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72章【魏大师弟子的挑衅!】
    众人落座。

    各找各的地方。

    张烨走去后面一张小桌,“苏老师。”

    “厉害啊张老师,您这几首诗震全场了啊。”苏娜嘻嘻哈哈道,她不是个古板的人,平常也没有什么北大老师的样子,该说说该笑笑,“我有个事儿得求你啊。”

    张烨坐下,“你说。”

    苏娜道:“你那上联得送我。”

    张烨摊手,“都被吴校长拿走了啊,你去找她要。”

    “那你答应了啊?你答应了我就去,反正吴校长喜欢诗词,对楹联应该不太感兴趣,但我爸喜欢啊。”苏娜道。

    张烨笑道:“送苏叔叔啊?那行,没问题。”

    苏娜开怀道:“那就说定了,够意思!”

    这时,那边的周大师四处一招,目光落到了张烨身上,招手道:“小伙子,哈哈,来主桌坐吧。”

    主桌?

    所有人都一愣!

    主桌上的可都是大师,一般的书法家都没资格坐上去的!

    魏大师也邀请道:“是啊,年轻人,过来吧,你有资格坐这里。”

    张烨怎么可能会去啊,他立即道:“谢谢各位大师了,承蒙看得起我,不过我可不敢托大,真不去了。”

    吴则卿说道:“他想坐那里就坐吧,咱们吃。”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书法家太好奇了,问道:“老吴,你从哪里认识了这么个人?我们怎么都没听过他啊,有谁认识?”

    “不认识啊。”

    “第一次见他。”

    其他人也频频看向张烨。

    吴则卿微微一笑,“你们肯定知道他,至于是谁,我先卖个关子,难道大家都不饿吗?那我可先动筷子了?”

    啊?

    我们都认识?不能啊!

    周大师哈哈一笑,“对,先吃饭。”

    之前参加过比试的冯先生道:“小吴啊,什么都不说了,那首《虞美人》你得给我。不然你别想从我这里拿到礼物啊。”

    吴则卿笑道:“冯老师是夺人所爱啊。”

    冯先生哼了一声,“我这输给了一个后辈,脸都丢光了,再落不着点好处那怎么行。就这么定了啊,那字是我的了!”

    吴则卿笑道:“我的考虑考虑。”

    冯先生瞪了眼,“还考虑个啥,你把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给坑了,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早知道你那小队友诗词惊鬼神,书法写的也不赖,我们还比个屁啊!”他们这次真是输得冤枉,都输在了文学造诣上。

    吴则卿无奈道:“好吧好吧,《虞美人》是您的了。”

    冯先生满足地喝了一口酒,“这还差不多。”

    这一开头,王先生也开口道:“那首《锦瑟》是我的了!”

    “我要那首《清明》,哈哈,我就喜欢这种不吉利的诗,老吴。这个你可得割爱,回头我给你写一幅别的字,咱俩换。”另个书法家也说话了。

    这么一会儿,张烨之前的所有诗词都分完了,吴则卿一张都没落着。

    书法家之间的书画交流都是常有的事情,更别说那些都是张烨第一次所写的原创诗了,是有收藏价值的,谁知道那青年日后会有什么成就啊,他要是以后成了大师,这些诗文的价值肯定连番几十几百倍的。

    坐在第三桌的陈默黑着脸听着主桌那边的对话。见到张烨的诗词竟然这么抢手,他眉头越拧越紧。

    一青年偷偷道:“吴则卿这是带人砸场子啊!”

    另一个青年也道:“太过分了,这可是咱们老师的大寿,赢了老师想要的彩头不说。还把这么多老师的脸都给打了,他要干什么?”

    第一个青年道:“师哥,您可得给老爷子出气!”

    这些都是魏大师的弟子。

    陈默脸色一定,低声道:“瞧我的吧!”

    ……

    开席了。

    第二个环节也开始了。

    那边来人,“魏大师,我敬您一杯。”

    又来了个年轻的。“吴大姐,生日快乐。”

    几个人先上来了,拿出了准备好的祝寿礼物,有人给了魏大师一方砚台,有人送了吴则卿自己所作的一卷书画。

    一个……

    五个……

    十个……

    越来越多的人上前祝寿。

    魏大师和吴则卿满载而归,收了不少东西。

    “魏大师,我的一篇拙作,祝您长命百岁。”

    “谢谢,你有心了。”

    突然,魏大师最看重的一个弟子站了起来,陈默走向主座,笑呵呵道:“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谢谢您这些年以来的悉心教导,我知道您什么也不缺,我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送您,我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在您这些年教导之下培养出来的书法技艺,今天我想现场写一篇东西送您,请您检验我的学习成果!”

    他还挺会说话。

    魏大师摸着胡子点头笑道:“好!这个礼物对我胃口!”

    周大师也挺感兴趣,吩咐人摆好了笔墨纸砚,案台就在中间,大家都能看到,楼上吃饭的人趴在窗户上也能瞅见。

    “小默要写书法了?”

    “咱们看看。”

    “小默可是魏大师弟子里最有天分的。”

    周围人都放下了筷子,笑吟吟地看着那边的热闹。

    陈默握起笔,闭目养神了片刻,忽然睁开眼提笔落在宣纸上,他拿的是小毛笔,可能要写长诗?

    张烨也瞅过去。

    “好字啊。”

    “不愧是魏大师的弟子。”

    “不比刚刚那墨镜青年差啊!”

    众人在一旁纷纷称赞,魏大师其余的几个弟子也在旁给师哥助威。

    可是当字写了一行的时候,突然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