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69章【张烨斗酒诗百篇!】
    一共十场比赛。

    胜六场,那就定胜负了。

    魏大师身后团队的一些人已经坐不住了,这已经不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了,对方要是个大师也还好,他们也没话说,输了不丢人,可对方偏偏是个无名小卒,这就让他们这些书法家脸面上有点挂不住了,太丢人了啊。

    “嘿,我还就不信了!”

    “要是古词,我亲自上场!”

    “要有五言诗,交给我就行了!”

    “一个毛头小子,太不给我们这些前辈面子了啊!”

    “哈哈,老余老吕你们也要上了?行,那也算我一个,怎么也得动一点真格的了啊,不然脸真没处放了。”

    “不信他还能有三头六臂了?”

    “年纪轻轻的,学问能深到哪里去!”

    他们这些书法家一个个都磨刀霍霍了。

    张烨看了看,则征求了一下吴则卿的意见,“吴校长,您说咱们是不是输几场?最后当然肯定是要赢的,但过程上……”按照张烨的意图,当然是无所谓的,但是这毕竟是吴则卿的生日,也是她的圈子,张烨怕吴校长觉得不妥,难免会得罪人,所以才问了一声,看看吴校长是什么态度。

    吴则卿反问,“为何要输?”

    张烨道:“那边都是书法界的前辈,我怕您……”

    吴则卿微笑道:“艺术上,是没有谦让的,如果真实力不济输了也没办法,但,能赢为什么不赢?”

    张烨眨眼道:“赢了没事儿?”

    “能有什么事?”吴则卿抿茶。

    张烨有数儿了,“成,我等的就是您这话!”

    得罪人?张烨怎么会在乎,这厮从来没顾虑过这些,他是怕吴则卿最后难做,可现在吴校长这番话打消了张烨的顾虑,他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老吴了,像那次请自己来教书,一般的高校校长是不敢这么做的,还比如自己说了《红楼梦》的惊人言论,吴则卿甚至连问都没问就直接支持了他,用人不疑,从某种角度上,吴则卿胆子比张烨还要大,真的和一般的女人不太一样!

    赢?

    那当然没问题!

    您要赢,我就给您赢!

    “我去抓阄吧。”张烨主动去了。

    第四场的比试题目出来了——要写古词,最后一个字要收在“流”字上。

    这种题目就有点难了,要是首字还好,大家一想就能想到,毕竟谁看诗都是从头看得,可是末尾的最后一个字,即便是滚瓜烂熟的诗词,大家也不一定能记得,还得从头第一个字往下捋一遍,这就增加了极大难度。

    “终于限定写词了,我来!”余老师出战。

    可是张烨已经拿起笔写上了。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张烨落笔写好了,然后看着对方的选手。

    余老师兴致勃勃信心十足地笑着走过来,也不着急,随意地看了一眼张烨写好的词,然后,他微笑的表情就一阵变幻,一会儿红一会儿绿,末了化成了一个动作,余老师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我草!

    合着词你也能写啊?

    又是你现场创作的啊!?

    余老师就恨不得刚才没多那句嘴,他来?他来个屁啊来!沉默了几秒钟后,他哭笑不得地一转身,又灰溜溜地回了魏大师那边的阵营。

    周大师乐了,“老余?”

    余老师摆手,“不写了。”

    “那你是弃权了?”周大师问道。

    余老师心说您这不是废话么,“写了也白写,算了吧,我认输了。”这首词的文学性太吓人了,书法也写得漂亮,余老师自认可能在书法造诣上比对方要高出一些,但也高不了多少啊,可是他不管写什么词牌类型,都肯定比不上对方这首《虞美人》的,也就别去献丑了。

    周围人已经看呆了。余老师都认输了?这可是今年刚拿了一个书法大赛一等奖的书法名家啊!

    周大师道:“那开始第五场。”

    第五场的题目是——思,亿。

    题目范围很宽,但越宽的题目范围有时候越不好写。

    对面暂时没有人出来,似乎想先看看张烨写什么。

    张烨喝了口酒,却二话没说,想也不想地握住毛笔,挥墨了。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最后一笔落下,现场已经有人开始叫好了!

    苏娜大叫一声,使劲拍手道:“好!写得好!”

    这首诗让现场好多女同志非常喜爱,思绪上似乎也随之飘远了一些,“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有人都听痴了!

    魏大师那边的人也无言了!

    这人到底干嘛的啊?一首接着一首,这么优秀经典的诗词跟你妈不要钱似的往外扔?你好歹写一首我们见过熟悉的诗词行不行啊!

    谁上?

    谁能拿下这场?

    不能没人应战啊,不然输了人又输了气势!

    你推我,我推你,最后实在没人了,团队里硬着头皮上来一个人,写了一首切题的诗,是长诗,写了很久,天花乱坠,长诗是可以延长时间的,那人八成是想在书法技艺上拿下这一场。

    可是等他写完,周大师还是宣布了吴则卿团队胜了这一场,原因无它,再高的书法水平,也是需要通过文字来表达的,而墨镜青年这首诗,足以盖过所有东西,让他的书法也连带着上升了境界!

    又一场赢了!

    吴则卿干脆不起来了,坐在那里喝茶看热闹。

    周围不少人都议论纷纷,一些女眷对着张烨指指点点。

    “太精彩了!”

    “这小伙子神了啊!”

    “干嘛戴着墨镜?都看不见脸啊!”

    “今天这个年会是没白来噢,逮住这么大一个好戏!”

    周大师宣布,“第六场开始。”等双方抓阄过后,他道:“这一场题目是清明,而且要用在首两个字上。”

    嗯?

    清明?

    题目是随机抓的,首个字是清明的诗还真是没有。

    不过魏大师那边的人可不是泛泛之辈,立刻出来了一个青年才俊,站到书桌前,提笔,开始自己现场创作了,你以为就你会创作吗?

    张烨也在写。

    《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落笔,加了个款儿,惯例写上自己的名字。

    那魏大师团队的青年写到一半的时候,好奇,就瞅了眼张烨那边的字,一看之下,眼睛都差点瞪出来,咳咳咳嗽了好几声,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创作了这首诗,一叹气,放下笔不写了。

    “我认输了。”青年服气了。

    周大师问道:“不写完吗?”

    青年苦笑道:“算了,不献丑了。”

    六场!

    张烨全胜!

    周大师笑呵呵道:“下面还有四场,输赢已经定了,还要继续比吗?”

    吴则卿说道:“我们无所谓。”

    魏大师没说话,他身后的不少人却纷纷道:

    “比!”

    “为什么不比?”

    “还有四场呢。”

    虽然已经输了,可现在这个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周大师的字归吴则卿就归了吧,他们现在要做的是得找回面子啊,起码,最起码得赢一场是不是?不能让人家灭一个秃儿啊!那传出去真就成笑话了!

    周大师笑道:“好,那继续。”

    一个年轻书法家道:“周大师啊,我觉得这次比赛不公平啊,明明是书法比赛,现在怎么成诗词比赛了?我们都知道书法离不开表达,离不开文字和诗词歌赋,可是诗词也不是书法的全部啊,这位朋友的诗词创作水平我们已经见识过了,确实比我们强,可不代表他书法比我们好,是不是?”

    周大师摊开手掌,“但是,这就是比赛规则啊,每年的周年年会,比赛都是这个规矩。”

    不公平吗?

    确实不公平!

    周大师知道,魏大师知道,吴则卿也知道。

    以前他们的书法比赛,大家的文学水平其实都差不多,半斤八两,没有太差的也没有太好的,毕竟书法家不一定是文学家,所以这种比赛相对都比较合理公平,大家基本都是一个水平线的,可是这次比赛出了一个神人,不但书**底数一数二,文学功底竟然也惊天地泣鬼神,这一下子就让比赛失去悬念了,谁都明白,那墨镜青年不是赢在书法上的,而是赢在文学上的!

    书**力?他只能说跟在场的书法家们有那么一拼,里面有很多人都比他高的。

    可是文学素养?他一个人真的是碾压在场几十个书法家啊!是的,是碾压,一点悬念都没有的碾压!

    一人足矣?

    现在好多人才是后知后觉地明白吴则卿最开始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吴校长不是说的有她自己就足矣了,而是说有这个青年一人足矣!吴校长明显是早就认识这个青年了,而且清楚的知道这青年的本事,于是看到青年来了她的队伍,她才没有要其他队友,拒绝了其他人同情似的要加入她团队的要求!因为吴则卿知道有这个青年就足够了!事实也就是这样!这青年真的一个人稳赢了那边几十个书法前辈!(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