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91章【歌曲写好了!】
    天蒙蒙亮。

    央视一号演播厅里一片喧哗。

    “服装呢?快点啊!”

    “孙队,道具坏了,怎么办啊?”

    “没关系,让小陈去拿,还有备用的!”

    “大家抓紧换衣服化妆,最后一场彩排已经开始了,咱们是第八个节目,都准备好了去后台,马上就是咱们!”

    “哎呦,别挤。”

    “化妆师在哪儿啊?”

    “最后一场了,咱们一定得做好,不然可能节目就被拿掉了!”

    “是啊,我现在手都是抖的,连张奶奶和章阿姨这么大的明星都被临时砍了节目,咱们这些没名气的,可……”

    “嘘,小点声,别提这事了。”

    “彭导是想他们给年轻人让路。”

    大厅很乱,吉他声,唱歌声,还有人在跳舞,这边场地人太多了,无法容纳这么多人有单独的训练空间,所以大家只能在上场之前随便找个地方再练习几次,每个人的脸上几乎都能看到紧张和兴奋!

    上春晚!

    这个光环太大了!

    基本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第一次上春晚的,自然不可能像那些春晚老面孔的人一样从容不迫,其实说回来,即便是上过不止一次春节晚会的明星遇见这种场面可能也会紧张,因为压力太大!何况还有章远棋张霞的先例在前面呢,节目名单定下的节目,最后也不一定会上的,可能真得到了直播的最后一刻,他们才能清楚自己的节目能不能上场表演,竞争实在残酷!

    大厅……

    走廊……

    休息区……

    这边明星大腕太多了,也没人在意张烨,很多人也不认识他。

    张烨没头没脑地找着,根本不清楚这边的位置,于是只好拉住了一个路过的小孩子,“朋友,稍等一下。”

    那小女孩也就十岁,看看他,立刻惊喜道:“我认识你!你是张烨老师!”她身上背着个铁环,看上去好像是表演杂技的。

    张烨和颜悦色道:“是我,我问你个事儿,你知道章远棋在哪儿吗?你过来以后看见她了吗?”

    小女孩很实诚,“我知道的,章阿姨和张奶奶在休息室,就是这边拐弯,往前右拐,最里面的那个左手边的屋子,我刚从那里过来,那里门开着,我看到她们啦。”地方不大,找个人还是容易的。

    “谢了小姑娘。”

    “不客气。”

    张烨便找过去了。

    ……

    一间休息室内。

    可能也算是化妆师和更衣室,因为那边一面墙上有几面镜子,地上堆着好多衣服和道具,算是个多功能间吧。

    章远棋和张霞对坐聊天。

    章远棋开朗地笑,“咱们这里真清净。”

    “呵呵,咱们是过了气的‘迟暮老人’,清净点也好。”张霞是个很健朗很精神的老太太,一头短发都白了,但是却烫了起来,眼神也很亮,“不过说我老,老太太我也认了,但说小章你‘老了’,这是被我牵连的噢,三十多岁也叫老吗?而且你看着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

    章远棋道:“您也不老啊,有几个老太太能唱一首《民族之歌》后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咱们啊,是‘被’人家给老了。”看了看表,“最后一场彩排开始了,也没咱们什么事了,您不走?”

    张霞笑笑,看向四周,半天才说话道:“我在这个舞台走了太多年了,每次过年都没有在家,都是跟这里,对于我来说,央视一号演播厅才是我过年的地方,所以今年也一样,节目上不了了,我啊,也在这里过年。”

    章远棋拍拍张霞的手,“那我陪你。”

    张霞的话,刚走到门口的张烨正好听到了,那么一瞬间,他心里也被打了一下,微微抽动!

    这是个什么样的老人?

    这是个什么样的情怀?

    这是一个把春晚融到骨头里的老太太!

    “你不用陪我。”

    “没事,我今天也没通告。”

    “你的团队不是在给你创作新歌吗?你还有机会上的。”

    “呵呵,临阵抱佛脚,来不及了,要是导演组早和我说歌曲不合适,我早就找人约歌了,现在啊,怎么也赶不上喽。”

    “说放弃还早,还有希望的,你跟娱乐圈的面子可比我大多了,那么多写词写曲的音乐人,你问问他们啊。”

    “早问过了,没有合适的,就算有合适的歌,也不是那么惊心动魄地好听,起码也要比得上《但愿人长久》的高度,我才想唱,如果没有好歌好词,我上了春晚又有什么意义?咱们搞艺术的,总不能糊弄观众吧?”

    “《但愿人长久》是谁写的?”

    “张烨。”

    “他也没有类似的歌了?”

    “写歌是慢工出细活,也需要灵感,哪怕导演组早告诉我一天,我都会问一下张烨,但通知的太晚了,小张那里肯定也没有合适的歌。”

    突然,张烨大步走进了休息室,“谁说我没有!”

    这一声,把休息室里的俩人吓了一跳,都看过来。

    张霞不认识他,“你是?”

    “小张?”章远棋笑道:“你还真不经念叨。”

    张霞听出来了,“这就是那个张烨?”

    “张奶奶,您好。”张烨跟老人家点点头,“给您拜年了。”

    张霞慈祥道:“你也过年好,你就是给小章写歌的吧?我对娱乐圈不太熟,不太认识你,你别介意。”

    张烨立即道:“您要是认识我,那我得多大荣幸啊,没事没事,我就是一个小艺人,没什么名气。”跟眼前这二位比,他确实是小艺人。

    张霞问道:“你刚才进来时说什么?”

    章远棋也看着他,“你有好歌?”

    张烨底气十足道:“当然有。”

    “有小样儿吗?我听听?”章远棋道。

    “那倒没有。”张烨道。

    “词曲也没有?”章远棋问。

    张烨道:“我看新闻的时候都早上五六点了,这才知道,所以没什么准备,打了您电话也打不通,我就借了个朋友的工作证溜进来了,我知道您现在需要一首歌登台,您找别人干嘛?找我就行了,让其他音乐人临时创作出一首能红遍全国的歌儿,他们可能不行,但你知道我行!”

    章远棋笑眯眯道:“上一次找你做个曲买你个版权,你都推推搡搡地墨迹了半天,我也不好意思找你要歌了。”

    装吧!

    装吧你就!

    你有不好意思过吗你?

    张烨说道:“这回不一样,我一直认为艺术不分老幼,当然不是说您俩老了啊,春晚导演组的做法让我窝着一股火,我爸妈也很生气,所以遇见这种事,我觉得我得做点什么,呵呵,我这人啊,没什么别的大本事,但写个诗,写个歌,我还是可以的,我不敢说我写的东西是全国最棒的,但是我敢说,他们谁也没我写得快!您说要什么歌,我就给您什么歌!”

    张霞哭笑不得,“要什么就能写什么?”

    张烨肯定道:“是。”

    张霞再说道“作词加上作曲?”

    “对。”张烨理所当然道。

    “有意思。”张霞不太相信,但却很感兴趣,以她几十年的经验,敢放出这种大话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天才!

    章远棋摇头,“我啊,也不知道要个什么歌,没小样儿听不到,我判断不了你作品适不适合。”

    “那这样,我自作主张,给您想一首。”张烨道。

    “好。”章远棋等着了。

    张霞一看,起身道:“我去个卫生间,你们聊。”

    章远棋拉了老太太一把,“您不用避,没事。”

    老太太笑道:“我是真要去卫生间。”

    章远棋也就没再说什么,张霞出去了,并且关上了门。

    门关上的一刻,章远棋就变回了张烨熟悉的模样,真跟变脸似的,脸色一下就面无表情了起来,要是别人看到这一幕估计得目瞪口呆吓尿了,但是张烨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习惯了。

    章远棋淡漠道:“有把握?”

    “不会比《但愿人长久》差。”张烨道。

    章远棋嗯了声,冷淡道:“不管歌曲怎么样,我欠你个人情。”

    张烨清楚,自己因为一个新闻,大过年的却为了章远棋放下家里的事情不管,大老远跑到了电视台,还托关系冒险偷溜进央视找到她帮她写歌,章远棋表情上看不出什么,但她心里肯定是领情的。

    “我先写歌词你看看。”

    “嗯。”

    张烨找出纸笔,开始写。

    写好后,他清清嗓子,开始唱了。

    一分钟……

    三分钟……

    听完,章远棋一声都没有。

    张烨眨眼看向她,“怎么样章姐?”

    章远棋盯住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这么做的呗。”张烨闪烁其词道。

    那边,张霞也推门进来了,“怎么了?没开始写词呢?没事,慢慢来。”

    “已经写好了。”章远棋表情猛然又变了,笑道:“不但词写好了,曲子也出来了。”说着,把词拿给张霞看。

    张霞边接过来边道:“你听了?怎么样?”

    章远棋淡笑道:“我从没怀疑过小张的文字水平,他写词我很放心,但以前我总觉得《但愿人长久》的作曲是侥幸,是偶然间碰上了,但今天我发现,根本不是偶然,小张是国内顶尖的音乐人!”

    张霞愣道:“你可很少对人有这么高的评价啊,有这么好?”

    “您看看词,我给您唱一遍。”章远棋居然听了一遍就能唱了。

    她一开口,张烨就服气了,这嗓子,这音乐素养,这首歌要是不给章远棋唱,真是得天打雷劈啊,虽然有些地方章远棋的音跑掉了,毕竟她才听了一遍,虽然周围没有乐队和伴奏,可是这首经典名曲从她嘴里唱出来,张烨还是觉得有一种惊艳到鸡皮疙瘩起来的地步!这歌的旋律,张烨在来的路上其实就一直在脑子里蹦啊蹦啊,挥之不去,他想拿给章远棋试试,没想到如此惊艳!

    谁说老章在音乐路上走不下去了?

    这等天赋,这等嗓子,这等歌唱经验,这绝对是音乐界不可或缺的一个人!只是运气不佳这几年没有好歌罢了!

    章远棋唱完。

    张霞也听完了,只见老太太吸了一口气,一下盯住张烨的眼睛,“这真是你刚刚几分钟写出来的歌?”

    张烨点头。

    张霞按耐住心头的震惊,强行让自己把呼吸节奏调稳下来,“小张,要不是我对音乐圈子太了解了,里面的新人老人我都打过交道,就凭这一首歌,你要是告诉我你是国内最棒的音乐人我都相信!”然后对章远棋道:“赶紧配乐配曲,拿上伴奏带,你肯定能重新登台春晚,这种歌如果都上不了,那春晚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远棋啊,还有小张,这歌我也是喜欢到了骨子里了,等春晚过后找个机会咱们谈一谈,我也想翻唱,版权费或合作,咱们那时候再聊。”

    章远棋忽然说道:“我有个提议,咱俩一块唱!”

    张霞断然摆手道:“那不行,这是小张给你的歌,而且你一个天后,没有不独唱而跑去合唱的道理。”

    张烨先说道:“您来定,我没意见。”然后一琢磨,道:“张奶奶,我其实也觉得这首歌的话,您俩一起唱更好。”

    章远棋笑道:“那定了。”

    张霞还在犹豫,“不合适吧?”

    章远棋平和道:“导演组,媒体,很多人都说咱们老了,过气了,我不知道您怎么想的,反正我是不太爱听,咱们娘俩这次就给他们看看,咱们还没老,咱们还能唱,再过十年,再过二十年后,咱们站在这个舞台上……也依然是最漂亮的女人!依然是那一朵最鲜艳耀眼的花儿!”

    张霞笑了,笑得一点也不想一个老人,“……好!咱们娘俩今天就并肩作战!给他们看看!”

    章远棋登时拿出手机打电话,发现没有信号,就快步走到了房间外面,打给他的团队,“喂,老王,我这边临时有一首歌,我需要配乐,然后录伴奏带,你们那边准备一下,我马上过去,让人都到齐了加一下班,回头我请大家吃饭,呵呵。”然后她自己离开了央视去忙配乐配曲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