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44章【《少年中国说》文惊四海!】
    礼堂乱了!

    张烨的不按套路出牌惊呆了所有人!

    一个数学系的老教授喝道:“小张!你下来!”

    闫建涛也道:“太不像话了,这不是成心捣乱么!”

    另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讲师也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太没有规矩了!闭幕词哪儿有这么说的啊!”

    吴则卿却打断了他们,温和道:“听小张老师说完吧,这刚是个开篇而已,闭幕词的意义在于总结发言,这样也没什么不妥。”

    然后,张烨又说话了,“我看到很多人露出了疑惑和惊讶的表情,可能大家觉得闫教授的讲话是你们以往一直以来的普遍认知,是早都是事实的事情,为什么我偏偏还说反对呢?因为在我的心里,有一个少年中国的存在!”

    少年中国?

    什么少年中国?

    所有人都没有听懂!

    张烨也是太狠了,这次闭幕词或者说是这次的演讲,他干脆把他那个世界大名鼎鼎的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拿出来了,这篇巨作虽然已经有太多年的历史了,已经很老了,但是它却并不落伍,拿到现在,拿到今天,拿到如今的这个世界上,《少年中国说》依旧光彩熠熠!

    只不过,这篇文章有些“危险”。

    但那又怎么样?张烨笑笑,义无反顾!

    “一个国家是老是少?让我们先来说一说老与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

    一段话说完,好多人都一愣一愣了!

    这些话不难理解,但文字不是普通白话文啊!

    苏娜有些惊愕,好多人也都不可思议起来,不是为了字里行间的含义,而是不相信这是张烨现场发挥脱稿而出的东西!

    没稿子?

    这真你妈是临时演讲啊!?

    怎么会啊!这种东西也能现说现编吗??

    然后品味过来后,有好多人都惊怒了!

    比如闫建涛这个“老年人”,他和周围几个老教授都已经气得不轻了!

    谁他妈保守了?谁他妈总回忆过去了?谁他妈不思进取了?张烨你丫太孙子了啊!说个闭幕词你也骂人啊你!?

    张烨侃侃而谈,“老年人常多忧虑,少年人常好行乐。惟多忧也,故灰心;惟行乐也,故盛气。惟灰心也,故怯懦;惟盛气也,故豪壮。惟怯懦也,故苟且;惟豪壮也,故冒险。惟苟且也,故能灭世界;惟冒险也,故能造世界。老年人常厌事,少年人常喜事。惟厌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可为者;惟好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不可为者。老年人如夕照,少年人如朝阳。老年人如瘠牛,少年人如乳虎。老年人如僧,少年人如侠。老年人如字典,少年人如戏文。老年人如鸦片烟,少年人如泼兰地酒。老年人如别行星之陨石,少年人如大洋海之珊瑚岛。老年人如秋后之柳,少年人如春前之草。老年人如死海之潴为泽,少年人如长江之初发源。此老年人与少年人性格不同之大略也。”言罢,张烨总结道:“人固有之,国亦宜然!”

    老年人怯懦?

    老年人厌世?

    老年人不敢冒险?

    老年人像老牛?像吸食鸦片?像坠落的流行?

    在场可有好多北大的老教授老讲师啊,这一听还得了,都气得吹胡子瞪眼了,谁也不爱听了!

    闫建涛气炸了,别的老同志们还好说,可能知道张烨不是针对他们而言的,但这番话绝对是在骂他闫建涛啊!

    苏娜惊呆道:“张老师疯了!这么骂人?”

    曾教授却兴奋地一拍大腿,“他没疯!他也不是在骂人!”

    “可,可这都有轻蔑的字眼了啊!”苏娜不明白。

    曾教授哈哈笑道:“如果我们这些‘老年人’为了孩子们,连这点言语上的‘轻薄’都接受不了,那我们也就是小张嘴里的那种人了!好你个小张啊!这小子每一次都会让人大开眼界啊!”

    年轻人们全听得热血沸腾起来!

    张烨完全不理会那些老教授愤然的目光,“造成今日之老大中国者,则中国老朽之冤业也。制出将来之少年中国者,则中国少年之责任也。彼老朽者何足道,彼与此世界作别之日不远矣,而我少年乃新来而与世界为缘。如僦屋者然,彼明日将迁居他方,而我今日始入此室处。将迁居者,不爱护其窗栊,不洁治其庭庑,俗人恒情,亦何足怪!若我少年者,前程浩浩,后顾茫茫。中国而为牛为马为奴为隶,则烹脔鞭棰之惨酷,惟我少年当之。中国如称霸宇内,主盟地球,则指挥顾盼之尊荣,惟我少年享之。于彼气息奄奄与鬼为邻者何与焉?彼而漠然置之,犹可言也。我而漠然置之,不可言也。使举国之少年而果为少年也,则吾中国为未来之国,其进步未可量也。使举国之少年而亦为老大也,则吾中国为过去之国,其澌亡可翘足而待也!”

    说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震惊地看向台上的张烨!

    吴则卿浅浅一笑。

    老副校长吸了口气!

    另一个副校长愣住了片刻,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深深看了一眼吴则卿,这个老吴啊,怎么让她找来了这么个人!

    一些在场的老年人都渐渐回过了味儿来,张烨这番演讲的目的压根不是为了骂他们,言语上虽然多有不敬,可是体会一番,似乎却没有这个意思,张烨这是在指点和教育在场的“少年们”!

    闫建涛却接受不了,牙都咬住了!

    曹萌萌大眼睛迷惑地四顾看看,“我哥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冷老师激动地攥着拳头,“你哥哥……现在正在做一件颠覆如今教育认知的重要演讲!同学们!大家都认真听!一定认真听不要错过一个字!否则你们会后悔一辈子的!听不懂的也没有关系,以后你们会慢慢懂的!你们只要记住一点就行了,张烨老师一人之才,胜过亿万人!”

    曹萌萌美滋滋道:“真的?”

    旁边是曹萌萌班的语文课代表,他都听懂了,“萌萌,你哥简直太生猛了!以后他就是我偶像了!”

    前面另一个上海中学的老师也脸上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这才是真正可以称作是伟大的演讲!”紧接着也一眼看向了自己的学生们,“大家都好好听着!张烨老师这是在冒着大不韪的危险、甚至是拿可能牺牲他自己的前程做赌注……在教导你们!你们……千万不要辜负张烨老师的一片苦心!”说到这里,这个老师的手有些抖,他没想到张烨会为了孩子做到这个地步,扪心自问,他自己肯定做不到,肯定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教导孩子,他也没有这个文采!

    好多学生都凝重地点点头,“老师,我们知道了!”看到老师的表情,他们知道这件事很重要。

    姚翠已经傻在了那里!

    宋学姐也抽着凉气,“张老师这……”

    周学长有些冲动地站了起来,“别说话!都别说话!听张老师接下来的话!”

    张烨望了望在座的学生们,让他欣慰的是,好多人的脸上可以看到,他们是听明白了的,能来这里参加晚会的学生又怎么会是庸才,全都是学校里的学霸或者尖子生,这点文字上的困难,难不倒他们的。

    很高兴。

    张烨也很满足。

    既然你们听懂,既然你们爱听,那我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得罪人算什么?只要你们听得进去,只要你们能从中有所收获,那我张烨得罪一万、十万、一百万个人也不会眨一眨眼睛!

    任世人诬我,我亦无悔!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张烨呼了口气,握着话筒说出了那句在他那个世界人尽皆知的《少年中国说》中的名句,“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少年强则过强?

    少年智则国智?

    说到这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小学生跟学生老师们从座位上起来了!

    张烨看着大家,“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说到此处,张烨声调猛然一涨,气势磅礴地指着天空大声道:“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然后,张烨用力地指着地下,“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这一刹那,所有参加晚会的少年学生们甚至是北大的学生都控制不住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