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416章
    零距离接触。

    耳朵传来热度。

    脸上泛起柔软。

    张烨就那么往饶爱敏并拢坐着的大腿上一躺,不管饶爱敏刺叨他什么话,这厮就是不挪开,耍上了赖皮,死皮赖脸地不动窝。

    ****啊!

    有弹性啊!

    那肉,太紧绷绷的了!

    饶爱敏的长腿,真的不是一般的腿,那是一条高尚的腿,是一条纯粹的腿,是一条有道德的腿,一条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腿,一条有益于人民的腿!

    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张烨其实也有点汗颜,饶爱敏一个女同志,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同志,身上和腿上的肉,居然比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还要有活力,这也就是饶爱敏没绷住肌肉,如果她绷一下的话,绝对比张烨的肌肉还要均匀,这或许就是从小习武的缘故吧,张烨这种靠着游戏戒指半路出家学了国术,吃的技能书还不是特别多的人,是肯定比不了的。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自己有的东西,就不是那么看重的,自己没有的,才会特别向往和神迷。

    比如房东阿姨的腿,他没有。

    或比如房东阿姨的胸,他也没有。

    好吧其实他也有,嗯,就是没那么大。

    张烨躺在那里,稍微一睁开眼往上看,入眼就是两团鼓起的地方,且近在咫尺,深吸一口气似乎都能闻到她胸部那里衣服布料溢出的味道,饶爱敏今天穿的是一身灰色的毛衣,下面是个白色的健美裤,光着脚,鞋子是平底的女士皮鞋,不是很时尚,但却跟房东阿姨整个人的凌厉古板与整体形象特别搭配,反正张烨认识她这么久了,几乎没见过她穿几次高跟鞋的,大都是平底鞋,可能是一个练武之人的执拗吧,不过反过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自信的体现。

    “滚蛋。”

    “我躺一下。”

    “真以为我不敢收拾你呢?”

    “那你收拾吧,反正我都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了,也不在乎多点伤了,伤多不压身,爱咋咋地。”

    “……”

    说着,张烨一翻身,不平躺了,登时把脑袋朝里冲着饶爱敏肚子的方向躺了过去,嘴巴一下子就贴到了她的小腹上,鼻尖挤进她小腹,脑门也一下子埋进了她的肚子上,真是一点赘肉都没有,比张烨的肚子还要平整干净,然后一吸气,鼻子里和嘴巴里顿时抽进来了一些成熟的气息,都带着淡淡的香味儿,应该是衣服上的,至于是外衣上的还是内衣内裤上的洗衣液味儿,张烨就不清楚了,毕竟他鼻子和脸埋进去的位置,是贴着饶爱敏白色健美裤和里面内裤的。

    滋润啊!

    这小生活,太舒爽了!

    张烨这叫一个美啊,手也越来越放肆了,很自然地伸过去一把揽住了饶爱敏的美臀,在上面捏了一把,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摸过,没隔着裤子都摸过她光滑的肉臀,也没什么压力了,更何况张烨现在是伤病患者,他胆子当然也大了,这一优哉游哉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困意上涌。

    饶爱敏好像说话了。

    张烨的脑袋也被人扒拉开,往后了一些,他却不干,脑袋一动又重新贴了过去,将鼻子压进那肉肉的小腹中。饶爱敏很会过日子,虽然占着这么多的房子,这一层的商住两用房几乎都是她的,但她买东西却很少买那些太贵的,基本都买一些性价比好的或便宜的,比如洗衣液,味道也不是特别香特别好,但是里面还夹杂着饶爱敏身上的一些她自己的女人气味,这个味道就比较好闻了,张烨对味道很敏感,闻着一些相对自然舒适的气息,他整个人也会很安逸很舒服。

    好闻!

    再吸一口!

    饶爱敏似乎又说了什么。

    张烨已经听不到了,呼呼进入了梦乡。

    ……

    傍晚。

    七点多了。

    张烨醒了,睁眼的第一刻,就看到自己重新躺在了自家枕头上,饶爱敏已经不知所踪,咂咂嘴,心中惆然若失。第二感觉就是冷,非常冷,浑身都从骨子里发寒,张烨赶快把被窝紧了紧,也没有好多少。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脑门上多了一条凉毛巾,不知什么时候是谁放上去的。

    怎么回事?

    自己这是发烧了?

    张烨无奈,头昏昏沉沉的,知道那伤还是不轻的,肯定是哪里没对付或者发炎了,才造成了发热症状。

    “人呢?”

    “饶大姐?”

    “辰辰?”

    “我饿了!”

    “来个人啊!要死人了啊!”

    他连喊了好几声,本想自己下床的,但头太晕了,纵然知道自己躺在床上呢,可却还是有点身子不稳,感觉天和地都在微微晃动,地震了似的,张烨需要紧紧抓住床头才能心安一些!

    门开了。

    饶爱敏端着一碗热腾腾的东西进了屋,“催命啊,喊什么。”

    张烨虚弱道:“饿了,这是什么啊?”

    “大米粥。”饶爱敏道。

    张烨不乐意道:“怎么没肉啊,我想吃红烧肉。”

    饶爱敏在床边坐下,“有口吃的就不错了,还跟我挑三拣四的!你这身体状态也就喝一喝粥了,还红烧肉?等你病好了烧退了再说吧!”说着,很不客气地一甩下巴,“坐起来,吃饭了!”

    张烨哼哼道:“不坐,我要吃肉!”

    饶爱敏威胁道:“那我带你去医院了!”

    一听这话,张烨立即扶着床坐了起来,“其实清淡点也挺好的。”伸手想去接粥碗,但是手有点晃,根本拿不住。

    饶爱敏斜了斜眉毛,“行了,张嘴吧。”

    张烨眼巴巴地张开嘴。

    饶爱敏就舀了一勺米粥,吹了四五下,然后挺大大咧咧地递到张烨嘴边上,不过她动作上虽然看上去不太体贴,可粥却一滴都没有撒,温度也特别的恰到好处,勺子塞进张烨嘴里,让他喝了一口。

    张烨咽下,诚恳道:“饶大姐,谢谢啊。”

    饶爱敏根本不理他这茬儿,硬邦邦道:“张嘴。”

    “嗳。”张烨又张开嘴,喝了一口粥。

    一碗粥喝完,饶爱敏道:“还喝不喝了?”

    张烨饭量倒是不小,病成这样了胃口也没减,“喝,再来一碗,对了有没有酱牛肉之类的啊?给我伴进去一点行不?”

    饶爱敏压根不理他,回去家里又盛了一大碗粥,喂他喝完。

    十分钟后,打了个嗝,张烨饱了,“辰辰呢?她吃了吗?”

    “她写作业呢,你啊,管好自己吧!”饶爱敏将碗放下,随便扯了张餐巾纸给张烨抹了抹嘴,皱眉丢掉纸团,“我这一天到晚是别干别的了,照顾完小的照顾大的,照顾完小的照顾大的,你们真当我保姆了啊?”

    张烨语气软绵绵地无力,道:“以后您病了,我也这么照顾您。”

    饶爱敏冷笑道:“我十年没得过病了,我用的着你小子?你自己赶紧把伤养好吧,养好了赶紧滚蛋。”

    张烨一哦。

    “喝药了。”饶爱敏拿退烧药和热水。

    张烨乖乖半坐起身,喝了药,是一个叫热灵冲剂的药,在张烨以前的那个世界,好像没听过这种药,应该是这个世界的药物名字,是一种甜甜的味道,功效应该和巴米尔那种退烧药差不多。

    喝完药,张烨又困了,许是也有药物的作用,“房东阿姨,我想再睡一觉,躺你腿上行不行啊?”

    饶爱敏盯住他,“没完了?”

    张烨吧唧嘴,“不然我睡不着。”

    饶爱敏瞅瞅他,末了还是撇着嘴把腿伸过去了。

    “谢了。”张烨二话不说,一头躺了上去,俩手特别自然地一环过去,抱住了饶爱敏纤细的腰肢。

    舒服!

    这姿势太爽了!

    这厮都想着自己再多病个三五天了,生病的是大爷啊!

    可是这个念头也就持续了几个小时,当张烨睡着以后,再次睁眼已经是夜里了,桌子上的有夜光指示的小闹钟,显示现在竟已是凌晨零点五分了!

    夜已深。

    只有星光撒进屋。

    而张烨的脸上,依然靠着那一条高尚的腿、纯粹的腿、有道德的腿、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腿,张烨还以为饶爱敏早就回去睡觉了呢,没想到不是!

    饶爱敏靠在床头闭着眼,一动不动。

    这一刻,张烨突然想着自己必须尽快好起来,别让房东阿姨跟着自己一块折腾啊,再给人家大姐累着。

    “饶大姐。”张烨轻声道。

    “嗯?”饶爱敏醒了,“干嘛?”

    张烨抱歉道:“你回去吧,辰辰还得你盯着呢。”

    饶爱敏道:“十一点半刚给你小子试完表,三十九度一的高烧,等你烧退了再说吧,不行夜里还得去医院!”

    张烨哆嗦道:“别啊,我可真不去啊,这个没得商量!”

    饶爱敏不耐烦道:“那你就给我把被子盖好了,多出出汗,赶紧退烧,你烧不退,我走了谁管你啊?”

    张烨道:“还是饶大姐好。”

    “你少跟我拍马屁。”饶爱敏横眉道:“等你好了,我那边的家务活你都得包了,一点一点给我还账。”

    张烨哭笑不得道:“我感觉我又烧起来了!您说什么我没听见,头有点晕,那什么,我继续睡了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