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74章【张烨诗文被争抢!】
    张烨被认出来了!

    如果说最开始大家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可是现在周大师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们想象到种种迹象,再观察到那墨镜青年的脸,最后瞥了眼他落款儿在《木兰诗》上的潦草名字!

    是他!

    可不就是张烨么!

    陈默当然也听说过张烨的鼎鼎大名,一下就愣在了当场,就差吐血了!

    刚还跟他一起叫板张烨的陈默的几个师兄弟也都傻眼了,我顶你个肺啊!怎么是他啊!张烨居然来了!回想到他们刚刚居然在和张烨叫嚣比拼,他们此时就脸上都白了,跟他比?比个屁啊还!我草你丫藏得也太深了吧!早知道你是张烨,我们还废什么话啊!谁会跟你比诗词歌赋啊!

    哗然一片!

    议论声也炸开了!

    “我勒个靠!”

    “原来是他啊!”

    “怪不得这么厉害呢!他怎么来了?”

    “我草,这不是欺负人么!跟他比文学水平?谁比得过啊!”

    “是啊,我说这些书法大师和书法家们怎么会赢不了一个小年轻呢!原来这人是张烨啊!我看过他的诗词和文章,每一篇都惊天动地啊,而且他从来都不打草稿,永远是现场发挥创作!别说咱们书法协会这种不是单纯搞文学研究的机构了,就算是文联作协,也没几个文学大师敢说能在文学功力上稳赢他啊!前几天那篇《少年中国说》的散文演讲谁听过?北大的闫教授都被他聊晕了啊!”

    “早知是他,还比什么赛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张烨书**底竟然也这么好!”

    众人基本上都认识张烨,就算是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没有看过张烨电视节目和新闻照片的人,也大部分都知道张烨的大名,毕竟书法界和文学界虽然有区别,可相互之间的牵扯也很多,那边的事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更何况张烨在京城的人气很旺,大家即便没有刻意去了解过他,也都不可能不看新闻啊。只有少数一些家属没听过张烨的名字,于是赶快跟旁边人打听了打听,听闻到张烨的种种事迹,他们也都惊为天人,看向张烨的眼神也都看神仙一样!

    苏爸爸瞪了自己女儿一眼,“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这不是你同事么!”

    苏娜嘻嘻一笑,“您也没问我啊,对了,张老师说了,之前那副上联送给您了,可是我帮您求来的哦!”

    苏爸爸乐道:“此话当真?”

    “当然了,回头我找吴校长拿去。”苏娜道。

    “好!”苏爸爸这下也不怪罪女儿了,那个上联他可惦记好久了,不过他跟吴校长不熟,吃饭的时候没好开口。

    冯先生则气闷地盯住吴则卿,有点为老不尊道:“我说小吴啊,你缺德啊,你是缺了大德了!你把张烨叫来还不告诉我们,坑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把,你说你讲究吗?早知道是他,谁跟他这么比啊!他一个专业搞文学,甚至都能算得上是文学大师层次的人物了,跟我们这些写字写书法的比诗词,他好意思啊他!你好意思啊你!哼!有本事咱们比书法基本功!就比写字!”

    吴则卿婉约地一捋长发,笑孜孜道:“单比写字,那小张肯定不是您大家的对手了,但比赛规矩不是我定的啊。”

    王老师也翻白眼道:“你就是坑我们!故意不说!”

    吴则卿笑了下,“我可没有啊,我以为你们都认识他呢。”

    “认识什么啊认识。”一个之前跟张烨较量过的老书法家道:“他戴那么一个大墨镜,谁看得出来!”

    又有个书法家气哼哼道:“小吴,你也有不厚道的一面啊。”

    张烨站出来道:“各位前辈,各位老师,我也不是故意隐瞒啊,戴墨镜是习惯了。”

    冯先生不答应道:“反正你小子这回是得罪我们了,你看这怎么办吧!”

    张烨啊了一声,“您说怎么办?”

    冯先生瞥瞥他,“你把《木兰诗》送我。”

    张烨:“……我那是送给吴校长的生日礼物啊。”

    “那我不管。”冯先生死皮赖脸道:“反正我一会儿就拿走!谁也不许跟我抢啊,谁抢我跟谁急!”

    众人:“……”

    周大师也乐了,“老冯,瞧你这做派,还书法家呢。”

    冯先生理所当然道:“碰见好东西了,还管什么做派啊,小吴,刚才我拿小张的那首诗我还给你,我要《木兰诗》!”

    吴则卿笑道:“那可不行,这是小张送我的礼物,也是我这些年来收过最好最喜欢的一份礼物了,冯老师你可别夺人所爱啊,您要那副字都行,唯独这篇《木兰诗》,我肯定得珍藏起来!”

    冯先生不干,“那你借我几日。”

    吴则卿摇头,“呵呵,不借。”

    冯先生气得吹胡子瞪眼,“你怎么这么抠儿!”

    吴则卿微笑,“别的字都行,唯独这一篇不行。”

    墨迹干了,吴则卿就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喜爱地再次看了一遍《木兰诗》,然后让人帮她收好。

    周大师出来打圆场了,“哈哈,行了吧老冯,这是人家小张送小吴的,还是歌颂女性的文章,你要去干嘛。”

    冯先生道:“我送我太太啊,她肯定喜欢得要死!”

    张烨咳嗽道:“冯老师,要不然我再写一篇《木兰诗》?”

    冯先生看来是真喜欢,道:“我想要的就是首版,第二版就没有收藏价值了!”说着就找去吴则卿,“小吴,咱俩再商量商量,我家还有不少字画呢,有些还是古字画,你看上哪个随便拿,我跟你换。”

    吴则卿笑而不语。

    最后,冯先生也没要到那幅书法,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如果说之前张烨的那些所写的诗词都是有很多大家看不懂的典故,收藏价值一般的话,那这篇《木兰诗》就太珍贵了,因为这是乐府诗,是故事,不需要什么典故和任何历史文献的支撑。像张烨那个世界的《木兰诗》其实也是这样的,他那个世界不一定有没有花木兰这个人,但是花木兰这件事是肯定没有的,替父从军?天子犒赏?都是民间虚构的故事,是小说!于是这篇文章拿到这个世界来也是如此,无所谓典故支撑了,因为张烨讲的就是一个花木兰的虚构的故事,这种文章,无论故事、文字、文学性,都是登峰造极的,在哪个世界都能出类拔萃!

    在张烨上中学的那会儿,《木兰诗》就是语文课本上的一篇文章,而且老师是必须让他们背诵下来的,是的,全文几百字一个字不差地要背诵下来,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否则会有罚站啊罚抄书啊之类的惩罚,最后……还是得背下来,由此也可见到《木兰诗》在文学史和教育史上的地位!

    换了个世界?

    那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王老师找到了张烨,见张烨依旧要走向后面那桌去吃饭,他一把抓住,拉着张烨来了主桌,“小张,坐这里!”

    冯先生还遗憾着呢,“咱俩喝两杯小张,看我不给你灌趴下的!”

    张烨也知道对方不是真生气,“别啊,我可不胜酒力,真不能喝。”

    王老师眯缝着眼道:“看来老王是真喜欢你那《木兰诗》,刚刚跟你比赛,输了以后我们还有点觉得没面子,现在看来啊,在文学上输给你倒是没什么不正常的,来,咱俩也喝一杯!”

    输给其他小辈?

    他们肯定颜面尽失!

    但张烨毕竟是名声在外,又是专业搞文学的,输给他也就没什么了,这些刚跟张烨比赛过的书法家心态也一下子平和起来。

    张烨谦逊道:“我就是侥幸,而且真比书法,我肯定不如各位老师。”

    周大师评价道:“你不用妄自菲薄,你的字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了,一般的书法家都不是你的对手,只要再勤加钻研,日后书法界绝对有你一席之地,不,现在已经有你一席之地了,哈哈。”

    张烨道:“您捧了。”

    魏大师也看向他,“有没有想过在书法一道上发展?”

    张烨眨眼道:“还没想过,以后有机会吧,到时候有不明白的地方,肯定得跟各位老师请教。”

    这边热闹的很,围着说起话。

    其他在场的众人,其他桌子上吃饭的人,也都讨论着《木兰诗》,讨论着张烨的名字。

    那边,陈默则沉闷低落地坐在了一张凳子上,什么话也不说。本想着给吴则卿一点难堪的,想着帮自己老师出气的,没料竟是这个结果,不但没打击掉吴校长的气势,反而让张烨踩着他的作品将花木兰比作吴则卿将其捧到了天上,将女性歌颂到了极致。他陈默,得罪了无数人,也没赢到什么。而张烨呢?不但在诗文上赢了所有人,还得到了所有女性和书法家们的尊敬!

    为什么?

    为什么?

    陈默接受不了!

    旁边几个师弟见状,上来劝他,“师哥,这也是没办法,咱们老师在文学方面都远远不是张烨的对手,更别说您了。”

    另个师弟唉声叹气道:“碰上他,输了也不冤。”

    陈默唉了一声,是啊,这个姓张的简直是个变-态,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么惊天的文学底蕴?要早知这人是张烨,自己还跟他叫什么劲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