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66章【《离思五首》——其四!】
    商量好了。

    第一场张烨出战。

    张烨这厮终于不嗑瓜子了,拍了拍不小心落在腿上的一些瓜子皮,他起身就走了上去,站在案台前。这个世界的诗词歌赋,张烨可没看过几首,基本是两眼一抹黑的,什么也不懂,可是他那个世界的诗词,可是有一大堆呢啊!曾字?这个开头的诗词是不多,可也是有几个比较有名的啊,比如吧,比如那一首——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珍惜……

    好吧。

    开个玩笑。

    那边,王老师基本上已经胜券在握了,魏大师队伍的其他人也都在等着吴则卿出手,想看看吴则卿的书法又有多少长进了,可他们等来的,却是吴则卿唯一一个队友——那个戴着墨镜谁也不认识的青年!

    什么意思?

    吴则卿不出场吗?

    第一题要给这个青年写?

    好多人都愣了几下,他们本以为这墨镜青年就是来凑数儿的,让吴则卿队伍起码有个人,面子上不至于那么寒碜,他是没准备参加比赛的,所以如今的一幕让大家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还真上场了啊?

    你谁啊?

    一个无名小辈,你要和王老师比书法?

    王老师有些好笑,也有些来气,心说小吴这也太看不起我了啊,随便找个人来糊弄我?王老师觉得他就算赢了这个青年也不露脸啊,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瞥瞥张烨,连问对方名字的兴趣都没有。

    你写吧!

    我看你能写出什么来!

    曾字开头的诗词?你能背下来一首就不错了!

    周大师提醒了一声,“还有一分半钟,最好抓紧了。”

    周大师眼神也有些淡,还有那边的魏大师等人,也都提不起什么兴致,在场没有人看好这个墨镜青年,都以为可能是吴则卿放弃了这道题目,怕输得太难看,所以让那个青年上来兜一下,反正是无名小卒,输了也不丢人,于是这第一场的较量在大家眼里就没什么太大意思了!

    张烨持毛笔,开始沾墨了。

    就这个沾墨的姿势,也让好多人好笑之极,实在不太美观啊,他们学书法的时候,最先学的可就是研磨之类的基本功,那都是有讲究的,得端得漂亮一些,这才有搞艺术的风姿,然而张烨这动作一看就是外行中的外行啊,初学者可能都比他强,就这也叫沾墨?怎么好像是拿搋子通厕所的姿势啊!

    “呵呵呵。”

    “这人真逗。”

    “他还真敢上来啊?”

    “这是何等的比赛啊,他也真有胆量。”

    “王老师可是书法协会的老会员了,功力不一般,又是先手把最出名的一首‘曾’开头的诗词写上了,他还能写什么?”

    说话声此起彼伏。

    吴则卿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边。

    可是当张烨一落笔的时候,好多人都停止了议论,有人一愣,有人咦了一声,还有好多人呆住了!

    曾字写出来了!

    用的是行书!

    不对,也不是标准的行书!

    这是行楷?而且跟普通行楷还不一样,这个墨镜青年的行楷风格似乎有点特殊,与别人的行楷区别很大!

    苏爸爸眼睛一亮,这字不一般啊!

    周大师一看,都忍不住在心里叫了一声“好字”!

    在座的就算是书法家的家属,都没有不懂行的,一看之下也是惊为天人,谁也没料这人出手竟是写得一手好字!

    这字当然特别了,张烨刚刚沾墨的姿势难看?那是因为他买下了一个“记忆搜索胶囊”吃掉了,心里不在现实世界里,而是沉浸在了他上小学跟老师学书法课程时看过的字帖,有标准字帖,也有名人字帖,张烨这一百本书法技能书吃下后,他感觉自己什么字都能写写了,可是总不能大杂烩啊,总要有一种常用的字体和风格,张烨的书法技能是白来的,直接吃的经验,根本没有一点一点磨合练习过,也没有自己的感悟,于是他只能模仿其他人的书法字体了。

    用谁的?

    张烨脑中条件反射地就出来了一个名字,他相信,在他那个地球上只要提到书法,所有人应该都会想到这个名字!

    ——王羲之!

    行书,楷书,草书,他无一不精!

    书圣!历史上最厉害的书法大师!没有之一!

    张烨要模仿,当然得模仿个牛逼的,王羲之是书法第一人,那自然选他的字帖了,草书太难模仿,排除,楷书写的太慢,早落伍了,于是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张烨用了王羲之特有笔锋的一种行书,或者叫行楷。不过可能因为书法技能经验书吃的还不够,还是有点少,所以张烨将他那世界整理的王羲之的字帖印在脑中后,一动笔,发现还是没办法百分之百模仿,尤其里面的书法意境,他顶多就模仿了一两分而已,太难控制了。不过就这一两分也够了啊,那可是书圣啊,震一震这个世界的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个世界可是没有王羲之的!

    王老师面色凝重。

    苏娜也激动得跳着脚往里看,张老师的书法居然也这么猛啊,合着他那次在京城楹联大赛上写的字是装孙子呢啊!根本没动真格的!

    太意外了!

    所有人都被张烨这一手字吓了一跳!

    魏大师也收起了轻视的目光,变得认真起来!

    第一个字是“曾”,第二个字也出来了——是“经”。

    王老师心中衡量了一下,然后得出一个不可置信的结论,这青年的书**底竟然比他还要高出一筹,这怎么可能?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无语了,还以为来了个软柿子,没想是个硬茬儿啊!而且这太硬了也!一个小年轻竟然写得如此书法,将来还得了啊?而且这人到底是谁啊?有这种书**力的人,绝不可能是泛泛之辈,他要想成名,肯定早就出名了,可为什么谁也不认识他?

    张烨书写很快,已经写好了第三个字——“沧”。

    可是旁边众人惊叹后这青年的书法后,却又狐疑起来,曾?经?沧?这是什么开句?怎么没有人听过啊?

    “周大师?”一人忍不住问了。

    又有人悄声道:“周老,这什么诗?”

    周大师也奇怪啊,“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哪个不出名的文集里的一首小诗?没什么名气?或许也是咱们忘记了?等他全写出来没准就想起来了。”

    苏爸爸看向魏大师,“魏老爷子?”

    魏大师摇头,“这诗我也没有印象。”

    大家相互交流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表示自己没见过此诗。

    王老师就放心下来了,固然是比书法,可诗句也是极其重要的,书法永远也不可能单独来看的,是要通过文意表达出来的,他把那首相对最有名的《无题》小诗拿在了手里,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虽说有些对不住这个小伙子,可是这一场是他赢了。

    其他人也都这么看的,静静等着张烨写。

    一个字……

    三个字……

    五个字……

    一字一字落在宣纸上!

    吴则卿已经站起身走到张烨后面。

    众人一点点跟着看下去,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变了脸色,有人倒抽冷气,有人瞠目结舌!

    “什么!”

    “这句诗……”

    “安静,别打扰他!”

    诗很短,字也不多。

    当张烨行云流水一般地落笔了最后一个字,他长呼一口气,满意地看看自己的作品,笑了笑,放下毛笔对周大师点点头,“我好了。”

    周大师已经盯住了张烨的脸!

    魏大师看向张烨的眼神也惊疑不定!

    王老师看完这首诗,脸先是一白,然后就苦笑了一声。

    外面好多人离得远看不清,有人急忙走过来一瞅,然后三三两两地相互对视一眼,全看到了彼此的错愕!

    宣纸上的字是这样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苏娜实在忍不住了,叫道:“好诗!好字!”

    这一起头,周围的人也全纷纷叫好,惊叹连连!

    “这字真有味道!”

    “是啊,年纪轻轻能这么大道行?”

    “字是好,但更好的是诗啊,这么有意境有文学的诗我以前怎么没听过啊?”

    “我也没听过,看来还是咱们孤陋寡闻了。”

    这时,周大师开口了,对大家道:“不是大家孤陋寡闻见识少,这首诗,应该是这小伙子现场创作的吧?”

    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书法家啊了一声,“现场创作的?”

    众人都有点傻眼了,见那小伙子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大家更是不可思议的感觉,怎么会是现场所写的啊!

    这才几分钟啊?

    还有个题目限制,能写出这等水平的诗来?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张烨的脸上,这等猛人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人家书法比赛的抓阄题目都是做个限制,增加比赛难度,让你不那么容易有典故和诗词可写,好家伙!您可倒好!干脆不想那些古人留下来的诗词歌赋,直接自己创作了?还能写出这么飘逸的诗?

    有意思了!

    今天的比赛有意思了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