比我都懂,比如现在很流行的微薄。”

    姚建才对观众道:“对,我倒是用的早。”

    张烨:“早些年的时候微薄刚出来,我们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有用没用,但姚老师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了,微薄真有用,就那次,姚老师拍完戏,跟剧组后面休息,就拿出手机刷微博,很开心,嘴上叼的烟也放在桌子上了,结果一会儿一回头,烟没了,不知道被谁拿走了。”

    姚建才笑着点头,“剧组的朋友老爱跟我开玩笑。”

    张烨:“姚老师也不生气也不着急,其实他知道是谁拿的,大家逗着玩呗,于是姚老师就发了一个微博——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

    姚建才说对,“呵呵,我敲打他呢。”

    张烨转即道:“结果十分钟后,他媳妇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

    这包袱一抛,现场登时大笑一片!

    “哎呦喂!”

    “哈哈哈哈!”

    “对不起?噗!”

    “哎呦我笑抽了!”

    姚建才一翻眼皮,“好嘛,我这一条微博破了多大的案子啊!微薄就管这用啊?”

    张烨面无表情道:“这就是微薄的重要性,还有早些年很流行的一个东西,想看看姚老师写的东西怎么办?那时候我们就上姚老师的嫖-客。”

    “嘿,你等等吧!”姚建才道:“那叫博客!”

    张烨道:“对,博客,好多人都在上面……点他。”

    姚建才撇嘴道:“那你告诉他们,我不出台。”

    在观众的笑声中,张烨眨眼道:“那你指什么吃饭呢?”

    姚建才瞪眼,“我指这吃饭啊?”

    张烨:“那是什么啊?点你。”

    姚建才:“什么叫点我啊,是点击(鸡)!”

    “噢!”张烨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道:“我第一次知道,合着点你……就是点鸡的意思?”

    这句说话,观众一愣之下又是哄然爆笑!

    姚建才气闷,“你怎么想的那么歪啊你,点击率啊!”

    张烨:“还都绿了?”

    有些观众已经笑得受不了了,“哈哈哈哈!”

    姚建才:“嗨!没有您这么想的!”

    张烨:“就说这个意思嘛,反正姚老师比我们都时尚,也比我们混的都好,早些年的时候我还上学呢,还没挣钱呢,人家姚老师都已经给公司代言产品了,做了人家产品的形象大便!”

    观众又笑!

    姚建才急忙纠正道:“什么形象大-便啊,是形象大使!”

    “噢……”张烨迷惑道:“有什么区别?咱得讲理对不对啊?大-便?大-屎?你说是口感是手感……”

    姚建才嘿呦喂道:“你怎么那么恶心啊!就得那么说!”

    张烨无奈道:“好吧,就这么说,反正姚老师很厉害,拍过广告,拍过电视剧,还拍过电影。”

    姚建才点头,“这倒是拍过。”

    张烨掰着手指头道:“姚老师第一部戏,那个电影叫……叫……对,叫《寡妇》!”

    姚建才疑惑道:“寡妇?我演寡妇?”

    张烨:“不是,你演寡妇的丈夫。”

    姚建才:“死了啊?”

    张烨:“这部戏就是讲述一个寡妇,在丈夫死后怎么怎么奋斗,怎么怎么励志,很正能量的一个戏!”

    姚建才瞪大眼珠儿:“里面没我啊!”

    张烨:“有你啊,没你人家怎么成的寡妇?开局第一个镜头就是你的,上坟。”他比划道:“上坟,上面有个你的照片。”

    姚建才:“……”

    观众毫不保留地给出了笑声!

    张烨看着观众们,“这就是姚老师的第一个戏,嗯,第二个戏就厉害了,姚老师的男一号!”

    姚建才高兴道:“男一号?”

    张烨道:“对,这部戏叫《磨》,讲述的是主人公拉着磨周游世界!”

    姚建才傻眼道:“拉磨?我演驴啊!那周游什么世界啊!就跟那儿转圈了!”

    观众都喷了,“哎呦哈哈哈哈!”

    张烨:“姚老师真正出名的是第三部电影,《张二狗野蛮成性杀害父亲十万火急恩仇惨案记》!”

    姚建才嘿道:“嚯,这名字够长的。”

    张烨:“得俩电影大屏才能把这名字拼全,张二狗是个坏孩子,杀了他父亲,把他父亲剁碎了放火烧了,后来公安机关查案,姚老师的第一场戏就是打开棺材盖子。”

    姚建才道:“我还是演死的?这回还都碎了?”

    张烨:“还行,看脚,要是熟人能认出你来。”

    女评委捂着脸笑个不停。

    一个男评委也忍不住露出笑容,不过很快又收了回去。

    张烨:“第四部电影可是大制作了,香港那边有个电影叫《饺子》,恐怖悬疑片,邀请姚老师出演。”

    姚建才开心道:“可算来个大制作了。”

    张烨一边比划一边道:“这部戏讲的就是杀人之后把人剁了包成饺子,姚老师在里面演‘馅儿’。”

    姚建才表情一张,“好嘛!这回连脚都碎了!”

    张烨竖大拇指,“了不起。”

    姚建才:“有什么了不起啊我都肉末儿了!”

    有一些观众,脸上都已经笑酸了,腮帮子开始疼了都!

    张烨:“向您学习,向您致敬,您就是我们的榜样,老话儿说得好,山外青山楼外青楼!”

    姚建才拦住,“不是!不是啊!你这老说错话,山外青山楼外楼!”

    张烨眨巴着眼看看他,“楼外有青楼?”

    姚建才:“你怎么老跟青楼干上了,你常去啊是怎么着?就是楼外楼。”

    张烨点头,“山外青山楼外楼,能人背后有人恁(NENG四声)!”

    恁——这是京城话,或者是北方部分地区的词儿,跟“弄”一个意思。

    姚建才打断道:“有能人!”

    “恁!”张烨接上了。

    负责拍摄的摄像师都镜头一抖,笑喷了!

    姚建才:“你恁谁啊你!就是有能人!就你这还文学家学问家呢?你什么学问家啊,每天就研究这个?”

    张烨:“我也研究别的啊,比如相声这门艺术。”

    姚建才嗯道:“研究这个好。”

    张烨:“相声是最简单的艺术形式,同时也是最复杂的,简单是因为有嘴就能说,但说好不容易,比如一些虚字儿,垫字儿,都是有讲究的,都是要研究的,比如我举个例子,‘你来啦?快坐吧,喝水呀,再见喽’,后面老有一个垫字儿,有这个你会觉得很亲切,要是没有这个就不像话了。”他突然声嘶力竭地喊道:“你来!坐下!喝水!再见!”

    姚建才嚯了一嗓子,“你再把人吓死!”

    张烨:“比如有些女同志爱把虚字儿放在前面,比如出门街上看见熟人打招呼,‘哟,大妈您干嘛去啊’,这要放后面也不行。”

    姚建才:“您给学一学?”

    张烨模仿女人说话道:“大妈您干嘛去……啊哟!!!”最后一声跟吼出来的似的!

    姚建才翻白眼:“好家伙,你这踩了脚了?”

    张烨指着地上道:“大妈掉沟里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满场都是笑声!

    评委、观众、甚至连栏目组的工作人员和摄像师都乐得不行了,观众里有几个小姑娘,眼泪都笑出来了!

    唐大章脸色一般!

    他旁边的三个师兄弟也都一直没吭声,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作品,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