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62章【书法协会周年聚会!】
    次日。

    上午了,天儿不错。

    张烨起晚了,一睁眼看看表,就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揉着眼睛赶紧下床穿衣服,去外屋卫生间一边洗脸一边道:“妈,咱家有笔墨纸砚吗?”

    老爸上班走了。

    老妈今天是下午的班,还在家,“你说呢?你小学时候买过,现在早没了,不知道跟哪个箱子里扔着呢,找到也不能用了啊,你要这个干嘛?你学校不是放假了吗?着急忙慌的,还要上班啊?”

    张烨道:“不是上班,是我领导寿宴。”

    老妈哟道:“那你还不早起?赶紧去吧!”

    “我知道了,您帮我收拾一下包,手机放里头。”张烨顾不上了,赶紧刷牙,然后拿上老妈递过来的包匆匆下楼开车。

    生日礼物怎么办?

    笔墨都没有,也来不及买了啊!

    张烨也是光棍一条,算了,反正吴默说了不用带东西也行,他干脆就这么直接去吧,大不了到时候再补上。

    ……

    太阳撒着热。

    让冬日里凭添了一丝温暖。

    车开快了些,几乎中午时分了,张烨才到了北城的一个小阁楼,看门口的牌子,这是个古色古香的饭馆,二层楼,不过后面还有个大院子,饭店规模还是不小的,而且很仿古,门口还挂着红灯笼,看样子应该是被人包场了,门外停车不少车,陆陆续续有人下车进了饭庄,有好多人手里都拿着几幅字画之类的东西,让张烨看得有些迷惑,在他看来,吴则卿那么淡雅的女人,过个生日而已,不会弄这么大的阵势啊,老吴同志也不是这种爱铺张的性格啊。

    下了车,张烨理了理衣服。

    “诶?这不是张老师吗?”后面有个女人叫他。

    张烨诧异地一回身,“哟,苏老师也来了?”

    来人正是北大中文系的同事,苏娜,她一身呢子大衣,穿的还挺厚实的,“你怎么也在?噢,吴校长邀请你的吧?”

    张烨含糊嗯了一声,其实他也清楚,这种聚会按说是轮不到自己的,吴则卿之所以让吴默邀请他,恐怕是因为自己正在给她侄子的公司代言,正出力帮忙呢,吴校长这才给了个面子。

    但苏娜怎么来了?

    曾教授闫教授都没被邀请吧?

    张烨纳闷道:“你来是?”

    苏娜嬉笑道:“我还没那么大面子让吴校长邀请,我是跟着我爸来的,我爸早到了都进去了吧,他是书法协会的。”

    张烨恍然,“今天来了这么多人?”

    “是啊,每年都差不多吧,去年比今年还热闹呢。”苏娜随口道。

    张烨更疑惑了,“都是来给吴校长过生日的?”

    “过生日?你还不知道啊?”苏娜笑道:“吴校长怎么可能那么铺张,今天是书法协会成立三十一周年,所以每年大家都会在今天聚一次,交流交流文学啊书法啊,这才是主要目的,至于过生日,书法界的一个老前辈和吴校长恰巧也都是今天的生日,所以就顺带过一下吧,不过这应该不是重点,主要还是书法界的一个交流和聚餐,当然,如果要送礼物的话也没问题。”

    张烨咳嗽道:“那什么,你带礼物了?”

    “我没带啊。”苏娜咯咯笑道:“但我爸写了两幅字,他送了就行了。”

    “你们都早有准备啊,我这是起晚了,什么也没带呀。”张烨郁闷道,到时候人家都送东西就自己空手来的,多尴尬啊。

    苏娜眨巴眼睛道:“没带就没带了吧,好多人应该也都不送的,实在不行到时候还有即兴书法的环节呢,你写一首诗不就成了?你字写的怎么样?”

    张烨下意识道:“我那字根本上不了台面。”

    不过突然想到,诶,自己昨晚刚抽中了书法技能书啊,而且一口气吃了足足一百本啊,虽然没试验过,但根据以往的经验,自己的字肯定是差不了的,一百本啊,他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没准现在的他比吴则卿的书法还要好?

    对!

    可以现场写!

    吴校长的礼物是肯定得送的!

    ……

    饭庄。

    后院儿。

    这边已经变成了展台,铺上了各种名人字画做展览,还有一些是书法协会成员的字画,也有当代书法大师的作品。

    “这是孙谷书法?”

    “是赝品吧?不是早就丢失了吗?”

    “这是真品,听说是被周大师收藏了,周大师也是花费很大代价收购来的,今天能得见,是咱们的荣幸啊!”

    “不行,回头我得临摹一幅!”

    “咦,这是程老师的字?这草书比起去年又有突破啊!”

    “哈哈,吴校长今天也拿出书法了,小吴的字一直都是这么温婉啊,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种优美,在书法界算是难得一见。”

    没人上楼,因为还没开饭了,大家全在后院儿聊着天,评论着今天展出的作品,虽然不是正式展出,可这种内部展出的书法字画,珍贵程度有些甚至比正式展出的还要高,内部交流,大家都不藏拙。书法协会成立三十一周年的聚会庆典,其实也算一种变向的学术成果展示会吧。

    吴则卿已经到了,正在和几个朋友说话。

    今天的另一个寿星老魏大师,年事已高,大概有八十多岁的高龄了,正在院中的太师椅上坐着,不少小辈都过去问好。

    “魏大师,您身子骨还是那么好吧?”

    “不行了,老了,呵呵。”

    “没看出来,您展出的那副字,可还是硬朗得很呢!”

    一院子人,零零散散七八十个。今天能来的,都是书画界或者文学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或家属,一个个都分量不轻,最差的也是书法协会的会员,那也是在书法领域有所建树的老师。当然了,其实人来的也不是特别多,毕竟不是整数周年的庆典,没有其他领域道贺的人,就是借着周年的一个普通聚会。

    这时,苏娜进来了,“爸!”

    苏爸爸约莫五十岁上下,头发没白太多,胡子倒是都白了,“怎么这么晚才到?不是早就出门了吗?”

    苏娜吃吃笑,“刚跟门口碰见同事了,多聊了几句。”

    然后,张烨就随后来了后院儿,不过他是戴着墨镜的,他更书法界又没有什么过多交集和正面冲突,没打过交道,大家也都没认出他来,其实有些人压根都不认识他,最多只是久仰过张烨的大名!(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