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64章【一人足矣!】
    后院儿热闹了。

    魏大师势在必得,吴则卿也不甘示弱。此刻虽然有人已经饿着肚子呢,不过谁也没有提吃饭的事,都知道有精彩看了。魏大师也是书法界的泰山北斗了,虽然他的贡献更多的地方是在于对书法协会的发展和扩张,是在行政方面的,不过魏大师的书法也是出类拔萃的,不可能差。吴则卿大家也清楚,在业余的书法家中,她是最优秀的一个,甚至比之专业的也不差。固然魏大师的胜面肯定要大的多,不过吴则卿也不是没有机会,就看他们队伍中有没有好手了。

    “那,都同意了?”周大师笑道。

    魏大师毫无压力道:“我是没意见。”

    吴则卿优雅地挂着笑容,“我也没意见。”然后对魏大师道:“魏老爷子,我是以小欺大,您可别怪罪啊。”

    魏大师也不含糊,“那当然不会,我啊,就怕我赢了你得了彩头以后,你会怪罪我抢了你喜爱之物啊。”

    好多人闻言都起哄了几嗓子。

    其实,火药味都是嘴巴上的,就是图个乐子。魏大师是什么身份?吴则卿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因此记恨啊,那也太小家子气了,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奔个热闹的场面,不然没有个竞争意识,气氛也热烈不起来啊。

    一些家属都在饭庄楼上,没有去后院儿,因为后院儿人太多了已经装不下,那些家属就跟楼上扒开窗户感兴趣地看着。

    “快来!”

    “要比了!”

    “这下有好戏看喽!”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此。

    分组开始了,都是秉承自愿选择队伍的。

    魏大师那可是书法界的权威,子弟无数,人脉遍天下,好多受过他恩惠的人自然选了魏大师的组,其他一些老书法家也有好多都是魏大师的朋友,自然也没的说,魏大师大寿之日想要个礼物,他们当然得帮忙了,所以魏大师这边人越聚越多。反观吴则卿这边就寒碜了一些,居然就她一个人在那里站着,身后一人都没有,这个情况是好多人都没有想到的,可是细细一琢磨也不奇怪了。就算是个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竞赛,不过谁也看得出来魏大师是真心想要周大师那副字,人家年岁大,资历高,名头深,又是今天寿星,谁不得给几分面子啊?吴则卿虽然也身居高位,可毕竟是教育界的职务,在书法界吴则卿还排不上前列,所以谁重谁轻大家心里早都有分寸了,于理于情也该站在魏大师这边的,这也是共和国传统观念的作祟,他们这些搞书法艺术的,研究的也都是古典文化,这种观点自然根深蒂固。

    吴则卿也没什么其他表情,还是淡淡地笑着。

    有些家属女眷看不下去了。

    “嘿,怎么回事?”

    “怎么全帮魏大师去了?”

    “一个去吴校长队伍的都没有啊?”

    “这叫什么事,这不是欺负我们女同志么!”

    “吴校长在书**力上本来就弱一些,这下还就她一个人,这还比什么啊,直接把彩头给魏大师算了。”

    “我要是会书法,我肯定帮吴校长去!”

    “汗,这真是有点不合适了啊,怎么也得去几个帮吴大姐吧?要不然这得多没面子啊,也不讲究啊!”

    楼上楼下,好多人低声议论起来。

    谁也没盼着吴则卿肯定会赢,毕竟吴校长跟魏大师实力上是有差距的,可就算是输了,也得输个体体面面啊,这还没开始呢,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站到魏大师队伍了?吴则卿这边一个人都没有这还怎么比赛啊?

    苏娜也生气了,怎么这样啊,她立即瞪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爸!”她是北大的一员,当然是向着吴则卿的。

    苏爸爸假装没看见,继续和朋友说着话。

    苏娜极了,嘿,我这暴脾气,她当即就想站去吴校长那边助威,起码也是多个力量不至于那么难看啊,可是想来想去苏娜还是气呼呼地跺了一下脚,没有过去,原因无它,是她书法上的造诣真的不深,而且比书法可不单单只是比字的,书法和古典文学本来就不可分家的,一会儿肯定也要像往年一样抽签出题,得按照题目规定的范围来书法,这里面也是有考量古文学功底的,文学水平不够,书**底不行的,上去就是丢脸去了,估计到时候连个应景应题的东西都写不出来,苏娜要是去了反倒是给吴则卿添乱,还不如跟这边待着呢!

    提出这次比赛建议的周大师,也是想来个新奇一点的比赛,不像往年那般老一套了,可是看到这个局面,他也是没有料到的,一时间也无语了,略有些抱歉地看了一眼吴则卿,替她道:“我说啊,在座各位也都是书法界的名人,你们觉得这样比赛有意思啊?就是赢了也不露脸是不是?”

    魏大师身后的那几十个书法家也有些脸红,确实如周大师所言,真是不露脸的,几十个书法界的老师欺负吴则卿一个女同志?说出去也不好听啊,人家吴校长就算跟书法界牵扯不深,起码也是教育界的名人,如果按照体制里的级别和地位来算,周大师和魏大师都不如吴则卿的。

    不过魏大师却笑呵呵道:“小吴的书**底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要是有一帮人跟她的队伍,我还不一定能赢她呢,这下好了,小吴啊,这彩头我可收下了啊?我看咱们也别比了,该吃饭喽。”

    周大师翻白眼,“老魏你也好意思啊?”

    “哈哈,既然是比赛,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魏大师不以为意,摸着胡子笑个不停,看向周大师的那篇书法,眼神里已经把它当成自己的东西了,老人家脸皮很厚,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你们干嘛呢?

    在一旁吃瓜子的张烨看不下去了,之前的话,他一直都听在耳朵里,不过什么话也没说,他过来一看这个阵势,其实方才就打算什么也不掺和的,毕竟他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他也不感兴趣这里面的事,你们玩玩闹闹或者是比赛争彩头,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可是现在,张烨忍不了了,麻痹,你们一群书法家欺负我家老吴一个人?还那么理直气壮?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吴校长没人?

    去你们大-爷-的!还有哥们儿我呢!

    张烨一下就站了起来,左手托着一捧瓜子,右手捏着一个个在嘴里磕着,就这么悠悠闲闲地走到了吴则卿身后,然后在她后面的椅子上坐下了,继续嗑瓜子,什么话也没说,但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吴则卿笑看看他,“行吗?”

    张烨信誓旦旦道:“您把‘吗’字去了。”

    “呵呵。”吴则卿微笑道:“好!”说完,她也坐下喝茶了。

    苏娜一阵愕然,张老师去了?他不是不懂书法吗?张烨的书法她曾经印象里是看过的,就是那次京城楹联大赛的视频,张烨写对联的时候的毛笔字是不难看,可也就是不难看而已,还谈不上艺术,甚至连书法都算不上,也就是普通人觉得他字还可以罢了,他去比什么啊?

    吴则卿终于有一个队友了。

    众人也都好奇地看向戴墨镜的那个年轻人。

    “这是谁?”

    “他上去干嘛?”

    “这凑什么热闹啊,他会书法吗?”

    “没见过他啊,书法协会没这个会员吧?”

    “肯定没有,会员我都见过,稍微有点名气的书法家我也都认识,别说他了,压根就没有这么年轻的书法家!”

    “不过有人就好嘛。”

    “是啊,起码不那么丢面子了。”

    周大师看看众人,蹙眉道:“没有了吗?”

    后院儿里还站着很多刚入行的书法家,说是书法家,其实就是个官称,实际上也就算个学徒之类的,是那些名家大师的子侄或弟子,跟普通人比,他们的书法是登峰造极让人羡慕,可跟真正的名家比,他们的字就上不了台面了,于是也有自知之明,是没打算参加比赛的,就站在那里看热闹,里面的人大都是青年,全都不超过三十岁,这次是抱着学习目的来的。

    周大师砸了砸嘴,觉得对不住吴则卿,于是再问道:“要是这样的话,可没法比了啊,一点也不公平。”

    魏大师队伍里的几十号人相视一眼。

    有人站出来,“要不然我过去吧?”

    一个男子也道:“呵呵,那我也帮吴姐一把。”

    周大师这才满意地一点头,这才有点搞艺术的气度。

    然而谁知道,吴则卿却轻轻笑了道:“谢谢各位好意了,既然已经选择队伍了,那就开始吧。”

    啊?

    吴则卿不要人了?

    大家莫名其妙的很,不明白吴则卿什么意思。

    老寿星魏大师也眯了眯眼,“小吴,你那边才一个人吧?要是这么赛,也比不起来啊,少了很多精彩啊。”

    吴则卿抚了抚腿上的旗袍布料,把裙子捋平了一些,淡然随和道:“没关系的魏大师。”说完,吴则卿抿了口茶水,将茶杯轻轻一放,“一人足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