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92章【登台!】
    八点。

    化妆间。

    张霞章远棋都走了,张烨也闲着没事干,自己溜达了出去,在大厅这边一个人转悠着,他不能回家呢,配乐到时候还需要他来参谋,天后走之前特意嘱咐过,唉,不走就不走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这人谁呀?”

    “这么清闲啊?”

    “咦,眼熟啊,这,这不是张烨吗?”

    “张烨?不认识。”

    “一个主持人,现在挺火的。”

    “诶,还真是张烨,他怎么也来了?没他的节目啊?”

    “咱们还是管好自己吧,马上到咱们的节目了,都机灵着点,千万别出错。”

    猛然间,张烨看到了一个人,大约也就二十岁的样子,很年轻,小眼睛,很帅,他一眼就认出这便是那个韩国的偶像歌手李安旭了,他此刻正在接受一个记者的采访,唧唧咕咕一堆韩文,张烨也听不懂。这人就是造成张霞他们无法登台春晚的其中一个因素,张烨自然多看了他几下,心里不太喜欢,小鼻子小眼睛的,哪儿来那么多脑残粉喜欢啊?其实不管李安旭长成什么样,张烨都会很敌视,为什么?没为什么!专业黑韩二十年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啪。

    后面有人拍他肩膀。

    张烨一回头,“你好?”

    那是个女记者,因为不让拍摄和录音,所以她只拿了一杆笔和一个本子,“还真是张老师啊,你怎么会在?节目上没有你啊,哦,我明白了,你给章远棋创作的《但愿人长久》歌曲节目被拿掉了,你是来帮章远棋老师重新打造歌曲的?有成果了吗?章远棋老师这次还能不能登台春晚?”

    张烨嘴很严,“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

    “你就透露我几句吧张老师。”女记者追问。

    “我真是什么也不清楚。”张烨扯了几句就走了。

    女记者无奈,想了想,在本子上写下一个标题——《但愿人长久的词曲作者张烨神秘现身央视一号演播厅,天后章远棋或有新作出现》。

    ……

    九点多。

    章远棋的电话打来了,不过说话的人却是张霞,显然她们俩在一起呢,音乐界曾经的两个传奇人物在合力打造配乐以及配合演唱,想一想都兴奋。

    张霞道:“张儿,我让远棋给你发一段伴奏,是我和远棋的团队临时赶出来的,你给评价评价。”

    张烨道:“好的。”

    伴奏发过来了,他认真听完。

    末了,张烨评价道:“我觉得太单调了,乐器是不是有点少啊?有点简单了。”

    张霞考虑片刻,“你的意思是再立体一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时间上……”这时,旁边有人说话,顿了顿,张霞道:“好,咱们得精益求精,那就再完善一点,张儿,你还有什么建议?毕竟是你写的歌,你最有发言权。”

    张烨是不太懂这些音乐上的技术性问题的,但不懂归不懂,他脑子里可是有他那个世界的原作的,里面的伴奏配乐可都是已经成熟的成品,这首歌还有那么多不同的人翻唱或演绎过,已然是被打磨得很精华了,“开始那几秒钟,就是进入旋律的一开始,能不能加个鼓点?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鼓点啊,反正挺轻的那种敲击声,接着再进正式旋律,然后后面那段换成钢琴……”

    这一说就二十多分钟。

    ……

    午前。

    春晚最后一次彩排结束了。

    参演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吃饭的吃饭休息的休息,全在等待结果,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节目名单会怎么样,到了晚会开始前最后一秒钟,都有可能会被拿掉节目,不是没有过这种先例。

    然后,张霞和章远棋匆匆赶了回来。

    “小张。”

    “您俩回来了?”

    “走,已经跟导演组联系好了。”

    “我也去啊?”

    “你是原作者,当然得去。”

    几人上了楼,张烨也在后面跟着他们。

    ……

    一个大会议室里。

    春晚总导演彭一宇坐在后面,其他人有的坐着有的站着,都在唧唧喳喳地讨论着节目问题和时间问题。

    张烨等人一来,彭一宇便道:“张阿姨来了?稍等一下。”

    一副导演道:“只要每个节目的时间误差不要超过三秒钟,就没问题。”

    彭一宇道:“时间上是没问题了。”

    “对,不出意外的话,能确保。”一个女助手道。

    彭一宇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穿的一身很土的衣服,还没有张烨的老爸精神,他要是走在大街上,不认识他的人绝对想不到这人会是今年春晚的总导演,也是国内最著名的晚会导演之一。

    “那现有的节目大概就这么定了吧,不需要调整了。”彭一宇说道。

    章远棋听了,笑道:“彭导,又把我们给忘了?”

    彭一宇看过来,微笑道:“那怎么会,你的团队创作出新作品了?成,那我们听一下。”无论名气还是资历,彭一宇可都比不过眼前这二位大拿,一个大名鼎鼎的天后,一个是歌唱界的老艺术家,彭一宇就是再自命不凡也不可能无视她们,至少在表面上,他还是很客气的,“是章女士先来还是张阿姨先唱?”

    张霞笑笑,“我们娘俩是一首歌。”

    这一下,导演组的人都怔了怔,“一首歌?您俩要合唱?”

    章远棋笑呵呵道:“彭导说了,这次晚会要有活力,我们得给年轻人让路啊,所以考虑到这些,我和张阿姨决定合唱一个歌,也算是给年轻人挤出一点时间,给他们多多展现的机会。”

    彭一宇眼角跳跳,“呵呵,好,先听作品。”

    之前微博上发帖的那个副导演看看她们,心说您俩要是不上场,那挤出来的时间不是更多么!说你们歌曲不合适,身体不合适,那都是场面话啊,你们还真当真的听啊?真又弄出歌来了?这副导演心里摇头,临阵抱佛脚弄出来的歌,能有什么好歌?你们过来也没意义,肯定不会让你们参演的!

    其他导演组的人也心里有数,这次春晚就是准备大刀阔斧改革的,章远棋和张霞在音乐上已经落伍了!

    算了。

    先听听吧。

    章远棋也不客气,微笑对一个工作人员道:“放一下伴奏。”把东西给了他。娱乐圈大姐的风姿一览无余。

    那员工也没什么抱怨,马上去办。

    末了,章远棋对他道:“谢了小伙子,手脚挺利落的,哪天来我公司干活吧。”也不算当面挖角,因为春晚导演组就是个临时组织起来的队伍,基本都不是一个部门甚至公司的,各有各的单位。

    那员工一听就激动了,“谢谢章姐,您要是看得起我,以后我就跟着您干。”

    导演组还没解散呢,你什么意思啊?那副导演有点无语,可却没说话,他也不想得罪章远棋,章天后在娱乐圈里,人缘太好了。

    一个小插曲过去,众人心情各异。

    章远棋看向张霞,“张阿姨,咱俩简单唱唱?”

    “也没麦,没音响,也就能简单唱一下了。”张霞笑道,说完,一拉章远棋,俩人大大方方地坐下了。

    导演组的人坐着听,她们也坐着唱。

    要是别的明星,在彭导面前可不敢这么干,可这俩人却是张霞和章远棋,别说坐着了,她们娘俩这层次的人物,就算是躺着唱,别人也得乖乖听着。

    “可以了。”章远棋说话。

    那员工立即放了伴奏带。

    张烨一看,也不客气了,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他虽然没有人家娘俩的“江湖地位”,可这厮却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出了名的不怕得罪人啊,老章都坐了,那他也就坐了,管你们导演组的人怎么想呢,张烨从不认为自己比别人低一头。于是,张烨的动作也引起了几个导演组副导演的目光,都是皱眉的。

    这人哪来的?

    大家刚一分心,猛然间,章远棋悠然开口唱了。

    一瞬间,导演组的人就全被这个声音拉了过去,慢慢的,大家的眼神变得惊愕,全不可思议地相互对视!

    这……

    这首歌……

    彭一宇的眼神也变了!

    章远棋唱完,张霞接唱!

    最后,娘俩用最完美的音色合唱了尾段!

    那副导演此刻只想骂一句脏话,简单唱一下?这他妈是简单唱一下吗?这还没有音效和氛围呢,都唱成了这样,要是加上效果和音响,那还不得逆天啊?而且这首歌……居然是第一次听就能让人惊心动魄的歌曲!那种悠然,那种自信,像细雨又像尖刀,一下下扎在人心里!

    那女助手听痴了!

    其他导演组的人也一下不吭声了!

    张霞道:“条件有限没好好唱,大家凑合听吧,彭导,这首歌还可以吗?”

    彭一宇立即道:“这是您团队临时创作的?”

    张霞呵呵一笑,“我的团队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是远棋的团队,嗯,也不能这么说,是远棋的朋友帮忙临时创作的。”说着一努嘴,指了指后面坐着的张烨,“张烨,你们应该听过他吧?”

    张烨?

    张烨写的?

    有的人听过,有的人则不认识。

    彭一宇哦了声,“怪不得,原来是《但愿人长久》的词曲作者,以前听说过,这首火遍全国的歌曲,词和曲,据说都是现场做出来的。”

    章远棋道:“审核结果呢?”

    彭一宇沉默了一会儿,“歌是好歌,但还是那句话,我总觉得啊,不太符合今年春晚的气氛。”

    张霞看着他,“那依着彭导看,什么歌才符合春晚?非得让我们创作一首《春晚》、《春晚春晚》、《歌唱春晚》、《春晚太好了》或者《彭一宇导演今年的春晚太棒了》,这种题目的曲目才算符合气氛是吗?”

    老人家嘴巴也挺狠的!

    她这讽刺,让张烨都听乐了!

    彭一宇苦笑道:“张阿姨,我听得出来您心里不高兴,您这是骂我呢啊,我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节目都定下来了,最后一次彩排也过了,不太好调整了。”

    章远棋笑眯眯道:“我跟张阿姨已经参加过两次彩排了,不用磨合,直接就可以登台,这不会成为问题,而且说句托大的话,我们娘俩加在一起上过春晚的次数,比大多数人参加普通晚会的次数都要多,彭导应该相信我们的经验和能力,至少在我和张阿姨这里,是不会出问题的。”

    张霞道:“我们只需要两分钟。”

    那副导演是站在彭一宇这边的,道:“时间不行啊,挤进去一个节目,整体就都乱套了,两位都是国内顶尖的艺术家,也是从年轻人一步步走过来的,肯定知道这有多不容易,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以后也是年轻人的世界,我想咱们是不是能做出一点表率?给年轻人让个路?”

    两分钟都没有?

    我草你们大-爷!

    张烨越听越烦,你们丫没完了啊,当即开口道:“给年轻人让路没问题,我相信要是给咱们的后辈让路,张奶奶和章姐都不会说什么!但我想问这是哪国的春节?凭什么要我们给一个韩国人让路?因为一个老外,把自己国家的人给忘到了脑后?这什么道理!我看了节目单,导演组给那李安旭的演唱时间是三分钟,但给自己人,给为了春晚添砖加瓦贡献出了这么多优秀最怕的两位元老,却连两分钟也不给,我不知道别人听着是什么心情,我心情挺难受的,我这人说话直,有什么说什么,年轻人是重要,但光有年轻管什么用?没有老一辈人的传承,没有老一辈人信仰与传统的继承,年轻人该往哪里走?年轻人该怎么走?”

    那女助理相比之下是在场人里对张烨最了解的,她听过张烨当初演讲的《少年中国说》,这下一听张烨如今的话,差点晕倒在地!你妹啊!你在北大说的可不是这样的啊!你不是说老年人是坠落的流行吗?你不是说老年人是吸食了鸦片吗?我顶你个肺啊!怎么今天你丫说法又变了!女助理早听说张烨脾气臭没节操,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假啊!

    彭一宇很不高兴,这里有你说法的份儿吗?

    张霞问道:“小彭,到底审核过不过,你直接给我们个信儿吧,什么结果我们都能接受,你也不要有压力,如果大家还需要我们,我们就唱,如果大家不需要我们了,春晚不需要我们了,我和远棋掉头就走,不会再说什么。”

    不要有压力?

    彭一宇感觉压力更大了!

    如果真是张霞和章远棋之前的两首歌,他公事公办怎么说都没问题,可现在,他们竟然新拿出了一首太过优秀的曲目了,这就让彭一宇十分难办,说实话,他早打定主意不用张霞和章远棋了,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这样,这个张烨到底干嘛的?这么短时间都能写出这种歌来?

    副导演擦汗道:“彭导?”

    大会议室里静了静,咳嗽一声都能听到回声。

    其中一个女副导演突然说话了,“这首歌要是上不了今年春晚,我看才是太遗憾了,我真的期待两位艺术家登台演唱时的音乐效果!”

    彭一宇瞥了这个女导演一眼。

    那女副导演没看他,而是对着章远棋笑笑,俩人肯定认识。

    这时,又有一个导演组的人说话了,是个岁数最大的老头,“春晚也不是就只有年轻人看的,还得照顾到中老年朋友的情绪嘛,那个韩国的李安旭啊,演唱时间完全可以缩短一点嘛,缩短到两分钟已经足够了,留下来的时间有一分钟,其他节目再挤一挤,完全可以给老张和小章腾出一点时间嘛。”

    内部的分歧也有了!

    毕竟不是一个长期磨合的团队,彭一宇就算是总导演,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服气,况且对面的可是章远棋跟张霞,名气大,人脉宽,嗓子得好,唯一缺点的没有什么新歌,如今也被弥补了,新歌也非常出色,没有理由不让她们演唱的,歌曲太老或者歌曲不应景的借口,已经拿不出手了,如果就死活不让她们出场,那真是把人给得罪死了。在今年春晚这个时间,人家俩人是得听他们导演组的指挥,可是春晚就这么一天啊,等今天过去,他们不混了?不跟圈子里过日子了?总要给人家面子的!

    商量了半天。

    最终,彭一宇也不得不考虑到张霞章远棋的面子和内部人员的意见分歧,道:“你们先回去,我们再商量一下晚会时间,看看能不能挤出一点留给你们,等确定好了我再联系你们。”

    这么说,其实就是**不离十了。

    ……

    外面。

    张霞叹气说了句,“小彭其实也不容易。”老太太还是厚道的。

    章远棋评价道:“他是太心急了,刚才楚叔说的对,春晚不止是年轻人的春晚,岁数大的观众,岁数大的演员,都不应该被遗忘,如果那样,才是春晚的悲哀,咱们这些相对不太年轻的人对春晚的感情,其实比任何人都重。”

    张霞笑道:“看看吧,如果今年大家对我的演唱不满意的话,我就真的服老了,我会考虑正式退休,明年不来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